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转。

旋转着。今天我也旋转着。
昨天我的眼前有着宇宙,我看到了银河的诞生。
也见到了把婴儿肢解之后装罐的过程。
我窥视到了世界在我的雇主们都死去之后被蹂躏的模样。
我目睹了伟大的战士们的战死。遇上了喝着蒲公英酒的满脸胡须的大叔。
他对我说了这么一句话:「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我已经记不起第一次转起这个东西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了。我见到过太多东西了。不管是我想看到的东西,还是绝对不能被看到的东西。不知何时,除了我以外的人类看起来都和章鱼一样了。单人牢房里不管多么明亮都仍是漆黑一片。
今天的早餐也依旧狼吞虎咽地吃了炸鸡块套餐(虽然不管怎么看都是个穿着白大褂的印度佬)。那些章鱼们说过的「认知危害」之类的词就像冰沙一样地融化在我的脑里。
一连串的体检(被章鱼们用黏糊糊的触手调查全身本身就是一种痛苦)终于结束后,我开始前往我的「职场」。不久之前这段走廊在我眼中还是走廊,现在却变成了孤零零的一条吊桥。吊桥下面什么都看不到。到底是因为起着浓雾,还是因为它根本就不能被看到呢。

假如我现在看到的东西就是现实的话,接下来我要去的地方又会是怎么样的?自从我被安排到这个任务之后,每次转起「 那个 」,我都会在几乎被吓尿的状况下不停地向神祈求平安。
但不知何时小小的好奇心开始在我心中发芽,最终逐渐转化为一种无边的期待。或许在那边看到的“那些”,是我的心境发生如此大的转变的诱因之一。
从我眼中的世界逐渐变得奇怪,那些噩梦般的东西开始侵蚀我的现实开始,我的灵魂已经为那边所着迷了吧。

我用章鱼们给我的简易钥匙(上头沾满了它们的块状粘液)进入了我的「职场」。唯有这里无论发生了什么都毫无变化。那么干净,那么宽敞,还有早已见惯的「那个」东西。
我捡起「那个」并穿过它。早已听腻的蜂鸣声宣告了我的「职场」的开始。

我依然旋转着。明天也是,后天一定也是。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