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史第二段

当我们进入2008年底,准备迎接2009年的时候,维基本身仍在经历不少大改变。SCP条目的数量看起来正以递升的速率不断上升,而且我们开始有基金会故事被加入图书馆区里。我们的管理层也从原本4个管理员及5个版主,增员至5个管理员及7个版主。会员列表亦增长至16页左右。它的规模小到大家都能认识彼此,但也大到能建立一个有趣而多样的工作机构。

聊天室也是在这时候出现的。它是由Kondraki以IC的形式建立的。它一开始并非十分活跃,以Pair of Duck的话来说:

因为聊天室的存在我才在沟通方面活跃起来。其实最初#site19就是Kondraki设立的。不过当时的聊天室几乎可以说是被人们无视了;只有他,我自己,snorlison 还有 Fritz (没错,Fritz!)是经常在线的。也可以代入自己的角色进行聊天!

最后#site19完全被人忘掉了…但我回来注了一个号,并开始尝试拉人进来。 曾经在一段时间内,活跃成员仍然主要是我自己,Kondraki和Snorlison…我记得当Gears来到聊天室的时候,那情景就像我们在面见一位名人一般xD…但最后聊天室壮大的挺快的;很快Iceberg,Rights,还有其他人也常常出没于此了。-Pair of Ducks/Paradox

像yellowdrakex(Rights), name1, BlastYoBoots,和 Eberstrom2 等等的写手也开始在WikiDot维基上亮相。这些新晋写手开始以数以百计的条目填满SCP 001-999的空缺,有些好,有些坏,但无容置疑地全部都是崭新的点子。

WikiDot工具,像威胁模块(threat module),东方宝典(mass orient canon),还有导览栏(navigation bar)等也开始有人使用。这些由Ekzhentric Lohner设计的工具使浏览SCP维基更为容易。威胁模块被设计用于补充显示项目的等级,并以小插图的形式使人更好了解那件SCP是如何影响你(像认知危机,记忆干涉,毒素,模因等)。

东方宝典是一个能让你透过简单的接口轻松归档的工具。基本上它是一个能透过一些偏好设定去列出维基里所有页面的模块。而导览栏能让你简单地从一个页面前往另一个页面,而不用先跳回主页面再作连接。 Lohner制作这些工具时并没有得到授权,并因此承受一些不喜欢这些工具并认为他是弄这些东西出来捣乱的管理员的怒火。但是,她由始至终都保持着冷静,最后也被看成潜在的一员(而最终她也成为我们的一份子了)。

一些成员也成为下一代的版主和管理员。于2009年2月, Iceberg7,Fat Ghost, Brights,和 Pair of Ducks成为版主,而DrKondraki则成为管理员。 随着新的核心人物涌现,Kain和Gears在网站上的话语权亦随之被削弱。权力的平衡也从他们的手中偏离,落到即将成为怪稽时代(Wacky Hi-Jinx era)的统治者的DrKondraki手上。

新世代的写手带来两种不同的主要写作风格。一种就像HK-016一般,试图将文章建基于沉重,真实的科学世界之上并与之挂钩。另一种就像Rights 和 DrKondraki一般写出把自身代入角色的条目,试图从一个研究员的角度探索基金会世界。有些SCP项目摆在办公室,被特定的研究员持有。于2009年2月,第二种写法成为维基上的主流。

随后这种写作手法的转变演化成基调的转变。网站的基调从严肃而鲜明的恐怖迅速转变成愚蠢,白痴而且很不严谨的风格。这就是怪稽时代,目前已知规管最宽松的时间。也即是我们现时称之为「欢乐基金会(lolfoundation)」的时代的来临,那时的写手会尝试写出欢乐而可爱,而不是可怕或吓人的东西。「Keter任务」附录也是在这时候出现,写手在他们的文章里加上一条尾巴说道如果滥用项目就会被调配去「Keter任务」。我们还有很多条目使用了现时不受欢迎的写作手法像用大量使用[数据删除],条目交互,以及仿冒旧文章的东西。

在一月,原本计划要执行一场大规模的SCP大审查,但最终并没有实行。只因为对于任何有效率的审查而言,SCP条目的发布实在太多太快了。当时我们不想或不能把维基暂时锁掉以作审查, 而因此这个想法就在没有进行任何大动作的情况下被抛弃了。文章继续以同样的速度不断冒出。

尽管如此,我们亦进入了可以称得上是维基的「黄金时代」的时期,事实上也有人真的这样称呼之。虽然那时有很多人写出蹩脚的文档,但同样有很多出彩的文章。网站发展出自己的整体特色,并发展出更复杂的企画。其中一个主要因素就是「The Fishmonger」的故事。他的第一个故事,Wanderlust,被看作是一篇史诗故事。3

不幸地,一件好的东西总会伴随着一堆不好的东西。在2008年末至2009年初有着大量质量糟糕的条目被创造出来。尽管需要创一个维基账号去参与,我们仍然有很多充满玛莉苏式幻想的物品和一些真的很蠹/不适合作为SCP的物品。你可以在被废除SCP页面找到这些例子。这发生于我们进行大编辑(Mass Edit)4以清理网站前那遥远狂野的日子,所以当时我们没什么大程序能一次过大量删除这类条目。网站的管理者们注意到这点,而DrClef决定对此采取行动。一位名为Dantenson5的用户撰写了SCP-239,巫魔幼女。于2008年11月,DrClef在此文章的讨论页上留下这段话:

A.Clef博士的报告:
我对她的情况分析得出结论,SCP-239不可以被抑制,她非常危险。尽管已有数个建议关于用她来抑制其它SCP,就像SCP-953,但其他人必须完全承担过高估计SCP基金会用改变现实的力量来控制SCP的能力的风险

因此我有以下提议:用SCP-148做出一个尖锐的器具,用来刺穿SCP-239那其它物体不能刺穿的皮肤。这个工具用来在SCP-239沉睡,能力无效的时候杀掉她。鉴于SCP-239清醒时的危险性和抗处决能力,我建议同时携带SCP-668,以减小其影响。

这项行动的一大危险在于,239可能会醒来,并认定执行者为朋友或是“好人”,然后将现实强行扭曲。基于这个原因,我个人自愿去执行这项任务。回顾我的个人档案可以发现我[数据删除]应该可以让我在现实扭曲后,继续执行这项任务。
- Clef

在此帖发布以后,DrKondraki找上了Clef,表示如果Clef要试图摧毁239的话,那Kondraki就有责任要去对抗他。这很快就演变成故事「处决命令(Termination Order)」,又称「博士们的战争 (War of the Doctors)」并于2008年12月4日被放上维基。在故事的过程中,很多不受欢迎的条目都被处决了,这使故事变得十分受欢迎。更多的处决亦将紧随其后。

废除文文件的系统和我们现时的删除做法相似。当管理层成员发现一篇文档过于低分,而且没人希望保留它时,他们会要求废除项目。当得到足够的支持,一篇处决故事会被写出来,而有问题的条目则会被删除。然后条目的副本将被保存于被废除SCP区域中。很不幸地,那些讨论页也跟着原来的条目被删掉了。不过,我找到一个条目还保留着整个过程的其中一部份。 SCP-213在NekoChris重写它之前曾被要求废除,那里应该还有没被移除的相关讨论存在。

处决故事通常涉及各个高级职员的化身,他们使用越来越蠢的手段去摧毁那些坏SCP。在文章中,破坏者们使用计算机病毒,巨大的爆炸,甚至直接用巨型铁拳砸下去以摧毁它们。这也是第一次我们真的看见高级职员的化身们被用于真实的故事里。我们在这段期间确立了Clef和Kondraki的竞争关系,以及 Dr. Bright, Professor Crow, The Fishmonger6, Dr. Rights, Agent Streliknov,Dr. Light,Dr.Mann, Iceberg, Break,和Dr. Glass等角色。这是角色小品以及一些有趣的角色在独特的地方做一些很酷的事的欢乐故事的时间。

在「处决命令」后开始出现其他的处决故事,每一篇故事都尝试比上一篇做得更过份。我们用过巨大钢拳头歼灭生化人Ben7,高贵战士Dyne自己弄死自己,而科莫多巨蜥则被炸成碎片。这些故事的性质越来越极端,最后创作出来的就是被广泛认为最过火的一次处决,「公爵的末日」。

「公爵的末日」对网站的管理层敲响了一次警钟。Dr. Kondraki骑上SCP-682,对基金会设施造成巨大损害并干掉了一大票人的情节显示当时他们是多么的离谱。在毁灭玛莉苏的过程中,他们造就了更多的玛莉苏。DrClef 在「SCP History」帖子里留下这样的发言:

在这点,我们有点儿玩脱了。我们开始到处废除SCP。人们为最有趣,最有想象力的废除方式而互相竞争。这一切的临界点是在所有废除报告中做的最过火的「公爵的末日」。这时它给我们敲响了警钟:我们已经变成怪物了。

在我们努力摆脱玛莉苏SCP的同时,我们只成功创造了玛莉苏研究员。

我在网站的历史从致力于修正所有我搞砸过的东西开始。我不会后悔发生过的事:活力和激情使我们写下一些出色的作品,但我们正在高速公路上以每小时90英里的速度迎风而行,而且我们对于正冲向一道悬崖的事浑然不知。我们用两个车辆煞车并挂在崖边,小心翼翼地爬下车,摔倒在实地上,然后我们现在在和悬崖平行的道路上跑着65英里每小时。 - DrClef

当维基进入到三月份,我们开始对维基的发展作出一些约束。角色亦弱化了一些(尽管不是全部角色都是如此)。我们在尝试令整个网站回到更严肃的基调。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这种改变,尤其是最著名的网站管理员,DrKondraki。他乐于看见基金会继续保持它的旧风格,而不欣赏更黑暗的基调。Kondraki开始行动,修改其他人的页面并嘲弄很多网站上的用户。尽管很多人对他的行为很不满,但他总是把责任推卸掉。

他的倒台在他于三月末/二月初,在没通知其他管理层人员的情况下删除所有在最低分页面列表里的条目时开始。尽管他就事件受到责骂,但没有受到任何直接的处分。这使他开始滥用他手上的权力:他会在一怒之下鲁莽行事,然后又冷静下来。

另一宗在三月发生的事件是第一批来自TvTropes的全新用户的涌入。SCP基金会的页面在该处的建立吸引了大批真正的新人来到这个网站。 尽管实际上就只来了几十人,但相对于以往维基的运营状况而言已经是一个很大的提升。这带来会员申请程序的改变。 从来自旧维基的会员,或只是WikiDot会员就能申请,变成要回答6条有关网站守则的问题并提供个人信息,和现时的申请程序类似。

尽管有很多人对于那些来自TvTropes的写手们很不满,但他们确实提升了网站的会员数量,并在其中诞生了一些好写手。这亦创造了足够的人口基数去开始进行一些基金会周边计划,例如角色扮演(RP)。自维基创立起,基金会就一直有对RP的兴趣。在那些旧文里,能看到 Bihjan,Kain和Unconfirmed Reptile曾发布过一些关于举办基金会背景的RP的帖子。但是要不没能组织起来,要不组织起来了却没能继续下去。这在四月时,Kondraki创立了第一个8能组织起来,也即是现时以Fieldwork为我们所知的基金会IRC角色扮演群时出现了转机。

从本质上看,FW应该是一个格格不入的地方。这里是Site17,到处都是危险的SCP,而且人们为了避免变疯而表现的有点疯疯癫癫的。站点以「主管看不见但能感觉到,Bright是站点的头头,Kondraki是盖世太保。」之类的规则运行。所有的外勤特工和博士都有自己的怪癖。它缓慢地从「这是一个危险的站点,所有人应该在尝试保持理智的同时被吓到拉在裤子里」转变成「那里有一些有才,而且待在这站点里一点也不意外的混蛋」。

那里有强力的角色,那里有非战斗角色,那里有欢乐的场景,压抑的场景,还有可怕的场景。 跑团内容从一些有点蠹的东西到一场结局是感染区域被核弹毁灭的008爆发等不一而足。

这基本上就该如此,但有些人不喜欢事件的结束方式因为他们露面的机会太少了(我个人认为,即使他们已经挺抢镜了),所以他们说「这太蠹了,我们需要更认真的跑团」然后弄了一个 Active Duty出来。只是AD带有蹩脚的晦暗风格而且除非你是Bright, Yoric,或 Waxx,或偶尔是Rights,不然一点也不有趣。

当它继续下去时,它开始变得有点蠹和十分不认真。那里开始出现通常是由LBD举办的蠹跑团。 Dr. Syx (Lurker) 和Dr. Rights即使违反了九条规则也要在一起,但老实说,经常在玩的人们都乐在其中,所以其实没什么所谓。 它可能要成为一个认真的SCP RP,但到最后它变成一类有趣的空气系小品。

更不用提由Gears举办的那一次最他妈棒的跑团,而我竟然没记住那次跑团的号码。我没记全因为当时我不幸地有别的事要做而没法参与,但我听别人说它既恐怖又刺激,令人有「天阿我的角色竟然活下来了?」的想法。

真的? 它的末日到来因为有大批人跳槽到AD而遗下一片荒芜的FW,那里已经不够人同时在线去做任何事了。- 一位匿名FW玩家

虽然我在AD中不是十分活跃,但我实际上在AD出现,而且玩家们开始转移过去后那时就掌管了FW。当时有很多自我代入的情况-我们的角色基本上建基于自己的人事档案,或在没有人事档案的情况下自己写作,而高级人员的能力也远高于普通玩家,使他们主宰了游戏。

抹杀Fieldwork的就是Active Duty的起因,不平衡。在AD建立起来,FW开始衰落的那时候,我接管了FW,并让LBD去协助我。这是我做过最糟的决定-如果我从游戏一开始就给它加上限制,再任命他当GM去掌控游戏的话或许我还能保住它,但现实的生活不允许我这样做,也是在那时候,我实际上已经从所有SCP网站中抽身了。

这只是一个活动上的问题-没人对FW有兴趣了,尤其是现在有更平衡的AD,而且唯一还在活跃的FW GM也任由它死去-因我和其他管理员的疏忽,以及LBD的管理不善-老实说,没人真的想玩FW。我认为这更多是与LBD个人的管理不善有关;他并不太受欢迎。- Fifthman

会员数量的爆炸性增长使Fieldwork得以存在,不好的SCP条目数量大增,并无容置疑地带来更多的交流。这使我们有必要设立一个更好的管理层间交流方式。因此,在2009年五月一日,DrGears建立了05command,一个直到现在仍然存在着的SCP基金会管理网站。它随着这篇标记为「版主/管理员」的帖子而被发布:

随着网站的成长…我们真正需要管理人员之间的交流渠道。考虑到这一点,左边的连结现在连往一个新的管理网站。目前它只是一个论坛,而我计划在上面装上聊天模块,并[创建]计划页面和其他类似的东西。

如果你是管理员或版主,请过去那里并申请加入。希望这能使管理人员之间的沟通更为容易。

http://05command.wikidot.com/start - DrGears

一个管理层交流网站带来的效率提升是立竿见影的,管理层人员能透过它轻松地就各种如封禁,推广,以及维基方针等问题作出沟通。透过这网站进行的第一个行动就是封禁一名一直给管理层惹麻烦用户「Le Blue Dude」。曾在一段时间,管理层放纵他的行为,因为他在更多时候都是被其他网站上的人喷回去。

随着时间的经过,显而易见地LBD正把自己赶上绝路。尽管众多管理层人员对此作出假设,但是当Fishmonger发帖时,讨论串的发展还是有点小偏差。他的版主职位在先前因破坏网站而被撤销后得以恢复。从笔者所见,这是Fishmonger在05command发过的唯一一个帖子。

当讨论串回到原本的话题上,Waxx发了这一帖简单总结了聊天室里的网站会员和版主对LBD的感觉:

我对屁孩很感冒但他似乎就是不明白。说真的,他的程度就像我们面对一名五岁小孩一般。

LBD,穿上你的鞋。

"不。"

LBD,穿上那该死的鞋,我们要走了。

"我才不,你对着我大叫而且我很好。"

我说不出他在维基上干了什么,但从我在聊天室所见,他简直是没救了。完全没救。我过去曾和很多像LBD一般的 人打过交道,我可以肯定说踢走他绝对比尝试纠正他或教他任何东西更容易。你们在他身上只会白费心机,他只会左耳入右耳出。你给任何成功的机会他都是毫无意思的,因为在他眼中他根本没他妈的做错过任何事。

照我的经验看,当你面对这样的人时你最好别浪费时间,把他们一脚踢走就行。这很刻薄没错,但这是能把你从各种头痛中解救出来的不二法门。- Waxx

LBD自维基和聊天室被封禁了,稍后他绕过封禁然后再次被封。这是第一次有人透过05command被封禁,而整个过程也被大幅简化。 尽管不久又出现有关删除文档方面的问题。

因为处决制度的草草结束,同时大量的差文档的存在实在太难处理,因此新的删除方针就被建立起来。在之前,官方的方针是只删除有8个downvote而且没upvote的文檔。这造成有人恶意upvote或出现为一个upvote而大量downvote的文章等麻烦,以及由Kondraki删掉所有最低分条目所带来的问题。 在2009年五月,DrClef更改删除文档的方针:

来简化它吧。

-5: 要3名版主和一名管理员同意才能删。

-10: 要3名版主同意才能删。

-15: 谁都能删掉它。 - DrClef

05command亦批准了第一次的官方公众推广活动。在2009年五月十五日,DrRights 和 Ekzhentric Lohner成为版主,而DrBright则成为管理员。在当时其他考虑过要晋升9的用户还有 pooryoric, Break_Eternal,和Heiden10。这些新的管理层成员扩宽了行政池(administrative pool),让我们有足够的员工去维持维基的运作而不用担心维基会因为个别两三个人的出走而崩溃。

到了六月尾,Kondraki的事情已经走到头。他承认自己曾修改过作者页面,删除那些他不满意的内容。此举再加上他先前那些幼稚行为,使管理层决定剥夺他的行政权力并封禁24小时。11

其中一名提倡要罢免他的主要推手,就是厌倦他的幼稚行为和上述的职权滥用的前合作写手DrClef。其他同情Kondraki的管理层职员也很快被他各种愚蠢行为给动摇了。在六月二十四日,最终决定已经下达,解除Kondraki的行政职位。下面是DrGears写给Kondraki的通知:

Kondraki,

从今天起,你不再是SCP基金会维基的管理员或版主了。在接下来最少三个月的时间内这判决不会被撤销,或被提出上诉。到其时根据你在这段期间的行为,你或许能要求进行复审。如果你想就这次判决的详情进行讨论,请附上你的问题回复我。

我对于要这样做真的很遗憾,但是你那好管理员/流氓管理员的循环是他们无法继续忽略下去的一点。我对于你的行动大多都是为了令网站变得更好这一点毫无任何疑问,但是你的策略往往都是糟糕而不成熟的。在最近的事件,你声称这是你最后的「最后机会」,然后更进一步的流氓行动就此结束。回顾你检阅并编辑会员页面的记录,我不得不判断你违反了这最后机会。

我希望你能作为一名普通的用户待在网站里,并证明你在能在这段时间内持续表现出冷静,成熟,以及合理的处事方式。Kondraki,这是一个我希望未曾下达过的判决。

带着遗憾,

Dr. Gears

他是一个有趣的家伙。一个好写手,很欢乐,能跑出一个好的DnD团。而且是一个真心关心网站的好朋友。但他比Bright更顽固,而且也比他做的更激进。 他有正常的时候,也有时候不。他特别讨厌毛骨悚然的东西,或者说是那种真的很烦的声音。但随着时间的过去,那疯狂的积怨变得更糟糕,而他暴怒的周期也变得更长。最终,事情糟到一个地步就是他追着那些坏用户到网上其他地方并开始骚扰他们,而这就是我们的底限了。 他仍然偶尔会回来,不过基本上都是看他的心情如何。 - Kain Pathos Crow

在Kondraki走后的一段日子,我们进行了一系列的活动。在八月,WikiDot在网站的顶端实装了带有连至社交网站以及「加入站点」页面的链接,还有网站标志的新工具栏。它看上来很丑很多余,而且很多网站用户都想移走它。但是,只有网站的总管理员能够把它移走,而由于FritzWillie/The Administrator已经消失了,管理层因而要通知WikiDot去更动它。

噢,MA开关(the MA switch)…这多久以前了…

好吧,在WikiDot开始在网站顶端加上花里胡哨的工具栏后,改变发生了。尽管大家都觉得它很碍眼而且令人分心,但唯一能摆脱它的方法是升级成为某类高级会员。现时只有网站的实际拥有人才能这样做,而我们有一段时间没听见过The Administrator的消息了。我们尝试过用PM连络了他数次,但没有得到任何回复,所以…我们在等。等了又等。

所以过了一会儿,我们最后决定尝试直接通知wikidot。其实这并不难做,我只PM了一名高层人员然后很快就得到响应。他们通知了他,但没回音…然后将拥有权交了给我。我想我们从他们得到一两条来自他的信息,但他不是已经离开了,就是在潜水。

顺带一提,我把拥有权以类似的理由转让给Mann了。高级账户到期了,而他有能力付费续期而我没有。所以,我们转让了给他。 - DrGears

当人们为此举动而议论纷纷时,FritzWillie透过「The Administrator」账户发表了一份响应。这是至今他发过来的最后一份信息:

Dr. Gears,

我就我看似放弃了我在网站上的职务欠你和其他管理员一份巨大的歉意。我热爱SCP世界所以秉着极大的与趣把基金会网站搬到wikidot去。可惜现实世界的事已经大大限制了我去享受这小说的时间了。

好消息是我现在成为一名健康男孩的自豪爸爸。坏消息是我老婆失去工作所以我要加倍努力工作以支撑我的新家庭。

我很高兴这网站能在没有我的情况下继续发展,我会就你的要求在这星期内把高级账户弄起来,我欠你们很多。 我会抽空过来看看的,但我会把日常的管理交到你们能干的手上。

谢谢你,
The Administrator

随着Kondraki的倒台带来的催化作用,一场针对自欢乐基金会开始以来的愚蠹气氛的反弹开始了。 这是一场针对早期网站那愚蠹而宽松的基调的大规模反弹。人们开始厌倦这种愚蠢,并希望回归于更严肃的基调。这得到如DrBright,Heiden,A Fat Ghost,和PoorYoric等管理层人员的支持,他们对于这种转变表示欢迎,并很快投入其中。

这场针对愚蠢气围的反弹势头愈演愈烈,到七月时份它已经成为此地的新法则了。 没什么能比第二个RP,Active Duty能更突显出基金会正往更严肃的风格转变了。Active Duty是由DrBright和Heiden创立,关于一群基金会人员在位于澳洲内陆的Site 23工作的故事。在它成立后,会员数量很快就呈爆炸性增长,吸引了大批Fieldwork的玩家以及一些新玩家。

Active Duty是很大部份的网站设定的发源地,包括伦巴迪(Lombardi),塔马伦屋(Tamlin House),以及一些人的观察命令(Overwatch Command)的概念皆起源于此。它如此迅速地受欢迎,使RP企画和网站本身的企画之间的界线开始模糊起来。源于Active Duty的条目被放在网站上以SCP-XXX-R指定之。它有一个比其他SCP RP更大的庞大小区,它被标签成数个大区,大多是由Bright去维持。 其中之一就是Kens的影像之一,里面涉及到一名怀上孩子的研究主管然后Janus是殭尸。12

Active Duty对SCP企画以及文化上的影响不能被忽视。它为名为欢乐基金会的棺材打上最后一口钉子,并巩固其严肃的准则。有很多有影响力的小区成员像EchoFourDelta,DrEverettMann,DrBright,Heiden和Sophia Light在维基中得到不少乐趣和企画,之后几乎所有的基金会RP的社群基础皆源始于此。

但是,不是所有管理层人员都新设定表示满意。很多老会员比较喜欢和他们以前的欢乐经历相契合的维基。再加上个人问题,很多维基上的老网友都在一些好的情况下离开了这里一段长时间。老人才的流失只令坏SCP涌现的问题加剧恶化,而且很快就恶化到不容忽视的地步。

即使有Clef的建议,劣质文档过多的问题仍然未能完满解决。那里太多在-2或-3附近徘徊,没有人能直接处理的文档存在。SCP大审查的想法重新被提出,然后在2009年九月四日,大编辑(Mass Edit)就开始了。新SCP条目的创建暂时被禁止所以这次的审查不会遭到和上一次相同的命运。

大编辑是在处决想法不再受欢迎后另一个删除低质素条目的重大尝试。这想法是审查维基上每一条条目并决定什么条目能留,什么条目要删。 所有维基会员都能在2009年九月六日至十二月六日期间进行投票。大编辑使大量的条目被删除,并使维基的质量得以提升。

大编辑的具体程序表现为管理层人员逐个区域(即001-099,100-199等)进行梳理,并对条目进行审查。志愿者能在一定时限内编辑或重写条目,随后根据回响再决定它应被保留或删除。 这需要逐个条目亲自动手完成,由此可想象这要花巨量的时间去处理所有条目

在大编辑中并不只是SCP条目受到影响。几乎所有的-J条目被删除,只留下 SCP-014-JSCP-4444-JSCP-4445-JSCP-1344-J,以及少数几条条目。 如果你听说过「旧时」的-J条目都是流行文化的不当引用,这就是它们全被删除的时间。直到这时-J条目还是放在主列表上,而在先前的删除中残留下来的条目在主列表中被移除,被移到-J页面中。你可以在SCP Classic维基上找回进行大编辑前的SCP主列表以及其数据库。

大编辑所带来的效果无法一言带过。我们得到一个更简洁,文章质量更好的维基,以及明确而强力的质量控制目标。随着冗赘的条目被删除,管理层人员能更好地管理出现在维基上的内容。如果没了大编辑,SCP维基或许会走上持有人系列(holder series)那低质量控制以及无尽重复条目的末路。

但是,有人欢喜有人愁。有很多人在维基上付出的心血被删掉了,还有些人因为时间限制而失去挽救他们的条目标机会。有些讨喜的条目也因为太蠹/不合理而删掉了。但是这些条目是小数。更多被删掉的条目都是质素极低劣那一类。

在2009年11月,Pair of Ducks下台并让Clef成为新的持有人。此外,Clef和Bright在十一月十二日把MrUnimport晋升为版主。这改变将带来了新的方针,并除去了一名老成员。尽管失去了行政权力,DrKondraki仍然待在IRC和维基上。在十一月十五日,DrBright在05command带出了这个问题:

有个用户, Tybernius_ty,有事。毛骨悚然。让他在聊天室里说了。

Kondraki跟踪一个叫second life的小子,找出他的具体数据,然后去聊天室喷他直到那小子离开为止。

所发生的事是Kondraki找出用户SecondLife的个人档案,内含一些令人尴尬的身份证明信息。网站管理层赞同这是一次极不成熟的行动,并应就此对他作出惩罚。然而,Kondraki的行为直接导致事件发生,使他被处以永久封禁。Kondraki之后从SCP维基中自我放逐出去,而我们很久很久也没再看见过他。

即将进入2010年的维基和将进入2009年那时的维基有很大不同。我们采取了更晦暗的基调,而且拥有更庞大的用户基数。管理人员们展现出他们能忙碌干活,而且有效率地管理社群。我们把滞足不前的老管理层给清除,并使我们自己更加严谨。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