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南天
评分: +104+x

半夜惊醒,思维尚处于朦胧之际,你的身体下意识的拿起枕边手机,眼睛眯开一条缝,忍着亮光去看时间。

上面的数字扭曲且难以辨认,你看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是屏幕上出现了大量的水珠扰乱了视线。只得强忍着烦躁,半起着身拿起一旁整包的抽纸,扯出一张,狠狠的擦拭着。半夜两点,你看了看自己周围,情况不出所料:濡得半湿的被褥,触手滑润的墙壁,像是刚刚浇过一遍水的地板,以及晾了三天还没干的衣物,正堆在一旁幽幽的散发着仿佛被玷污的异味。

你深呼吸,一股夹杂着莫名腐败的水汽带着点温度涌入鼻腔;挥一挥手,仿佛能看到有氤氲雾气在房间里缭绕。

此情景让你也是暂时没了睡觉的欲望,再度拿起手机,翻看着这几天的天气情况。

“……现在播送气象台今天早上6:00发布的×城市天气预报。今天夜间到明天白天:多云转阴,西风一到二级,最高温度:25℃(摄氏度),最低温度:15℃(摄氏度)。空气质量……”

看完几则后,高高举起的手臂泄气般重重的摔下来。回南天还未结束,“水帘洞”的景致在你屋子里持续的时间仍望不到头。

但话又说回来,这情况也实在是过于严重了。不管是你搬来这里之前,还是前几天去邻居屋子里串门时,都未曾见过如此爆表的湿度。你也曾为此咨询过邻里住户,但得到的结果却让你意外。

“这次的情况还行啊”“比前几年好多了”“你的措施做的不到位吧,我家里就可以”诸如这样的话语比比皆是,甚至不止邻居,父母、同事、好友,他们给出的回复相差无几。你像犯下了天大的罪行,回南天放过了所有人,唯独对你施行着这场“水刑”。

你也不是没做过补救措施。门窗紧闭。除湿机。干燥剂。不管是符合原理的科学措施还是无质量保证的网上偏方,能做到的你都挨个抓救命稻草一样抓了个遍。每天入睡前你总是为你今天又换上的一种新方法满怀希冀的合眼,而第二天到处弥漫的水珠映入眼帘又在一瞬间让你死了心。

如此折磨多日,你索性也不在上面多费电费钱,开始试着适应这一切。

走路时计算好距离,每一次下步都要仔细感受一下与地面之间的摩擦,确认足以支撑你走到下一步时才继续。

在工作前需事先擦干书桌上一夜的“露珠”,尽管过一会儿它们仍会重整旗鼓的再次光临。为了防止它们暗中浸染到一些关键之物,要在重要的文件和电脑下堆叠了相当高度的废纸垫作为保护。

将衣服放在真空压缩袋中,这是唯一能想到的方法。

……

就这么做着零零碎碎的工作,你勉强撑到了今天。尽管这在体力上并没有多大压力,但你精神上的苦可是实打实的。

你坐在床上发了一会儿呆,随后再度打开手机,点开几个页面,过一会儿,一份微小却久违的兴奋浮上了你的面容。回南天虽未结束,但按照以往的日期来看,这几天也就是它最后狂妄的时节了,在这之后反弹将来临。说不定过了今天,它那令你憎恶的嘴脸将会逐渐远离,最后销声匿迹。

你知道这是一份希冀,就像之前数次期盼那些所有除湿方法管用时的祈祷,但这两样之间并不完全等同,湿气再怎么严重,回南天再怎么恶劣,它终究是一种气候,而气候就定会遵守着自然规律,终会有结束的那刻。

怀着这样的美好,你再度躺下安眠,那层半湿的被子此刻也是稍许有了些暖意。

过了几个小时,又或许仅仅是几分钟,你又醒来。与上次惊醒的不通,这次的你是被呛醒的。

你完全可以确定,尚未睁开眼时鼻腔里的异样的痒感就让你忙不迭的打了好几个喷嚏。等情况稍稍好些时,你稳住心神全力一擤,擤出来一些鼻涕泡沫,以及许多水。

你用力揉了揉鼻子,想要弄清发生了什么状况,身子用力伸长了以便够到床角的开关,然后打开了灯,看到了眼前的景象。

事实上你花了一会工夫才看清楚,因为那充斥着整个房间的雾气使得房间成了一间桑拿房或是蒸笼,看不真切。墙纸已被泡的变色,一滴滴大如黄豆的水珠汇聚成一条条溪流,泂泂的流淌,像是某种人为艺术的成品。地板上的水已经积到了十几厘米高,水面起起伏伏,让你有一种你此刻并非坐在自家大床上,而是搭船游览威尼斯的错觉。

这他妈可不是什么特工训练,你想着。

你终于从这震撼之中醒悟过来,甚至顾不上掐自己一把看看是否处于噩梦之中。你手忙脚乱的拿上手机,穿着凌乱潮湿的睡衣,慌忙下床,赤着脚淌过满地温热的水,朝着门口前进。

逃,迅速离开这里。这是你目前唯一的想法。

你握上滑溜溜的把手,用力打开门,失措的视线对上了门后的场景,瞳孔收缩,倒吸了一口气,随即呛的不断咳嗽。

仿佛如那场席卷世界的末日洪水,一切排水措施彻底失效,客厅、厨房、书房,统统已淹没,那些还没被埋到“水平线”以下的物体,周身不断凝结出水珠,充了气一样膨胀着,小如豆粒,大如眼球,直到吸附力再也承受不住它们时,像一颗颗熟透的果实掉落枝头一样没入底下的水面,接着重新凝结,周而复始。温度持续上升,已经从一开始的温热到现在的闷热,你抹了一把脸,手上满满的水迹,分不清是汗水还是泪水。眼前的一切就像劣质AI跑出来的图一样不真实。

你狂乱的抹着脸,竭力不让恼人的水遮掩你的视线。咳嗽仍在继续,空气中仿佛也浮着密密麻麻的水珠,一口入心入肺,你感觉就像在液体里呼吸。你再也无法按捺住心中的恐惧,狂奔着,踉跄着,冲向通往外界的大门。

也许是命不该绝,也许是卧室到大门的距离不长,尽管你的状态不佳,但也奇迹般的没有被某些其它东西所牵扯,或是半路滑倒脱力。你扑上了门扉,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呜咽,手打滑的转动了把手。

霎时,之前所有在你面前的雾气、水珠都荡然无存。远处,天已微微亮,一阵恰到好处的风吹过,把清爽灌入你的身体,你抬头深呼吸,这一次不再咳嗽,取而代之的是顺畅无比。

你微微转头,瞥见了房屋内仍是先前一副景象,几十厘米的水晃晃悠悠,却没有随着门的打开而顺势冲出,而是仍在门边徘徊,仿佛一道看不见的墙堵住了这里。

你暂时顾不上思考这些,享受获救的喜悦才是当下的要紧事。

你又深吸了一口鲜活的空气,然后再准备慢慢呼出——

你猛地蹲了下去,那温热的窒息感又再度从你的肺中传来,你再次开始不受控制的咳嗽,一声接一声,似乎要把身体里的所有东西全部咳出来。

怎么回事?你边咳边想,现在空气中可没有半分水汽,为什么你仍感觉到——

你瞬间停止了发问,因为你从肺部传来的刺激之外又感觉到了某些东西,某些不应在你身体里正常产生的东西。

鼻腔里、口腔里、食道里、呼吸道里,以及其它你尚未知晓的地方。

在这些地方,一颗颗水珠正在飞速凝结、分裂、汇聚。

你跪在地上用力咳嗽着,嘴巴向外喷吐唾沫,手指拼命抠挖着鼻孔,想试着把水珠排出来。无济于事。你拼命呕吐,但吐出的只不过是一滩滩粘液。

你颤抖着拿起手机,似乎还想着作最后的求救,但光是打开它就耗费了你最后的一点力气,和眼中的最后一线光芒。

手机掉落在地,屏幕散发着微光,一条信息跳了出来:

“现在插播一条通报,气象局专家在经过这几天的勘察后,得到了×城的整体湿度水平处于反常下降中的发现,其余的气候要素指数可能会因此有所浮动。这一现象的缘由正由我们专业人员分析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