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夜降临
评分: +4+x

昏黄的天空之下,HD叹了口气,这已经是第三天了。三天之前开始,中国分部,确切来说应该是大半个中国上空的天气就没有正常过。但基金会中国分部从来就不认为这是天气的原因,冠冕堂皇的席卷大半个中国的沙尘暴说法,那是传出去给天气预报安抚人心用的,真正的原因,早在一个月之前的情报开始到现在,已经搜集得差不多了。

“看看这份报告吧。”

Lyn接过了报告,翻阅起来,但越是翻阅眉头却是皱得越紧:“这是啥?这是昨晚哪个研究员没睡好写的梦话么?”

“不是,这个情报大部分可以证实是真的,这次的天幕昏黄事件,应该是一次大规模的异常现象,并且幕后的主导,是血肉教会。”

“不对啊,这样大手笔的动作,不像是血肉教会的作风啊,向来都是隐秘行动的他们,我们到现在都没能摸清楚,搞出这样大的手笔是为了什么?”说话的是Parallax,语气之中的不解显而易见,“就算我们不管,难道不怕惹恼GOC?”

“GOC到现在都还未能确定这到底是全球气候变动还是异常事件,他们还在怀疑,但根据情报部门的推测,这三天以来的天幕昏黄,大概就是血肉教会迎接他们恶心的神祇的征兆之一‘天幕低垂’。”

“也就是说,这是一次大规模的宗教仪式么?”Parallax还是皱着眉头,她对血肉教会没有一点好感,“那大概流程知道么?”

“这就是更奇怪的地方,血肉教会对这次仪式居然没有做过多的保密,一般社会当然是不知道,但在我们这个圈子里只要用心打探那都不是问题。”

“那GOC……”Parallax忽然觉得头疼,GOC到现在都还举棋不定是为什么?明明在明面上战斗力是各个组织最强,要是他们掺和进来估计能轻松许多,可他们现在居然还在考虑天气问题?今天天气……真是不错,算是三天以来天气最好的时候了。

“我想我们还是先了解一下这次异常事件,或者说是宗教仪式的大概进展吧。”Andros很务实,一名优秀特工,务实是很基本的特质,他不想再在情报工作上浪费宝贵的时间了。

“那么如你所见,这次仪式血肉教会取名为‘圣夜降临’,”Andros听了这个名字皱了皱眉头,他实在是不喜欢这种强装神秘的宗教风格。“首先进行的阶段就是‘天幕低垂’,这个阶段大约会维持一个星期,接下来的阶段就是‘圣子临世’,根据情报,血肉教会将这个异常个体称为Christ。”

耶稣基督啊,为何你总遭莫名抹黑……Andros对这个称呼实在是无语到连皱眉的力气都没有了。

“最后的阶段,当然就是‘圣夜降临’,Christ将会以某种我们不知道的方式将血肉教会所崇拜的神祇召唤……呃,应该来说造成一个空间扭曲将那恶心的玩意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送过来,然后他们的目标就算是达成了。”

“‘我们不知道的方式’?那我们要怎么才能开展收容工作?”HD也忍不住皱眉了,看似情报收集完整,但最关键的地方缺失了,那么之前收集的那些情报跟废纸有什么区别?

“所幸,我们是知道这个仪式之中关键的‘圣子降临’的地点的,确切来说,是仪式进行的地点,这样我们至少能有解决事件的可能性。”

“那个地点在哪?”HD低下头去开始翻起了报告,找到之后,他紧皱的眉头舒展开了一点,但脸色却变得很奇怪。


飞机在昏黄的天色下起飞,虽然这天气能见度实在是糟糕,但基金会的飞行员倒还没有被这种难度给难倒。机舱中再一次翻看报告的HD默然无语,他想过仪式的地点肯定超乎他预料,但也没有这样超乎意料之外。

SCP-1678,或者说,在中国分部内部,这个地点被称为“镜像伦敦”,位于伦敦地面之下1km处的末日之城。HD对它的印象大概只停留在基金会与其中疑似警察的异常个体进行交战和僵持的程度上,没想到这一次血肉教会却是能将那里占为己有,报告指出,镜像伦敦的中枢,国会大厦应该就是仪式的中心地点。这一次的任务,说起来也是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就是数个机动特遣队和多名特工联手强行攻破镜像伦敦的警察防线,然后在国会大厦之中阻止这场仪式的开展。

毕竟……不知道仪式进行的具体方法,那也只好是这样强攻了。想着,多天未睡的HD陷入梦乡,待得他睁眼醒来时,却已经是伦敦希斯罗机场,这里风和日丽,晴空万里不见任何异常。HD无声地笑了笑,血肉教会倒是知道兔子不吃窝边草的道理,按照他自己的思路,他还估计仪式地点藏在中国的某个深山老林里呢。尽管心静不下来,他已经开始联系基金会在这里的本部人员。果然,负责1678收容的守卫人员早在一个月前就被血肉教会以未知手段控制,直到日前才被发现有所不妥,可那时天幕低垂仪式已经开始,基金会也只好调集全世界的精英人员一并来解决这起事件。

基金会……效率也开始低下了啊,在进入1678入口的时候,HD还是忍不住这样想。

强攻国会大厦行动,Lyn自然是要参加的,优秀特工这一次都得来,他忍不住开始怀念自己本应有的假期,但还是甩甩头将这种想法抛诸脑后,血肉教会那可不是好惹的。宗教疯子都十分难缠,尤其是血肉教会的狂信徒,他们能把自己扭曲成一团可怕的血肉,而这唯一的目的就是为了最大程度地杀伤对手,想着,他迅速地向街角左转弯,这里在伦敦上方应该对应的是皮卡迪利街,离国会大厦并没有多远。他谨慎地探出头去看了看,幸好,这附近没有银行或者警署,如果不小心踏入了这些设施的范围,一个“警察”就会飞快地冲过来,那将会大大拖延任务进度,他迅速地向前挺近着,想着伦敦其实还真没有多大,大概就差几条街的距离就能看到目标了。

只是……这一路上居然没怎么碰到人……“警察”姑且不论,“乞讨者”和“观察者”呢?血肉教会的狂信徒们呢?尽管如此,Lyn还是飞快前进着,有时候运气在任务之中是很重要的,这次估计是运气也比较好吧。

Andros一如既往带着防毒面具,十分沉默,但他心里知道这真是一场硬仗,在他们5人小队面前挡着10名血肉教会的狂信徒和数名“警察”,这些可怕的教徒与他们见面伊始就开始扭曲自己的躯体,现在已经变成了各种不可名状的血肉怪物,身手敏捷,力量源源不断。

但幸好不是刀枪不入,Andros默默想着,一边冷静地等一个血肉怪物冲到自己面前对着勉强还能分辨五官的脸一个点射,这怪物扭曲着倒了下去,这场乱战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Andros也开始着急起来,说实话基金会已经浪费了不少时间,圣子降临阶段任何时候都可能开始。他大声吼着分配了一下任务,剩下4人便在他身后暂时组成了一道防线挡住了“警察“和怪物们,Andros自己向前冲去,只要跑过前面那个大教堂,国会大厦自然就不远了。

“我亲爱的市民朋友们,如果你们正在听这一段录音,我们知道的那个世界就已经终结了……”

在这样的凝重的气氛里,镜像伦敦里的广播居然还没有停止,充满末世希望风格的词句却是被Parallax一字一句听在耳中,她有些恍惚,毕竟她不是战斗人员,她进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应付可能出现的一些异常情况——毕竟不是所有异常都是可以用枪弹解决的。一路上战斗零星,血肉教会的狂信徒们虽然数量不多,但麻烦不少,反倒是“警察”没有太多,只是路边“乞讨者”的数量不少,她看了一眼,皱了皱眉头,再往前看,这应该是泰晤士河边,泰德艺术馆附近。她低声跟周围的队员们说了几句,却是一个人向前开始跑了起来,基金会的指示是她要想办法独自进入国会大厦,从这里开始,国会大厦就不远了。


HD一枪又再次打倒了了一个“警察”,这些家伙一直不停地说“站住”已经让他烦透了,下一段路就是国会广场前,看起来已经没有阻碍,于是他也没有再犹豫,待得他冲出路口站在国会大厦前的广场上时,另外三个路口又是冲出三个人影。

“HD?”
“Lyn?”
“Andros?”
“Parallax?”

一时之间,这四个人都怔住了,过不了多久,却是Lyn一声招呼,大家才反应过来一起往国会大厦里冲,一边跑一边却开始交流情报:、

“MTF们呢?”
“来不及,殿后了,说是让我先来看看有没有收容方案,你们那边呢?”
“一样,看来这附近也只有我们4个,时间来得及么?”
“不一定,只好我们先进去了,随时随地圣子临世都有可能完成。”
“好。”却是四人达成了一致。

随着Andros一脚把大厦的大门踹开,里面灯火通明的景象却是展现出来。从来没有基金会人员曾经进入过这座大厦,就算靠近也未曾做到过。金碧辉煌的黄铜墙壁和精美的壁画一时让他们四个刚从昏暗的镜像伦敦之中进入此处的人目眩神迷。待得强光眩晕结束之后,HD迅速拿出了大厦结构图,大家商议之后决心一起向议会大厅挺进。

一路上却是空空荡荡,待得他们四人闯进议会大厅时,却是心知不好,他们终于明白血肉教会的信徒们都在哪里了。一共36具尸体,按照诡异的阵列层层排列着,本应该是议会议长发言的席位已经被改造成了一个祭坛。上面炫目的光线之中,一个人形个体若隐若现,很明显,圣子降临已经完成,四个人怔在当场,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少顷,Parallax打破了沉默:“Christ?”

光线之中的人形似乎动了动,而Parallax却是迅速地冲了上去,HD大感意外却来不及拉住她,她掏出了一物,用力地扔向了那个朦胧的人形。Lyn似乎也大梦初醒,掏出枪来对着那人形也是连连开火,只有Andros和HD没有动,HD知道他不是战斗人员,而且他也的确不知道已经完成的仪式要如何阻止,只见得Andros大吼一声“快跑!”

在Parallax掷出的物体碰到Christ的时候,Lyn射出的子弹也产生了大爆炸,HD被气浪掀翻在地,心中却是惊讶为何这些子弹杀伤力如此巨大。眼角余光看着Parallax也被气浪吹飞,却是Andros奋力一扑用身体接住了她。

光中的个体愈发扭曲,四人迅速向外撤退着,直到冲出国会大厦之后,背后再次一阵巨大的爆炸把四人吹散,HD就此失去了意识


“你怎么样?”从病房门口跑进来的正是Parallax。

“还好……”躺在床上的就是HD,被气浪冲飞的他全身上下受了不少的挫伤,现在说话都一阵阵地疼。但他还是艰难地开口问:“怎么样了?”

“哦,1678内部的国会大厦发生了巨大爆炸,现在1678已经彻底瘫痪了,本部正在研究是否要将其归类为Neutralized。”

“那……‘圣夜降临’……”

“从那天开始,全球的大规模异常天气都逐渐退去了,这个所谓的‘圣夜降临’看来是失败了,现在只差一份收容报告应该就结束了。你到底用了什么方法收容的它啊?”Parallax却是不解。

“我没做什么……倒是你真勇敢……还有Lyn……”HD没能说完却是又失去了意识。

我?勇敢?Parallax怔住了。还有Lyn?Lyn的报告已经交上去了,很明显他从来也没有能进入国会大厦,他被一群血肉怪物围住了,直到爆炸才勉强脱困。HD在说什么?

Parallax带着不解的表情关上了病房的门。


“战斗准备做好了么?”Lyn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水,“我们还差多少能干掉它们?”

“队长在‘罪人之地’的行动应该是严重干扰了仪式的完成,现在所召唤的所谓血肉神祇并不完整,以巨龙的形态出现在伦都的西南,它所属的血肉军团已经被我们的海克斯魔动机枪部队压制,保持僵局。现在科学部的研究员们正在准备咒力凝聚器,基金会高等议会的诸位议长们已经开始吟唱了,估计还有半个小时吟唱完成。”

“估算伤害呢?”

“估算应该能消灭巨龙,就算不能也能给予重伤,我们的地面部队也可以趁势消灭它。”

Lyn终于松了一口气,暗暗想着,Parallax不愧是高等议会议长之一,居然还能想到用魔动炸弹干扰召唤波动的办法,要不是她舍身上前,估计仪式完成够他们喝一壶的。、

只是他不知道,Parallax正好是这次行动的最高指挥官,从未进入过“罪人之地”。


“所以说这场闹剧什么时候才能停止!”Andros愤愤地把防毒面具摔在了地上,用长满鳞片的手气愤地敲打着电视机。

从三天前开始,许多Deavite电视台播出的节目就莫名地被信号替代为了昏黄的天幕之中显示着“圣子降临,圣夜降临”的画面,这诡异的情况最终引起了他们基金会的注意,因为就连他们的电视信号都未能幸免。

“圣子”和“圣夜”的说法他当然是知道的,这是那群卑微的人类之中用来寄托渺小希望的教会的用语,这个所谓的“血肉教会”一直诅咒着Deavite文明,号称所有高贵的蛇人族都将在圣夜降临之时接受审判而灭亡。这对于他们来说都嗤之以鼻,人类之所以还能苟延残喘,那都是Deavite文明的恩赐。他们最后调查的结果,这个教会在利用一场仪式散布着电视信号,所以Andros被派遣前去毁掉这场仪式让这个闹剧停止、

只不过现在,电视画面里变成了各种蛇人在天灾之下瑟瑟发抖最终倒下的画面,Andros要气疯了,那所谓的信号天线不是被炸毁了吗!HD、Lyn和Parallax不是合力办成了这件事吗!

“还没好吗!”Andros的愤怒逼得程序员满头大汗:“就快了,我想办法用其他信号覆盖掉这玩意就行了……”

说来奇怪……他们为什么要用人类伪装去做这件事呢,虽然血肉教会都是人类,但也没必要非要这样去做啊,又不是卧底任务,这些卑微的人类碾死就好。

想着,Andros还是坚持陪着程序员调试信号,他一定要看着这场闹剧结束。


昏暗的大厅里,烛火摇曳,Parallax端坐上首,下面的人沉默不语。

“还是没能阻止么,尊敬的Parallax大人”,沉默许久之后,一个人抬起了头,他的脸上一半已经满是齿轮,滴答转动的声音不绝于耳。

“阻止不了……该死的血肉之神,在吾等正义的机械齿轮面前,那些污浊的血肉居然占了上风!天启的齿轮也不能阻止这命运……”Parallax咬牙切齿,神色沉得要滴出水来。

“要是GOC能早点来参与就好了……”

“不要跟我提那废物组织,什么齿轮正教会(Gear Orthodox Church),除了整天跟在我们后面发疯之外还会什么!破碎圣神的启示为什么会有一半在这种废物身上!”

深吸一口气,Parallax身上忽然齿轮转动声音大盛,她似乎在倾听什么,过了许久,她长出一口气,看着东方的天幕,那里一片血红,在远处地平线上能看到满地的血肉组织,令人作呕的血肉蠕动着。

“破碎圣神已经下了指令,这种不洁的污物一定要收拾干净,世界不容许这样的异常来污染,只能使用天启之瓶了。”

听到这个名字,下面的人又是一阵骚动,他们都是因为这瓶中的水而获得了破碎圣神的恩赐,如果能使用这一圣物,那么定是十拿九稳了。

Parallax心中不安,她自己知道,这次或许是血肉将要获得最后的胜利了,天启的齿轮都没能干掉Christ,那么天启之瓶呢?

不过她也下了决心,齿轮的荣光不容亵渎,血肉的污秽是世界的异常,就算不能消灭,也要控制在最低限度。


“几个了?”

“4个了……范围还在扩大……”HD站在镜像伦敦的议会大厅里,望着面前的光正在一点点黯淡下去。

“这样好吗?”

“没什么不好的,我们要想活下去,就必须将这东西分出去……圣夜降临……或许只有大部分的基金会共同来承担才行吧,我们尽力了。”

“但他们怎么办?”

“没什么,这只是标准收容程序,不要想太多。”HD转过身,拍了拍KD的肩膀,“走吧,我们还有事要做呢。”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