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87圣诞节的十二天
12dayswolfexpert.jpg

Site-87圣诞节的十二天, by Wolf Expert.

在圣诞节的第一天,87站给了我…

Tristan Bailey今年抽到了下下签,被派去布置圣诞树。这棵树是从镇里一个新的树场里买来的。

“嚯哟,Bailey!”Ewell特工走了过来,小心翼翼地踱到了榭寄生边。“圣诞快乐!”

“你也是,Ewell。”Tristan笨拙地把树立了起来,接着皱起了眉头;尽管这棵树有15英尺高,却十分合适地站在了公共休息室里,而后者的天花板只有10英尺。“…记得提醒我让Sinclair或者植物学部门的什么人来看看这个。”

“记下了。”Ewell说,啜了几口蛋奶酒。“最近多元宇宙如何啊?”

“没啥事。我们发现了一个宇宙…你知道圣诞停火么?”

“知道,一战的时候凭着圣诞节的力量让人们停火了一天。咋了?”

“在我们发现的那个宇宙里,这成了个全球性节日,”Tristan解释说。与此同时,他背后那棵圣诞树上突然亮起了一盏小灯,尽管从来没有人往上面装过这些。“每年这一天,世界各地都会停战,为了纪念圣诞节,或者只是单纯庆祝一下冬至。”

“我猜猜:美国佬借着这一天背刺了敌人?”

“事实上没有。这就是它的神奇之处了。”Tristan一边解释一遍咧着嘴笑,对他身后正在发生的事一无所知。“国际联盟——联合国在这个宇宙里没有成立——对它有非常严格的规定。纳粹德国在1943年试过违反它。希特勒没活到第二年。”

“圣诞快他妈的乐,嗯?”Ewell轻笑了几声,又抿了一口蛋奶酒,接着他就看到了那棵树正在发生什么,把杯子掉在了地上。

“是啊!今年就是它的百年纪念了,就像在这个宇宙一样。他们要整个大活,Weiss主管已经批准了几个人去——Ewell,你把蛋奶酒洒地上了!”

“快看那树,Bailey。”

Tristan转过身来,凝视着这棵树。它已经从一棵普通的松树变成了一柱耸立的云杉,挂着花环、蜡烛和各种颜色的浆果,以及爆米花串,在它的最顶端还有一个天使。不是你在普通圣诞树上看到的那种假得要死的天使;这是一个多翼的,具有非人形态的天使,幸亏它只是金属与木头雕成的,不然肯定会亮瞎Site-87里所有人的眼睛。

“去植物学部门找人来。赶快。”


在圣诞节的第二天,87站给了我…

12月15日到来的时候,Sinclair博士正翻着两本大部头魔法书。其他人都在因为公共休息室里的一棵树三心二意。而她却有工作要做,真该死。

于是,她看了看她面前的两本书,挠了挠头。"不,这不对……翻译应该是直接……为什么是槲寄生……" 她叹了口气,环顾黑暗、空旷的实验室,唯一的光源来自她身边的一根蜡烛。她更喜欢在黑暗中工作;这有助于她集中精力。

她揉了揉自己的脸,叹了口气。Monty1——Montgomery——过节去了,他得回老家探亲。于是她一个人留在了实验室里,距离圣诞节仅有九天之远。或者按她母亲的说法,现在是圣诞第二天;她的圣诞节在12号。

不管怎么说,她都被一个人留在了实验室里。她不怎么关心圣诞节,至少不怎么关心美国版本的;日耳曼人的有坎卜斯2的那个版本,才真算得上是激动人心。

她摸索了一会钱包,接着注视着那张与她母亲在澳大利亚的合影,那是一次坎卜斯之夜3,当时她才…10岁?当然她也参加了活动,而年龄没有让乐趣减少一丝一毫。

Katherine Sinclair,此时此刻,回头看了看她的书们。其中有一本是圣尼古拉斯4的著作。在斯洛斯皮特,事情总是理所当然地与时俱进。比如在2013年,感恩节正好撞上了光明节5,结果餐厅里的火鸡被一个不满的员工活化成了一尊魔像。

Katherine注视着这本书,皱起了眉头。这里有一个召唤坎卜斯的仪式,所以说至少有一个坎卜斯。它们是复数的么?这看上去是个简单的仪式,很容易控制…还能提供关于坎卜斯之夜与圣徒们使用的魔法的宝贵情报。

到底怎么回事?她拍了拍手,打开实验室的灯,接着开始找起了测试申请表。


在圣诞节的第三天,87站给了我…

三位百思不得其解的植物学家在3号公共休息室看着那棵圣诞树,而他们又被各种基金会员工们盯着,这些人都从安保或者试验中抽出身来,围观着研究员的工作。他们一连几天都在给这棵树采样,但目前为止,它似乎就只是一棵普通的树。然而值得注意的是,站点里所有的槲寄生,真的也好假的也罢,都消失不见了,并且都是在前一天晚上消失的,一共44株。

其中一位研究员,Chris Hastings,看着一根从树上冒出来的蜡烛,把它捏在手里,闻了闻,接着又舔了舔。“蜜蜡。”

“当了个然,Hastings。不然你觉得蜡烛还会是什么做的?”Partridge博士,植物部门的头头,冲着助手恼火地翻了个白眼。

“不,我是说…它就这么从树上冒出来了。还有。”他敲开了一个,露出里面蜂窝状的结构。“看起来就像是蜂窝里来的,但它表面又是光滑的。也许是树里的某种东西?”

“我们会喊几个昆虫学部门的人来看看,”Partridge博士向他保证道。“Grant博士最近一直挺无聊;圣诞蜜蜂肯定会让他兴奋的。”

“为啥是蜜蜂?松树又不开花…”Chris拿出一个写满了各种可能性的笔记本,包括“圣诞诅咒”,“妖精”,“魔法书”,“坎卜斯(?)”以及“就是棵很他妈怪的树”。“我一直想跟神秘学部的Sinclair谈谈这个——”

“如果Sinclair博士是个医学博士,我会管她叫庸医。但她不是,所以我只能喊她疯子了。”Partridge博士冲Hastings冷哼一声。“现在,我们来把这玩意整回实验室——”

“呃,我们做不到的,长官。如果你昨天在这你就会知道。”Chris冲几个打杂的人点点头,后者开始试图搬动那棵树;它就像一辆自卸卡车般纹丝不动,随即其中一个特工因为伤着了肩膀而大喊起来。“它似乎是在这儿生根了。”

“哦,好极了。把这个休息室设置成隔离区,就现在。清场了,各位。”

所有看热闹的基金会研究员都抱怨起来;有些人像圣诞顽皮鬼一样喝起了倒彩。有几个甚至瞪着Chris,尽管这不是他的错。

这将会是很漫长的一周。


在圣诞节的第四天,87站给了我…

44株槲寄生,有真有假,都躺在Sinclair博士在测试区内画的一个圆中。一个满脸严肃的异常生物部门人员在当她的助手。在一个隔间里监视着她。

“呃,研究员…”Hendricks博士咽了咽口水。“我干不来这个。事实上这儿有一半我都不知道是干嘛用的——”

“从左到右,EMF监视器,康德计数器——尽管不太可靠——,应急斯克兰顿锚启动开关,热成像仪,红外摄像机,常规摄像机,警报按钮,以及一些冗杂录音设备。”

Jason Hendricks透过玻璃看向室内。“你知道,可以就只看监控…找个D级来干这些…测试…”

“是啊,让一个基本没什么知觉的器官会在30天内衰竭的克隆人来执行这个复杂的要求至少会说两种语言的仪式。”Sinclair翻了个白眼。“不管怎样,至少得有个人来念咒,所以当我开始烧这些植物的时候,你就读纸上那些高亮标记的部分。”

“行…”Hendricks博士对着那张纸皱起了眉头。“没想到圣尼古拉斯也掺和进这个…”

“老尼克是小偷的守护神——当然了,是悔过的小偷,但他也确实掺和进了这摊狗屎了。”她喃喃地念起一些祈祷词,开始烧榭寄生。“准备好,Jason。”

Hendricks博士叹了口气,一边读一边觉得自己像个傻子。“O'o'o yon mistl'to, hung on yonder tree… the ol' witch-god awaits you, kiss his lips for me…6

Sinclair博士本以为点燃那些假槲寄生时,会有浓烈的塑料燃烧味扑鼻而来,但她只闻到了一股新鲜的松针与圣诞木的气息。她满意地叹了一口气,拿出一个刻成万圣节灯笼的南瓜。“Herbst abgeschlossen ist, die Flüsse fließen nicht, Krampus, Krampus, Krampus, Kommen Sie…7”她把南瓜扔进火里;南瓜立刻燃烧起来,随后从里面钻出一个人的脸,长着某种奇怪的鹿的角,披着粗糙的白发。它向Katherine咆哮着。

“谁在呼唤我?我的时代早已过去。8”坎卜斯的嗓音十分冷酷,就如同冻死在了圣诞前夜。

Katherine在听到这声音时咽了咽口水。“我的名字是K.Katherine,”她小心翼翼地不暴露自己的真名。“我是一个对你有兴趣的组织的研究人员。你会说英语吗?9

“我当然会说英语,”坎卜斯咧嘴一笑。“你的德语真差劲,姑娘。”

“召唤你是为了问几个问题,”Katherine顿了顿,“你对米拉的圣尼古拉斯知道多少?”

“这不是你让你的宠物呼唤我来的原因,K.Katherine。你我都清楚。”

她又重复了一边自己的问题,带上了更多细节。“你对圣尼古拉斯,正道捍卫者,奇迹创造者,神圣掌权者,迈拉主教——”

“他现在真管自己叫奇迹创造者了?”坎卜斯轻蔑地哼了一声。“行吧,我会告诉你一些信息。我被你的咒语束缚——”

“Sinclair博士?”一个陌生的声音从Hendricks博士身后钻进了实验室。

Hendricks看向身后,看清来人时忍不住长叹了一声。Christopher Hastings,植物学部门人员,大阴谋论者。最糟的是他十次有九次是的,但没人想承认。“怎么了,Hastings研究员?”

“你在这干嘛,Hendricks博士?什——我天!”当看清楚实验场地中央的情景时,他一边喊一边把手里的一叠文件掉在了地上。“你——你召唤了个圣诞恶魔!你打算用武力来传播圣诞精神,就因为我们庆祝得还不够盛大!你在跟树人搞阴谋!”

“树——你到底在想什么?”他揉着脸叹了口气。“这是个测试。我们在看能从他那里得到什么关于圣尼古拉斯的信息,或者——是Sinclair干的。你需要什么?”

Christopher再没多说一个字就匆匆离开了房间。


在圣诞节的第五天,87站给了我…

五杯蛋奶酒下肚后,Christopher Hastings在E-2512("圣诞树")所在的公共休息室里迷迷糊糊地醒来,Partridge博士此时刚刚走进房间。他没有注意到散落一地的杯子,对Hastings点了点头,抬头看向上面的天使。”神学部门那儿有关于这玩意的报告了么?”

“还没有,长官,”Chris说着揉了揉脸。“我昨晚想去跟Sinclair博士谈谈,但——”他们在试图召唤一个恶魔接管站点。“——她当时在进行一个测试,所以我说下回再谈。”不,你个傻逼!

“好极了,”Partridge叹了口气。“我们试过处决程序了吗?”

“长官,”Ewell特工走进房间,看上去明显脸色蜡黄又满脸沮丧,“我希望你不要尝试在公共休息室中间去烧毁一个异常。”

“谁说要用火了?我们要用酸——”

“我同意Ewell特工的观点,长官。”

Partridge博士看向Hastings。“Christopher,你是意识到这棵树有什么科研价值了吗?”

“科研价值?这就是棵带灯的圣诞树,当人们有圣诞精神的时候就会出现。除非我们打算研究树木是否能成为活的情绪戒指10,不然我看不出来这有什么价值。”他双手交叠。“话说,Bailey才是把它带进来的人。也许我们该去问问他?”

“他‘出城’了,”Ewell说,Christopher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暗示。但Partridge博士没有。

“…行吧。”Partridge皱起眉头。“我会去跟神学部门的Plum神父谈谈。Hastings,你再去跟Sinclair聊一次。”

“彳亍吧。”Chris咽了口唾沫,开始向神秘学部门的实验室走去。在去的路上,他避开了Hendricks博士,接着敲了敲实验室的们。也许他们已经放逐它了?

Sinclair博士开了门,皱起了眉头。“啊,Hastings,有何贵干?”

“我——我想咨询下E-2512的事。我相信它身上有一些魔法性质的活动。”

“我觉得我能帮上点忙,”她耸耸肩。“好吧,进来吧。我们做了点饼干。”

“…我们?你别告诉我——”

Sinclair举起了手。“我还没让他离开测试场地呢!我又不是白痴!但他就那么凭空变出了个烤箱开始做姜饼人。”

“…所以你真召唤了一个坎卜斯…

“是啊!而且他还提供了相当多关于老圣徒尼克的信息。绝对吸引人——你知道他能说五种不同的语言吗?他还可能跟Wondertainment博——”

坎卜斯在室内摁下了通讯按钮,发出了一阵噪音。“姑娘,你到底要不要让他进来。你在,用你们的话说,东扯西拉。”

Christopher皱着眉头走进房间,Sinclair博士看向他。“所以你想谈谈那棵树?”

Christopher点点头。“你发现我掉在地上的笔记了?”

“是啊,它们完全就是鬼扯。“圣诞诅咒”?节假日里发生点奇怪的狗屎不代表这地方被诅咒了;代表这地方是个枢纽。”

“但——但是那蜡烛…”

“啊是,蜜蜡蜡烛,怎么了?”

“看这儿——”Chris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包,装着之前被他掰成两段的那根蜡烛样本——里面只有两只完整的蜡烛。“…哦天。”

“行吧…”Sinclair博士接过那个包,把蜡烛拿出来,又掰断了它。过了一会,理所当然地出现了两根新蜡烛。“那么,这是水化11魔法。”

Hastings挑了挑眉毛。“这跟水有什么关系?”

“水化意思就是你切开一个,就会生成两个。”她做了个像是敬礼的姿势。“水化万岁!12”接着她就放声大笑,差点摔在一张桌子上;这时,她前臂上的伤疤更明显了13

Christopher呻吟了一声,没忍住笑了出来。“…第一:这双关太烂了。第二:这完全是有失专业水准。第三:我很惭愧我居然觉得它很好笑,而且还学到了。以及第四:…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我不知道。它有不少亚种,主要是爱尔兰小矮妖用来欺骗人类的。以及,它其实不叫‘水化’,但这是个比‘加倍’好得多的名字,你觉得呢?”

Christopher叹了口气。“很他妈对,你懂不?但为什么跟妖精有关?”

“不知道。我们可以在Bailey从镇外回来后问问他。在那之前…”她递过去一盘饼干。“来点姜饼?”


在圣诞节的第六天,87站给了我…

因为某些原因,Tristan Bailey这一晚只睡了六个小时。首先,他没在Site-87的宿舍里;相反他在斯洛斯皮特镇上一家叫“麋鹿角”的中等宾馆里。其次,有人睡在他身边。Claire Hennessy博士,多元宇宙事务部的部长。当他醒来时,这个略微发福的红发女士正向着他微笑,耀眼的绿色眸子对上了他的棕色眸子。

“你好啊,美人。”她在他脸上吻了一下“你感觉如何?”

“别那么叫我,Claire…”Tristan坐起身,向他女朋友笑笑。“我感觉好极了。”

Claire坐到他身边。“所以,”她说,“很明显,你带回来的那棵树在站点里造成了些骚乱。”

“这就是我想从那儿溜出来的原因之一。”

“哦,所以我现在成‘原因之二’了,啊?”Claire吐了吐舌头,下了床,穿上浴衣。“说真的,植物学部门的人已经因为这玩意鸡飞狗跳了。Partridge认定了它有科研价值。”

“这就是为什么我现在从站点开溜了。Partridge会因为这事纠缠我一辈子的。”

“Partridge只要认定了哪怕一个豌豆荚有科研价值,都会缠别人一辈子。”Claire赞同道,披上她的制服。“话说。我们是不是该回站点了?我们要去那个停战宇宙签署一些文件。”

“我猜是的。”Tristan下了床开始检查他的衣服“…为什么我裤子上有血?”

“那是番茄酱。”

几小时后,两人错开半小时分别开车回了站点。Tristan用一张普通的信用卡刷了房间费,而没有用基金会发给他的那张;他已经把它弄丢了。当他回到站点时,走的是跟Claire不同的入口,最后在多元宇宙事务部跟她碰面。

“Bailey博士,”她说。“你迟到了。”

“睡过头了,女士,”Tristan说,调整了一下他的领带。“进展如何?”

“嗯,有一件事…”Claire冲他轻快一笑。“有人来看你了。”

“砰!”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Tristan转过头,看到两个他的复制品站在那里,一个晒得黝黑,带着宽边草帽,另一个留着整整齐齐的山羊胡子。

Tristan咧嘴大笑起来。“Tom!Trev!你们搁这干嘛呢?!”他伸出双臂,接着三兄弟拥抱在一起。

“我给了自己一点时间陪陪家人,”Tom说,“以及Bright给了Trevor一点圣诞假期来看看这儿。”

“等会,等会,等会儿。”Tristan对Trevor说。“暴君Bright真的会给人放假?

“你会惊讶咱老爹的关系能做到什么,”Trevor说。“不管怎样,离圣诞节就只有不到一星期了。我们还得准备点东西。”

“是啊,”Tom说。“比如…我听说你发现了点儿关于圣诞停火的东西?”

“哦,咱有好多东西要讨论,”Tristan咧着嘴说,带着他的兄弟们走了进去。“我有好多新数据给你们看呢!”


在圣诞节的第七天,87站给了我…

在树表现出异常性质七天后,Partridge博士正在抓紧时间试图找出点原因来控制住它。

"这倒是个替代廉价圣诞装饰品的好办法…不…哦,我懂了!它是…不…" 他在温室里来回踱步,而Chris则记录着E-2512的发展情况。

“长官,恕我直言,”Chris敲着他的笔说到,“它甚至算不上一个safe级的异常。充其量,就只是个跟妖精有关的异常物品。”

“别那么叫它们,Hastings。是‘未分级异常实体-Jakob-892’。”

“行吧,‘未分级异常实体-Jakob-892’与其有切实的联系,至少,Sinclair是这么说的。如果我是你,我就把它放着不管。等节日过了再来研究它。”

“好吧,”Partridge博士叹了口气。“我会宣布3号公共休息室重新开放的。”

“行,”Chris站起来。“我要去跟Sinclair博士和Hendricks博士再谈谈。看看他们有什么进展。”

Partridge博士不置可否的“嗯”了一声,于是Chris走出温室,走进了异常温暖的十二月天之中。他来到了地下五层,敲开了神秘学部的门。

Hendricks博士开了门,从里面心虚地探出头来。“哦,Hastings。进来吧…”他打开门,发现整个实验室都装饰着Chris之前带来的那种蜡烛。

Hastings瞪大了眼睛。“这到底是…”

“我不知道!”Sinclair说,拿下来一根蜡烛。“每次我试着拿掉一根,就会冒出另一根新的。之前那些我都是在开玩笑!”她把一根丢进水里,另两根很快冒了出来。

“坎卜斯就没帮上忙么?”Chris问。“操,他跟那个穿红衣服的傻大个一块儿干活。肯定知道点什么。”

“事实上,先生,”坎卜斯在实验室入口边的一把椅子上说,“奇迹创造者穿棕色比较多。”

“哦,”Chris一下没反应过来。“他出了收容单元?!”

“他不能离开实验室,”Hendricks向他保证。“Sinclair确保了这一点。用了某种…束缚咒?”

“绑定咒,”Sinclair微微颤抖着说,“我把他跟这件屋子里某个他不知道的东西绑定起来了,他不能离那个东西10英尺远。”

“…好吧,”Chris从坎卜斯身边走过。“所以,无限复制蜡烛,能适应比它小的房间的树…这些都意味着什么?”

“我们试过去查这棵树的源头,”Sinclair说。“但是Bailey没帮上忙;他一整天都跟他兄弟们待在一块儿。”

“也许我能跟他说说,”Hendricks说。“喜剧之夜14就在今天晚上。你想来的话也欢迎,Sinclair。”

“然后把这个完美的样本——”她指指坎卜斯——“放着不管?我宁愿去亚历山大图书馆读《华氏451度》!”

“…好吧,”Hendricks叹道。“呃,至少再看到Bailey兄弟团聚是件好事。”


在圣诞节的第八天,87站给了我…

在走错了八个地址后,他们终于找对了树场。Tristan Bailey,Christopher Hastings和Katherine Sinclair都站在“未知之地树场”前——或者至少,面前这个牌子是这么声称的。

唯一的问题就是这里没有树,没有场,似乎也缺乏任何“未知”的东西。Tristan皱起眉头。“我不懂,我记得我是在这里买的树。”

“看起来你被人忽悠了,”Katherine叹道。“该死的。为什么我们在这个镇上就不能放个正常点儿的假呢?”

“我们是在斯洛斯皮特,Sinclair博士,”Christopher说,一边往他的手上哈着气。“正常是相对的,而在这个镇上,它就是个比冥王星还远五倍的远房表亲。”

“…这个比喻是真的烂,Hastings。”Tristan皱着眉头穿过树场大门,接着就消失了。

Sinclair瞪大了眼。“操!”

Christopher的下巴掉到了地上。“…我们刚是弄丢了Tyler Bailey的一个儿子?Weiss会把我们的屁股切下来装盘的!”

Tristan的脑袋从稀薄的空气里探了出来;他的身体却没跟上。“呃…你们还好么?”

Sinclair迅速冷静下来。“对,我就知道…幻影魔法。好吧,咱…走吧!”

Christopher咳了一声,听起来恰好像是“扯淡”。

Tristan点点头,又消失了。Chris和Katherine跟上去,接着就发现他们在一个跟威斯康辛州斯洛斯皮特镇非常不一样的地方。

首先,这里更冷,而且在下雪。到处都是树,从5英尺高的道格拉斯冷杉到100英尺高的云杉,每一株上面都挂了个价格标签。最大的那棵松树有摩天大楼那么大,大到整个地方都在它的阴影下。Sinclair瞪大了眼看着它。

“…Bailey…”

“怎么了?Sinclair?”

“你从一个魔法树场买了棵魔法圣诞树,自己却没意识到?”

“…我那天可能喝得有点多。”

“啊,欢迎!”一个声音从他们身边迎接道;转过身去,Chris看到了一个高个子的白发尖耳的人。他看着Tristan。接着柔声道:“啊,你好啊。你把你的信用卡落在这了,记得吗?”

Sinclair和Chris瞪向Tristan,后者看上去尴尬得要死。“行吧,我断片了。跟多元宇宙来的一些人出去喝的,那些蛋酒里酒含量太高了。”

Chris捂着脸。“这是另一回事。”他看向那个精灵,忍住了问他是否叫莱戈拉斯15的冲动。“抱歉,但…你是哪位?”

“我是亚尔夫海姆16的一员,你的朋友从我们这里买了一棵树,用来庆祝冬至日。”他向Tristan点了点头。“他似乎对这次购物体验相当满意,但是正如他所说,当时他喝醉了。”他递过来一张信用卡,Tristan腼腆地接下了。

“呃,谢谢。听着,这棵树出现了一些…复杂情况。”

“哦?”亚尔夫海姆人问道。“你对树根不满意吗?它的魔力没有起效吗?”

“如果‘魔力’是指‘自己生产装饰品’的话,它工作得挺完美的,”Sinclair说。

“那再好不过了!”精灵拍了拍手。“那么我想你只是为了信用卡来的?或者说你想购买更多?”

“说实话,我们只是想弄清楚它是否安全。”Chris说。“我们已经…做了一些研究,还有…”

“研究?”精灵皱起眉头。“啊,那么你们是基金会的人。以及在你们提问之前,是的,我们知道你们。你们可不太受欢迎啊。”

Sinclair博士握紧了手,揉了揉手臂上的伤疤。“听着,我们只是想知道这棵树是否会干点什么伤害我们的事。”

“一点事都没有!”精灵笑道。“当然了,除非是在坎卜斯附近。我们不太喜欢那些东西。”

Tristan和Chris瞪向Katherine,后者揉着自己的脖颈。“呃呃。关于这个…”

精灵回头瞪了一眼。“以全父的名…你认真的?好吧,至少你没有损坏它。”

“…定义一下‘损坏’,”Chris看上去很紧张。

“嗯,只要你们没有破坏那些饰品…它就不会——你们破坏了对不对?”

Chris点点头。“我想看看那些蜡烛的内部结构。”

“看在沃坦17的份上!”精灵举起他的双手。“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不喜欢跟你们组织打交道。你们总是把所有事都搞得一团糟!”

“…这会有多糟糕?”

精灵思考了一会儿,然后干脆地说,“你们有办法安排逃到另一个宇宙中吗?”

Tristan插话道。“…事实上,有。”

“那我建议你们就这么办吧。”说完,精灵就转身走开了。

Tristan目瞪口呆。“我们是不是诱发了一次XK情景?”

“他可能是在夸大其词。我明天跟坎卜斯打听下这件事。”Katherine紧张地笑了笑。


在圣诞节的第九天,87站给了我…

飙了九分钟的德语脏话和诅咒后,坎卜斯瞪着Katherine。“那树是从亚尔夫海姆来的?!”

“是…”

“然后你们损坏了它的饰品?!就在我旁边!哦看在爱与…”他揉着自己的脸。“你得赶快放逐我。可能会有点帮助。”

“会发生什么?”Katherine问。“告诉我。如果我不这么做会发生什么?”

“哦,没啥。就是个一棵圣诞树会活过来然后试着宰了我。”

Katherine的表情平静下来。“我信了。”

“真的?就没点更大的反应么?”

“这儿是威斯康辛州的斯洛斯皮特。上个感恩节,我们站点就被一只活化的火鸡魔像攻击过了。事到如今,没什么能让我惊讶了。”

“好吧…”坎卜斯搓着自己的脸。“全父其实对奇迹创造者闯进他的领域是不太高兴的。”

“圣诞老人怎么会跟奥丁的领域起冲突?”

“想想看。领导着北方的一个重要组织,有一大堆跟班,还有一大把胡子…”

Katherine一边叹息一边从口袋里摸索出几片阿司匹林,揉着伤疤把它们咽了下去。“行吧,所以要么我们看着你去跟一棵瓦尔哈拉圣诞树决一死战,要么我们放逐了你然后让那棵树把我们干碎。”

“差不多就这样,”坎卜斯说着,咬下了一个姜饼小人的头。

“说实话,我更想让你留下来。如果有东西跟它对抗的话我们的处境会更有利。”

“我就怕你说这个。”坎卜斯叹道。“我敢打赌其他节日圣灵不用干这活儿。”

Katherine耸耸肩,正要回答的时候,实验室的门响了。他打开门,看到三个Bailey兄弟都站在那。“…你们要干啥?”

“我们听说咱兄弟闯祸了,”Trevor说着,把Tristan推了进来。

Tom点点头,敲了Tristan一个爆栗。“我们想看看能不能帮忙解决一下这个烂摊子。”

“…行,好吧…这会需要一点计划…”


在圣诞节的第十天,87站给了我…

“这至少是我今天看到你挂的第十枝冬青了,还都是我的温室里的。”Partridge博士皱着眉头对Tom Bailey说。“你到底在玩什么?你们想让整个站点的人都把脸黏一块儿吗?”

“坦白讲,我们这是在试图阻止一棵神经病圣诞树摧毁站点。”Tom开始把槲寄生往昆虫学部的门框上挂。

“又来?”

“嘘,”Tom皱皱眉头,把槲寄生挂在了一串红绳上。“2008年圣诞节从没发生过。我们都同意这点。”

“2008年有圣诞节?”Tristan经过时嗤之以鼻,把献祭用的姜饼人沿着走廊摆开。Tom指向Tristan,Tristan指向Tom,然后两人都“欸~”了一声。

“我永远不会明白Tyler Bailey是怎么生出你们这种儿子的…”Partridge博士摇摇头,走开了。

他离开时,Tom冲着他背影喊,“你懂的,咱妈可能跟这个有关!”

Tristan笑了起来,继续把饼干往墙上钉。Tom看了看他。“那么,Weiss还是挺…宽松的,看出来了。”

“只要是对站点有益的事,什么都行,Tom。”Tristan微笑了一下。

“我不完全是这个意思。”Tom摇了摇头。“顺便一提,有趣的是:Trevor在Hennessy博士的办公室上面挂了点槲寄生。”

Tristan皱起眉头。“这跟我有什么关系,Thomas?”

“而且我知道你在给我扯淡!你只有在鬼扯的时候喊我Thomas。”

Tristan叹道:“有那么明显么?”

“Tristan,你衣领上那个污渍跟她唇膏颜色一样。以及,好歹偶尔洗一下你那个傻逼衬衫。”

“听着,如果站点里的人发现的话,Claire会被毁了的。想想看,多元宇宙的负责人与多元宇宙传送矩阵发明者的儿子上了床…”

“有更糟的,”Tom说。“你可能是个妞儿。”Tristan把一块姜饼人往Tom的后脑勺扔了过去;他吓了一跳。“这是为啥?!”

“为了提醒我自己,有个宇宙里咱们是Bailey姐妹。”Tristan哆嗦了一下。

这时候Trevor走了过来。“我不好说。我觉得那个宇宙里的我有点儿骚。”

“你当然会这么想。”Tom走到隔壁门边继续挂槲寄生。“对了,在那棵树醒过来前我们还有不到一天时间。站点会被疏散吗?”

“可能会,”Trevor说。“这是最安全的做法。”

“然后我们就会错过两个节日圣灵的全面战争?”Tom皱起眉头。“操哦。”

“我会看看咱能否在事后拿到安保录像,”Trevor说。“顺便问下,Hastings找到移动这棵树的办法了吗?”

“他在试呢。”Tom意味深长地停顿了一下,于是听到了来自3号公共休息室的电锯声,接着是D级人员的尖叫声,因为那电锯的回弹让他没了胳膊。

“好吧,至少这个圣诞节不会是绿色的。”Tristan把另一个姜饼人钉在了墙上。


在圣诞节的第十一天,87站给了我…

早上十一点,整个Site-87都一团糟。

站点里大部分人都在前一天晚上撤离了,但有几个人留了下来,都是自愿的,为了研究本次事件。植物学部的Partridge博士和Christopher Hastings负责观察树的行为;神秘学部的Sinclair博士以及(不情不愿的)Hendricks博士负责控制坎卜斯;多元宇宙事务部的Bailey兄弟,准备着在必要的时候把坎卜斯和树一块儿扔进MUTA18里。

“好了,”Patridge说。“再给我解释下这些玩意是什么原理。”

“姜饼会代替血祭成为坎卜斯的祭品,”Sinclair解释道,“它们会让它有能力跟E-2521对抗。槲寄生作为遏制E-2521的机制(至少在理论上可行),那几瓶可口可乐会作为放逐树的仪式所需的料酒——”

“魔法玩意,懂了。”

Katherine皱起眉头。他确实没说错,但一开始又何苦要问呢?


与此同时,在一个真的建造了能容纳神经病圣诞树的收容单元的平行宇宙里,Tristan Bailey正在跟他的“对应方”会面。至少他觉得那是他的对应方。

“天,那山羊胡丑吐了,”Tristan对着另一个自己说。

“是啊,我知道,”Tristan-2说。“我在考虑剃掉了。”

“欸!”Trevor大叫起来,他发现自己的山羊胡跟Tristan-2的一模一样。

“但它挺适合你的!”Tristan和Tristan-2异口同声地扯了个再明显不过的谎。

《你们这帮傻逼真的准备好收容这玩意了么,》Hendricks博士在耳机里问道,《或者说又要重演一遍2008的破事?》

“2008年咋了?”Tom-2推了一下眼镜。

“你们宇宙里的87站有古生物学部门吗?”Tom调整了一下帽檐。

“有啊。”

“我们宇宙已经没有了。”

“哎呀,”Trevor-2调整了一下他自己的草帽。


与此同时,在我们的宇宙里,坎卜斯走进了三号公共休息室,咬掉了一个姜饼人的脑袋并从鼻孔里喷出火来。而那棵树只是站在那里,嘲讽着她。

“怎样?”

树没有回答。

“来吧,我知道你想干一场。我是个节日圣灵,你是个圣诞树。快点完事儿吧。”

仍然是一片沉默。Partridge博士在后面咳了一声。“看看你能不能搞到它的松针样本。”

坎卜斯转过头来想说些“滚粗”之类的话,结果被圣诞树一发重拳打蒙了。这棵针叶树长出了一些长青树枝,蠢蠢欲动起来,开始向长着角的野兽发起进攻。

此时此刻,Christopher Hastings终于开始思索起人生中究竟是哪一步走错了才让他落到今天这步田地。如果不是树顶上爆发出一股能量击中了他的胸口,让他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的话,他还会想得更多。

Chris开始逃跑了。而坎卜斯留下来展开战斗,当他被推回第一道槲寄生屏障时,薄荷味的血从伤口中淌了出来。那棵树尖叫一声,试图用硬穿过浆果树枝组成的屏障,接着发出了一个绿色的能量球,把它抹消了。

坎卜斯及时跳开,于是球打在了天花板上,让那里长出了松针。那些松针向坎卜斯飞溅而去,刺穿了他并把他定在了地板上。

他会恢复如初,但那是在圣诞树撕开整个站点去寻找破坏它的人之后的事了。


Chris一路冲向多元宇宙事务部,让每一层楼梯间的门都打开,这样树就会搜遍整个设施后才找到他。他只希望Sinclair博士关于那棵树的观点是对的,她说树在干掉坎卜斯后会来找他,而事实证明,她确实是对的。

他只是没想到这棵树会用电梯。他目瞪口呆地看着多元宇宙事务部楼层的电梯门打开,一棵15英尺高的树走了出来,树顶上散发着鲜艳的红绿色光芒。

“我这份工作。”

他又开始跑,但是因为下了几十层楼梯,已经喘不上气了。红色和绿色的光弧越过他的头顶打在墙壁上,变成了松针、冬青、没药、乳香,接着Chris想起来,他该停止辨认这些跟圣诞节有关的植物,逃命要紧。

他冲到走廊上,一边大声喘气一边从口袋里抽出一枝槲寄生,把它举在面前,就像是范海辛把十字架举给德古拉一样。不幸的是,此时此刻这棵树的表现更像是阿卡多19。它就那么直冲过来,而MUTA的入口远在50码外。他可以跑…

但是已经太晚了。Christopher被一束绿色的光波砸倒在地,光波打在了他拿槲寄生的手上。他感觉到那些松针从手臂里长了出来,痛得大叫。槲寄生被扔到了树顶上方的天花板,并黏在了那里。

一整丛槲寄生从天花板上迸发出来,把树掀翻在地,它倒在地上摇摇晃晃,再也站不起来了。Christopher Hastings在昏迷时迷迷糊糊地意识到了这一点。


“Hastings?Hastings!”

Christopher被一记耳光扇醒。Sinclair博士微笑着站在他面前。“感谢上帝,我们还以为你死了呢!”

Christopher眨着眼睛清醒过来,环顾四周。圣诞树倒在地上,正在被六个Bailey三胞胎往一辆小推车上装,Hendricks博士在一旁协助,为了确保安全,他在车上塞满了槲寄生。Chris看了看自己的胳膊;血迹斑斑,还布满了从皮肤下钻出来的松针。“婊子养的!”

“我们得把你送去做手术。”Katherine抬头看了看天花板上长出的槲寄生灌木。“真迷人…爆炸似乎把站点的一部分转化成了节日相关的植物,包括槲寄生。它这是自食其果。”

Christopher摇摇晃晃地站起身,突然意识到了什么。“Partridge博士被击中了…”

操。

他们跑到(或者,就Chris来说,踉跄到)Partridge博士倒下的地方,只找到了一株奇怪的小灌木。Christopher走到植物前。“这是一种科的小树。”

“说人话?”

“Partridge博士是个梨树20。”

Katherine想笑,但只发出了一声无力的呻吟。


在圣诞节的第十二天,87站给了我…

十二堆文件耸立在各部门的员工面前。一份是事故报告,一份是伤亡情况,一份是财产损失情况,如此这般。谢天谢地整个事件只有两人伤亡,即便如此,Partridge博士也才刚刚勉强恢复了智力与说话的能力,但他因此被免除了文书工作。

“当了个然。”Chris一边处理着两堆文件山一边嘀嘀咕咕。

“你还指望啥呢,Hastings?”Tom叹道,填写着收容措施表281-C,而一旁的Tristan刚填好了多元宇宙谈判表88-B。“他被变成了棵傻逼树。他有借口。”

“我的皮下组织被变成了一棵针叶树!”Chris举起他打吊瓶的手,疼得脸直抽抽。“操操操……”

Sinclair博士对他叹了口气,从一堆完成了的异常交互实验文件里站起身。“如果你想的话,我能帮你做一点儿。下次我征用东西的时候会给你打电话的。”

“呃欸……谢了,Sinclair。我的救命恩人。”他叹道。“圣诞快乐,嗯?”

“哦,顺便一说,”Trevor在他桌子上填着表格。“你们今晚可能会想去多元宇宙里逛逛。我们给你们都准备了一份礼物。”

“你觉得去另一个宇宙过圣诞节如何?”Tristan问。

“我今年已经受够了圣诞异常现象了,”Christopher向门外走去。

Chris伴随着三兄弟的坏笑声走出房间,向神秘学部门的实验室走去,只是想检查一下某些圣诞节相关的玩意。当他走到时,如他所料地发现了坎卜斯,但也有其他人在。

一个年轻的女士跟坎卜斯站在一块交谈着,她有着鲜红的头发和绿色的眼睛,穿着Chris见过的最丑的圣诞毛衣,还带着一顶装饰着假的精灵耳朵的帽子。她一边说话一边狂笑着。“…好在我们有Emma顶替你;我们差点把事情全搞砸了!”

“我很抱歉,领班,”坎卜斯鞠了一躬。“我身不由己。”

“你真的跟一个圣诞骗子打了——”她发现Christopher站在门口,眨了眨眼。“嘿,你好啊!祝你圣诞快乐!”

“呃,”Christopher也眨了眨眼。“你…来这儿有通行许可么?”

“哎,这地方到处都是圣诞装饰,我朋友也在这儿。”她咧嘴一笑。“我为啥不能来呢?”

Chris无缘无故地笑了起来。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笑,这女人的某些地方让他充满了一种奇怪的快乐。“行,好吧,呃。我恐怕要请你们——哈哈——离开。”

“挺好。我只是来接我的朋友的。”她在实验室里翻找着。“让我看看…她把那个放哪了…啊哈!”她把手伸进了一个抽屉,拿出一个烧杯,上面有一种奇怪的光芒。她把它拿在手里,示意坎卜斯靠近点。“要我说,这是个不坏的束缚咒。那个博士有点潜力。”她对Chris笑笑。“好了,我们得走了。祝各位圣诞快乐,也祝大家晚安!”

就这样,那女人和坎卜斯一块儿消失在了实验室的柜台后面,就仿佛是走下了几级台阶。当他过去看的时候,他们已经完全消失了。

这时,Christopher决定,尽管现在才下午1:00,他也需要喝一杯。


当天晚上,Site-87的所有人都穿上了跟那个奇怪女人差不多丑的圣诞毛衣,聚在神秘学部的研究室里。甚至举办了一场最丑毛衣大赛(Bailey兄弟获胜),整个站点的人都喝了点蛋奶酒。

当喝到第七杯(还是第八杯来着?)蛋奶酒的时候,Christopher Hastings路过了3号公共休息室里一棵被匆匆竖起的新圣诞树,他注意到了点什么。圣诞树下有一个礼物,上面的标签写到:

至:Christopher Hastings
自:W博士和K先生

他挑了挑眉毛,从树下拿起礼物,还注意到有另外一些这样的礼物给Sinclair,Bailey兄弟以及Hennessy博士,够奇怪的。他耸耸肩,拆开了他的那份。

里面是一张他发誓从来没有拍过的装裱好的照片,上面有他自己、Bailey三兄弟,Sinclair博士,以及一些Site-87其他的员工,都穿着圣诞装束。他看到相框底下这么写到:

“愿你的圣诞精神不被收容。”

他笑了起来,夹着相片走出房间。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