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常态,无问死生。
评分: +10+x

类似的场景,更应该出现在费卢杰或者摩苏尔,而不是在这里,如果,没有那些超自然的,也不能这么说,应该说,如果没有那些普通人无法理解的场景。Adam如是想着。

嚎叫的骷髅,戴着面具躲藏在断壁残垣之后的人们,似乎在游弋着的,外形体吗?以及一盏,仅能照亮前方数米的孤灯一盏。黑暗,还是黑暗。躲藏在废墟中的人们用惊恐的眼神盯着自己,却又小幅度的举起了手,似乎不想让自己继续前进。而那边,那个外形体似乎也注意到了自己这边的异样,却只是将身体前探,除此以外,没有多余的动作。

这里……是地狱吗?

他似乎已经明白了什么。只有自己一人站立在这盏灯下,只有自己一人侍立在此,与那边的外形体面对着面,暗地里较着劲。他向前走一步,那个外形体也向前走一步。他后退一步,那个外形体也后退一步。

就如同自己的影子一般,无法摆脱。

那个外形体,走入了灯光的范围,却也立刻站立在了残垣下的阴影中。Adam看清了那个目标。骷髅面具,黑色长袍,以及,拿在手中的,被名为死亡的气息缠绕着的,若隐若现的,黑色镰刀。传说中,死神用于收割灵魂的镰刀。死神站在那里,用挑衅的眼神看着自己。Adam拔出了手枪,站在了下,与死神静静的对峙着。

死神举起了手,指向了Adam的背后。那里是刚刚入夜的城市。黝黑的小巷里,穿着暴露的女子在对路人卖弄风骚;老实筒楼的房间里,瘦骨嶙峋的年轻男子围绕着“冰壶”,手舞足蹈;刚刚下班的男男女女说着笑着,走入了路边的星巴克;穿着格子衫胡子拉碴的男性爬上了出租车,倒头便睡;穿着校服的学生们,背着书包,走上了回家的路,身影被灯光拖得很长,很长……

“那里是你的世界,你现在回不去的世界。”

祂的声音充满着磁性,祂的声音萦绕耳边,祂的意志无法阻挡……

Adam握枪的手微微发颤。

“成为我的羔羊,成为我的奴仆,对我宣誓效忠,成为我的向导,你将会在那个世界分到一杯羹。”

Adam放下了手枪。他把手枪插回了枪套。他向着祂伸出了手。

祂笑了。不知道为什么,Adam能在一个骷髅的脸上看到笑容。祂不再顾及光明,向着Adam走来。他的脚步带着风雷与死亡。

躲藏在断壁中的人捂住了自己的脸。Adam似乎能看见,完全的黑暗正在席卷向那个理智的世界,那个仍然理智的世界。冥河的波涛,拍打着岸边,带着死亡的旋律。来自地狱的腥风,带着恶鬼的嚎叫,带着地狱的威严。头顶上的灯光似乎也暗淡了些许。

Adam缩回了手,拔出手枪,向着祂连开三枪。祂惊怒,祂咆哮,祂的身影再度隐藏在了黑暗中。隐藏在废墟中的人影也放下了捂在脸上的手。

“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愿屈服于我,为什么你会放弃回到那个世界的机会!”

Adam向前走去,与之前的不同的是,这次,祂没有再靠上前来。Adam站在了灯光的边缘,地上的影子,也不知何时消失不见。他站在这里,直面着死神,面无惧色。死神低下了头,似是无法直视Adam身后的光明。

“我会守护在这里。”

他终于张开了口。

“我会守护在这里,在光与影的边界,在理性的边缘,在泛泛众生的最前面。”

“但你已经是个人了。你为什么要放弃回去的机会?”

“那又如何呢?”Adam举起了手枪。那盏灯更加闪亮,灯光刺破了黑暗刺破了黑云。地狱的恶鬼呜咽着,似乎在为一度近在眼前的新鲜的血肉感到可惜,又似乎是准备突破这片光明,将血雨腥风洒满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我热爱那个世界,那个也许他妈的不甚完美却充满活力多姿多彩的世界,那个充满黑暗却也有光明照耀的世界,所以,你无法在我面前前进哪怕一步。我愿意保护那个世界,无论,”Adam深吸了口气,“无论是死是生。”

“还有啊,去他妈的神,特别是死神。”

男人站在了光明里,手中的枪直指无垠的黑暗。伟岸的身影,如同天神下凡。不,他不是神,只是一个,尽管平凡,却愿意为自己的世界付出哪怕一切的,

紧急通知2019/8/27


------
欢迎,三级人员
------




公元2019年8月27日下午19时27秒13,基金会安装在希腊、耶路撒冷、昆仑山脉的休谟指数监测仪器检测到了一次大规模休谟指数异常变动,变动幅度从未被记录过。基金会紧急调动了大批特遣队前往处理,并在上述三个地点发现了大量未知生物与外形体。特遣队与对方进行了激烈交战,多个单位在接战后十分钟内呼叫了近距离空中打击。

事件发生十三分钟后,上述地区的休谟指数回复到正常水平,同时特遣队员报告称未知生物与外形体活动消失。基于上述事件,基金会要求所有接到通知的基金会人员立刻到最近站点报道并领取装备准备战斗。

基金会已经进入了A级战斗部署。

基金会已经与全球超自然联盟组建联合指挥系统,准备应对可能到来的大规模收容失效事件。

当前时间:


暂未发现异常现象。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