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会是怎样给现实扭曲者做体检的

评分: +127+x

“下一个体检项目……休谟指数。”郑医生看了一眼PoI-61A98的体检报告,转头对我说,“特工,你去把柜子里的康德计数器拿来。”

与我们外勤使用的便携式计数器不同,体检用康德计数器的精度更高,探测管也因此要大一些。见我望着它出神,郑医生又补充道:“现实扭曲者的休谟等级有哪两个指标,还记得吗?”

“个人休谟等级和周围环境休谟等级。”我应声答道。这些内容在特工培训中都是考核重点,因此我记得很牢。“他们的内部休谟等级比常人要高出很多,而他们周围的现实却受到影响,变得薄弱。”

郑医生赞赏地点头,接过我递去的计数器,然后对一旁等待着的PoI-61A98说道:“你,小伙子,站过去面对墙壁。不要试图抵抗。”

PoI-61A98面对墙壁站好,大气不敢出一下。我狐疑地盯着郑医生。

“看什么看?内部休谟等级,你说怎么测?你以为呢?”

“呃……”我小声问,“不是测口腔吗?”

“哦,以前是测口腔的。”郑医生说着,伸手去拿放在桌子上的一瓶医用润滑剂。“有效探测长度少。而且,现实扭曲者大脑的休谟指数要远高于其它器官,所以经口腔测得的休谟值会高出5到10左右,数据不准。来小伙子,裤子脱了。”

“这 -”

PoI-61A98转过头看着我们:我和他四目相对了一瞬间。他没有动,汗珠开始从他的额头渗出。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