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夜
评分: +10+x

“不要……不要!你……不要靠近我啊啊啊啊——”

随着男人凄厉的尖叫,Linda Hamilton的视野中溅满了红色,这让这位二十出头的少女不禁浑身一颤。已经加了好几天班的她攥紧了手中的圆珠笔,仿佛雕刻一般用力地在手中的记事簿上记下了实验结果。

“第四次尝试失败,D14151死亡。”操着一口带着些许机械音的声线,站在Linda前方的穿着白大褂的人淡淡地说着。

“嗯,我记下来了,Fisher博士,所以接下来……呃……”虽然努力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但是Linda的声音依旧有些发颤。

博士察觉到到了少女心中的动摇,他缓缓地转过身来,微微颔首。Linda的身子微微一颤,将圆珠笔捏得更紧了。

“你已经在这里工作两年了,助理研究员Linda Hamilton,我还以为你已经对这种场面习以为常了呢,”博士的声音寒冷如冰,“如果实在感到不舒服的话,我建议去医疗部那边填一个A级记忆删除的申请表,或者干脆申请转到其他小组,这对你我都好,不是么?”

尽管他看上去似乎想让态度柔和一点,但是说出来的话却冷如冰霜,在对方听来完全是一种斥责。

Linda没有回话,而是低下头去,假装研读报告上的数据。她并没有为自己辩解,也不想这样做,因为她也明白自己的不成熟正在给团队的领导者带来多余的压力,与其做无力的狡辩,不如老老实实认怂。

“不过嘛,今天要收集的数据差不多就到这里了,时间也不早了,收拾收拾准备下班吧。”

随后是几秒的沉默。

见Linda没有反应,博士无奈地摇了摇头,侧身走向一旁堆积着资料的实验桌。

“啊,我来——”嘴比手快,Linda话没说完,对方就已经捧起沉甸甸的数据资料,大步迈向了实验室的大门口。Linda刚想跟上去,只见对方忽然在门前停下了脚步,这让少女不禁收起了刚迈出半步的步伐。

“那个,你也别压力太大了,毕竟……毕竟我们都是从没经验的新人开始一步步走过来的,对吧?”

说完话,博士这才从实验室离开,而Linda则呆呆地立在原地。

“博士他……到底生没生气啊……”

不过不管怎样,Linda现在都是不能离开的。在下班之前,她还需要确认这一天的数据是否已经全部上传、所有器材的状况是否良好,以及确认异常是否已经重新回到稳定的收容状态。这是她作为助理研究员的职责。

这一切都很容易,也毫无风险。Linda花了三分钟的时间完成了前两样工作,最后,她又一次站在了收容单元那厚厚的防爆玻璃面前。就在她和博士说话的那几分钟里,D级人员的那早已变成肉饼的尸体与血污早已被高效得难以置信的清洁装置清理得一干二净,收容室内只剩下了那头烦躁地来回踱步的异常,而它黏糊糊的触手还在地板上来回地摩挲。

很好,这家伙很乖。Linda接下来只要在日志上签个字,就可以从这个该死的地方溜之大吉,可这一次,她在这里停留了好久。

因为她发现它正看着她。

这家伙的眼睛圆圆的,很像章鱼,Linda甚至能在这些水灵灵的眼睛里看出它的眼神。很明显,和面对D级人员时饥渴贪婪的神态不同,现在的它盯着玻璃对面的研究员,眼里满是好奇。

档案里没说不能和项目对视,于是Linda回应了对方的视线,这令她想到了自己小时候在动物园看老虎时的经历,在这个瞬间,少女眼中的这只充满未知与恐怖的异常似乎和普通的野生动物没什么两样。

“说不定有一天我们也能和这些家伙互相理解呢……”这种言论说出去是要被处分的,但是她还是不自觉地说出了口。而那异常也仿佛不赞同少女的一厢情愿似的,开始对着玻璃喷吐“墨汁”。墨汁的原料很显然来自刚才的那位可怜虫,于是异常从她的视野中消失,血液和组织碎片又一次将Linda的视野染红。十几秒后,清洁装置又开始了毫不倦怠的工作。

按照规范,Linda理应对这一行为进行记录,可是,这已经是这个研究课题开始以来第五十多次记录异常将食物残渣喷吐而出的行为了,而这些记录在后续研究中也一次都没被用上。Linda打心底认为这种机械的记录实在是毫无意义。

“这种事情为什么非要我来做,机械的记录本应该交给机械来完成吧,更何况Fisher博士自己就是个……”

就在Linda一边小声抱怨一边犹豫着是否要再去把纸笔拿出来做一次记录的时候,门外的保安小心翼翼地将半个身子探进敞开着的实验室大门——这实际上也是不符合规范的。

“老妹儿啊,时候也不早了啊,快点收拾东西下班吧,我还要关灯锁门呢。”

“哦我知道了。”在催促之下,Linda终于决定跳过这次记录。小小的叛逆让她有些兴奋,连心跳也加快了不少。她匆匆忙忙地在日志册子上签了字,捧起属于自己的记录本,一路小跑地离开了这间充满着药水味和铁锈味的房间。

灯光在少女的身后一盏接一盏地熄灭,当她来到电梯前的时候,身边除了幽幽地发着绿光的紧急逃生标识以外,已然一片混黑。电梯似乎有些忙碌,需要等候片刻,Linda轻轻闭上双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下班了,今天没有加班。

没有死于收容失效,没有死于实验事故,没有死于不明aoe,真好。

又是枯燥而侥幸的一天。

胡思乱想的时间并没有持续太久,随着叮的一声脆响,电梯的大门在少女眼前缓缓打开。目光扫去,只见电梯里站着几个和她一样一脸疲惫的低级研究员,那些人的眼中没有一丝神采,似乎看不见未来一般。看见这副景象,Linda暗自庆幸自己还留存着生活的热情,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她轻声叹息,迈出步子踏上了吱呀作响的电梯。

低级研究员的办公区是这座大楼人最多的地方,因为这里不论什么时候都有人在加班。Linda拿出基金会内部专用的工作用手机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八点半了,可这片区域的每张办公桌前都坐着人,Linda不知自己该钦佩同事们的刻苦,还是该庆幸自己今天总算没有加班。她拿出钥匙打开了电脑桌旁的抽屉,将文件一股脑塞了进去。

“Linda,你要下班了吗?”隔壁桌的女同事轻声说道。

“嗯,”Linda扭过头来,“你呢?看样子你似乎要加班?”

“是啊,”同事懊恼地说道,“我本来还打算今晚去看████的演唱会呢,票都白订了!不过我话可说在先哦,那票可是实名制的,可不能送给你哦。”

“你想多了,我可不是那种爱占小便宜的人。”Linda不冷不热地笑了笑,将已经收拾好的包包挎在肩上,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脱下制服,来到站点大厅,Linda在验证机前扫了自己的虹膜和指纹,确认签退下班,只听得咔哒一声脆响,门禁应声解除,Linda迈着轻松的步伐穿过大门,走出了站点。

离开了这个充满了血腥气息的地方,上海清新的空气重新灌入了她的鼻腔,纵使天空已然昏暗,Linda的心境却变得开阔了许多,难得没有加班,食堂应该还有菜,接下来她只要去吃个饭,就可以早早地回到员工宿舍,窝在被窝里追剧了。

就在Linda期待着今天食堂的菜谱的时候,挎包中的某物却发出了嗡嗡的振动声。她就近坐在一旁的花坛沿上,打开包挎包,原来是自己是工作用手机正在振铃,来电人是“破烂机器人”。

“喂?”

“喂,Linda,我是Fisher,”果然是他,“你现在在哪?下班了吗?周边的环境方便说工作上的事情吗?”

“啊,博士,我刚签退,现在还在站点大厅的门口,没问题的。”

“哦,那我就在这里说了,刚才有点突发事件,所以我得去办点事,就算顺利的话也是后天晚上才能回来。所以说……我们组的那个项目……因为详细的试验数据我还没过目,在我回来之前你先别动那些东西。”

“这样啊……那我怎么办啊?”

“你?你明天就休息一天吧,或者干脆出去玩玩,我已经和主管说过了,他们不会来查你的。”

“诶诶?真……真的吗?明天真的不用来上班?”Linda对这突如其来的安排感到很吃惊,毕竟就职的两年以来,基金会从来没有给她这种员工安排过哪怕一天的假期。

“不用,我打电话来就是为了这个。反正我们组也没别的帮手,如果你明天一个人在那里瞎弄我反倒不放心,不如就这样让你休息一天,权当是给你放一天假了,毕竟你最近压力也蛮大——”

对方的话还没有说完,一阵强烈的电磁干扰就将通话生硬地截断,紧接着从话筒深处传来的就只剩下令人焦虑的忙音了。

“什么嘛……”少女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休息一天……也就是说……”

……

Linda知道高级研究员和特工能够时不时地享受假期,但是像她这样的助理研究员也能喜提休假,可是头一回听说。就这样,身着一身好久没穿过的休闲装,她既没有去食堂,也没有回宿舍,而是径直来到了人头攒动的街道上,彷如一个初出茅庐的学生。

对于学生时代的Linda而言,只要是放假的前夕,无论是每周五放学后还是每年走出期末考试考场的那一瞬,都能给人以超越节假日本身的解放感。

将该死的校服踢开,将恼人的学习任务抛在脑后,就算被安排了堆积成山的假期作业也完全不必考虑。正因为学业暂时告一段落、而假期还没有正式开始,没有什么能够比这一晚更令人心潮澎湃了。

时至今日,Linda的习惯也丝毫没有改变,就算是仅限一日的休憩,也不能不抓紧时间好好享受一番都市生活。

Site-CN-34坐落在繁华的上海,因此在下班之后只要四处走走,总能找到心仪的去处。她东张西望着,期待着灵感火花的迸现。有些时候,生活不必太过规划,随性而为也不失为一种自在的生活方式。无论是高雅的茶舍、世俗的餐馆,抑或是鱼龙混杂的酒吧,只要顺应自己此刻的心境,都可以作为欢度今宵的场所。

终于,Linda在一家看上去还不错的西餐厅门前停下了脚步。虽然经过改良的中式西餐并不是非常合她的胃口,但还是能够唤起她早已朦胧的家乡的记忆。

穿过气帘,踏上几级台阶,她在靠窗的一张小餐桌前坐下,如同翻阅画报一般慢条斯理地翻阅着手中厚厚的菜单。关于想要吃些什么,她心里其实早就有了打算,但是她还是享受于这个过程,只有这一刻,消费者的权威性才能展现出来。

“我要一份……这个,还有……这个。”

侍者恭敬地退下,Linda则撑着下巴,歪着头眺望窗外的景色,深蓝色的晴朗夜空中,除了一轮弯月以外别无他物。在都市的中央仰望星空虽然是一种奢望,但地面上的点点光辉却比最璀璨的星河还要绚烂。上海是一座不分昼夜的城市,夜晚对于一些人来说是睡眠的时段,而对另一些人来说,是一天的开始。Linda也经常在这个时候开始一天的工作,而今晚,这难能可贵的休闲之夜,她说什么也不愿就这样睡过去。

烹饪需要的时间似乎比想象中还要长一些,百无聊赖的她拿出了自己的私人手机,开始刷今天的新闻。不用想也知道,平民世界的新闻总是那么的枯燥无味,就在她想要放下手机的时候,一则消息吸引了她的眼球。这则并不专业的报导用一种危言耸听的语气描述了一个神秘的海怪顺着下水道将独居的OL杀害的故事,故事的末尾还配了张意义不明的图片,有点渗人。

这并不是来自正规媒体的消息,发布消息的是她在两周前关注的志怪公众号。Linda她们被要求在日常中多留意这类志怪公众号或者灵异论坛,因为那些人的胡言乱语当中偶尔就会隐藏着关于真正的异常的线索。

多观察、多思考,这是Linda被告知过很多次的经验,然而,并没有人来告诉她该如何甄别异常的线索与纯粹的谣言。

Linda有些无奈,她还记得半年前自己将一则虚构的灵异故事当作异常出现的线索报告给上级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那副充满迷惑与鄙夷的面孔——那副表情,Linda说什么都不愿再体验一次,因此,她早已下决心不会再向上级报告自己发现的任何可疑现象了。

“如果真的有异常出现在我们身边的话,第一个发现的人也绝对不会是我,八成会是更加敏锐的特工什么的,”她小声嘀咕着,“像这种公众号上的二流故事,就连当作茶余饭后的笑话的资格都没有。”

嘴上说着轻松,可不安感还是悄悄地爬上了她的脊梁。

的确,加入基金会之后,她了解了很多平常了解不到的知识。她也曾思考过,如果和过去一样对异常一无所知的话,也许她还可以唯心主义地得过且过下去,但是一旦认识到世界阴暗处的异常们的存在,生活的安全感就会变得荡然无存。对于独自在异国他乡从事着危险职业的少女来说,行走在夜幕中的她不仅要提防来自痴汉强盗的威胁,还要担心街角是否会窜出一只怪物。

所谓“眼不见为净”,大概就是这个道理吧。

Linda呆呆地拿着手机,思考了好久,直到牛排诱人的香气钻进她的鼻孔。

“小姐,您点的黑椒牛排套餐到了,请慢用。”

她拿起刀叉,轻轻地切下一块牛排,送入口中,鲜嫩的牛肉伴随着微辣的黑椒汁在唇齿间爆发,恰到好处的脂肪滋润着干渴的喉舌,仿佛是久旱之后的甘霖,丰富的滋味在舌尖游走,让人不禁阖上双眼,徜徉在味觉的海洋中……

如果能沉浸在这样的美食海洋中不问世事就好了,有一瞬间她是这样想的,但是下一秒钟,脑中的声音就制止了她的遐想。

“如果你突然觉得自己突然毫无理由地沉溺于某一样事物的时候,你需要注意自己是否受到了精神影响。”前辈们的告诫在脑中挥之不去。

她无奈地将视线移向一旁的小吃,套餐里的小吃还是很实惠的,新鲜的鱿鱼卷裹上金黄的蛋液,经过油炸变得酥脆,虽然是引人发胖的高热量食品,但是毫不油腻的浓郁香味依旧令人无法拒绝。

Linda捏起一根鱿鱼卷,细细品味。唇齿摩擦间,酥脆的外皮在咔嚓声中碎裂,紧接着,如同淘气的精灵一般,富有弹性的鱿鱼肉碰撞着口腔,释放出新鲜的深海风味……就在Linda埋怨自己总是忘不了大海的时候,不听使唤的大脑展开了更加丰富的联想,盘中那一圈圈可爱的鱿鱼卷,似乎有点像今天下午接受测试的异常,想到这里,Linda有些反胃,她再度看向吃过了一口的牛排,新鲜的切口泛着一点嫩嫩的粉红色,黑褐色的黑椒汁缓缓地从牛排表面流到盘中,就好像……就好像今天下午……

胃液如蓄势待发的间歇泉般不断翻腾,食欲一扫而空。绝对不能再胡乱联想了!Linda懊恼地将叉子摔在餐盘上,清脆的撞击声吸引了餐馆中所有人的注意力。

Linda这一闹,四周的客人全都停下了自己嘴边的事情,将困惑而又不满的目光投向了少女,就连始终带着假笑的服务员们也忍不住漏出了惊讶的神情。Linda的脸霎时间变得通红,这一刻的她只想立即夺门而出或者找个地缝钻进去,然而她的工资可并不能支撑她随意地放弃一顿价格不菲的食物。

不论如何,她都需要好好反思一下自己的行为了,因为她也知道,作为基金会的雇员,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这种怪诞的行为,可是要违反保密条例的。她不敢做出更多的动作,只好强忍着恶心将桌上这堆有机混合物强塞进自己的肚子里。

终于,Linda结束了不愉快的进餐,跌跌撞撞地逃出餐馆。

现在她觉得有些头晕。是地震了吗?并没有,因为身边的行人们没有任何的异样,所以她猜是因为之前羞耻的心情让她的血压升高了。

为了缓解这无来由的眩晕感,她来到街边脏兮兮的长椅前,掏出纸巾仔细擦拭黏糊糊的椅面。就在她花了不小功夫擦出一小片可以坐的区域,正打算坐下来休息片刻的时候,一阵来自工作用手机的铃声却打乱了她的安宁。

又怎么了?难道是假期临时取消了?带着一串疑问,Linda接听了这通没有来电显示的来电。

对面没有人,只有涛涛的海浪声。

“喂?”Linda满头问号,“喂喂喂?”

无人应答。

真是的,是恶作剧么?Linda有些不高兴,毕竟一个人再蠢也不会用工作用手机和人开玩笑。

将手机揣回兜里,眩晕感再度如潮水般涌来。她闭上双眼,揉了揉太阳穴,虽然冥冥中似乎有什么在舔舐着她的耳朵,但是此时的她完全不愿睁开自己的眼睛。

难得的假日前夜,怎么就这么多烦人的事情呢?

今天的状态,让Linda回想起了自己来到基金会之前在一家医药公司实习的时光。那段短暂并且绝对算不上珍贵的日子,时至今日还深深地刻在她的脑海中。下班后的傍晚,被空调房浑浊的空气与药物的气味熏得晕头转向的自己,总是会在家门口的长椅上闭目养神休憩片刻。这种感觉真的是陌生而又熟悉。

现在想来,在基金会的工作和在平民世界的工作,在本质上也没有太大的区别。作为一个没有任何高级权限的助理研究员,她所能够踏足的区域,连自己所在的大楼的一半都还没到。像她这样的小人物,只要在既定的轨道上按照被要求的节奏运转就好,如果说哪天会不幸卷入意外中去的话……那种事也不是自己能够左右的,担心只会徒增烦恼吧。

她曾以为自己揭开了世界的面纱,回头却发现,自己只不过是落入了另一个日常。

“真的是……很无聊啊……”

Linda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混沌的天空,浓如泥沼的云层汇聚成了令人不安的漩涡,而浪的声音,还在源源不断地灌进她的耳中。

实在是没有继续逛街的兴致了,Linda从长椅中站起身来,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凉爽的风顺着街道吹在少女的脸颊上,这让她清醒了不少,却依旧来不及顾及风中夹杂着的浓浓腥味。

“先回宿舍追剧去。”她自言自语道。

街景在少女身后剥离。

她究竟是过于敏感,还是过于迟钝呢?

希望明天是一个愉快的假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