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史第三段

注释:在我们开始这一段之前,我必须通知你们我已经得到了高级人员的授权来写下这一篇文章。在这里我不会重复任何Fishmonger的作品。尽管我会提及一些更有影响力的文章,比如Wanderlust和Alice,这是因为他们直到今天也仍然是许多人常常问及的对象。请不要在做出“你是在写Fishmonger吧”这样的留言了。

2010年的开始与2009年的开始简直是大相径庭。我们在完全不同的站点基调下继续前进,拥有了更为温和和高效的管理队伍,以及更为严格的成员管理和删除规定。总而言之,我们之间的关系比起一开始的时候更为紧密了。但,这段关系接下来要经受年初一系列事件的巨大考验。

2010年1月,我们开始了一段悠闲管理的时间(laid-back affair),与此同时大多数人对我们在大编辑(Mass Edit)期间删除掉的部分以及进行的一些项目摸不着头脑。其中一个进行的项目是DrGears试图提升/x/的质量,这个网站对他来说就像是SCP维基站点的“祖国”一样。一月13号到16号之间,他组织了一批SCP用户向该网站上传了一些wiki的内容。这次尝试是一次很有趣的实验,但并不成功,唯一的成果是它增强了整个SCP社区的团结性。

在一月末我们迎来了SCP社区的新内容:第一次竞赛。大型短篇故事竞赛,这次比赛由Rights于2010年1月28日发起,最初的主题是前基金会末日(Post-SCPocalypse)。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为这个比赛加入了新的主题,例如SCP卷入战争,Alto Clef之死,以及Rights的生日等。这些比赛相当受欢迎,并且直接充实了SCP的图书馆部分1

二月初,另一个大编辑导致的后果必须得到处理。大编辑过程之中删掉了相当数量的SCP文档,这使得一些拥有个人作者页的的成员所拥有的SCP数量少于创建个人页所必须的3个。一名新的站点工作人员,Quikgruvn,开始领导一次清理行动,在这次行动之中工作人员将会删除那些现在名下没有任何SCP的作者的作者页。

但,这一行动因一起同样发生在二月初的事件蒙上了一层阴影。2010年2月9号,Fishmonger上传了一篇故事,而这篇文档被高级站点成员pooryoric给了差评(downvoted),因为这篇故事并不符合他对维基基调的理解。Fish以愤怒而尖酸刻薄的评论进行了回应,在这些评论之中,他不仅在wiki上,同时也在#site19上辱骂了yoric和他的女友(Crack Lobster)。

作为对这些已发布的言论,以及之后Fish再次发出的对试图调停的站点人员的尖酸评论的处罚,Fish被永久取消了他的管理权,并且暂时地在聊天室和站点上被禁了6个星期。他没有被永久封禁的唯一原因是他在wiki上贡献了大量文章,并且不论是站点成员还是非站点成员都十分期待他的作品。这次事件最后由DrGear划上了一个句号:

似乎我在这次派对中姗姗来迟了,对于这点我十分抱歉。让我尽快跟上事情的进程吧……

Fish是个乌鸦嘴、可怜而卑劣的家伙,他呼吸之中充满着残忍并且满嘴折磨人的脏话。必须得说,他是我们最好的写手之一,并且因此我们长期以来我们都要忍受这些垃圾话。这简直就像是量子科学家非要妓女来做他的助手,因为大家对他新作的无限期待,我们不得不忍受他的怪癖。

但是,这已经摆脱了我们的控制。Kondraki在的时候,他还不等做到这种程度就会被狠狠指责,并且至少他偶尔还知道悔改。Fishmonger似乎有这样的认识——他的作品已经让他获得了超越一切所有规则的豁免权,但事实上这不可能发生。是的,他的作品很棒……但现在已经不是旧时了。有天赋的写手池比之前更深,并且就像Kondraki一样,Fishmonger对于我们的存在来说已经不像之前那样生死攸关了。

我对提出的惩罚表示赞同,这甚至是在我知道Fish很可能不再回来,或者是不会有任何改变的情况下。看到这些事情发生让我很痛心,但这种事已经成年累月地在我们面前发生。Fish早已经有足够的时间改变或是至少做好被处罚的准备了。他可能觉得他不受我们管理,但无论他对站点做了什么都不能原谅他的这些废话。我建议严惩他,如果他又开始乱叫,告诉他来找我。

在一次地,请原谅我在此事上的迟延——DrGears

Fishmonger在整个二月之中再也不会出现在我们视野里,与此同时,第一个专门的wiki沙箱站点成立了。这是由于旧的沙箱系统开始停止使用,而让每个用户都创建自己专属的沙箱将淹没整个wiki站点。所以在2010年二月19日,pooryoric创建了SCP沙箱站点。这个站点迅速取代了其他的资源,例如Pastebin或是老的站点沙箱,马上成为了文档最重要的起草地。

6个星期后,Fish回来了,并且他似乎终于决定规矩行事。在他被暂时封禁之后,他的行为在一段时间内没有引起什么麻烦。因此wiki上的许多成员倾向于对他表现出宽容的态度,特别是那些看着他崛起,喜爱他的故事并且看着他的故事影响整个站点的老成员。Fishmonger扮演的角色是一个在基金会之中几乎掌控了所有权力的人,从幕后操纵着所有的丝线。另外一提,他这个角色在wiki上的许多重要作品之中都有应用。

不论如何,Fishmonger的事件暂时告一段落了,2010年的三月都在wiki规则的讨论之中度过。一篇发布于二月,但在三月之中得到了热烈讨论的帖子是有关于机动特遣队(Mobile Task Force)在基金会中是如何操作的。当时还没有一个专门的页面来整理MTF是如何行动的,作者从各种不同的角度来使用这个设定。有的作者会把他们作为上战场的士兵,收容各种SCP,而与此同时有些作者宣称他们的职责只是保护站点,又有一些作者将它们作为基金会内部的军事单位对待。

与此同时进行的还有K级事件的讨论,这一讨论从三月开始并且一直持续到了四月。Fishmonger编制了一个包含各种不同K级事件,以及它们在站点中是如何使用的列表。其中一大部分是由他自己在各种故事之中进行使用的,这些例子可以在这个帖子之中找到。其中包含着有关于K级事件是严格限定在宗教意义上,还是仅仅是对异常末日事件的指称的辩论。

DrGears,基金会的高产写手之一,在这段时间内开始放缓了写作速度。这主要是因为他的空闲时间被他的三个孩子占去了很大部分,(与此同时)他还在寻找一个新家。直到2010年四月,尽管他没有之前那么活跃,他的活跃程度也没有降低到与“缺席人员”(例如Kulzn、The Administrator,FritzWillie)一样。不过这一事态的确意味着另外的管理人员在他忙碌的时候进入了他的领域并且为他分担了一些事务。

四月的最醒目事件是SCP的姊妹网站,被放逐者图书馆(the Wanderer's Library),开始运作了。这一网站是由DrEverettMann和Pair of Ducks创立的,其设定是建立在蛇之手的基础背景上进行写作的网站。Pair of Ducks说他希望激励一些“奇思妙想”而不仅仅是那些在SCP wiki上发表的那些恐怖文章。这个网站已经招收了第一批用户,之后一直保持在第活跃度状态。最近,该网站的活跃度上升了。该网站可以通过这里访问:http://wanderers-library.wikidot.com

到了四月30日,Fishmonger回来了,并且开始重新在wiki上发表故事。许多人希望这次临时封禁,以及管理权的剥夺能控制一下他的行为。Fishmonger自称对他被禁一无所知,他只是从wiki站点暂时离开做了一趟旅行。不论情况到底如何,他又重新开始并且我们期待他能改进自己的行为。

但是,在五月末,我们希望落空了。Fishmonger发了一个帖子说他用另一个ID写了一篇SCP“作为实验”。这篇被提及的SCP是前SCP-877。这篇文档的作者是一个名为“Sinclair”的账号,并且除了这篇被提到的文档之外这个账号下再也没有写过任何东西。这被视为一次马甲行为,并且应该被封禁。

当时展开了一次有关于这是否只是个玩笑,或者Sinclair是否真是个马甲的辩论,但大家都一致同意这将会是最后一根稻草。不过,因为之前没有任何有关于反马甲的官方规定,他们十分犹豫是否要因此将他从wiki上封禁。很快,Fish的傲慢态度让这件事情想被忽视都很困难。他会对那些试着想要惩罚他的站点工作人员大喊大叫,因为他发现了这些人员在永久封禁他上的犹豫态度。

所以,在2010年六月1号,Clef在SCP wiki上永久封禁了Fishmonger,以他冒充其他用户的理由。这一讨论串放在已删除的877的讨论页之中,在那里我们可以看到有关于马甲行为的辩论:

你们知道吗?你们这些家伙对待这件事情的态度完全不对。这不是一次马甲事件,这就是一次钓鱼事件。Fishmonger已经,根据他的坦白,创建了一个错误的账号并且在错误的炫耀企图下创作了一篇SCP文档,以试图引诱其他用户对其作出情感反应。当这件事情曝光之后,他十分傲慢而粗鲁地对待站点的工作人员。

如果Sinclair不是他的马甲,那么他就是错误地宣称他是另一个用户,这同样是钓鱼行为。

最后,这是我的个人判决:Fishmonger,尽管你的写作技巧是值得肯定的,你已经因为你傲慢的态度与其他的用户长时间地发生了摩擦,并且完全没有试图改变你的行为。诚实地说,不论你的写作技巧有多好,这都不值得让我们继续忍受你的闹剧了。

现在我的权限是一个SCP站点管理者,我将把你从SCP wiki上永久封禁,一同封禁的还有你声称的那个马甲,Sinclair。你可以在站点聊天室之中对这次封禁提出上诉。——DrClef

这次惩罚在站点工作人员几乎没有引起异议,甚至是那些喜欢Fishmonger的工作人员也没有动静。他因为持续性的讨厌行为和对wiki站点规则以及工作人员随便、不尊重的态度已经成为了站点的严重负担。尽管在站点上有一些不同意见例如这次封禁是否是合乎标准的,我们都希望站点能在没有Fish的情况下继续前进。

但在2010年六月2号,Fishmonger对他的封禁做出了回应。他的信息威胁道他将会对wiki采取法律措施,除非他所有的文章,以及所有提及他文章的文档都马上从wiki上撤下。同时这段信息之中也包括了若不将其作品撤下则将起诉wiki的内容。他所提到的律师是一名真的律师,虽然我们不清楚Fish是否真的是他的委托人。他的信息如下:

主题:Re:Ban.

既然你们已经做出了我的写作“不值得让你们忍受我的闹剧”的决定,那么你们也就不值得拥有我的文章。立刻行动,我现在正式要求你们,我上传到SCP基金会wiki站点上的所有原创文章都必须被永久移除。

如果在两个星期之内我的文档还没有被移除,我将会进一步联系你们:我的律师,Donald B.Spear,将会对你们发出律师函,直接发送到wiki站点和你们的依托服务器(GoDaddy)上,所依据的是美国法典17号法令第512款——Fishmonger

wiki站点上之前保持2着当作者提出要求时删除其作品的规定。因为wiki站点使用的是信息共享协定,所以Fishmonger的要求合法性值得怀疑,但即便如此,反对他的要求将导致wiki站点卷入法律纠纷之中,因为Fish很可能提起诉讼。同时,这也像是落入了Fish的算计之中。

你们也都知道他想我们说“不——”的——Pair of Ducks

我们开始试图阻止Fish的这种尝试,从理论上来说他伤到的唯一的人就是wiki本身。DrGears在知道了Fish的行为之后试着与他调解。回信如下:

这一次,你真诚的怀疑用错了地方。Fish,你和我都知道你会变成一个自我中心的混蛋。你已经好几次承认这一点了。上一次我知道你变成这样,你被从对文章的讨论和评论区之中移出,只能发布自己的文章。这似乎有点用……然后就全部搞砸了。我正在把每一块碎片都拼起来并且试着去理解这次搞砸事件的始末。如果你不愿意在这件事上合作,我想我必须处理它了。

现在,说到删除你的作品,我们会这么做的,Fish,但请让我说这实在是十分小气。如果你还是要保持一种“拿上我的玩具然后回家”的姿态,我们会尽我们所能来适应的。我们将开始移除所有被识别为“你的作品”的内容,并且希望我们能在时限之内清理掉你的作品。如果你还是要坚持雇一名律师,请在你这么做的时候通知我,因为我可能也要这么做。

Fishmonger,我必须请求你别这样。这样的行为不会伤害任何人,只能伤及这个网站的公共环境,但我不可能强迫你去做任何你不想做的事情。你这么做我十分伤心,并且对你即将采取的行为感到失望,但如果你决心已下,我们会适应这一切的。

最真诚的歉意

Dr.Gears

Fishmonger做出了如下的回应:

这是你们管理团队做出的决定,尤其是Clef,这个决定认为我已经无法为这个网站做出更多贡献了。OK,很好,我正在接受它。但是任何决定都必将导致后果,这个决定的后果就是我将和这个网站完全断绝关系,就像我要求的那样。这包括所有我现在能看到的作品,我这么做的目的是按照我所决定的事情做下去,并且我在这件事上有完美的法律权利。

你想谈谈“小气?”好的,我们来谈谈我是怎样什么事情都没有做错,我怎样没有打破任何规则。以及我唯一担忧是否要想大家坦白的理由是怎样更快地加速了一个谁都不喜欢的页面的删除。我们再谈谈Clef是怎样在1号的时候将这个网站从我身边夺走,并且找一切可以摆脱我的借口,就像他对Kondraki做的那样。相信我,伙计,我可以做得“小气”,但我并没有。

不要站在道德高地上俯视我,也不要侮辱我的智商。你总是很开心地扮演好警察,而Clef扮演坏警察。OK,这也没有问题。而最终我在这件事情之中的合作可能导致什么结果?把我恢复到一个总是认为我对你们那小小政府是个威胁的网站之中,然后把一切都严苛看待好再找到个理由把我赶走?这样谈下去双方都不会获得满意的结果;你至少先把Clef的管理特权撤除了再来寻求外交解决方案吧。你乐意这么做?

不,你不会的,我们都知道你不会这么做的。你和我都知道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交汇点了。如果这样的外交谈判有用,那么它早就可以解决比这更为久远的事情了。现在,Clef已经选择了极端手段。很好,他这么干了,我也就这么干。但请不要坐在这里假装我采取这种极端手段是很惊奇的。你选择这种可笑的、一眼就能看穿的策略让我不舒服。

那些决定总是由你做出的,那么现在是时候做另一个决定了:很明确,是否要和我完全断绝关系将取决于你是否将你的网站删除到一个让几百人嘲笑和痛苦的境地。你想要穿上女孩的大裤子(指不成熟)。别在这里发牢骚了,是时候长大了——Fishmonger

Gears做出了对Fish的最后回应:

……Fishmonger,你决定这么想让我感到遗憾,这个网站向来十分欢迎你的投稿,并且尽管不多,但总是对你的文章报以褒扬和鼓励。你那恶劣、低俗和伤人的性格是为数不多的缺点。但是,这向来是个巨大的缺点。

现在似乎你已经和我摊牌了,并且把你我之间关系的所有伪装全部撕破了。那么我也这么干吧:你是个首席歌唱家,一个歌剧女主角。一开始我们需要你的声音,你的天赋,并且为此我们可以对你持续性的疯狂和好战视而不见。但现在,我们已经再也无法忍受你、你的怒气、还有你“操他们”的态度。你没有看到在整个Kondraki事件里讨论墙上写的东西吗?你就没有想过可能,只是可能,到处走来走去还大喊着“我如此棒每个人都动不了我”将最终事与愿违吗?

我们很欢迎你来讨论什么事情做错了,什么权力被滥用了。但当你为那些错事打出神圣的标语之前,先想想你自己。告诉我,诚实地告诉我,你没有错用权力,告诉我你没有不公正地对待别人,甚至没有用语言刺伤他们。我们将会帮你移除你的作品,这是考虑到你之前和我们的网站曾携手并进。如果我们想变成混蛋,我们可以做到。你根本不是一个殉道者,Fish,你只是个蠢货。

并且,当你说到“长大”的时候我都忍不住笑出来。你基本就是在说“你们这些家伙太卑鄙了,我要带上我的玩具然后回家!”甚至,这有什么意义?准备出去把它出版?或者是一些甜蜜的电影交易?你做这一切的出发点只是怨恨、单纯和头脑简单。至于痛苦和嘲弄……我觉得我们离开了你也会做得很好,事实上,我们是一个社区,Fish,不是一群对着你肖像手淫的观众。

如果我在这篇东西里太过激动了,请原谅我,但是Fish,你实在是成功地把我逗笑了。这个做法只能伤及你的粉丝,要知道,Fish,没有其他人会再受伤。我不会,Clef不会,这个网站不会,没有人会。摆脱你很难,但我向你保证,百分之百地保证,我们会,我们一定会在星期一之前完成大部分工作。我希望,到那时你就能和你的作品一起完美退休然后去做……做任何你爱做的事情。我希望你能找到一个更接受你的网站,Fish,我真诚地希望,但我祈祷你再也不要对任何人做这样的事情了。我将亲自监管整个删除进程。

Dr.Gears

所以就让我单刀直入吧:Clef滥用了他暂时的站点权力,然后在我没有违反一个甚至不存在的规矩的情况下把我封禁了,他不过是做了你的工作。但我现在是在确实地行使我作品给予我的法律权利——那才是真正的泄愤。

你在这场“长大”游戏之中不是个好玩家,Gears。

我从来就没有干过任何能变成一个混蛋的事情。你知道那些吸大麻的人吧?大麻能起作用是因为变得获得快感感觉很好。快感中和了痛苦。我不是个好人,这就是我为什么写下:做些非常漂亮的事情来对抗那些十分丑陋的事。你不可能只得好处不得坏处,我也同样如此。这就是个一揽子解决方案,不论好坏。

你可以由你喜欢来判断所有这些事情,我不寻求同情或者理解。你对我的态度十分明了,并且不可改变。这不是我关心的事情;我已经被专业人员狠狠羞辱了,并且我认为你除了给我更多伤害之外什么都做不了。同样,你的网站能不能生存下去也和我毫无关系。这只是个移除链接的事情而已,再没有其他了。你不想和我有任何关系;那你怎么敢在我提出一样要求的时候假装惊讶?难道你认为在所有这一切之后我还会和你合作?你是怎样愚蠢到认为能使用我的特权来留下我的作品,而不是我来行使这一权利?

再说一次,是你的管理团队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再说一次,这就是你的决定必将导致的后果。现在开始工作吧。 --Fishmonger

Fishmonger事件的压力重重地压在了站点管理员的身上。六月2日Clef辞去了他的管理员职位。处理Fishmonger的小丑行为实在是太让人容易恼怒和压力倍增了。但Clef没有离开网站,他还是以高级站点人员的身份留在了网站上。因为还有不活跃的管理人员在,没有人打算补上他的空缺。剩余的管理员团队留下来处理Fish的事件。

另外,封禁Fish是我作为管理员干的最后一件事情。我对这样的负担已经感到恶心厌倦了,厌倦了试图去放牧猫咪,并且我只是……受够了。无可否认封禁Fish的理由从最好的角度来说都过于简略了,但是那次小小的“Sinclair”噱头是……骆驼身上承载的最后一根稻草。如果另外一个人干了那件事,他们可能只是会责备他而已。但Fish已经基本惹恼了所有的管理员——DrClef

Fishmonger的作品被删除了,每一篇故事、SCP和提到Fishmonger的文章都被删除了。其中引人注目的文章包括Wanderlust,Castling,有关于黑皇后(Black Queen)的故事集,任何有关于前相关组织(GOI)"foo",SCP-228,以及SCP-808的故事。所有提及以上的文章的文档都从wiki上删除了,在站点之上留下了一个巨大的空洞。如果你想要一个例子去理解它,就试想在2010年中期所有有关Dr.Clef和Dr.Gears的文章都被删除,并且之后在wiki上的所有人都不允许写作有关于他们两人的故事吧。

这样的决定基本扼杀了在用户圈之中所有对Fishmonger的支持。尽管之前他还能扮演一个被管理员错误对待的殉道者角色,现在他被视为一个小气的人,一个只知道拿走自己的玩具回家,而看不到自己问题的人。愤怒充斥着站点,并且还伴随着wiki出现了这样大的缺失要怎样走下去的恐慌。

但我们的确有着一定要走下去的决心。之前站点之中有种悲哀的预期,这个站点将会在Fishmonger和他的史诗故事离开后走下坡路,但这样的预期被那些忠诚的核心用户所超越了。人们都希望展现出没有Fishmonger他们一样可以走下去的决心,我们不再只依赖一个用户的作品。现在看来,当时我们必将走下去,但一开始的确充满了坎坷。到了六月4号,所有和Fishmonger有关的东西都从wiki上移除了。一切都在向未知的未来发展着,但接下来的几个月将展示出这个社区是能够重新恢复活力的。

好吧,对于我来说他是个不赖的家伙。我手上只有他莽撞事迹的二手报告。而且实话实说,我一直都喜欢这个家伙。也就是说,我知道他那了不得的臭脾气、那张臭嘴、并且还有那仿佛一切都和他过不去的恨意。他也十分讨厌Clef和Yoric,从来没法和他们好好相处。就算是在IRC上也如此,当他们两方其中一方出现的时候,另一方就会离开,因为他们一定会开始争吵,不论如何都会发展成这样的结局。

似乎有一次Crack Lobster评论了他的文章,只是说他的文章不是那么好,然后Fish就对她破口大骂,指责她实际上是在用马甲来表达她的男朋友对他的文章和他本人的看法。这两人马上反驳了他,Crack Lobster说这是她个人的选择,而Fish是个反应过激的混蛋。

有关于他擅自修改别人页面的事情我不太记得了,但我的确记得最后一根稻草是他利用wiki的另一个账号上传和写了文档。Yoric在此事上紧咬不放,说他是在扮演某人或是其他什么事情,我不太能确切记得了。但总而言之,这实在是糟透了。尽管每个人都经历过这种事情,但Fish彻底爆炸了,他的反应十分恶毒,而就是那件事让最后一个人都转而反对他。最后,对于我来说,这就像是放倒了old Yeller。

但最糟糕的部分是当他被封禁之后。就像我说的,他太他妈的记恨了,然后他威胁我们如果不清除他的作品,他将诉诸法律行动。这比起一个真正的威胁来说更像是个报仇行为,并且考虑到这个网站的法律因素,可能我们在法庭上会得不到支持,但我们最后还是出于自身的正直感这么做了。我从没有比那时那样更对他失望了——Kain Pathos Crow

Fishmonger之灾在wiki的文化上引起了巨大冲击。在wiki上的许多态度,例如“如果你干得好,你就不用那么好相处”3消亡了。我们制定了针对马甲做法,以及对其他用户粗鲁行为的规则。整个站点从一个大框架的,一致的文化之中转变,而被引导到了更为接近今天的“没有定规”的心态上。这也同样标志着“Bright时代”的开启。随着Clef的退位,只有Bright一人是活跃的管理者。这样的情况将会在整个2010年的剩余时间中持续,并且一直延续到2011年。

比起第一个星期之中发生的事情,六月剩下的时间就没有那么戏剧性了。有些人被我们现在新的管理员Waxx从聊天室中封禁。还有一些wiki上的小事件,但没什么大事。在一切都在这么几天内发生之后,这是一场奇异的平静,所有人都在收拾残局。

在六月20日,第一个外语翻译计划出现了,SCP基金会俄罗斯分部建立起来并开始将文档翻译为俄语。

Lt Masipag在2010年六月6号短暂地出现了一下,就在她的版主权力因不活跃而被收回之后不久。她在这个站点上驻留了几天,发了两个帖子,然后就凭空消失了。她可能一直在潜水,但现在还不能确定。

八月将会是个有趣的月份,在这个月中我们将大幅度修改wiki的规则。一个名为Dr.Wilson的用户发了帖开始谈论一个基金会的“伦理道德委员会”,这个委员会总的来说建立在他们对待D级人员的方法和对人命的态度上。这个帖子最初招来了一堆高人一等的回复,但很快用户们开始反思基金会做法之中的道德分歧,这样的反思在Voct做出的回复之中达到了高潮:

“我刚才杀了多少人?”

“你刚才救了多少人?你是个聪明人,做做这样的数学吧,这会让你睡个好觉的。”

——Hank McCoy和Steve Rogers,《秘密复仇者》第16章

基金会的伦理道德委员会总是被当做一个完全无用的笑柄式形式组织,一群尸位素餐的家伙。而他们也在维持这样的印象这条路上走了相当长的一段。伦理道德委员会实际上是基金会中的一股秘密力量,O5们决定什么是安全的,什么不安全。但伦理道德委员会的成员们是向O5们建议什么是可以接受的,什么不可接受的人。

(如果你曾经好奇过到底是谁掌握着主控权,是监督者们还是伦理道德委员会,那么你最好还是足够聪明点管好你的嘴吧。)

伦理道德委员会的成员们做着糟糕的工作——就像是在《剑气逼人》之中那么地“糟糕”。他们是平衡基金会一切所作所为中道德代价的人——为了平衡这些代价,他们首先要知道这些代价。每一个细节,那些被编辑、被删除、被打上黑条的细节,他们都知道。他们知道当447-2碰到尸体的时候会发生些什么。他们知道什么是蒙托克-110程序。他们应该知道——那就是他们设计的。

记住:基金会不统治这个世界,基金会为这个世界服务。不论普罗大众认为基金会的目的是什么,基金会的行为都是为了大众的最大利益。

记住:基金会并不邪恶。我们不会“仅仅因为想折磨人”而折磨人。我们反对不必要的残忍;当残忍变得必要的时候,伦理道德委员会中的成员就是那些下决定的人。为了更大的益处,你必须比较和分辨不同的利益。那就是伦理道德委员会做的事情。

记住,“P”代表的是“保护”。伦理道德委员会判断什么可以接受,什么不可接受,在大体上平衡善恶,最终,恶的部分被最小化了。

“我做了正确的事情,是这样的吗?这些最后都发挥作用了吗?”
“最后?永远没有最后,Adrian。一切事情都没有终点。”

——Adrian Veidt和Jon Osterman,《守望者》第12章

如果证明了无可辩驳的拯救人类的方法是解散基金会,那么伦理道德委员会将会提议这么做的,并且同时开始执行让这件事发生的计划。

“你想要美好结局?Fuck you。你最好读读这个”

——black white black white black white black white black white grey

——Voct

而在八月之中发生的另一件事就是晋升,DrMann成为了版主,以及TheRaven和Burns一并晋升为了高级工作人员。同时,Ekzhentric Lohner和Rights从高级人员退到了版主的位置上,主要是因为他们不经常活动。

于2010年九月20日,DrClef开始重写SCP-076(Able)。这是列表上最有争议的条目之一,批评者说它是个玛丽苏,而支持者说它是个正常条目。这个条目是MTF-Omega-7的发源,一小队基金会用于各种目的的SCP们。各种各样的人形文档加入了这一设定之中,而今天剩下的只有SCP-105

我们在Omega-7之中已经加入了太多的玛丽苏。Omega 7本身已经不再与站点的文化相契合了。亚伯还好。MTF Omega 7必须消失。因此我把它们都杀了。实话说这很简单,我还能想起Kain对这个变化还比较适应。当时有很多有关于是否要移除亚伯灵魂之刃的能力或者是其他什么的讨论,但我尽量不这么做。只是保持了老文档的感觉,我只是改变的基金会对他的看法。——DrClef

在这一年的末尾,站点人员们又重归正轨并且开始讨论站点的新事情。在十一月30日,pooryoric注意到了投票模块有些错误,在展示“谁为这个页面投票”板块时,投票情况和实际情况不符。尽管这一事件尽快得到了修正,这是我们第一次开始看到WikiDot作为一个平台的不稳定性。

在十二月的末尾,尤其是十二月24号,有关于投票的新规定是值得注意的,我们对删除指南做了一次重编辑和升级。Sophia Light发了个帖子指出投出的稿件可能在作者得到好评之前就已经被删掉了,因为仅仅只需要4票这篇文章的得分就足够低了。因此,我们施加了一个24小时时限,这样一来作者就有足够的时间得到好评了。这点得到了全体一致通过。

所以,当wiki进入2011年时,事情发生了迅速的变化。这些迅速的变化包括政策、成员关系、以及工作人员名单,这些已经动摇社区的稳定性,但我们还是坚定地走下去。Bright将会在未来的日子里发挥巨大影响,Bright的崛起和用户数量的爆发即将到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