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基金会高级权限人员的假期
评分: +35+x


200█年10月25日上午十点二十八分,一列自陕西出发的火车停靠在重庆北站,一个高个子男人踏出车门,他是我们今天故事的主角,Dr.Chin,一位普通的基金会四级权限人员。

此时的Dr.Chin脱去了标志性的白大褂,胸前没有别着工作牌,手上也没有抱着一堆堆繁琐文件。而是单着一件领角泛黄的白衬衫,下身是他那颇有年头的牛仔裤,踩着一双满是皮褶的大头靴。

这便足以说明一点:Dr.Chin迎来了他久违的假期。
那么在这个与基金会的世界距离甚远的故事中,我们不妨称Dr.Chin作老秦,就像他的朋友们一样。

在忍受了十几个小时的火车旅程后,老秦点燃了一支香烟。

"不好意思先生,本站台禁止吸烟。"站台人员指向一旁的警示牌。

"抱歉抱歉。"老秦只得将刚吸一口的香烟掐灭。

老秦走出火车站,吸罢两根烟,乘上820路公交车。

一个小时后,老秦抵达了位于九龙坡区的某个公交站,他深吸一口气,向四周望去。

上一次回来已经是两年多以前的事了,这附近依然没什么变化。
街道上人群熙攘,一旁的卖场不间断放送的俗气歌曲刺痛着行人的耳朵。

老秦抬手看表,将近十二点,差不多是午饭时间。于是他向家楼下的菜市场走去。




站在菜市场口,老秦不经露出笑容。

这里还是和原来一样,热闹拥挤,剁肉声叫卖声填满了老秦的耳朵,当他走进菜市场,那股牲畜和血污混合的难闻气味让他真正有了归乡的实感。

老秦走到他曾常来的肉铺前,正欲挑肉,却发现面前的铺主不是他印象里那个膀大腰圆的李嬢嬢1,而是一个高个子的男孩。

正当老秦疑惑,男孩首先开口道:
"秦叔叔——是秦叔叔吗?"

又过了一两秒,老秦终于认出了眼前的男孩:
"噢,是小军啊,好久不见都长这么高了。怎么是你在看摊啊,李嬢嬢呢?"

听到老秦的最后一句话,小军满面愁容。
"秦叔叔,你好久不来了,还不晓得,我妈去年遭车撞了,右手留了后遗症,已经没法再来卖肉了,现在一直是我在打理肉铺。"

"但是你现在应该是······"老秦在脑子里回忆了片刻。"你现在应该是高三吧,学习能顾得上吗?"

"我已经退学了,"小军脸上堆满苦笑。"我和我妈就靠这家肉铺吃饭了,我还上啥子学哦。"

老秦说不出话来,只是张着嘴,吐不出一个字。

"······可惜了你这么聪明的娃儿啊。"


半晌后,老秦提着肉,准备离开。

"诶,小军。"老秦向店里叫到。

"如果你有啥子需要帮忙的,来我家找闻子,能帮的忙我们尽量帮。"

闻子,是老秦的独子,小军曾经的同班同学。

还未等小军回话,老秦又补上一句:
"不管怎样,不要放弃学习。"

老秦转身离开,走到街边,点燃了香烟。

此刻,面对一个濒临崩溃的家庭,老秦恍惚意识到,就算自己数次阻止异常爆发,拯救世界于危难之中,却仍无法挽救一个年轻人的前途。


"基金会高级权限人员",也不过是天底下的一个凡人。




楼道里,老秦久违地从腰上取下钥匙,插进家门的锁孔。

"闻子,我回来了。"老秦向屋内喊到。

"闻子———"

"我听得见。"回答淡淡地传了出来,跟在后面的是一个少年,头发凌乱,一丝不挂,站在客厅。

在回家前,老秦想了很久,他会和儿子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
"我回来了"、"你长大了"、"好久不见",这些他统统想过。
至少无论如何,他以为在说出第一句话时,他一定是笑着的。

但他没想到的是,此时的他皱着眉头,端起了父亲的架子:
"怎么不穿衣服,都这么大人了,像什么样子?"

"反正家里就只有我一个人,我为什么要穿衣服。"
少年的声音淡漠,一如他的眼神。

短暂的沉默后,少年转身回屋, 老秦叹气,提着菜进了厨房。

老秦从塑料袋中拿出买好的调味料,却发现厨房里的酱醋油盐一个不缺。

看来这小子平时也没让自己饿着,老秦终究放了些心。


"我这次可以在家待上一夜,明天晚上再走。"
饭桌上,父子相对而坐,老秦开口道。

"家?原来你还把这当家呢。"少年低头夹菜,抬眼望向老秦,发出一声冷哼。

而后,两人再度陷入沉默。直到午饭结束,少年端着碗盘走进厨房,老秦站在阳台上,点燃一根香烟,一口烟气从口中涌出,其中混杂着老秦的叹息。

面对自己两年未见的儿子,老秦可悲地意识到,就算自己能从魔爪中保护世上万千孩童,保障众多家庭的幸福,却无力弥补自己亲情的裂痕。


"基金会高级权限人员",也不过只是一个失败的父亲。





下午,闻子把自己锁在书房,老秦坐在卧室的床上,静静地望着西南角的一张黑白照片。

照片被相框封住,相框挂在墙上,其面前摆着一个香炉,三柱香在炉上缓缓燃烧。

照片中是一位长发女性,面带浅笑,眼神温润似水。

她是老秦的亡妻,闻子的生母。曾是基金会高级奇术师,于九年前的一次收容失效事件中殉职,享年33岁。


"好久不见。"老秦一边说着,脸上浮现出追忆的笑意。"这段时间负责的项目很难对付,不能常回来看你,你能理解我的,对吧?"

"只不过你也没有很孤单吧,闻子偶尔也会来陪你,不是吗?”
香炉中堆满了灰烬,相框上一尘不染。
想必在自己不在的日子里,儿子没有忘记打理母亲的灵位。

"那臭小子,当初口口声声跟我说不想看见妈妈的遗照,让我把你安置在我们的卧室,却始终没有忘记你啊。”老秦发出轻笑,笑声却转瞬即止。

"对不起,我没有好好培养我们的儿子,我没办法陪伴他的成长。"

老秦不自觉地掏出一根烟,还未点燃便又收回烟盒。
"抱歉,我知道你不喜欢烟味。"

"但是,虽然我们没能陪伴闻子,他依然没辜负我们的期望,听说他现在是他们学校的尖子生,又继承了你那奇妙的天赋。"
一个短暂的停顿。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他能继承我俩的衣钵,但我想,你肯定不会赞成的吧。把自己的孩子亲手送入黑暗混乱的异常世界,又有哪对父母能坦然做出这样的决定呢。"

"'不管闻子日后的前路通向何方,他永远都会是我们的骄傲。'
我知道你会这样说,就像18年前,你抱着刚出生的闻子时所说的一样。"

一阵风自窗外浸入,熄灭了香炉中最后一点火星,老秦缓缓躺下,摩挲着无名指上的戒指。

"我很想你,亲爱的。"

直到说出这句话,老秦方才意识到,就算自己让世间众多女性免于化作尸骨,让天下眷侣不因异常之灾祸阴阳两隔,但此刻,他却只能独自面对妻子的遗像倾诉爱语。


"基金会高级权限人员",也不过是一个痛失其爱却无力挽回的鳏夫。




晚七点半,老秦从床上坐起,他记不清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抚着空腹,老秦来到客厅,发觉家里冷清,没有儿子的踪迹,唯有餐桌上一碗冒着热气的蛋炒饭,是这屋里唯一的暖物。

蛋清蛋黄分开炒制,是闻子的手艺。
老秦不顾嘴里盛满的饭粒,心满意足地笑出了声。

饭后,老秦来到了天台,他知道在每个晴朗的夜晚,闻子总会上天台,摆弄他那台天文望远镜。

果然,在漆黑的夜空下,一丝火光在天台边缘一明一暗,映出了闻子的侧脸。

"有空吗,咱父子俩聊聊。"老秦走到儿子身旁,靠在了天台护栏上。

听到父亲的声音,闻子一惊,嘴上叼着的烟掉在了地上的积水中。

"怕我发现你抽烟?至于吗。"看着眼前慌张的儿子,老秦哑然失笑。
"你已经满18岁了,抽烟什么的也轮不到我来管了。"
老秦从烟盒里掏出两根烟,一根叼在嘴上,一根夹在了闻子的右耳上。

"······谢了。"
闻子半低着头,把烟搁入嘴中,只见他左手轻翻,一寸火苗自手心燃起,点燃了口中的烟卷。

"嚯,你的把戏越来越熟练了嘛。"看着儿子施放奇术,老秦轻描淡写地打趣。

二人在天台上吞云吐雾,享受着这段沉默却并不冰冷的短暂时光。

"还有七个多月就要高考了吧,有理想的大学了吗?"

"没,老师让我们和家长一起商量。"
闻子吐出一个烟圈。

"抱歉,现在商量还来得及吧?"老秦嘴角挂上歉意的笑容。"我倒确实有个建议———
我和你妈妈的母校,中国████大学。"

闻子听完,略一思索,说道:
"要考的话应该能考上,但是理由呢?"

"如果你能成为那里的学生,我就能想办法让你加入我和你妈妈的工作单位,你能在那里尽情发挥你的才能,造就一番有价值的事业。"

"并且,由你传承妈妈为之奉献一生的信念,这也是我的心愿。"

"妈妈的工作单位······SCP基金会?"

老秦睁大眼睛,下巴颤抖了起来。

"你在惊讶我为什么知道吗。"
闻子从外套内袋里掏出一个徽章,放在老秦手中。
"在妈妈遗像下面的橱柜角落找到的。"


这是一枚金属徽章,雕刻着一个箭头朝内的圆形标志,其后刻着一段铭文:

谨以此纪念高级奇术师██女士
您的无私奉献和英勇殉职
SCP基金会将永远铭记



看着面前抚摸徽章无语凝噎的父亲,闻子主动开口道:
"SCP基金会是什么,可以告诉我吗。"

又过了好一会,老秦把徽章放入闻子的口袋,点燃了盒中最后一根香烟。
父亲开始向儿子讲述何为SCP基金会,如同在讲述自己的一生。


老秦用尽可能精炼的语言向儿子说明了他可以知道的一切,闻子理所当然地陷入了长久的惊愕。
待到惊愕之后,他问出了自己多年的心结:
"那······妈妈的殉职······是为什么?"

片刻的无言后,老秦低声道:
"当然,你是她的孩子,你有权了解这件事,但这涉及到机密,你不能从我的口中知道这个故事。如果你想寻求答案,只能加入基金会,当你拥有足够的权限,一切真相都会为你所知。"

"我能告诉你的是,你的妈妈,她的死,是为了保护这个世界,是为了保护你。"


······

深夜,老秦躺在床上,想象着未来,儿子披上白大褂,在站点里忙碌的样子。
眼泪缓缓淌入老秦上扬的嘴角。

在为基金会效力的这二十多年间,老秦见证过无辜之人的惨死,听闻过Keter级收容失效时的血肉横飞,也曾亲眼目睹爱人的香消玉殒,更不用说有多少D级人员在他眼前灰飞烟灭。而在这一切之后,他以为自己已不再拥有哭泣的能力,或者说,权利。

但此刻,他为自己的孩子感到自豪,他久违地尝到了眼泪的味道。


"基金会高级权限人员",也不过是个无法割舍感情,永远心怀柔软的普通人。




凌晨三点,老秦收到了来自基金会的紧急通知,要求其即刻回到负责项目所在地。

老秦立刻自床上起身,写下一条便签,贴在了客厅的显眼处。

闻子,爸爸需要马上赶回工作岗位,如今你长大了,也已经知道爸爸工作的重要性,我相信你能理解并原谅爸爸。

未来可能又有很长一段时间,爸爸不能和你见面,希望你好好加油,待你考上中国████大学,爸爸一定来学校看你。


你是爸爸妈妈的骄傲。





凌晨的街道上,老秦赶往最近的基金会站点,披上随手取得的白大褂,乘上直达秦岭深处的飞机。

上飞机前,老秦回望向身后星星点点的灯光,他仿佛再次闻到了菜市场的气味,听到了城市里的人声鼎沸。
他后悔没在出门前轻轻打开闻子的房门,再看一次儿子的睡颜。

在这刹那的呆滞后,他大步向前迈去。


Dr.Chin,基金会高级权限人员,此刻义无反顾奔赴战场。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