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的异常人形个体讲座:低休谟个体的特征及辨识方式
评分: +20+x

下午好,特工们。在开始之前,我相信你们都学习过现实计量法,并且顺利通过了《异常生命体分类及相关理论》的结课测试——这个讲座是课程的补充。我所要讲的内容还没来得及编入标准教材,也难以安排相关实践,但不代表它们不重要。

低休谟个体,又称被现实扭曲者,是自身休谟值低于环境的异常人形个体,一般为100~105/20~601。是的,和现实扭曲者的作用机制不同,他们的休谟值异常对外界环境影响微乎其微。这导致他们非常、非常地隐蔽,以致于我们在很长一段时间中都在疑惑为什么低休谟个体不存在。我们弄错了:低休谟个体确实存在,甚至很有可能比现实扭曲者更多。他们只是非常不显眼。

第一排第三位,请起立,简述现实扭曲者能力作用的机制。“现实扭曲者自身的休谟值与其外界有较大差值,这一差值使他们思维中的观念与形象可以被投影至外界现实并覆写之。”很好,请坐。现在,假想全世界的所有人都是不知情的现实扭曲者,他们的能力能且仅能作用于特定的一个人类身上——这就是低休谟个体的处境。他们和其他所有人类之间都有足以引发现实扭曲效应的休谟差。

低休谟个体在生活中的表现和正常人几乎一模一样,但机理完全不同。他们是被扭曲为正常人的。把全人类对“正常人”的观念拿出来,取平均,就是低休谟个体。我说过什么?他们非常不显眼。

第三排第四位,请讲?嗯,很好,你发现了问题所在。我们怎么可能有一个完全平凡的“正常人”?即使我们可以平均出他的身高和体重,那他的性别、种族、年龄和性格呢?是的,刚才我所说的“正常人”扭曲效应只是低休谟个体受到影响的一部分,被称为“全局性扭曲”。这涉及到下一个话题:低休谟个体还可以被“针对性扭曲”影响。

原理非常简单。你对你熟悉的人肯定有更多的认识,并且你会更关注他们。那么,如果你的亲人之一是低休谟个体,你的观念对他的扭曲效应肯定强于我对他的,也强于几百万个陌生人对他的。你的针对性扭曲让他更可能健康长寿、无病终老,即使这会和全局性扭曲的结果有所偏差。让我们再举个例子:

假想一个低休谟个体,他的扭曲效应在他初中即将毕业时开始逐渐体现。他的老师认为他成绩优秀,所以他的考试发挥和预估一致;他的同学认为他有些无趣,所以他更加沉默寡言;他的家长认为他努力学习,所以他认真地用每分每秒在学习——即使他成绩优秀只是因为预习过一小部分内容;他被认为无趣只是因为他嗓子哑了不想说话;他装作努力学习只是想关上房间的门然后打会掌机游戏……但是扭曲效应体现后,这些都不再是现实。他会按照其他人对他的观念被扭曲,甚至自己都很难发现。

更进一步,我们假想一个小概率事件。如果他去快餐店打工, 并且在第一天上班路上被风吹下来的花盆砸了一下脑袋,流出的血有一部分没擦干净,看起来像块额头上的油污之类的事——显得有些邋遢。好了别笑了,我知道我不擅长编故事,别对一个非专职人员有太高要求。总之,他以这样的形象接待了几百个顾客,然后下班回家。会发生什么?

这些顾客的观念会扭曲他。许多顾客会在看到他的时候注意到那块神似油污的血迹,然后对他产生邋遢的观念。人数积累,扭曲效应显现,他会变得不如上班前那么注重卫生。注意,这只是一个花盆掉落的随机事件带来的影响。其他的固有印象呢?它们会在低休谟个体身上越发明显,并反过来向他人印证固有印象的正确性,最终使他拥有一套“典型”的性格和外貌特征。

初始形象?好问题。不幸中的万幸,低休谟个体的休谟值并不是一出生就有这么低——想想那些准家长们关于“男孩女孩”的期待,极强的针对性扭曲,这会让我们的现实非常难办。事实上,他会正常地成长一段时间,给其他人一个塑造人物形象的缓冲期。然后,随着休谟值逐渐下降,扭曲效应开始体现。他的性格和外貌特征被各种固有印象典型化,但不会达到绝对稳定:升学或者转学,跳槽或者转行,每当一批人遗忘他而另一批人认识他,他就会被新的针对性扭曲重塑一次。

我们继续。刚才说到随机事件,低休谟个体还有另一个特征:他们更容易被小概率随机事件造访,不论良性还是恶性。这和刚才我们说的全局性扭曲有关。人们总是热爱思考小概率事件,给予它们远超其实际发生可能性的关注,而这种关注作为全局性扭曲的一部分对低休谟个体生效——然后他们就较为容易遇上这些事件。更进一步,如果小概率事件在某一个体身上多次发生,导致其他人认为他是个倒霉鬼——那他十有八九会出现在下一次车祸或者商场火灾之类的死亡名单上。是的,我们会派特工去给死于突发事故的尸体验血,用康德计数器。不得不说收获颇丰。


那么,作为特工,你要对低休谟个体做什么?和现实扭曲者不同,他们没有任何伤害性,甚至几乎没有主观能动性,很多时候也无法意识到自己的异常。但这不代表你们可以对他们掉以轻心。

你的任务是发现他们。在没有其他任务在身时,观察你周围的人类,并从中找出性格特别“典型”的人,或者运气奇好或奇差的人。我希望这成为你们的新习惯,因为这一步需要极其大量的样本,而且非常容易出现误判。

一旦你有一个可能的目标,对他做一件事:引发一次针对性扭曲。想象一个小事故发生在他身上,比如当他走在路上时,想象他突然被绊一跤。不建议将事件设置得过于离奇,一旦与全局性扭曲冲突,效果将有所折扣,并且容易引发不必要的关注。使用你在精神阻抗训练中的技巧,集中你全部的注意力去关注他。如果事故的确发生了,跟踪他并换个方式重复实验。第二次如果依然成功,保持跟踪并立刻联系站点,携带康德计数器与记忆删除设备的特工将前来处理后续事宜。

本次讲座到此结束,我希望我没有讲得太长。嘿,帮我看看长桌上还有多的甜甜圈吗?有?太好了,我得带几个回设备研发部,那边还有三份血样的分析要处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