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往
评分: +51+x

Inimesed 04/13/2020 (Mon) 21:57:47 #21093437


嘿兄弟们,我遇到了件怪事,我是说,真的很怪的那种。我已经决定要开始调查了,所以这里先发一个串,记录一下我的前期准备。本串之后应该还会更新的,虽然不知道还会更几次(越少越好),总之,下面是这几天的故事:

首先,不怕你们笑话,我终于搞到了《好兆头》(Good Omen)的资源,美滋滋地准备一天看一集。但这不是重点,《好兆头》NetFlix在2019年5月31日就全片放出了,汉化资源也没晚太久,两个月内人人上面就有了。当时我一直很期待也一直和朋友安利,所以印象很深,结果直到3天前我打开电脑,才发现我只看了4集,后两集没看。

我本当是自己忙忘了,正要继续看完时发现,第三集和第四集的观看记录间差了整整两个月。确切地说,第三集我在2019年9月14日晚上看的,而第四集是11月2日,可我的记忆中,我明明是连续两晚看的。我甚至清楚地记得在看第四集时,还因为一股“持之以恒”的谜之自豪而快乐了好一阵。

火车票.jpg

我发誓我不知道这玩意儿哪来的

随后,更多不对劲的事情进入我的视野。钱包里有一张我从未见过的火车票,G190,青岛北→北京南。这趟列车完全真实可查。2018年7月12日,那年我还在读大学,所以我应该在放暑假也就是回家,和我的父母在一起。我去问,他们说那段时间我打电话称有社会实践活动,足足多拖了一个星期。

放屁,那年根本没有社会实践,实践是大二的2016年,2018年的暑假我大四都毕业了。

更放屁的是,我家住重庆,大学在本地就读。北京或是青岛这两座城市中的任意一座,我都从未踏足。

当我有所注意时,证据就像崩垮的书架般砸向我。北京连锁便捷酒店的大量积分、青岛当地某KTV的高级会员、速食食品的大额订单……到此为止,有理智的人也会向我抛出这样一个问题:会不会你的账户被盗刷了?虽然这解释不了火车票的私人信息问题,但总归能够排除一些误打误撞的先入为主。

我也想到了,哪怕恶寒已经潜伏在我的神经中腐蚀枯朽,但自己吓自己的事情绝不少见,我需要更直接的证据。这几天来,我一直尝试打电话去询问酒店方、餐饮方甚至相关部门,警察局里也进行了备案,银行卡挂失的流程将在6个工作日内结束。各个答复都不出意料地模棱两可,对于经营者我可疑而无礼,对于公权力我粗鲁而神经质,它们都不愿也无法给出那个证据。

青岛.jpeg

中间是我,淦

而证据径直撞入我,它就在我手机相册的一个隐藏文件夹里。

一张地点标注在青岛的照片。

就是这样,我已经订好了明天前往青岛的火车票,随后是北京,我必须去看看。

Ignoracion 04/13/2020 (Mon) 22:03:49 #26079238


哇靠,长篇连载欸,劲!
Gkdgkd

[已禁言]

daoine 04/13/2020 (Mon) 22:04:16 #47738239


严肃些,这不是幻想创作的地方。

Umans 04/13/2020 (Mon) 22:06:39 #68998838


爪巴

Umans 04/14/2020 (Tues) 00:21:09 #25306955


正道的光!

[已禁言]

Umans 04/14/2020 (Tues) 01:31:09 #96683637


我深刻认识到了自身错误,并在值班室>>#31420950中为自己发表不恰当言论进行了检讨,同时也在本串进行公示,以儆效尤,永不再犯。

哎呀妈呀总算放出来了

mennesker 04/19/2020 (Sun) 10:55:48 #67921194


串主还有在更新吗?

Inimesed 04/20/2020 (Mon) 09:01:59 #23848249


我回来了。

抱歉调查用了恰好七天,我现在人在青岛的一间青年旅社。这里蚊虫多得惊人,湿热的天气赫然昭示着窒息杀人的意图,而这座城市,无意冒犯,给我内心带来的惊惧远远大于上述一切。我不敢说自己情绪稳定,甚至不敢说自己神智清醒,哪怕是蜷缩在总有些许潮湿的被褥上也只有滑腻恶心的触感肆意攻击我,我对天赌咒这里绝对有问题。

但观谬是讲道理的地方,没人该看蹩脚的拙劣白描。我该说的都在下面:

第一,这座城市到处都是“我们”狂欢的痕迹。是的,谜题解开了,表面上的。我和一大群与我一样疯狂的现代披头士一起,不计代价不顾将来,所有人开了一个盛大的Party。大到什么程度呢,这七天无论我走到哪里,一条街绝对起码有三家店的店主对我视若蛇蝎,恨不得当场把卷帘门拉到地里。我尝试,可以说冒着生命风险,强硬地与漳浦路的一家服装店老板娘搭上了话。

那是一个憔悴的老妇人,她惊恐地盯着我,似乎我会随时暴起将她生吞活剥。在我保证不踏入店内,只要求她与我对话后,她颤抖着说,我和我的伙伴如同一群疯子,充斥着对任何物品最直接野蛮的欲望。我们会为了一件小事大打出手,又喜新厌旧到不可思议的地步。她店内有好几件待价而沽的高档定制,被我们其中一位女士盯上,几乎闹得吊死在店面招牌上,逼她低价售出。结果第二天,老板娘目眦欲裂地看见她把定制撕成了长条绑在大臂上,偶尔取下来擦一擦汗。

然而这些都不算什么,老板娘说,她最害怕的是无论我们头破血流还是烂醉如泥,我们脸上一定、永远、全部都挂着一种介于无知和造作的大笑,“你们笑得就像这个世界没有任何意义,甚至撑不起一个笑容”。

我和你们一样好奇这是怎样的笑容。在听完老妇人的描述后,我径直去了公安局——疯到这个地步怎么会没人报警,或许我可以在警方的资料中找到线索。出乎意料地是,没有,我的案底清白如雪(真没想到有一日我会为此难过)。我只能猜测要么是受害人不敢报警,要么是我们奇迹般地没有违法,或许二者兼有。

第二,我在离市中心两个小时车程的一处郊外的公园里发现了其他痕迹。这处公园有着大片的未开发草皮,很适合野餐。这里同样也有着国内独有的那种内嵌式游乐园,廉价而简陋。其中,大片的草皮被无耻地划为了游乐项目,需另行缴费,他们甚至与迪士尼接轨,专门抓拍游人的身影然后高价卖出,并暗示你如果不买这些照片将永久地钉在告示处。

店.jpeg

中间偏左,哎……

但其实你买了他也会留存底片贴在告示处。

我一眼就看见了自己,随后略去一些无趣却激烈的争吵,我免费拿到了这张照片。据管理人员所言,这张照片中所有的人都是我的同伴,甚至没能囊括完全。我翻来覆去地看,翻来覆去地看,无奈地承认自己不认识这张照片里的任何一人。

同样不得不承认的是,调查陷入了僵局,我已无计可施,唯有不适的恶寒与日俱增。我只想尽速离开这里,或许有人能够给我支一支招?

mennesker 04/20/2020 (Mon) 12:09:11 #82702674


看完了,说实话没觉得怎么了……

Umans 04/20/2020 (Mon) 12:11:37 #21936838


串主有没有试过去找一下你的那些“同伴”?照片里离你最近的那个女生应该也能挖出很多线索

mennesker 04/20/2020 (Mon) 12:13:01 #24767374


我怀疑你在拱火,并且已经掌握了部分证据.jpg
硬要说的话,第一张照片的墨镜大胡子我怎么这么眼熟……

Menschen 04/20/2020 (Mon) 13:04:29 #88791686


为什么每张照片都是故意避开人脸的背影照?

daoine 04/20/2020 (Mon) 13:06:17 #80381216


因为有人在抓拍。

我打算这么回答,但我意识到第一张存在串主自己的手机里,你把手机给别人了吗?还是说这是谁发给你的?

另外,@Menschen启发了我,让我完善一下这个问题:为什么每张照片里你们所有人都是背对镜头、统一朝向空无一物的远处?

mennesker 04/20/2020 (Mon) 15:44:13 #80890522


我操我操我操,我tm想起来了,那个大胡子tm的我认识
他以前是我高中班主任,现在刚退休就蓄了个真主万岁胡,好久没听见他消息了,我现在联系去!

mennesker 04/20/2020 (Mon) 16:04:07 #67992970


他死了。

Inimesed 04/20/2020 (Mon) 18:00:29 #21359340


需要一些麻痹自己的东西,我在旅社门口买了袋这边的袋装啤酒,比我想象的便宜中袋10块大袋15块,量很足,拎着就像积水的器官。配的塑料吸管,我一边嘬一边回旅社,然后,有东西噎住了我。

你们知道,我已经强调了无数遍这个地方的诡异,远远不够。那就是恶寒与脊髓反射,没有任何喻体。那一瞬间,我觉得有什么东西盯住了我,它庞大又无所不在,逡巡于世,却在一瞬间把全部注意力放在了单独的一个人上。我呛了一口酒,恍惚似乎有生物蠕进了我的食道。

酒被我扔在了垃圾桶里,不可回收那块。

@Umans你说得对,我会去试着找一下照片里出现的人,但说实话希望渺茫。

@daoine@Menschen,我试着用一些技术手段去查找照片的来源,结果显示是来自于一封群邮件,而那个QQ群已经不存在了。我会看看还能找到些什么的。

@mennesker这位,我已经和他互通过了电话。他的情绪……很激动,很难以接受。他声称将自主展开调查,并拒绝与我合作,甚至不愿意和我交流情报。我没能安抚下他,或许他会独立开串,希望不会。起码他给了我一些思路,问题可能并不出在我的身上。这里是在他允许公布的信息:老师是死于急病,感冒低概率并发的脑膜炎;老师在2018年7月21日下葬于青岛。

不论如何,还有3个小时我就就要离开这前往北京,十分感谢你们的帮助,有任何消息我会再更新。

Inimesed 04/20/2020 (Mon) 22:30:56 #33589817


有新发现,我没出青岛。

关于照片,虽然我仅有两张,但我试着定位了这两个地方。所幸照片上的电子签名都没丢,山崖边的第一张附有GPS定位,精度很高。我顺着@daoine@Menschen的思路,以这两张照片中的定点和朝向作射线,发现两条线相交在一座公墓,叫九峰陵公墓。

我尽可能快地赶了过去,尤其在考虑到天色已晚,心中甚至存有扑空便可按原计划离开的小小希望。事与愿违,在管理员与我对视的瞬间,他立即热情地与我攀谈起来。这个男人眸光闪烁,身上的骨节突起到骇人的地步,他手里握着一杆枯瘦的扫帚,就如他本人一般无二。

我勉力应付着这个脸色苍白、身形瘦削的干瘪男人,几番来回,发觉他对我的印象竟令人惊异的良好。

他告诉我,两年前,我和我的同伴们曾到过这里。他从未见过如此快乐的人们,更别说是在墓地周围。他说我们热情、友善、慷慨又不拘小节,总能够拉着他一起谈天说地。可我现在并无心力假意欢愉,在礼貌地谢绝他的关心后,我确认到老师的确就下葬在这里,他也的确一直是“我们”之一。

据他所说,自12号起算,直至21号,我们所有人必定会在下午15点整于墓园集合,就仿佛旅游团在酒店门口集合,而最后一天老师的葬礼也恰恰好是15点整。他从未见过如此高效而又整肃的葬礼,他惊叹道,我们熟稔、冷静又保持克制。最难得的是那种欢愉的氛围并未散去,它隐隐伏在每一个在场人员的脚边,像乖巧而沉默的宠物,使人免于过分的伤悲。

我跟随他的导引,找到了老师所在的小方格。管理员满怀期待地看着我,似乎我将说出一些活跃气氛的妙语,但没有。我只是尴尬地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思索片刻,不知为何带些颤抖地递过去。他眼中的失望近乎吞没了我。管理员没有接过,他甚至对我抽烟一事感到由衷的惊诧。静静地,他告诉我,葬礼结束后,剩余的我们,无论方才是勾肩搭背、十指相扣还是含情脉脉,都在一瞬间恢复成了城市里司空见惯的戒备与冷漠。那一刻后我们再未交谈,只是各自零零碎碎地离开墓园,分别走向不同的方向。

他说到这时指节攥得发白。

另外,照片的来源问题也有新突破。之前我手里仅有的线索是QQ群的一张百度快照,我尝试着将这个QQ群的各种边角料扔进搜索引擎,一无所获。我预想,这有可能是更大规模的活动,或者说就是某个诡异的旅游团,那么各类经营的中介消息理应不会少。

空空如也。

绝望中,我开始对着任何一种带有搜索功能的文本框一遍又一遍地徒劳重复着输入,QQ群名、某个昵称、快照上的只言片语……奇迹发生了,我在自己的微信搜索框中找到了一个已经解散的微信群,与那同样命运的QQ群共享姓名。万幸手机缓存仍在,我从头到尾仔细阅读了一遍聊天记录,里面绝大部分都是集合的公告和简短的收到,远没有他人描述中的热闹。

借由此,我也记下了群内大部分成员的个人信息,当然这里不会公布。他们零星分布在整个中国,光看地图没有任何联系,也并未共享任何教育经历,诡秘仍未解开。之后我将尽可能挨个地去寻访他们,我有预感,我不得不这么做。

我不得不这么做。

daoine 04/21/2020 (Tues) 00:19:27 #81207436


你要挨个去找那些人?你确认这之中没有法律风险吗?

Menschen 04/21/2020 (Tues) 00:22:31 #14007506


如果串主只是礼貌询问的话。

但这可是整个中国的范围,串主也不像富家子,真就穷游全中国啊,我暂且蒙在鼓里。

Umans 04/21/2020 (Tues) 00:42:55 #49514421


我都要有罪恶感了……
串主行动力真实惊人,说走就走的,为这个全国跑有点,怎么说,没必要吧。还是希望串主能够保护好自己和自己的生活,或许有些东西不该查太深。

homines 04/22/2020 (Wed) 06:51:06 #20388742


不是,这不就一个神经病在人肉吗,还要满世界去找人敲门也太吓人了???
观谬观的是异事不是一个失去理智的被害妄想患者吧

daoine 04/22/2020 (Wed) 07:26:48 #94911737


观谬维基用户间有着基本的信任关系,如非明显钓鱼一般不诉诸事主自证,因为奇异之事往往没有证据,去年11月的串>>#81604771就已经闹出很大风波了。这个串结合前述发言是有可信度的,单纯划为被害妄想有害无益。

Umans 04/22/2020 (Wed) 08:12:50 #83698839


*Knock Knock
*Who's there?

homines 04/22/2020 (Wed) 09:53:17 #39335114


不认识,滚。

Menschen 04/25/2020 (Sat) 16:33:47 #82668368


串主如果需要法律方面支持的话可以联系我。

Umans 04/30/2020 (Tues) 02:41:30 #88301079


这次的调查有点久啊……

Umans 05/07/2020 (Sun) 19:28:46 #13300322


……这是鸽了?

Inimesed 05/19/2020 (Tues) 08:00:07 #58034783


我没有放弃。

daoine 05/08/2020 (Wed) 11:38:51 #56483645


没有消息也能是好消息,串主终止调查、不再更新某种意义上就是最好的结局了。

Inimesed 05/19/2020 (Tues) 08:00:10 #48083642


我没有放弃。

Inimesed 05/19/2020 (Tues) 08:00:20 #33324721


我没有放弃。

Umans 05/20/2020 (Mon) 10:06:51 #88301079


?!

daoine 05/20/2020 (Mon) 10:19:37 #13300322


你刷屏了。

你应该写下你的新消息,而不是这样故意渲染廉价诡异氛围。

Menschen 05/21/2020 (Wed) 19:49:25 #56483645


翻了翻北京、重庆、四川和青岛的一些市井消息,万幸没看到什么骚扰现象。这个串说实话可以锁了。

Inimesed 06/16/2020 (Tues) 01:43:56 #48083642


时间很紧,这是我最后能挤出的一点钱。不要身份证的黑网吧很贵,我尽力包夜,做一些必要的信息整理,也在这里备份。

我辞掉了工作,耗尽所有积蓄开始寻访他们,或者说“我们”。父母并不知情,他们以人口失踪报了案,我只能靠搭便车长途移动,效率很低。路上的食宿都没有任何保障,更不用说网络。手机很早就被我处理掉了,它换来的吃食让我多走了近百公里。而如今是将近一个半月,大部分人员都收到了我的拜访。

第一个在北京通州新区,当时我还没被登记,恰好便于我改签原本的机票。我风尘仆仆地敲响了他的门,站在昏暗逼仄的公寓走廊里。那是片百废待兴的公寓区,最近的购物点都有20分钟的路程,而我尚不熟悉接下来所要发生的例行惯例,惴惴不安。门开了,背后是一双警觉又不解的镜片。我们互相打量,不安的沉默互递名片。

我决定率先发问,便就青岛欢闹的几日问他是否有印象。

他说不,随即作势关门。

我用脚抵住门框,苦苦哀求他细想,并向他出示了照片。

他没有再回复任何一句,但也没有任何动作。我以为他在思索,就撤回脚抬头望去,结果厚重的防盗门霎时撞回原位,震得白色墙灰扑簌簌砸下。我当时恼怒于他的骤然发难,但后来更记得的却是他的表情。那是我唯一一次直视他的面孔,平淡无奇的五官,却是了无生机的神态,如同某种拙劣的人面石刻。

这份表情神态成了我的梦魇。

之后我依次找了许多人,人数恕不公布。其中不乏友善而慷慨的,甚至会愿意引我这样一个又脏又臭的可疑人员进家门,当然也有在门道里就怒喝、动起手来殴打我的,我与各种各样的人打了照面。而梦魇就会在这套流程中攫住我,攫住我们。无论是哪一个人,无论他们表现得是什么性子,只要我提起青岛的那几天、出示那几张照片,他们的脸就会覆上这种神情:茫然、冰冷、恍惚和无机质。

有一次我无法忍受,无法忍受这种保险丝熔断般的骤然转变,我发了疯,热血上头,竟和屋主人扭打了起来。我着魔似的把照片拍在他的眼眶上,一拳拳砸进他的鼻梁,可他眼都没眨,只是用漠然的神情和无穷的怪力把我推出门外。羞耻、恐惧和愤怒一同爬上我的脊梁,让我在门廊里口齿不清地战栗、颤抖。

我的外表越来越难以打理,也因此越来越难以遇到友好的户主,一些人隔着猫眼与我喊话,剩下的则连靠近门都不愿意。我的寻访效率逐渐走低,而我心底可耻地松了一口气。

在最终的几位户主里,有一位女士是我格外留意的——我认为她就是照片里与我比邻的人。出于某种我不明所以的心理,在她的门前我似乎又燃起了一些虚伪的希望。那时我尽力保持一种礼貌而谦卑的姿态,去摁响她的门铃。我听见小跑着靠近的细碎步伐,还有前足在木地板上摩挲出的尖锐嘶哑。

她问,哪位?

我答,您好,我是一名私家侦探(算是我常编造的几个身份之一),请问您在2018年7月12日至21日的时候有去过青岛吗?

她半开了门,门链铃铃作响,说,她并没有去过,她很肯定。

我犹豫了。我直视她,她微微泛红的长发挽成了一个簪子,脸上的神情专注又富有活力。不忍压在我的臂骨上,像是阿努比斯在天枰上加码。我真的要这么做吗,让一位年轻靓丽的女子被可怖的梦魇攥住,剖开她的颅骨,操纵她的神经,摆弄她的五官,抑制她的腺体?

但我还是出示了照片。

我的眼皮颤巍巍的。

她没变,还是那副专注的模样,甚至转而深深地看向我。一个侏儒般的倒影在她棕黑色的瞳仁里不堪地打着激灵。我意识到那个梦魇有了慈悲,不,是我的调查有了突破。我期待着她双唇微启,说出一个谜底,而她睫毛扑合又掀起,只是说,不好意思,没有。

过大的落差再度使我发狂,我忍不住高喊:“怎么可能,你看这照片,你看我,你认得我!”

疑惑与不稳的氛围蔓延开来,其他门背后开始有好奇的响动。她有一瞬无奈,又自己披上了无辜的伪装。当时我太焦急,太想要一个当场的肯定,没留意她竟自己松了门链扣子,稍稍探出半截上身。等到我反应过来,她已高举着右手,一个耳光蓄势待发。

我下意识想避开,可她的手比我想象的快太多。那不是一个耳光,而是一个掩护,掩护她的前倾。她只是略略揪住我的前襟,靠上来,说,葬礼已经结束了。

我和她耳鬓交错,愣愣地看向她的屋内。她的电视墙上没有电视机,而是一个挂饰:两个同心圆、三个箭头和隐约的三角状。然后我就被一把推开,眼睁睁看她重又挂上门链,在其后做作地惊声尖叫。邻里门后的躁动骤然暴烈了起来,甚而隐约有电话通报的声音,于是我赶紧裹住脑袋,落荒而逃。

葬礼已经结束了。

这七个字就是我挣来的一切。我的工作、我的家人、我的朋友、我的档案……我毁掉了一切现实的联系,最终换到的就是这七个字。我甚至搞不清这是谜底,还是又一个谜。

明早起来,我就将拜访名单上的最后一人。




intro/outro






















#00000000

SHVtYW4= #00000001


咚咚!咚咚!

🗿RGVhdGg= #00000000


沉重的敲门声

呼吸声

#99999999 TGlmZQ==


是谁在那里?

🗿\u6b7b #00000000


土石滑动声

抓挠声

\u0048\u0075\u006d\u0061\u006e #00000001


是我, !请让我进门!

🗿亡 #00000000


玻璃拥吻声

啜泣声

#99999999 \u004c\u0069\u0066\u0065


噢不可以,我可不认识你。

🗿殁 #00000000


重物倒地声

闷喊声

Human #00000001


……对,我也不认识你。

🗿死亡 #00000000


“他若孤身来,就可以孤身去。”If he comes alone, he is to go free alone.

——《出埃及记·21》

[该串已被管理员锁定]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