宇宙史第五段

这一段或许会与之前的四章有所不同,因为,对于文中所涉及到的这段时间中发生的事情,我所做的不仅仅是像之前的那般去上下求索,同时,我也是作为一个亲历者亲眼目击着这一切的发生。我在Wiki上的SCP生涯始于2012年1月22日,直到今日尚未结束。谈及2012年,所谓的关键词毫无疑问将是两个单词:收容 失效(Containment Breach)。在SCP的发展历程中,还从没有任何一样东西能够如收容失效那般给我们带来如此之多的新的外界关注——虽说既有正面的,也有负面的。本文也将在2012年度的内容中提及该事件。

以一些戏剧性的事件作为开端,我们迎来了Wiki运作的第五个年头,Photosynthetic失手删除了论坛。这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恐慌,所幸之后Bright将其修复如初。这已经是“第四次还是第五次了”,Mann如是说道。

值得注意的是,用户snorlison从静默状态中恢复了活动,他针对论坛删除的事件在05command上发表了看法,并表示个人因为现实原因无法在站点上保持活跃状态,但同时也表示会继续保持对SCP的关注。

1月8日,TroyL在05command的紧急讨论版块上针对某几篇文章中出现的废除账号刷票情况发起讨论。已经有数个用户被认定在完成投票程序或者仅发表了数条发言后便删除了自己的账户。对此,TroyL发起提议,建议将来自于废除账号的投票不计入总票数。该提议得到了管理层的支持。

1月20日,TheRaven发现了一个由来自SomethingAwful的用户以MC&D为主题创建的WikiDot站点。TheRaven发起了讨论,对于由这帮用户来运作一个与SCP有关的主题网站,他表现出了一定的不安,因为他们曾对基金会的网站颇有微词。但是,这并没有引起其余的管理层成员出面处理,他们默许了对方的存在,并时刻给予关注。

同时,TroyL开始发起那个大受好评的‘And Then I Died’的短篇故事编写作活动。这是一个关于SCP杀人的故事集。这个活动大概火热了好几个月,不过最后,TroyL中止了这个活动,部分是因为出现的SCP越来越不好猜了。

1月31日,judgedead在论坛贴出了一些关于SCP基金会中文翻译网站的内容,这还是中文站第一次进入SCP基金会英文站的视野之中。两天之后,也即是2月2日,EchoFourDelta跟TroyL访问了中文站,完成了授权程序,并将他们的网址链接在了SCP基金会Wiki的首页上。

在二月份中,对旧条目的编辑政策做出了一定修正。SCP-090,Apocorubik‘s Cube被一位用户名为GX5的用户重写了,对方声称自己为前文的原作者。由于原文最早发布在EditThis上,所以对于原作品的归属权已难以判断。TroyL、pooryoric以及Photosynthetic三人决定恢复原文。DrGears在讨论串中回复如下:

无异议,不管你是否是真的原作者,如果你的重写版弄巧成拙了,那么恢复到之前的版本就是理所应当的。这倒不是什么所谓的自负(观念上的),我们只是想要创造出一个良性的写作体系。通常的话我这个人对于有些事情还是蛮喜闻乐见的,不过这次的话我觉得回档将会是个好主意——DrGears

之后几天,也即是2月13日,TheRaven在05上发言警告pooryoric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行。Pooryoric承认自己擅自修改了其他用户的发言,并在讨论串中使用了污蔑性的用语。这一切源自于一用户名为soullesshuman(现为SoullessSingularity)宣称某篇外围故事最先是由他们发表的。某种程度上他说的是实话。Soulless曾经发表过一篇creepypasta,不过原文已经被删除了,并且也不属于外围故事。最终他们得到了管理层的许诺,承认该外围故事最先由他们创作完成。。

但不论如何,Yoric的行为已经越界了。仅仅因为不同意他人的言论,或是因为对方的言论引起了其自身的不安,便编辑修改了对方的发言,这已经可以被视作为滥用职权。Adam Smascher在05的讨论串中对该事件发表了如下看法:

让Soulless滚蛋。随意啦,看起来也不是个坏选择。我也不在乎那些东西。那么滥用自己的管理员权限修改她的发言,还把她称作骗子的行为又如何呢?真是瞎搞,哪有犯得着这样干。在讨论串中吵架,挖出她那篇被删掉的creepypasta,还把它带上些威胁性的字眼私信给她,这种做法恕我难以苟同。——Adam Smascher

翌日,管理层认定Yoric的行为足够恶劣,应接受降级惩罚,Yoric的权限由版主(Moderator)降为高級人员(senior staff member)。该决定由Bright,Mann,Light以及TroyL共同通过。

之后,Yoric在讨论串中为自己的行为进行了辩护。他解释道这是因为近期一连串的波折让他有些过度的紧张,包括误信了友人离世的传言,以及女友的宗教信仰遭到站点内其他用户的污蔑等等事件。值得注意的是,他发表该声明之时,该讨论串已经创建了有两天的时间了,当时事件已得到了解决。

Gears与TroyL指出,他提出的申诉已经超过了申诉有效期限,这个讨论串的创建时间比他预想中的还要早,同时,他们还指出Yoric之前已经接到好几次警告了。

我们提醒过你了,提醒过你好几次了,别去管那什么soulless。我们提醒过你了,提醒过你好几次了,管好你的嘴,有时候沉默就是最好的辩驳。我私下里已经警告过你很多次了,你当时可以说是如履薄冰,如果这件事这么折腾下去,我们将迫不得已介入处理。是的,这有些伤人,甚至有些不合理,如果被卷进去的人是我,我也不能确定我是否还能保持冷静,但不论如何这件事情是不应该被闹得沸沸扬扬的。——DrGears

Yoric被降级的这段时间内,一名曾经遭到过同样处置的老用户重新出现在站点上。Kondraki博士,他被剥夺了权限,随后从SCP社区中自我放逐,至当时已经失踪了好几年了。Kondraki联络了Dexanote,向他发送了一份请愿书:

好久不见,

到六月时就是我被从#site19移除然后离开wiki的第三个年头了。我因为我所造成的混乱,不得不从站点主管(adminstrator)的职位上下台。现在你们这儿的大部分人当时都还没加入进这里,而老人们肯定都还对我造成的那些不良影响记忆犹新。

你们之中或许还有人会觉得我今天的突然造访,是来为自己当年犯下的过错做出一些申辩,或是回来跟那些曾经指控过我的人打嘴仗的,但是,这些都不是我今天打算写在这里的东西,毕竟,再申辩下去将有悖于我的良心。那些事确实是我干的,而我接受了惩罚。我写它的目的,并不是为了什么申辩,只是希望你们能够重新好好审视一下,某个曾经不通世事的过失者。

三年确实是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对于从高中进到大学的我来说这种感触尤为深刻,轻松到手的优胜与课业的及格分数已经不是全部,这个世界中的一切都联系得如此紧密,漫不经心的态度自会有其应得的报应。简单来说,那个被你们踢走的我,随着时间流逝,到了现在也仅仅还留在那些当初坚持放逐我的人的记忆中。我完全可以想象到现在的我在你们的眼中可能还是那个胡闹的小屁孩,甚至现在是要来重蹈覆辙的,不过,我只是希望你们能够重新审视一下现在的我。

我在Wiki上并没有被封禁,但当我被大家从聊天室中移除过后,我再也没有参与过任何讨论。这并不是个很艰难的决定,而我也一直恪守直至今日。原因很简单:参与官方讨论是创作过程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创建聊天室,我最初的想法是为了促进用户们彼此之间进行更好的互动交流,同时使社区的运作更有效率性,时至今日,它也还依然保留着这个职能。所以,这份请愿书,我不想把它当做我重回这个社区的敲门砖,而是希望我能获得那我曾经拥有的,在这个社区之中自由讲话的权利。

那么现在我来总结一下我想向大家传达的一些东西。我想要重回SCP,想要像之前那样写条目。与那些同样离去的人们不同,我深知由于我的离去所落下的工作给你们添了相当的麻烦。我所祈望的,真的就是重回这个不断扩张的庞大世界,重回这个我曾经倾注了心血的世界

真诚地

Kondraki博士——DrKondraki

决定无需多言,因为Kondraki也从来没有被封禁,不出意外,Kondraki将重回站点。但是在发表了这份请愿书后,Kondraki出现的次数可以说是屈指可数了,2009年之后,他已经与SCP社区渐行渐远。

2月末尾,站点内的入驻新用户数量陡然增长。虽然还未意识到导致新用户数量暴涨的直接原因,不过还是不得不做出了相应应对。每天,大量的SCP新条目被发表出来,而其中的大部分实在泛善可陈。陡然剧增的管理压力给身居管理层的用户们造成了相当的困扰。

请看一下下面的数据。我们可以了解到,大批大批的新用户在随后的一段时间内涌入了我们的站点,这实在是太狂热了。

站点于08年七月开始运作。

08年7月-09年7月,约450名新用户进驻。

09年7月-10年7月,约530名新用户进驻。

10年7月-11年7月,月625名新用户进驻。

11年7月-至今,超过2000名新用户进驻,数量超过之前几年的增长总和——Rhettsarlin

很快,这拨新用户的来源就浮出水面了:一个SCP主题游戏,关于SCP-087的。这款原创游戏漏洞太多,水准低劣,而且相当粗糙。但它还是备受欢迎,诸如Rock Paper Shotgun等游戏网站的推广令它声名大振。这使得数以千计的新用户涌入了SCP社区。等到基金会出现在TvTropes之类的网站上时,涌入的用户数量已经到达了一个难以估量的地步。大量新鲜血液的涌入,引入的是许多肉眼看见的改变,举个例子,在SCP-087热门起来之前,站点上评分最低的条目也不过是在-7到-10之间。游戏大热后,这个分数线降到了-20,有时甚至跌到了-30。

不过当一个更大型的SCP主题游戏出现后,之前发生的那些事都变得不值一提了。2012年3月6日,站点用户Djoric发现了一款正在开发中的SCP主题游戏,游戏命名为“收容失效”。

收容失效这款游戏的出世,给wiki带来了从未有过的冲击。在这之前,从未有一个东西为SCP带来过如此之多的访问量,关注与新用户。极高的曝光度推动了Minecraft的SCP主题mod的开发,大量的新用户带来的极高的访问量也促使我们转移到一个更好的网站上去。这款游戏的主角是一名D级人员,游戏中他遭到了SCP-173的追杀。游戏中还加入了另外几个SCP,包括SCP-420-JSCP-106SCP-096SCP-895SCP-372SCP-860,与SCP-079。游戏的作者是来自芬兰的Regalis先生。

收容失效,以及在它的启发之下井喷出来的同题材游戏,为SCP的wiki站点带来了史无前例的访问量。在这之前,我们每个月最多仅能接到50份左右的申请,而如今,申请如雨后春笋般每天都在冒出来。用户的数量每天都在稳定地增长着,这使得新发表的SCP条目数量也有了显著性的增长。不可否认,大量新鲜血液的涌入使得可以发掘一番的有趣东西变得更多了,不过同样的,这也引发了不少令管理层们头痛万分的麻烦。

引发的问题之一是巨大的访问量是WikiDot难以承受的。就算是登陆账户或是刷新页面,也有可能导致网页的崩溃,论坛会时常瘫痪,计票系统也会发生重复计票的错误。

3月23日,Mackenzie开始着手改进站点的Tag体系。在这之前,用户们可以毫无顾忌地给任何文章打上任意的Tag,因此,当时的Tag体系变得极其冗杂。到现在为止,管理层对规范后的现有体系表示满意,不过还是有小部分用户提出异议,认为还需继续改进。

数以百计无用冗杂的Tag被删除,简化并标准化了。这是一项伟大的工程,每个用户都有必要对此心存感激,得益于这项工程,我们能够利用Tag简便,快捷地搜索文章了。

4月3日,05上发起了关于SCP-076的讨论,Adam Smascher提议对该条目进行重写。Adam建议,将关于亚伯的文档的时间点更新到Omega-7覆灭之后,基金会试图将其处决之时。这个提案得到了部分管理层的支持,不过也遭到了一定的反对,其中包括来自Kain(原作者)与Clef(当前重写版本的作者)的异议。

那个我曾经描绘的最初的基金会已经消失许久了。之前所写的那些东西只能称得上怪异,毕竟它们的设定看起来实在有些过于脱离现实了,非黑即白,非善即恶。得承认,我不认为我们写的东西是最好的,或是最正统的,不过对我来说,我爽了就得了。这不禁让我想起《伊利·印第安纳》这部剧。好吧,我知道有点扯,纯粹的坏事情发生,我想是要胜过故弄玄虚的,是要胜过纯粹的丑陋的。

但是现在,我们写出的这些东西更像是源自某些超越了时间与空间之深程度的心理恐惧那般。这不好,或者说这实在太阴郁(gray)了,不如说只是黑暗(black)的一个分支罢了。希望是个无聊的字眼,出现在这个世上的一切都会遵循同一种理腐化崩坏。如果一切都那么美好的话,好吧……真是无聊呐。我不是很擅长对付这类东西。我不敢看惊悚电影。我最多玩玩恐怖游戏。我对会引起他人恐惧的东西有着先天的敏锐感觉,不过刚才列的那些只是能吓到我自己的东西罢了。

尽管还是有人会那么想,不过对我而言,亚伯并不是个玛丽苏。我只是认为亚伯在当前是个适合去写的东西而已。而现在,在我所创立的条目中,它已经是被最广泛阅读的条目之一,有人奉之为瑰宝,有人视之如败絮。我会后悔写了亚伯吗?不。我会为它的改变而神伤吗?不。我会为它招来的仇恨而困扰吗?事实上,我觉得这比其它事要好笑得多。为什么?因为他们就这么记住了它。——Kain Pathos Crow

最终,讨论决定保留现有的SCP-076的重写版本。鉴于其可观的分数以及那毁誉参半的高人气,这份文档已经被大多数管理员所接受了。

4月10日,DrGears在论坛上发言,尝试提出构架基金会结构的新的可行方法。

许久之前,我们就曾针对站点的未来进行过探讨,当时,我有这么一个想法。基本上,可以概括为“双子站点”这种概念。wiki本身应该不会受到太多的波及,我打算把它充作“工坊”。点子在这里碰撞产生,作者们将它们塑造成型,然后改进,然后发表,我们就这样写出一个又一个条目。这时候,我们就需要一个“展览室”了,我们把我们最好的,最恐怖的,最诡异的,最广为所知的条目放在上面,然后看到了它们的读者们会交口称赞:“这是个好点子。”——DrGears

Dr_Kens在网站设计上有着丰富的实践经验,他认为实现这样一个展览室的构想并非难事,完成应该也是不成问题的。但是,Adam Smascher对于这样一个设想是否有足够意义产生了质疑,在他看来大部分用户不会在乎它或是它所行使的职能,这看上去只是像一个高分榜的页面而已。DrGears指出这样一个页面有助于提升吸引力,但他也承认有吸引力也不总是件好事。

大致上我不是很看好这个计划,越来越多的蠢蛋觉得“天呐SCP是真的吧”的时候我们就糟糕了,还有嘛,好吧,我觉得这个提案看上去也有那么一丝排外的倾向在里面。——DrBright

同时关于哪些条目能够入选展览室,哪些不行的讨论也在进行中。+30的标准成为了大家的共识。该结果仅针对于收录在mainlist上的条目,且排除了J条目。同时也存在将“展览室”定位为备份论坛的呼声,这样能够避免WikiDot崩溃所导致的数据丢失。

同时期的05上还发起了诸多类似的对未来的建设性讨论,内容包括服务状况,删稿政策,站点成员,资金,以及法律事宜等。

在经历了2月的降级后,高級人员pooryoric于4月24日重回论坛,并首次发表正式发言。他表示近期发生在他周边的一系列事件让他难以保持与这个社区的互动。讨论串下其他用户给予了其正面的回应,他了解到了近期发生的事件,而大家对他的回归也表示了欢迎。

4月22日,GOI页面将条目“eric”移除,比起作为一个GOI,这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恶搞。

存在于GOI页面上的还是那些老面孔。虽然其中偶尔会有一些新条目的加入,比如Wondertainment博士,与Alexylva大学,不过相比起来还是太少了一点。不过在本年度中,有数个新组织诞生了,它们是:第五教会,GRU部门“P”——一个前苏联的异常物品收集组织,地平线倡议——宗教团体,以及大受好评的Are We Cool Yet?。

GRU部门“P”由VAElynx创建,他对苏联的历史有着浓厚的兴趣,并且一直筹划着如何让苏联有机会在SCP的世界观中大展拳脚。GRU-P是以他笔下的数个条目为背景诞生出的组织,在博得了一定的好评之后加入了该页面。

地平线倡议最早出现在Dmatix与Djoric的笔下,考虑到与之有所牵涉的信息数量过于巨大,其中包括一份001提案,地平线倡议被吸纳进GOI的页面中。这是一个由亚伯拉罕诸教为处理异常事物组建起来的组织。第五教会可以理解为一个现代宗教,比较像山达基教跟福音派。

2012年4月14日,也即是Voct完成了SCP-1057重写后的第二天,他将Are We Cool Yet?添加进了GOI页面中,还有一些同题材的文章,值得瞩目的是Yoric在2011年完成的《coming soon from a gallery near you》。1

2012年5月2日,TroyL在05command上发言警告TheRaven要注意自己作为一个SCPwiki站点管理员的言行。TroyL列举了一些证据,证明TheRaven不仅言行轻率,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也常做出轻率的判断。TroyL提交的证据是数段聊天记录,记录中TheRaven的表现是被TroyL视作有失于站点管理员身份的

记录中TheRaven言辞激烈,并且也未能表现出预期中的管理能力。通过表决投票,TheRaven被解除了职务,成为普通用户。

5月5日,Adam Smascher发表了删除指南。他提议将删除限修改为-5至-10,24小时保护期内达到-25后提前进行删除表决。另外,他还规范了-25分的提前表决线以及第四投票者不得执行删除程序等细则。2

5月9日,RhettSarlin发起了一个现在的读者们可能有所耳闻过的提议,他建立成立所谓的“技术顾问小组”。其中人员结构与当前管理层并不完全重复,值得注意的是,虽然该提案最终被驳回,但这是首次有人提出并讨论创建一个区别于管理层的新的引导体系。3

5月19日,Adam Smascher在05紧急版块上发言,称由于WikiDot无力承担来自wiki的访问量,网站出现了严重故障。跳转延迟,或是跳转到错误的页面上,这些故障已经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过许多次了。

WikiDot崩溃的可能性令人不安,一旦无法恢复备份的话,假如各路人马自立山头,这个社区有可能会因此而分崩离析。曾经被搁置的网站转移问题现在又被提上了议程。5月25日,数名管理员参与了讨论将活动据点转移至由Raven Mackenzie提供的由她自己设计编写的新一代基金会网站上的可行性。这将是一次大工程,一项事关SCP基金会wiki未来的大工程。

29日,根据新网站的标准,以及考虑到新涌入用户的情况,对删除指南进行了一定程度上的修订。

6月4日,Sorts提及了一些旧的实验日志,并讨论如何进行处理。当部分极度乏味的实验日志被添加进了SCP-447SCP-423的实验文本中后,管理层通过了“三管理回档”制度。4

11日,关于新的指导创作将暂时搁置,开始着手对现有指导进行官方审查。因为当前所谓的指南有些过于冗杂,因此有必要“为这些指南写出个指南”来进行一些归纳与解释。Wiki上约有30篇左右各式各样的指南,这对新用户们的融入造成了相当的障碍。

6月27日,Sorts在05command的Wiki用户版块发言,称一名用户名为“Scroton”的Wiki用户发表了关于SCP-579以及SCP-071的声明。该用户宣称自己是以上条目在EditThis上的原作者,并提交了一份写作在旧笔记本上的草稿作为证据。部分管理员乐于见到老写手们的回归。但是,存在争议的是,我们是否有对应的站规来应付原作作者对自己的作品进行回收与改动的状况。

我很矛盾。但必须要去解决——作者完全对自己发表的东西负责,或并不是完全是这样。一方面,如果wiki站规写明了如果原作者想要删稿(似乎有点扯远了,但相信我,这是个重点),那么这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但另一方面,作品本身实际上却并非完全由作者掌握着的,这是有先例的。——Adam Smascher

以上提到的先例指的是SCP-090的重写,原作者对其进行了重写,结果导致该条目的分数接近了删除线,随后被回档。在该起事件中,管理员所表现出的掌控力超过了原作者本身,如果原作者的修改造成了条目本身水准的下降,招致一致恶评的话,管理员有权将其恢复到先前的版本。

指南修订于7月17日完成,包括修订过的删除指南,标签指南,如何撰写一篇SCP文档,项目分级,以及一些其它的指导被汇总移入了“文章(essay)”文类。

22日,收到了用户名为Squonk的用户的入站申请。他的原账户名为Fishmonger5,他表示他对于自己过去的行为深表遗憾。这是他向站内发送的消息:

你好,Gears。这里是Fish。

两年前的我所做的事情对于你们来说真是太蠢了。我指的并不是离开站点这件事,而是说我那无可救药的愚蠢。所以在这封信件的开头,我想为我当年一次又一次践踏SCP社区的规则的行为,向你,还有许许多多其他的人们表示我最诚挚的歉意。当时的我已经失去理智了,你还有其他的管理员们做了你们应该做的去消弭我所造成的不利影响,而我也因此遭到放逐。我对此没有任何怨念,我真的不恨你们,我就是个混蛋,你们对我惩罚公平而又公正,我无话可说。

这次突然联系你主要有两个原因。其一,两年来我一直在反省,我当初真的是太混蛋了,我希望能重回社区,改过自新。两年来,我尽力让自己变得举止得体,态度谦和,我希望能够与大家——无论是现实中,还是在网络上——好好相处。很开心,除了我的家人外,还是有很多人乐意帮助我去改变自己,他们的宽容与决心让我倍受鼓励。我做了如此之多荒唐的事,但这世上却还有人没有将我抛弃,我真的非常非常惭愧。

第二个原因,我觉得我应该回来,就像你在两年前劝诫我的那样,让你消除我在SCP中的痕迹,伤害到的,只会是我自己,以及喜欢我作品的那些伙计们。我并非是来打算让你恢复那些文本的;在这两年里,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那些以前的东西,想来已经不再合适了,而且我也确实没有这样的奢求。这种无理的要求只会让人觉得这是一个自大的家伙吧。不过,如果管理员们认可的话,我很乐意以一个写手的身份重回这个社区。我不会要求任何的特权。我希望能够在行动上做出应有忏悔。我真心愿意一切从头开始,从新人做起,排除万难,提升个人的品性;这也是我为何不使用旧账号,而是申请一个新账户的原因,我不打算遮遮掩掩,我希望跟你们开诚布公,以重获尊重。我希望我还能为这个站点做点什么,我珍惜这个机会,然后,如果可能的话,尽量偿还我当年欠下的孽债。当然了,如果你们最终觉得容纳这样一个有可能旧病复发的家伙实在是太过冒险,也不需要我去赎什么罪的话,我也不会对你们的裁定有什么怨念,届时我也不会再来打扰你们了。

多有叨扰,请多见谅。——Fishmonger

最初的反馈比较倾向于重新吸纳Fishmonger,意见主要来自于一些加入站点较晚的新用户中,但经历过Fish那起事件的老用户们则对他的回归心有余悸。他的申请被驳回了。67

8月14日,Quiknruvn在05command的紧急版块上发言称DrGears在WikiDot上的高级账户已经到期,同时发现已经无法上传图片了。立刻于DrGears取得联系,并计划购买新的高级账户。

Gears的账户失效了,Gears的私人原因使他无法再坚持下去。讨论持续至10月3日,最终达成一致,鉴于之前募集的资金被用于最后一个高级账户的续费以及网站托管测试,同时这两个项目均由DrMann负责运作,提议DrMann接任最高管理员一职,并维持该高级账户。

05command中基本无人问津的投票版块在八月份中也开始启用了,内容基本是针对用户,建议以及规则制定的投票。11月份,有人在讨论串中提议允许在用户名中使用数字。

9月12日,murphy_slaw,Drewbear,Djoric,Eric_H以及Roget五人被提名为管理员候选人,29日,Soulless被晋升为版主。前五人中除Roget外均在16日前完成了晋升,而关于Roget的晋升的讨论花费了较多一点的时间8。同时还完成了一次站点管理员的任命操作,这是首次使用新系统完成这项操作。TroyL与其他的站点管理员进行沟通后,提名Sorts担任此职务。

今天我被告知我们需要就之前讨论过许多次的关于将某人提拔为站点管理员,授予其相应的权限等级这一事宜达成一个共识。从现在开始,一个单独的讨论串将被用于讨论权限提升事宜。如果没有人适合接受提拔的话,我们将会创建一个讨论串关注此事(你们应当有注意到刚才创建的那个版主讨论串)。

不过现在,我们确实需要某人的加入。

我推荐:Sorts——TroyL

提名得到一致通过。

10月上旬,站点内出现了挖坟的迹象,不过并未引起过多的重视,同时就将6个月以上无活动迹象的讨论串锁死的提案达成了一致。

2012年10月8日,far2时隔许久之后再次出现在了论坛,他提供了一种能够支持前进/后退的WikiDot模组。之后他根据他在某个关于基金会能源的讨论串中的发言开始进行故事写作,他保持活跃了一段时间。故事发表之后反响平平,随后遭到了删除9。之后,far2的账户重新进入静默状态,且再没有过任何发言。

10月11日,在与Dexanote达成了非正式的协议后,GOI页面中的IRG条目被移除。考虑到IRG是一个存在于现实中的组织,将其保留在GOI页面是不合适的,但是,由于未在原页面或是管理网站上做出通告,IRG的移除引发了一定的骚乱。

Wiki用户Gaffney自告奋勇,他将IRG的设定进行了一定的修改,使之看起来更有趣味,同时降低了与现实组织的关联度,该组织被命名为伊斯兰圣物回收办公室,即ORIA。除Bijhan的个人档案以及归属于他名下的数个归档档案外,之前与IRG联动的条目均被修改为与ORIA联动。

10月19日,普通用户被发现无法登入SCP基金会的论坛。故障由早上8时18分(东部标准时间)持续至下午2时14分(东部标准时间)。一项由WikiDot在近期引入的新功能导致了故障的发生,同时期许多其它网站的使用也受到了影响。

11月26日,Sophia Light辞去了站点管理员的职务,并以版主的身份继续保持活跃。这是考虑到自身难以跟上站点的发展速度,同时为了平衡自己的生活重心所做出的决定。

这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而我也察觉到——不管是现在,还是在可以预见的未来里——我恐怕已经无法将太多的时间贡献在这个wiki社区上。因此,我决定辞去站点管理员的职务,回到版主的岗位上。虽然之前的状况其实也不错,不过我相信这样的决定,无论是对我,还是对这个团体而言,都是最好的选择。

加油,诸位!——Sophia Light

12月11日,第二轮常规晋升启动,提拔了新的管理员与版主。提名Roget,Dmatix,Silber与Jekeled晋升为管理员。经过了为期三日的投票后,Roget,Dmatix与Jekeled获得晋升。Silber获得了54%的选票,站点管理员认为这个比例未达到晋升所需。在版主方面,Heiden,Drewbear以及Eskobar三人获得提名,并均在随后的投票中全票通过。

12月稍晚一些时候,一个以SCP基金会为题材的mod诞生了——它是一个基于PC游戏Minecraft的mod——并且开始在Minecraft的主题论坛中传播开来。该事件本身并无太多话题,但这个mod的版权以及归属问题却存在分歧。mod的制作者们在几乎所有的mod源里宣告了该mod的版权所有,但根据知识共享协议,作者们的宣告是无效的。

管理员尝试与mod的制作者进行了接触。EchoFourDelta最先在他们的论坛中进行发言,这在最初招致了一些误解,但某种意义上,他们也受到了一定的惩罚。在之后的交流中,气氛开始缓和下来,mod的制作者们也表示愿意接受知识共享协议。

随着以Minecraft的mod事件为代表的版权纠纷案件越来越多,站点管理员们决定需要给出一定的行动来控制局势。在这之前,Syka撰写过一份关于知识共享协议的非官方指南,但是,依旧有大量的重要材料与官方文件需要向授权索取者们公示出来,以协助他们的工作。因此,12月12日,授权指南出炉了。

指南的篇幅不长,但详细地解释了关于外部团体制作、销售,推广基金会主题商品时所应注意的事宜。包括对涉及作品的归属的申明,贩卖限制,以及对知识共享协议中共享这一部分进行简要且具有教育意义的说明。

12月24日,SCP俄罗斯分部在wiki上发表了一份XK级状况说明。由于其中的内容太过依附于俄罗斯分部本身的设定,且引用了部分由Fishmonger创作的内容,它最终被投至删除线以下。

那么,来对SCP基金会wiki从成立到现在的数年来的经历做一个简单总结好了。峰回路转,可觅桃源?我的目标,是希望诸位能借着了解这段历史,不必重蹈故人之覆辙,慎思谨行,以史为鉴,锐意进取。也许在不久之将来,我们会发起更多更有趣的竞赛,亦或是我们得挪个地方,当然了,天有不测风云,也有可能哪天我们就全都玩完了!但是,诸位,你们感觉不到吗,那飒爽的,从诸位的未来世界拂面而来的,透明洁净的风,我愿与你们共迎此刻。

万分感谢。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