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糖,黑夜
评分: +11+x

我知道我说的话听起来十分荒谬,但我敢保证每句都是真的,千真万确。

事情发生在几周前,那天是万圣节,我去幼儿园接我的儿子。当我看到我的儿子提着一大袋糖果奔向我时,我顿时觉得十分欣喜,我十分爱我的儿子,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他更重要了,自从他出生那一刻便是如此。

我注意到他的手里还拿着一本巨大的书,封皮十分古朴,有点中世纪的风格。他兴奋地对我说:“这是我的英语老师给我的,他让我们好好看书!”我一向不太喜欢那个英语老师,我从未从他的脸上看过任何表情。我有几次怀疑过他是不是面瘫。据说他唯一一次笑是一个小孩被他恐怖的神情吓哭。我从我的儿子的手里接过那本书,放在手里仔细端详,不知怎的,一股寒意笼罩住我的全身,仿佛手里端着一件不洁之物。

封皮的质地看上去十分古老,由一种未知材质的组成。封面上烙着几个烫金大字——《死灵之书》。在标题的下面还附带着几个古老的象形文字,我从未见过这种字体。但这并不是令我感到最震惊的东西,一只巨型的扭曲怪物占据了大半个封面。那畸形的身躯绝不属于这颗星球上的任何一种生物。那怪物的头部布满了,触手状的触须。这个怪物似乎是一个小孩的随意涂鸦,但那扭曲的线条,和那病态的身躯令我感到恐惧。我本不想翻开这本亵渎神圣的可怖图书,但我的好奇心胜过了恐惧,探索未知的疯狂渴望占据了我的内心。如今我意识到那是我一生中犯下的最严重的错误。

让我来说明一下是看到了什么能让我感到如此震惊。那本书中的内容与封面上的涂鸦类似,但更加恐怖,那是完全畸形的不洁恶魔,不可名状的身躯令人感到作呕。其程度以远超过我的精神所能承受的。我绝不能让我儿子看到这可怖之物。

从远处迎来了一个高大的身影,正是那个老师。他的身材十分高大,目测有两米。皮肤黝黑,却没有一点黑人的特征。没想到这所幼儿园谁都招进来,我这样想。他走到我面前,一股无形的恐惧包裹了我。他看看了看我手里的书,又看了看我的儿子。勉强的挤出一个难看的微笑,这个过程看起来十分痛苦。

一系列的画面像水一样被灌进我的脑海里,那是无尽的黑暗虚空,许多刚才在书上看到的畸形怪物毫无声息地出现在我的眼前,我想尖叫,但喉咙像是被某种未知力量扼住了,发不出一点声音,双脚也被钉在原地。那些畸形的怪物缓慢地,以无比可憎的方式接近我,我可以清楚地看出它们身上那些扭曲的褶皱,感受到他们身上的恶臭。

众神仁慈地将我从噩梦中扯出。但我并没有因此而感到放松,那些可怖景象至今还存在我的哪脑海里。但这不是最令我害怕的原因,我的儿子不见了。我四处去搜寻,但没有任何用。那个高佬也不见了,一个可怕的想法在我的脑海中诞生。

我来到我儿子的教室,眼前的景象让我近乎疯狂。18个小朋友围成一圈,脸上洋溢着笑容。在全的中间躺着我的儿子,至少曾经是。他的双眼已被取出,取而代之的是沾满糖浆的苹果,口腔被m&m巧克力占满。脖子以下的部位已经被剔除掉,只剩下森森的白骨。他的所有的器官被装起来,同样涂满糖浆,被放在一个南瓜内,今天是万圣节。

我惊恐的昏迷过去,我是多么爱我的儿子,我至今仍会想起那可怕的经历,那个黑暗之人。我的天啊!我知道自己被某种邪恶的力量盯上了,我只能祈求上天在我见到那无可名状的景象前将我仁慈地杀死,免得我死后仍不能安静地沉睡。

我醒来时发现我在精神病院的一间病房中。我试图将我的所见所闻告诉给世人,但没有人理睬,他们都认为是我杀了我的儿子。更不幸的是,那本可憎的《死灵之书》仍伴随着我。每晚,我都能听见来自那无比阴暗角落里传来的阴森窃笑声,我夜不能寐。直到有一天,灯光悄无声息地灭了。阴森地窃笑声回荡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那绝不是任何一种在地球上的生物能发出的可怖噪音。我的心脏急剧地跳动着,似乎快要挣脱我的血管。

那个黑影!啊!他们找到我了,那可怖的黑色触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