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史第四段

2011年可以被看作是wiki成长起来的一年。我们有了足够时间建立一个更成熟的写手圈子,收罗那些可以写出有质量的内容的人。我们有一个松散的管理组,一个强势的管理者带领一群自由散漫或者干脆潜水的管理员。Kain Pathos Crow,Gear,snolison,Pair of Ducks和Waxx都远离了wiki事务。

Bright是wiki上最有影响力的人,是少数几个能够高效处理事务的活跃管理员之一。2011年一月的很多论坛帖子中他都是第一个发言的,一般都是作为一个异议者出现。在一个提议创作“基金会会议记录”的故事的讨论串中,他回复道“这不是进行你提议的那种角色扮演的网站。作为管理员,我投反对票。”

删除条目的问题很长时间都是一个难题。工作人员们总是被删除方针困扰,最后直接导致了大编辑这样的事件。但是到了2011年一月,我们遇到了负面问题。我们的删除过程太效率了,几乎在文章到达-5的一瞬间就将其删除。作者无法得到别人对文章的反馈,这正在成为一个难题。

在05指挥部,Sophia Light提出了一个新的系统:以24小时的缓冲期代替尽快删除。另外,删除需要四个管理人员投票,并且执行删除者不能是结束投票者。删文魔人的记忆并没有被遗忘,必须时刻警惕。

虽然那时是一个次要问题,但是关于重写和所有权的决定还是成为了一项主要规定。这个规定决定了重写版本假如不能表现出和原始版本一样的特点的话,就应被驳回,即使这个重写版本是由原作者写的。后文会详细阐述这个决定的影响。

接下来的几个月会出现很多与新成员有关的问题,并且需要提携新一代的高级人员。在2011年三月5日,Bright将TroyL和Dexanote升职为高级人员,并且将pooryoric提升为管理。

新成员的工作迅速开始了。对现在的申请系统的探讨开始于三月10日,当时DrBright建议废除申请制,使人们可以自由加入。这是因为申请制并没有阻止那些不适格人员进入wiki。一天内,新作者们发表了六篇糟糕的文章。今天看起来不是很多,但在当时很严重。

一天之内我们就被垃圾淹没了。24小时内删除了三篇我有生以来见过的最惨的文章,另外三篇则在下水道里等着被冲走。这些都是加入站点不到十一个小时的新人写的。你可以认为这就是我正式的“跪求恢复申请过程”的帖子。-pooryoric

不适格人员的流入使得很多人员都考虑移除24小时缓冲期,包括DrBright,pooryoric,TheRaven,TroyL,Metaphorphosis,Light和Quikngruvn等人都同意这一做法。然而05指挥部在这件事上意见并不统一。SophosBlitz贴文反对移除缓冲期。

在它们的得分太低时开放删除投票如何呢?就我而见,如果它们在降至最低分数线时就立即/自动被删除的话,那么很难记录新内容的出入,哪怕你每天都检查wiki。

另外,根据用户数据库和在wiki+聊天的活跃投票者的数量,“最低分数线删除”制度只会绕过而非解决一开始设立24小时缓冲期的理由。最低分数线会从-5降到-15或-20或更低,并且当活跃用户数量上升时,最低分数线也要下调以适应投票的趋势,等等。

不好的SCP就是不好,但是它们也不会逃脱法眼一直存留着,你也不能期望所有的新内容都是令人满意的。一个有创造性的写作团体会在把不好的东西扔掉之前提供批评意见并且让人们知道他们如何提升。我认为如果那些不好的SCP被作为反面教材展示一段固定(哪怕很短)的时间,也能向大部分用户指出什么是好坏,并且扳正新SCP的创作趋势,让它们远离歪路。我不是高级人员……所以如果你想的话,可以无视我。

编辑:我也认为头几天的试验期内就有三篇劣质SCP有点夸张了。-SophosBlitz

Drbright的回复支持了他:

好吧,一锤定音。我们设立24小时缓冲期的原因就是为了让用户看到他们哪里做得不好。除非一篇SCP明显是钓鱼文,例如种族主义的豆子,那么无论24小时内它的得分有多低都不要删除它。让它活够24小时没坏处。这能让人们知道他们为什么搞砸了,并且下次做的更好。-DrBright

这个月里聊天室也有变动,Clef决定辞去聊天室主管的职务。我们将主管交给了一个叫Malachi的用户,并且让他们选择新的主管。虽然Mann差点当选,最后还是Waxx成为了新的主管。

这个月晚些时候,Waxx创造了SCP Minecraft。这是第一个真正的SCP基金会和游戏的互动。之前有过CYOA1)游戏并且Bijhan试图做一个FPS,但是最后都不了了之。这成为了SCP成员们的一个社交场所。玩SCP Minecraft的管理人员有DrGear,Drkens,Bright和TheRaven。它持续时间不长,但是首次让SCP社区的成员们有了一起游戏的长期乐趣。现在,有一个供基金会人员的另外的Minecraft服务器,并且还有一个以某些SCP作为模型基础的站外Minecraft mod。

四月是另一段升职期。Bright在四月2号将Sorts提升为高级人员。大家都愉快地接受了,并且称之为“合时宜”的行动。15号,DrMann和DrLight都MIA了,Light去度假而Mann被派遣至伊拉克。所以Quikngruvn和TheRaven都被提升为管理员。

每次新成员都在迫切需要他们的时候来到。新人像潮水般涌入,我们之前从未在wiki上有如此之多的成员,与人员有关的统计开始变化。长期以来都很受欢迎的文章开始得到差评,并且随着逗留的旧成员越来越少,文化氛围在很大程度上变化了。评判文章的标准在变化。一些老用户的标准是他们如何看到文章的完善,并且与世界观相联系的方式。新人则以第一印象评判一切,并且以他们自己为中心。

他们有很多问题并且试图发起大量讨论,例如物品等级,基金会的起源,以及基金会黑科技。这让很多老人很不适应,他们希望保持古道,不让新人改变它。

新人和老人的冲突导致了分歧。老成员唾弃新人改编站点标准以及对他们喜欢的文章给出差评的行为。他们一有机会就粗鲁地找新人的茬。另一方面,新人对站点的文化氛围和写作SCP的方法通常了解地十分有限和浅薄。他们很多人相信基金会仍然欢乐,并且所有的文章都必须很吓人。

来到基金会的不只新人。2011年五月24日,DrGears神隐已久后回归了。由于增长的经济问题和个人困难,他不能登入wiki。他只能通过手机与wiki联系,这让他几乎没法和人交流。这一年剩下的时间Gears的活动极其不活跃,并且他也没法接入IRC。

2011年六月13日,Light暂时离开了wiki。持续关注基金会事务对她而言十分困难,她认为暂时离开对所有人都有益。那时还有数人和她一起离开,例如之后的TheRaven。

于是在对新人员的急切需求下Bright将EchoFourDelta提升为了高级人员。这次提升没有经过所有人员投票,而是Bright的独断。接下来的一个月将发生更民主的选举和提拔,而这件事是其开端。这是最后一次以独断的方式提拔人员。Sabitsuki在七月11日被提升为高级人员。

七月29日,首次真正的对标签系统的整顿开始了。页面标签之前总是一块灰不啦叽,辨识度较低的区域。人们基本上是随意对他们的页面打标签,并且有很多标签不准确,或只用于一篇文章,或相互矛盾。简而言之,标签系统一团糟。工作人员认识到了这点,并且督促TroyL开始对其进行整理。

我开始更新标签系统的第一步,包括为所有作者页,creepypasta,导航页和基金会故事(我广泛地将所有由站点成员创作而又非一篇SCP,某种导航或作者页的作品分为后者的类别)。

剩下的工作将会进行得非常缓慢,但是我尝试将这一部分一揽子完成,因为一段时间内没有新文档发表。我在论坛上发布(并且置顶)了一串文章,解释了我正在做什么和现在的进度,以及如何在现在的变化之下检索更新的标签。我会在今晚或者明天凌晨的什么时候完成这部分工作。-TroyL

尽管标签更新最初取得了一定成效,但是需要重新标签的文章和被错误标签的文章数量实在巨大。故事和Creepypasta被很快地完成了标记,但是实际将文章移至相应标签下的过程以及清理工作极端困难。最终,这项事务被搁置一旁,以集中精力应对其他事务。

在人员内部也有完全反对变更页面标签的声音。Drbright不喜欢标签系统,并且坚称人们应该随喜好随意标记页面。这类反对意见也是将其搁置的原因。

有关D级人员以及他们在基金会中的作用进行了很长一段时间,包括他们是不是真的从死刑犯中征召,以及他们是否在月底被处决。聊天室中数次不断扩大的讨论将其推向了高潮,最终DrGears在论坛上发表了文章:

在这个话题上经历无数讨论后,我觉得我最好表现我个人对此的态度……

人们接触了D级人员这一概念后,不可避免地会问:“他们都是哪里来的?”然后它通常会演变为对现有方针的否定,并且要求改编/评估处理D级人员的方式。然而,这跳过了我所认为的重点。

要理解:D级人员是很坏的人,我们用他们对付更坏的东西。他们可能会死,但是反正他们都是可恶的强奸犯,杀人犯,娈童者,所以很难对他们产生同情。然后在月底,我们会清洗所有剩下的人渣,并征集另一群,这都是为了全人类的利益。

这听起来是不是很有基金会风格,或者让人们更能接受它呢?

和D级人员有多少实际上的交流,除了实验后的问讯?有人真的见过月末处决吗?谁能保证他们100%都是人渣中的人渣?

有人曾经估测过每个月需要的D级人员的总数,简直是个天文数字。然而……有多少人在一个月内消失了?我的意思是从地球失去踪迹,再也没人见过?有多少人死于严重事故,惨得连他们的家人都认不出来或者没法有个体面的葬礼?世界上有多少无家可归的或者离群索居的消失了也几乎不会有人注意到的人?

谁说那些没用完的D级人员不会被转移到其他站点呢?谁知道他们被告知了什么呢?谁说这整个系统不是为了帮助人们保持“这很可怕,但是反正他们都要死,所以无所谓啦”这样的道德超然感呢?

我认为D级人员背后的实际运作是你在被基金会长时间雇佣之后才能了解的东西。那时你已经足够深入基金会,一点点鸡毛蒜皮的真相不会伤你太重。

或者这只是提升文章恐怖感的廉价技巧,恶人被用于坏事,为了善果。
只要能让你睡的安稳。-DrGears

但是这篇小文被一位受到广泛喜爱的站点用户被降职的事件的阴影遮盖了。这件事为剽窃禁令和人员行为规范开创了先例。

Sabitsuki曾短暂地成为一个高级人员,很不幸其职位没有记录在案。在为这篇文章收集资料时,只找到了Sabitsuki发表的很少的内容,发现的内容经确认主要只包括聊天片段和对于提到她的人的回应。她似乎是主要由于在IRC上和蔼可亲的表现而被提升的。她创作的三篇故事和一篇SCP文章仍然存在,并且写作质量很高(她的故事之一曾经被提至wiki首页)。

在2011年八月,pooryoric因为她声称为原创的美术作品实际上是由其他画师创作一事对她进行了质询。Sabitsuki承认了,并且随后删除了她的WikiDot账户。将其立即从高级人员名单中移除的行为得到了赞成,这是第一次一位人员因为与wiki没有直接联系的原因被移除。因为她已经承认剽窃这一事实,将其保留会树立一个不好的榜样。

高级成员表现出的反应各异。一些人对于这种剽窃行为极端愤怒,另一些人则对她抱有同情并且主张宽大处理。最终的决定是允许她进入wiki,但是必须被监管以防以后继续发生这类事件。在被降职之后过了很短的一段时间Sabitsuki永远离开了社区。

在十月初,成员讨论了“交互内容很糟糕”的准则并且试图为其确定一套官方规定。是交互内容就此消失,或者被减少地极为有限,还是人们应该自由地编写他们想写的任何内容呢?

大部分成员赞成内容交互,只要内容合适。他们也同意wiki上大部分的交互内容并不合适。大部分都和682或914这类的文章有关,试图借助这些wiki上的高分条目的人气。

受到对于交互内容的讨论的启发,接下来试图解决的是将wiki商业化的问题。不幸的是,这个讨论显然不会那么客气。支持商业化者和认为这样做会毁了wiki的人之间产生了令人不快的分歧。讨论中提出的很多问题,例如wiki的合作伙伴,谁掌握资金,这些资金被用作何用等等,仍在争论中。

在十月11日,Photosynthetic被从高级人员提升为管理。无独有偶,在同一天主目录(001-999)被填满了。我们填上了所有初始的空位,只剩下一个。站点管理员看到了机会,提出了一项竞赛:将一个传说中的生物写成SCP,获胜者将得到SCP-1000的空位。人们创作了无数文章,包括现在的SCP-1337(“搭车人”),SCP-1013(“蛇尾鸡”)和SCP-1111(“白犬”)。

获胜的文章是TheDeadlyMoose创作的SCP-1000(“大脚怪”)。他的文章在结束前得到了最多的投票,46票,亚军(SCP-1111)得到了39票。比赛结束之后SCP-1000的条目被创立,人们开始向第二目录中填充文章。

18日,人们发现一篇文章被从05指挥部删除了。这篇文章是对一个首字母为“FC”的用户的处分。经过研究后发现FC曾向WikiDot抱怨:因为她在很多网站上都有同样的用户名,她觉得在一篇对其进行纪律处分的文章中提到她的用户名对其造成了困扰。作为回应,WikiDot删除了文章。这掀起了轩然大波,因为很多管理成员对WikiDot进入他们的论坛直接删除文章的做法感到恼火。

Bright尝试联系WikiDot工作团队,同时剩下的人员在讨论这起事件。FC自己声称她被欺凌了,欺凌她的用户违反了WikiDot的用户条款。尽管这说法只能算是可疑,管理者pooryoric还是被事情的发展惹恼了。他在文章中发布了数条留言,表现地极为个人主义和恼怒,让成员很难表达他们的观点。

这期事件标志着WikiDot成员之间开始失去信任。这之前,和他们有关的经历都是积极的,例如主管理员和高级账户的转换。这之后,成员开始试图脱离WikiDot,去到一个他们能够更牢固地掌控wiki事务的地方。这也是一个对wiki进行拓展分支的想法。

十一月掀起了让基金会的作者们进入小说出版领域的新尝试。DrGears提出了电子阴影计划,将Creepypasta和非基金会相关作品制成电子书格式并且在Amazon上出售。这个计划引起了巨大的兴趣,很多作者提供了他们的作品。连长时间潜水的far2也在讨论版上发帖,提供作品支持计划的进行。

虽然发布了很多作品,电子阴影最终没能取得进展。组织者间没有足够的组织性,并且在我们甚至能不能合法地出售或发布一本书之间也有冲突。最后,这些问题和缺乏合作导致了电子阴影在十二月之前就搁浅了。

十一月19日Gnosis在05指挥部帖文询问是否允许在#site19中使用“faggotry2”这个词,因为这个词可能会冒犯某些人。Waxx,聊天室主管,明确地声明了这个词语是被允许的,任何不同意的聊天室维序者,假如这个词真的困扰他们到如此地步的话,可以递交辞呈。

Metaphorphosis和Quikngruvn这样的成员反对说这等于审查制度而在一个写作社区内实行审查制度是不智行为。这最终演变成了Mann,pooryoric,Nusquam,Metaphorposis和Quikngruvn等人的很长很长很长很长的帖文。最后达成了协议,这个词只有在表示侮辱时使用会被惩罚,而在非恶意内容中使用则不会。

十一月晚些时候,Gnosis离开了wiki,同时带走了他的聊天机器人,葡萄哨。葡萄被用作#site19的聊天机器人将近一年,并取代了其他机器人诸如Magic_8_Ball和Nala。随着Grape的离开,Nala2.0被Raven Mackenzie用来取代它。在这篇文章写就时,Nala目前仍在使用中。

一系列新的晋升标志了十二月的开端,尤其是十二月3日。TheDeadlyMoose被提升为高级人员。他被评价为“有明确的动力推动站点前进,并且给予良好的反馈”。Adam Smascher也同时被提升为高级人员。下一周,十二月13日,Dexanote被提升为管理。

在十二月中旬,出现了一件关于回归的作者的权利的小事。撰写SCP-213(“反物质寄生虫”)的用户DayDreamin‘结束了木工工作,并且以另一个帐号编辑他的文章。人员注意到了但是一开始没有认出他是谁。不过在他解释之后,他被允许继续进行并结束了编辑。这是最初的“老作者回归”这一新情况之一,而这件事会在接下来一年一直伴随着wiki。

在这一年结束之际,只有一项主要问题还需探讨。Dr_Kens和Quikngruvn开始严谨地进行建立一个新的,脱离WikiDot的网站的工作。我们想要脱离WikiDot的原因有很多,最典型的就是FC删除事件。对wiki的控制只是显示出了摇摆不定的人员对WikiDot工作团队的信任,这也是促使做出变化的主要诱因。一开始,这个计划是由Mann提出的,关于此计划的讨论于十一月26日开始,主要在接近年末的时候进行。

关于新站点提出的第一个问题是如何转移文档。SCP条目和故事该以何种方式转移?是以序号排列,还是由得分从高到低排列?

我强烈反对任何有选择性地转移。要不我们就转移整个站点,要不就根本不转移。-TheRaven

我们会转移整个站点,只是由得分来决定先后次序。-Adam Smascher/Nusquam

不。要我说如果我们那样决定优先级,那不如根本不动。如果你需要一个转移顺序,就按照序号来吧。-TheRaven

另一件事是讨论页如何转移。因为WikiDot的限制,转移论坛,讨论页甚至评分都是极为困难的。这让成员之间关系紧张,并且导致pooryoric发表了一篇长帖。

我甚至不确定转移论坛是否可行……页面转移很简单;只是太无聊了。我们一个三到四个人的小队可以在大概一星期之内把所有页面内容备份转移,只要我们继续坚持这项工作;但是论坛,恐怕没戏。我想到的方法是页面截屏或者干脆挨个复制每条信息,这两种方法看起来都是事倍功半。

一般来说我同意Bright说的,论坛和其上的讨论文章串即使不是社区的全部,也是很重要的一部分。然而wikidot单方面删除f.c的[原文如此]讨论串的行为让我心烦意乱。直接跳过我们向wikidot申诉的权利不应该被某些不那么负责任的用户用作武器,特别是鉴于最近这些所有的钓鱼文。我个人真心觉得我们要尽快脱离wikidot,尤其是在Mann愿意为我们持有域名的情况下;而且如果这意味着我们要抛弃论坛的话,相比被冒犯的新用户编造借口删除我们的内容来说,这是一个可接受的损失。

现在。

Theraven,发表“如果正在考虑的东西让我不快,我们就要避开这整条思路”之类的言论是没必要并且夸大其辞的,并且会掀起只会让我们深陷泥潭而非提供帮助的争吵。没人说过“我们只移动一部分文档,并且踢掉剩下的”。我们在讨论的是是不是应该优先转移一部分文档以确保读者们和我们一起转移到新的站点,而不是一股脑地把一整个新站点倾倒在人们头上并且因为这突兀的变化失去读者。无论如何我们都只能一次转移一个页面,除非有人能发明个“网站复制”机器,这是不可能的。既然一次只能做一件事,你总要择出一个次序来做。如果,像你说的,没有哪篇文章比另一篇更优先,那么我们以什么顺序来转移都无所谓,不是吗?我们也可以从高分的开始。如果你甚至考虑都不想考虑这个做法,那么请提出另一个转移方式而不是对整个计划大放厥词来表明你的观点。提出建议来代替你不喜欢的想法是有帮助的;标榜自己高贵冷艳与众不同则没有帮助。-pooryoric

新站点的设计板式是另一个争论的焦点。有人提出建立一个“陈列柜”式网站,这样的设计能以更让人身临其境的方式展示文章。如果你不登陆,你看不到任何讨论,评分,以及任何非基金会世界观的东西。同时第一次提出关于将“废稿堆”作为在陈列式站点中作为过滤故事的机制的讨论。达到一定评分的故事会被提交给高级人员,由他们进行投票,如果通过则会被加入站点。

建立陈列柜式网站更像是一种打草稿式的设计并且在我们寻找wiki的解决方法时先把域名占上(并且确保在我们准备好之前发生什么不测的话尽可能多地保留下文章)。这不会是长久之计。

而且我们将放弃论坛和讨论页。我们会丢掉目前的评分。我们可能要为我们要做的很多事情而学习新的wiki机制,并且我们所依赖的东西可能不会有模块可供使用,比如评分(虽然我们可能会自己造一个)。很不走运,但是我找不到保留这些的办法。正如Yoric所说,另一条路只能放弃整个网站。

Wikidot的软件会很理想,但是不幸的是他们的软件是免费发布的,导致计划不能进行。有一个版本可用,但是是很早之前的版本,可能会有安全隐患并且缺少我们需要的功能。

Kens/GX-67现在是计划的领导,他目前致力于根据虚拟主机找出我们的需求。Quik,如果你能找到符合我们需求的合适的wiki软件那就再好不过了。-DrEverettMann

关于如何为SCP Wiki找到一个新的主机还有更多争论,但在接下来的一年的开始将显得不值一提。一场风暴正在酝酿,即将一发不可收拾。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