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手的除夕
评分: +1+x

Andros立于站点的一端,面具在一片漆黑中映出唯一的光。

又是一个午夜,但这个午夜与以往相差甚远。

是的,现在是除夕,欢庆的时间。

但是空中没有绽放的光与飞扬的碎片,空气中完全嗅不出新年的味道。

站点并不沉默,相反,站点是嘈杂的,各种频率的声音都在狂欢。

但它们并不都来自于人类。

是的,并不都来自人类。

它们大多来自站点中肆虐的猛兽,而Andros在等着它,等着它来享受GOC最完美的送葬服务,这一刻他一直期待着,他终于有理由享受自己的人生而非看着猎物被囚禁。

囚禁它非常愚蠢,是的,非常愚蠢。

它应该被立刻送往撒旦的怀抱……

狩猎者靠在墙上,防护服的与墙面的摩擦在他的耳边如炸雷一般刺耳。

不对,他并不讨厌爆炸。

Andros自嘲着,等待着那只被称为“年”的野兽来找他,请求他给予自己去地狱的单程票。

“年”从来没有被载入基金会的档案,并不是为了稳定士气,因为它的破坏力虽大,但远不够。这是因为它的破坏力与基金会内部的GOC成员将会共同导致它遭到联盟的处决。

而不立档案可以做到不被后者察觉。

猎人冷笑,他渴望将正在附近为所欲为的猛兽置于死地,但他知道如何作战可以让自己最轻松。

是的,等待。

这远比像个傻子一样气喘吁吁地跑到它面前对着它的脸吐痰要好得多。

但是他需要做些什么来消磨这些无聊的时间,猎手开始抱怨。

是的,站点中还有很多的MTF可以抵御这个该死的怪物。

但是在新年聚餐的时候,他们无一例外地遭到了那个该死的Keter级项目的袭击。包括另外几个得力干将,他们全部无一幸免。

他们尚未出战就先垮了,就是因为总部那所谓的丰富伙食。

耶稣他妈的基督啊……

“你要了什么?”

“我要了一份蟹肉蘑菇,听说做这个的厨师是总部调来的,我就先尝尝。”

Andros仍然记得这段对话。

事实上,不只是记得。

还好我没有点蟹肉蘑菇……

Andros自嘲着,循着那阵咆哮望去。

猎人想象着厕所中那些华丽的激流翻腾的场景,不敢说规模宏大,但绝对是事无前例的壮观,超凡脱俗的清新淡雅

杀手轻声咒骂总部的行为,不能给总部的人做菜,就来这里祸害分部?

也许这不是总部的意思,而是有几个该死的家伙对此有一个该死的赌约。

金属与墙面摩擦,不远处卫生间中暴怒的洪流震耳欲聋地咆哮。

时间要到了……

走廊沉默,熄灭的灯光留下一片阴森。

终于可以再享受一次对决的快感了。

I’m waiting for this……

滚流的哀嚎停止了,世界再一次只剩下狂怒的撕裂声。

Andros离开墙面,向迅速靠近的建筑倒塌声疾步前进。

现在让我送你下地狱吧……

但是Andros并没有料到它是如此的迅捷,在纸片一般的墙壁被转化为无用残渣的同时,入侵者的炽热的鼻息已使空气接近燃烧。

那只巨眼粘上屠戮者的面具,Andros能清晰地感受到客人皮肤的粗糙。

或许应该孤注一掷?

好好的大年夜竟然接了这样的一个累活……

Andros抱怨着,手中的武器早已紧贴囚徒接近干树皮般的眼皮。

来吧,魂淡……

野兽的头稍稍向后移动,近乎燃烧的目光锁定在面前这只不自量力的虫豸卑微的身上,上下颚的连接被肌肉的运动缓慢切断。

它张嘴,缓慢地吐出了几个标准发音的汉字。

“新年快乐……”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