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尾.
94.9%5%
评分: +71+x

你醒了,头像炸裂般的疼。所以你只好继续靠在墙边,祈祷着最好有人能发现你。

所以这里到底又怎么了?打你记事起,似乎只有收容失效才应该是这副场景。但你现在只想闭上你那疲惫的双眼好好的睡上一觉,可那吵人的警报声又迫使你重新睁开了双眼。你低声咒骂着,然后慢慢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起身后,你有些茫然地望了望四周,不知道该干些什么。偌大的站点里,总不至于一个人都见不到吧?你抱着这样的想法开始漫无目的地到处乱逛着。从空无一人的走廊里到依然是空无一人的办公区里,这难免让你有些感到有些匪夷所思。

现在貌似又不像收容失效了,但是,人呢?甚至就连见到一具尸体都成了奢求。

唔唔,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恐怕连你自己都很难说得清楚。

正当你若有所思之时,一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突然蹿到了你面前,对你说了一大串晦涩难懂的语言,着实把你吓了一大跳。

你仔细端详着面前这个活物,这玩意难道是那劳什子异常吗?长得倒颇有几分像人,大抵是…类人形实体罢。

你从它那一长串话里似乎听出来了些什么,好像又不是。

“…异常!”

它刚才是在对你说“异常”这个词吗?你惊奇地看着它,一个类人形实体!究竟是谁教会它这个词的?

但你转念一想,一个拥有模仿能力的类人形实体有什么新奇的?无非是自己吓自己罢了。

你不耐烦地朝它挥了挥手,便继续大步向前走着,寻找着其他人。

至于刚才…确实奇怪。不过一路上只碰见了一个低风险异常,应该算得上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你身后传来了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会是谁呢?更,更多的类人形实体?你粗略地数了一下它们的数量,只有六个。它们朝你大叫着,用的依旧是那种晦涩难懂的语言,只不过这回似乎听的更清晰了。

“…异常!”

难道…我是异常么?你揣揣地想着。对面人多,打是肯定打不过的,不如先跑,跑去找其他人帮忙收容这群杂种。然后你立刻逃出了这个房间,逃出了这个设施!

但它们毫不费力地抓住了你,把你拖回了最开始的地方。


你正低头走着路呢,却一不留神差点撞倒了前面的人。不,一个异常!你着实被它吓了一跳,于是有些颇为不满地冲它嚷道。

“一个低危异常也敢吓老子,什么玩意儿!”

它惊奇地看着你,似乎听懂了什么。这不禁让你感到一阵毛骨悚然,一个类人形实体!

你跟它僵持了一会,或许是它知道自己没必要自找无趣,于是显得有些不耐烦地朝你挥了挥手,作驱赶状。

你看见它抬手的那一刻先是愣了愣,以为自己要交代在这里了。过了会等你好不容易缓过神来才发现原来它跑了。这畜生!你愤愤地想。


难得好不容易休回假,这刚躺下来还没两分钟呢,你就又被叫去集合了,说是有个什么类人形实体收容失效了,让你们六个去临时收容一下。

你们顺着走廊一连问了好几个人,都说没看见过一个类人形实体经过。于是你们又绕了一大圈,这才打听出来点东西。那异常往办公区走了,一位好心的研究员告诉你们。

在有了个明确的方向后,你们匆匆忙忙地跑了过去,生怕赶不上它。可还没刚走两步,你们就隐隐地看见了那个类人形实体的背影。

“站住,异常!”你们其中有人冲它大喊道,试图让它停下来。

可它仅仅只回过头看了你们一眼,然后飞奔而去,离开了你们的视线。没过几分钟后,这个类人形实体就被另一组正在巡逻的安保人员们给抓住了,送回了它本应该待的地方。

唉唉,有什么异常不异常的呢。无非只是它看你像异常,你看它像异常罢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