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索紧缢

2160年9月18日-在被放逐者的图书馆内

夜色已晚,暮霭沉沉。没有一丝早期的晨光偷溜出月色的边界。除了厚重而永无止息的灰暗外,唯有在我的庇护处中的灯光能给予一丝安宁。我重重地坐进了我的阅读椅上。时间已使我疲惫不堪,然而这些文字不会把它们自己阅读出来。但这些文字一直想游出书页……我把它们捞回去,把一团乱麻的散文重新修补回一个可以通读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勇敢的骑士叫Scott。他保卫着整个世界。他所忠诚的主人是一个伟大的国王,名为Glob。但某一个晚上,一只疯鼠咬了他的鼻子。不久整个国家就陷入了危险之中。国王有没有变得疯狂?很快,他们的问题得到了解答,国王将一切异议者一一枭首。勇敢的骑士Scott惊魂未定。他的誓言并不是为了保护疯狂者而存在的。所以另一个晚上,Scott把一条足以让人致命的蛇放进了Glob的床上……。

曾经有许多像我一样的人。他们都希望在地球上留下最后的理智之地。在他们死去之前,我们在心中将我们视为最后最大的希望。在我们无尽的智慧之海里,必然有一本书在某一处。真相就在这伟大的殿堂的某处,而我们只需要找到它就可以了。我们可以修正一切,甚至将它们变得更好!但自从外面的世界滑向黑暗时代的深渊,滑向愚昧与湮没,不见一丝希望,抵抗变得越来越困难,甚至连思考这一切都变得艰难。他们请求不了我们的帮助。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勇敢的骑士叫Scott。他保卫着整个世界。他所忠诚d的zh主人是个a伟大的国王,名为Glob。 但某一个晚上,一只疯sh咬了他的鼻子不久 整个国家就陷入了危险之中。国王有没有变得疯狂?很快,他们的问题得到了解答,国王将一切异议者一一枭首。勇敢的骑士Scott惊魂未定。他的誓言并不是为了保护疯狂者而存在的。所以另一个晚上,Scott把一条足以让人致命的sh蛇放进了Glob的床上……。

我之所见一片震动,即使我闭上双眼。我可以看到那些旋转的线条和无尽的十字入口潜藏于我的眼睑之外。我依旧敏锐。散文翻了个身,优雅地从书页中坠落并散落在地面上。整个世界伴随着它们离散,在我身边坠落并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像是金子从掘矿人的盘子滑落一样。书脊自我手中折断,我还能听到它如释重负的大吼,整个该死的世界都见鬼了。我紧闭的双眼对拯救它们于事无补。而他们也不可能拯救得了我。




他保卫着整个世界。所忠诚的



主人是一个伟大的国王,名为Glob。但某天晚上,一只狂咬了他的鼻子不久后



国王变得疯狂了吗?异议者皆被枭首。 那。 他不是为了保护 疯狂者而发誓的。所以另一个晚上,Scott 把一条致命的放到了Glob的床上……。

零落的书册从我的指尖滑落,文字却未竟其功。破败的地面颤抖着,而我能听到所有人类的知识纲要从书脊与封面的集群中逸散而出。所有围绕着我的书页飞舞而后瓦解。我自己的眼睛滑过我金币的眼睑。螺旋向着喃喃低语的海洋中坠落。透过第四道墙的裂缝,我视线内一片旋转飞舞,一切信息无序而无意地灌注到我的意识中。我能理解一切却一无所知。当我滑落之时,图书馆也在滑落。我能看见的原因是即使最后的思考能力都被断绝,它依旧拒绝忽视。它要求尊重即使它向死亡屈服。大门被拉伸折断,像零落的小提琴琴弦一样。在令人厌烦的渐强之声中,我们与最后的尘世离别,径直沉入黑暗之中。被放逐者已入土为安。我们已成为过往。

狂鼠已将长蛇枭首

| 中心页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