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踪Anderson

FSasha Merlo特工独自坐在Site-64的办公室里。她背靠在办公椅中,双脚搭在在桌子上,齐脖的黑褐色头发整齐地扎成一个马尾辫。她双眼紧盯着屏幕,慢慢地翻过一页又一页关于某个大型POI的文件。

POI # 1115: “Anderson”

Merlo发出恼怒的叹息。两周内,她将对这位神秘的机械师发动另一次突袭行动。理想情况下,这一次的结果应该比她领导的上一次突袭要好,上次突袭她被吓呆了,她和她的团队努力了半天结果就得到了几滩机器人融化的液体。

突然有人敲了敲门,将Merlo从沉思中惊醒。她看了眼办公室墙上的蓝色电子钟,微微一笑。她的新特工到了。

“请进,”Merlo喊道。

门开了,一位年轻的特工走进了办公室。她身材高大,一头齐肩金发,鼻梁上架着一副薄边眼镜。她脸上的表情让人捉摸不透。

“欢迎来到Gamma-13,”Merlo起身与来客握手。“你就是Shaw特工吧。我是Merlo特工。欢迎加入阿西莫夫执法者。”

Shaw礼貌地接受了握手。她的动作缓慢,似乎每一个都经过精心计算。

“我猜你就是我的新领导了。”

“正是在下,”Merlo笑了起来。“ 来这儿边时,Holman主管把我们的事都跟你讲了吗?”

“说了一些,”Shaw耸耸肩道。“他告诉我,你们十多年来一直在追踪一名异常机器人推销员,并且为了抓住他借过不少人。”

“简而言之,”Merlo说,她开始在桌子的侧面抽屉里翻找。“Anderson挺狡猾的。我们大部分的突袭结果只是找到一两个融化的水坑。在Site-19倒是收容过Anderson的一个机器人几年,但结果可不怎么样……啊哈,在这儿呢!”

Merlo拿出一小份文件,推到桌子对面。Shaw小心翼翼地拿起开始阅读。

“这是本次突袭中你的行动概要,”Merlo继续说。“这一次,我们能让一些Anderson的人认为我们是Jerichio Hill的代表,这家伙是当地一个摇滚乐团的乐手。你得感谢我亲爱的朋友Daniel搞到了这么一个身份。因为Hill多年来一直是Anderson的赞助人,你很可能会与真实的人见面,而不是猎隼单元。我们已经选了一个中立地带,一个海滨仓库约定了见面。你的任务只是跟他们谈生意,一直拖到MTF赶来。我们将用特制的EMP武器攻击这个建筑物,足以让任何猎隼单元宕机,然后机动特遣队就可以过来清场了。”

Shaw的脸上露出微微的笑容。

“很稳妥的计划。”

“说真的,”Merlo后靠在椅子上,双腿搭桌嘿嘿一笑。“这次我们一定能搞到一个。”

“那么我就开始工作了,”Shaw一边说着一边向出口走去。

“等等,”Merlo叫住了她,当她盯着Shaw的眼睛时,她的笑容消失了。“在你走之前,我应该让你知道一件事。我们每筹划一次行动都需要六个月至两年半的时间准备。而我们每失败一次,下一次行动的阻力就会更大。”

Merlo停了一下。

“我不是说在你还没开始前就给你施加压力,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你对整个行动有着多么重大的意义。自从Gamma-13成立以来,我们中的许多人都在队里工作过。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吃屎,这次行动将决定我们的队伍到底是野狼还是家犬。如果你能帮助我们,我们将非常感谢。”

Shaw点头表示了解。

“明白就好,”她说,然后转身离开了房间。


Shaw特工静静地站在仓库中央,仓库里放了近三十个集装箱。在她周围矗立着安德森每一种产品的演示模型。后面是两个男人,兴高采烈地为Shaw做着演示,Shaw表面装出感兴趣的样子。

再过几分钟就好了,她心里默想着。隐蔽式耳塞里传出机动特遣队队员纷乱的交谈声。他们离这里只剩一小段距离了。到目前为止,一切都很顺利。Shaw只需要放松,继续等待。她把注意力转向两名销售员。

第一个自称为Phineas的男人看起来五十多岁,秃顶,长着一把长长的白胡须,皮肤几乎是半透明。当他走动或移动双手,转动眼睛时,都会发出微弱的机械旋转声,这表明他的一些器官很可能已经替换成了电子零件。他穿着一件全黑的西装,红色领带,前者只是让他暗淡的肤色看起来更暗淡。

第二个自称Miles的男子年龄要小得多,顶多二十出头。他的皮肤很黑,并且剃光了头。坐立不安的举动表明这可能是他第一次进行销售。

这回能抓到俘虏了,Shaw想,并对Miles笑了笑。男孩的眼神急忙闪躲,转过头去。

“这是我们最后一款,Starling女士,”Phineas热情地笑着说。“正如我之前所说,这些只是我们的演示模型。每个单元都可定制,以满足Hill先生的所有需求。”

“攻击倒计时15秒!” Merlo的声音在Shaw耳边响起。

“Phineas,”Shaw笑着说,她的声音非常地活泼,向Phineas伸出手。“我得承认你们两个的销售真是一流。从始至终,我都印象深刻。”

“这也是Anderson的初衷,”Phineas握了握手。与此同时,Shaw听见倒数声 5, 4, 3, 2, 1……

“呃……”Shaw咕哝着,轻轻放开了老人的手,向后退了几步。

一阵电磁脉冲掠过建筑物,演示模型全部关闭。几秒钟后,其余的机动特遣队员冲进仓库。

“Phineas……”Miles喊道,他惊得呆住了。

“快跑,Miles!”老人喊道,趁Shaw拔枪时,他迅速把手伸进夹克口袋里,将一些东西扔到机器人身上。几团霓蓝色液体在空中飞过,落在机器人上,使它们迅速锈蚀。Shaw开始扣动扳机,她瞄准在Phineas的腿上。然而,老人以超人般的速度冲到她面前,一手抓住手枪,另一手抓住Shaw的夹克,像抓小鸡一样将她扔开。Shaw在空中飞了二十英尺,重重地摔在坚硬的地面上。Phineas仍然握着她的手枪。

他的机械肢体怎么还在工作,Shaw的疑问刚刚划过脑海就听到一阵巨响,他们遭遇了炸弹。这家伙是什么……

Shaw挣扎着起身,看到了随后的交火。

Phineas和Miles迅速掩蔽到一个集装箱后面,Phineas用Shaw的手枪逼退靠拢的基金会特工。然而,这两名销售员很快就被双侧夹包了,MTF队员正在收缩包围圈。更糟糕的是,一个流弹落在了Miles的腿上。

“Fuuuuuuuuuuuuuuuuck!”Miles的呼喊盖过了枪声,他倒在了地上。Phineas迅速把他的同伴拖回仓库墙壁,他用最后四发子弹打向身后,击倒了两名基金会特工。射空的弹夹让他大发雷霆。

像一滩流体一样,他猛地转向墙壁,伸手进口袋里,扔出几团霓蓝色液体。片刻之后,大楼墙壁上溶出了一个一人高的洞口,透过洞口可以看到附近的河流。Phineas接着转向Miles,举起一把腐蚀性物质准备掷下。

“Phineas,不!”Miles害怕地尖叫起来,迅速抬起双手掩住他的脸。Phineas停下了,他低头看着他已无法行动的朋友,双手不住地颤抖。

伴随着一声怒吼,Phineas把液体扔向一名正在接近的特工,液团击中了特工的手臂。这名特工发出了痛苦的尖叫,他的胳膊融化成一滩血液,流到地板上发出呲呲的腐蚀声。

“妈的,Wilson!”Phineas大喊,他转过身,冲向墙上的洞,跳过洞并消失在外面。

Shaw已经缓了过来,冲向洞口。几名MTF队员已经控制住了哀嚎的Miles。当她来到洞外时,已经没了Phineas的踪影,午后的阳光下,只有威拉米特河的河水在闪烁着黝黑的光。

Shaw转身看到Merlo高高兴兴地站在Miles身边,MTF很快就控制住了他并将他安置在担架上。

“这回终于,”Merlo说道,“抓住了你们中的一个混蛋。”


Clarissa Shaw特工安静地坐在Site-64的办公桌前,填写着她最近突袭安德森的相关文件。除了偶尔发出的键盘咔塔声外,房间里一片寂静,她的其余四位同事几分钟前就去吃午饭了。然而,这也让Shaw能安静地整理下思绪,好好回顾这两天的事情。

Shaw发出一声疲惫的叹息。一方面,她很高兴自己尽最大力量帮到了“阿西莫夫执法者”。另一方面,她有一种不妙的预感,抓住Miles只会带来比答案更多的问题。

当办公室的门被砰地一声撞开时,Shaw吓了一跳。Merlo特工看向她,咧着嘴笑了起来。

“他是个猎隼机器人!”她声音颤抖着把一个文件夹扔到Shaw的桌子上。摆好的笔和文件被这文件夹砸的一片凌乱,Shaw微微一愣。她小心地打开文件夹并看了看。

“Miles?”

“是的…这孩子是一个猎隼。我们抓住了一个猎隼。”

“那为什么EMP没让他宕机呢?”

“我不知道,它应该宕机的,但它没有。”

“可……”Shaw的眉头皱成一团。“Anderson应该能够远程终止他……”

“确实,但Anderson还没有,”Merlo兴奋地喊道,“最重要的是,你说你看到Phineas考虑摧毁他,但是后来改变了主意。这意味着这个孩子对某个人来说一定是非常,非常特别的。”

“但那人是谁呢?”Shaw慢慢地转过身去。

“这不是关键问题,”Merlo笑着回答。“但是,由于这个孩子现在哪儿也去不了,我认为我们获得了一个找出答案的天赐良机。”

Merlo随后走向大门。

“干巴爹,Shaw,”她狡黠一笑,“麻烦事儿还在后头呢。”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