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更:愁起
评分: +24+x

2020.2.16 7:20 Site-CN-19

“什么情况?”吴荇钊推开走廊上挤在一块的研究员们,“让开,别挤在这,都想被扣工资吗?”

人群散了一大半。剩下的一半大部分是刑侦部的成员。老吴一脚跨进档案室,一具脸朝下趴着的女研究员尸体映入眼帘。在一旁瑟瑟发抖的,是数据库管理员之一的洪欣怡。

“哦老天……封锁现场,拉警戒线,立刻!赵琉光,陪欣怡——是欣怡吧——做笔录去。老孙,唐鑫,你们两个,器材室跑一趟……”

“真的吗?老吴?”孙仁杰挤进门来,“看看这,没外伤,文件散一地……这八成就是她自己看到了什么模因吧……”

“少给老子废话。照我说的做,听见没有?十分钟之内没有开始现场勘查,小心我告你玩忽职守!”

“可是——”

“没有可是,快去!”

支开旁人,吴荇钊打开手机,从兜里掏出随身携带的手套,注视着倒在两个密集架之间的尸体。他的目光越过她的肩膀,落在那些散落的文件上。

文件大部分是正面朝上散落的。他凑过去浏览着所有的文件标题。忽然间,一个醒目的标题抓住了吴荇钊的眼球。他看了眼监控,确定自己位于死角之后,小心地伸出手,拿起那份文件,塞进自己的大衣。


十五分钟之后

“现在怎么样?”吴荇钊一边摸着自己刚修剪的胡子,一边走到档案室门口,“装备呢?”

“已经拿过来了。”孙仁杰从由三脚架支撑的断点测位仪后探出脑袋,“我们刚把全景扫描做好。”

他示意其他几人离开,然后打开手机上的软件。柔和的蓝光在三十秒之内复制下了尸体的原貌——面朝下瘫倒在地,手边是散落的文件。一阵奇异的嗡嗡声在档案室回荡。

“有现实扭曲迹象么?”

“那机器也得需要时间。”

“哥几个,过来吃早饭,今天食堂早餐可是新做的光饼呢!”法医王刚突然提着一袋饼闯进档案室。所有人停下了手中的工作,将好奇与不满的目光集中在他身上。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王刚很不好意思地走出门去找地方放饼。吴荇钊打了个哈欠,站起身来。

“老孙,王刚,这里交给你们了,我还得处理军火那案子呢,先行告退。”


“有受害者?谁?什么时候的事情?”

“是一名研究员,叫冯亦彰,女性,初步断定死亡时间在今天凌晨零点左右。目前进一步的现场勘查还在继续。”

“这与军火有什么联系吗?”

“目前不得而知。具体情况我们还在进一步调查,有消息会告诉你。”

徐琰挂掉电话,不安地在客厅里踱步。身旁沙发上的李義正啃着一块不知从哪里买来的北仔饼,配着不知什么时候泡的茶。

“等下……陈域去哪了?”

“不是昨天安排他和云岚去上海吗?”李義吞下饼,“记性不行啦,徐队。”

“不是有奇术传送吗?我怎么没听到奇术阵列的启动声……"

“他那身子……算了吧。放波都能散架。”

“好吧……这样的话……我和Risk出去一趟。”

“他似乎早就知道了,在楼下等你了。”李義向后倒进沙发,刷起手机。


7:45

“有结果了。”

孙仁杰快步走到断点测位仪旁。看着手机上显示出的几张EVE粒子波形图,“唐鑫,的确是有问题。现实扭曲,老吴直觉没错。”

唐鑫打开自己的手机,连上断点测位仪。屏幕上很快显示出同样的波形图。

“唔……这就有意思了……”唐鑫看着手机屏幕,“很有意思……看上去对方似乎完美地伪造了现场。你看右边这条基准波形线,他在努力恢复现实框架。”

“手法不够熟练。”孙仁杰评价道,“当他行凶时候改变了受害者体内的休模指数。这家伙也没调整好。你还记得12年大嶝岛那个案子吗?几乎完美。”

“那取决于个人想法。”王刚恭敬地将尸体翻转,解开她的外衣,“没有外伤,没有骨折……只有摔倒时的瘀伤。可以说这是最完美的暗杀了……为什么你们都看着我?”

唐鑫咳嗽了一声:“我再重申一遍。要尸检的话还是到停尸房那边吧,好吗?”

“喔喔等下,在现场尸检可是一项优秀的……”

“哪来那么多废话,崔元,叫辆推车过来,让医生去别的地方完成工作。冯硕,档案柜那边有什么问题没有?”

从电动密集架1后传出冯硕闷闷的声音:

“目前还没。我和蒋哥在看。”

“老孙,监控室这边有情况。”电话那头传来刘昶不耐烦的声音,“案发时间段的监控出现了故障。后台有一次未经授权的登录。”

“很好。当班的家伙怎么说?”

“他说他睡着了。”

“交给安保部处理。让他们自己看着办。”

孙仁杰在尸体旁边蹲下,轻轻伸出手,将死者的眼皮合上。

“Rest in peace.”他轻声说到。


10:46 Site-CN-34

“第一次来上海,嗯?”

Simon迈着轻快的步伐领着陈域和云岚走进Site-CN-34的大门。

“哦,她不是。我到是头一次。”陈域从手机中找出访客二维码,刷卡通过闸机,“你俩可能更有共同话题吧,都是奇术师。岚姐,别这样盯着博士了。”

云岚赶忙清了清嗓子,收起那如同苏联人见到斯大林一般的狂热目光。

“哦,是的,博士。”她不好意思地笑笑,“实际上我有一些问题……”

“不妨直说。”Simon用手挡住电梯门,让两人进去。陈域心中掠过一丝不祥的预感。

果然电梯内很快充满了一堆听不懂的专业术语。

“回去再试试把它升调。不行的话再发私信给我。所以……”Simon跨出电梯,“你们要找当时的装备部负责人?”

“就是战场清扫这一块的负责人……对啦。”

“哦,我看看……是申望。在这边走廊尽头的办公室。”

“谢了。”陈域将云岚从Simon身边拉开,“哦求求你了,有任务的。”

两人不顾其他的研究员的惊异目光,一路小跑到办公室门外。云岚按了门铃,没人回应。

“找申望?”一名路过的银发特工问。

“是啊。但看来他似乎不在。”陈域上下打量着特工。看到了他身后两条长长的数据线。

“今天似乎也没有上班呢……昨天也是呢……”

该死。

“有他的住址吗?”云岚接过话头。

“哎呀哎呀……那可能得去和站长申请呢……”特工打了个哈欠,“两位赶时间吧……”

“是,不得不承认。你有什么更好的方法?”

“我正好跟他熟呢……不然……你们帮我去楼下超市买箱冰棒上来,我告诉你他在哪里?”

“……成交。”

望着两人匆匆离去的背影,银冰挠了挠自己的头发。远处传来一声怒吼。

“银冰!你又在上班时间叫人买冰棒!”


12:23

推开厚重的大门。徐琰和Risk举起手中的手枪。徐琰咬开九连响闪光弹的保险,丢进房内。九次耀眼的闪光过后,两人走进房间。

一发子弹打在徐琰身边的墙上,钻出一个洞。

“够了。”徐琰将枪口指向蜷缩在沙发后的身影,“出来,如果你还想要你的脑袋。”

一阵嗤笑声。

“你不会杀我的,对吗?”

“我会。我有的是方法达到我的目的,你是最快的,但不代表我不会寻求其他方法。出来,把枪扔下。”

那团黑影扭动了一下,将手撑在沙发上,挣扎着站起来。Risk皱了皱眉。

这是一个很瘦的男人。眼眶凹陷,胡子拉碴,穿着一件老旧的睡袍。徐琰拉开身后的窗帘,于是前基金会成员Nicky的身形便暴露在阳光下。

“呐呐呐……过的很不好啊……”徐琰若无其事地捡起那把64式手枪,“混分待遇这么差吗?”

Nicky以一种接近仇恨的眼神望着徐琰:“你这混——”

“我们说好了的,你给我提供情报,我不会把你供出去。所以现在告诉我——”

徐琰一步一步逼向Nicky,脸上的阴影使得他更加骇人。

“你们是不是在倒卖军火?”


18:50

陈域敲敲木屋的门,仍旧没人回应。

”真见鬼,他不会是上厕所掉坑里了吧?”陈域从背包中拿出开锁工具,“B级锁啊……好像挺难……”

咔哒一声。陈域转头看着云岚。一道蓝色的EVE粒子流正在她手中消散。

“愣着干什么?进去啊。”

陈域将手搭在门把手上,与此同时一阵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准备好所有的东西……最好把战术目镜带上。”他说着抽出手枪,上膛。在得到云岚的确定之后,他打开左手的护盾,迅速拉开房门——

幸亏他这么做了。在拉开房门的一刹那,一股刺鼻的气味钻入他的鼻孔。

"我操……煤气!岚姐!”

轰的一声巨响,红色的炽浪从木屋中喷涌而出,火光映红了乡间的天空。


19:21

“你真的认为我们会得偿所愿,徐?”

“我是这么认为的……看样子,他什么都不知道。”徐琰把手搭在方向盘上,“断了一条线索,只能希望另外两条还能用。但这样看来……19站也不能指望了。”

徐琰用手指敲击着方向盘:“实际上中午去找Erye是很蠢的行为。”

“为什么这么说?”Risk接过徐琰递来的汉堡,“窝已经算到了所有的可能性。一路上没有人在跟踪。步行路线避开了所有的监控。”

“我知道这一点。常规手段无法追踪,但谁也不能保证没有非常规手段。目前对方已经盯上我们了,不排除斩草除根的可能性。我们更加应当提高警惕。让Sword将所有的实时监控画面上传到你电脑,好好规划一下线路。”

一阵嗡嗡声,徐琰拿起电话。

“是的,我是。什么?好,好,我知道了。”

“怎么了?”Risk的汉堡停在嘴边,“发生什么了?徐,你说句话?”

“见鬼……”徐琰两眼发直,“上海那边出事了。”


12分钟前 上海郊外

“别费劲了,我是不指望能看出什么来。”

“不就是煤气爆炸嘛……”警官跨过摇摇欲坠的房门,“这东西还要叫我们过……’

三具焦黑的尸体笔直地坐在房内沙发的废墟上。听到警官的脚步声,它们用脖子上粘连的肌肉努力转过身来。

“鬼……鬼鬼……鬼啊!!!!!!”

两名警察喊出惊雷般的尖叫,头也不回地跑出木屋。


树林。

“咳咳……”陈域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接着再次跌倒在草坪上,“我求求你,下次用传送奇术之前先让我打开稳定器,谢谢……”

他喘息着按下手表上的按钮,表盘亮了起来,他慢慢恢复了正常的呼吸,汗珠从脸上无力地滑落。

“那没办法,事态紧急嘛……我已经超常发挥了。同时释放两个奇术已经很不容易了……而且我们还得了头奖呢……”

云岚让开身子,好让陈域看到她身后的身影。陈域从腰包中抽出手电筒,打开。一张伤痕累累,满头白发,眼眶深陷的脸显露出来——

是Site-CN-34装备部副主管,申望。身上绑着一堆杂七杂八的电线。

“奇术炸弹!”陈域蹲下身,“抓紧时间,云岚,我不知道这炸弹会什么时候爆炸——”

“如果要爆炸,那么早就炸了。”云岚交叉着双手,“你看看表,环境休谟指数是稳定的。”她蹲下来,抽出塞在申望嘴里的抹布,“申先生,知道怎么脱下炸弹背心吗?”

“你们谁?”申望看着两人,“GOC吗?我在哪?”

“啧……”云岚咂咂嘴,“那帮家伙会过来救你?看来有点问题啊……陈域,我需要你帮我拆背心。申先生,我建议你不要乱动,不然待会爆炸了,我们担不起责任。 ”


21:19 Site-CN-19-1

“尸检报告出来了。”孙仁杰将一沓文件扔到吴荇钊的办公桌上,“看看”。

“这么喜欢纸质文件啊。我看下……死因是心梗……没什么问题……休模指数异常,屁话。患有肝癌……嗯?”

吴荇钊放下报告:“患有肝癌?档案没有录入啊?”

“是。而且不是一般的肝癌。尸检部门的化验表明,肝癌极有可能是副作用。他们怀疑是蛊。”

吴荇钊翻动着档案:“看到了。‘肝部下方的异常肿块至少存在了三年,其具有一定程度的独立生理机能’。你怎么想?”

“有人给她种了蛊,以此进行要挟。”孙仁杰耸耸肩,“不然就是欲肉教了。”

“我的猜测是相似的。”吴荇钊喝了口水,“有一点不同。我怀疑是有人用撤掉蛊来做要挟。蛊可能是用来吞噬癌细胞的。”

“死侍那样。但为什么现在让她死?没道理啊。”

吴荇钊举起人事报告,再一次阅览起来。

“没头绪。档案室管理员的证词也没有什么漏洞,测谎仪没有问题……这他妈是干什么的节奏……我需要几杯咖啡……没什么事就回去宿舍吧,已经这么晚了。”

孙仁杰道了声谢,退出办公室。他听到了主管最后一句忠告:

“仁杰,记住,当前目标还是追查军火的下落,别在这起谋杀案上花太多精力。”


2.17 7:34 Site-CN-19-2

当孙仁杰走进办公室的时候,他的第一念头是着火了。

房间里充斥着呛人的烟草气味,熏的他睁不开眼。他退出房间,让站点AIC打开通风系统。

随即一阵风将烟雾冲出房间,一个打着哈欠的魁梧身影走出办公室,拍了拍孙仁杰的肩膀。吴荇钊冰冷的声音从身旁传来:

“走吧,吃早餐去。我有了一些头绪,但我不能确定……先让我理理。”


12:03 动车 上海至厦门北

云岚探头看了看过道,确定没人跟踪之后,将卧铺车厢的门关上。三人包了一个车厢,因此暂时不会有人打扰。申望抬起头,目光在对面两位特工身上来回打量着。

“所以二位……你们究竟是……”

云岚不耐烦地掏出证件,推到他面前。

“我们是19站的。”她说到,“现在有些问题想要问你。”

“那……为什么不带我去上海?”

陈域和云岚对视一眼。

“是这样的……我们用奇术伪造了你的死亡……您的住址是保密的,对吧……”

“应该只有基金会内部成员知道。某种程度上说,是的。怎么……”

“那么您是否有向外人提起过您的住址?”

“从来没有……”

“您记得谁绑架了你吗?”

“我不清楚……当时我正准备上班……刚出门就见到一个哥们蒙着脸……我就纳闷了,我说这个男囝子怎么穿这么厚……”

“八成是奇术防弹背心。”陈域哼了一声,“您继续。”

“然后我感觉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没有记忆删除?没有刑讯逼供?什么都没有?”

“……”

“申先生,请相信我们,这件事的确很重要。”

“‘很重要?’我现在连你们的身份都无法验证……你还指望着我讲?我怎么知道你们是不是来收尾的?”

云岚感觉空气都凝固了。

“自做聪明。你以为杀你的人还会自导自演过来给你唱黑脸白脸?你怕不是脑子有病吧。”陈域站起来,“我饿了,去买点吃的。”

看着他大步迈出车厢,云岚叹了口气,见对方沉默不语,她将头发往脑后一甩,掏出手机拨通了徐琰的电话。

“喂?云岚吗?”

“对,是我。”

“你这家伙……我差点以为你是诈尸了……上海那边确认你去世了啊。”

“我也差一点就是死尸了。我弄到了一个关键证人。现在正在火车上。”

“上海到厦门北的那趟?”

“是的。怎么了?”

沉默。

“十五分钟前,我们在铁路局12306网站的网络爬虫有了反应……

“你们这趟列车上有至少五名已知的CN-19叛军。陈域在哪?”

“他……出去买吃的了。”

“该死。只希望他们不会认识我们吧……”


“给我三份套餐,素烧鸡肉,红烧狮子头,虫草花素鸡,谢谢。”

乘务员转身从保温箱内取出三分盒饭。陈域掏出手机扫码。

娘的,一份三十块是真的缺德。

他付完钱。端着盒饭正打算往回走,不想与一个男子撞了个满怀。

“哎!”

陈域差点没摔在地上。男人眼疾手快,迅速拉住了陈域的胳膊。

“小朋友,没事吧?”他将陈域扶正,“走路要小心点咯。”

“嗯……谢谢叔叔……”陈域一时间竟不知道如何回答。赶忙道谢,低头确认几份盒饭是否完好无损。

他看到了男人的手表……这手表怎么这么眼熟啊……

一个可怕的想法突然跳入了他的脑海。他不再说什么,端起盒饭快步走回卧铺车厢。


“云岚,列车上有混分。”陈域走进包厢,小心确认没有人跟踪后关上包厢门,把盒饭放在桌上。

“你不会……”

“我撞上了他们其中一个。 看到了那个廉价的康德表。那家伙还扶我一把来着。”

“好了好了。这里电话还开着免提呢……混分大概率已经收到了你们已经在列车上的通报了。能躲就躲,实在不行提前下车。”

“好,我知道。放心,我们一定会把申望带回去。”云岚挂掉电话,“好,那么申先生,刚刚我们说到哪了?”

“你们要——”

连续的敲门声打断了对话。陈域腾地从座位上站起身,抽出手枪。

“谁?”

门外传来一个低沉温柔的男音。

“额,你们包厢内有人掉了手表……我是过来还的。”

陈域回头看了眼云岚和申望。一道淡蓝色的EVE粒子流已经开始在他们身边流动。

他定了定神,将手缓缓移向车厢门的把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