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缄默
评分: +26+x

-344:30


雨幕中驶来一辆旧车,停在栅栏旁。

警卫举起手中湿漉漉的身份牌,示意进行盘查。

“Site-CN-21主管助理,请求离站。”清脆的声音从耳机传来,警卫好奇地靠近。

暴雨让整座城市变得空荡,在此时遇到熟悉的面孔,令人心生好感。尽管车窗洒满了雨水,但警卫依稀能看清女人的短发。

旧车吃力地启动,向前爬行着。警卫突然想到了些什么,快步跟上旧车,拍打车窗道:

“有您的信件……”

然而车兀自行驶着。

警卫有些起疑,朝车窗内探望起来。

车窗戛然停下,凸起蜘蛛网般的裂纹与小孔,警卫猝不及防,胸口簇起血花。

车门猛的打开,将他推倒在地,一个男人从车上闪出,与另一个警卫扭作一团。男人趔趄着还击,反手抓住警卫的头发,撞向车窗。

砰。

男人大口地喘着气,艰难地拉开车门,打算重新发动汽车。


旧车又驶入雨幕。


-265:55


他匆匆落座,发现众人已至。

的确值得如此重视,因为那令人心悸的手,终于消失了。

稍远处一男一女相邻而坐,男子转过身,露出苍白的面庞。

但他尚未想过会因此获荣。议会专程跨过大洋,在这漫长旅途的终点,为员工们授勋。

左席的收容专家合上平板,抬头。隐约传来脚步声,人们的视线聚集在门口。

正前方坐着一个瘦高的军人,背对着他,相貌不详。

十二人走入大厅,为首者与门口处的金发女郎握手,人们纷纷站起,同议员交谈。

“Site-CN-52的管理者,你好。”一个议员伸出手,面带微笑。
后席放着一把匕首,刀光无意间晃到他。

“……您好。”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他甚至还未曾见过O5的样子——他自嘲地想,对于他而言,也许任何人都可以是O5。

军人亦伸出手,但在握手时僵了一下。

人们再次入座。

“契科夫有句话,”军人摘下防毒面具,

“如果故事里有一把手枪,”

舞者开始表演,音乐渐起。

“那就一定要有枪声。”

-197:42


空气中溢满了兴奋。

研究员们三五成群聚在一起,低声交谈。

“什么时候到?”青年直起身,询问道。

“据说表彰会要开到早晨。”女医生揉了揉黑眼圈,身后递来一杯咖啡,她不情愿地接过。

青年笑笑,目光投向科室门口。戴着眼镜的主任正举着手机踱步,话语模糊不清。

她循着他的目光,然后转过椅子,面对青年,“灰斑鸠?”

青年想伸个懒腰,但被狭小的隔间挡住。“别开玩笑。”

科室门口的电梯显示正在上升。

青年放下空咖啡杯,捡起地上的文件。“以后去哪?”

“回档案库整理报告,也许。” 电梯层层停滞,似乎流连其间。

主任放下手机,走向电梯口,恭敬地等待着。

电梯门开,走进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人。青年隔着走廊,相貌看不真切。

主任满面堆笑,“我以为您是和鄙站主管一起回来,不想您先到了…您应该认识我吧?我是…嗯…对,我是主管先生的…您今天也见到他了吧?您可真有面子……”

中年人看着主任道:“你是在场权限最高者吗?”

“啊…对,对,我有3级权限,您的意思是?”

几个穿着黑色军装的士兵走进科室,中年人点点头,“把他的生体认证特征取下来。”

主任还未反应过来,便被架住四肢,拖进一个房间。

中年人摆摆手,士兵们鱼贯而入。



士兵满手血污地从房间走出,递给中年人终端,一阵操作后,整个科室陷入黑暗。“不要漏了。”

电梯继续上升。

有研究员几欲起身,却被击倒在地。

黑暗中,女医生发觉袖子被青年抓住。

“跟紧我。”


-105:40


男人抹掉额头的雨水。

身后人如鬣狗般穷追不舍,让他难以停歇,恍惚间男人觉得这并非基金会的作风,可又是谁在追逐自己呢?

发动刚偷来的汽车,车厢外,机车疾驶而至,男人手忙脚乱地加速。

骑手从怀里抽出短管霰弹枪,对准驾驶座。

砰。

男人肘击,从碎掉的车窗伸手,捉住尚未开枪的枪管向车厢内拽去。

骑手失去平衡被甩到路边,不省人事。

男人长出一口气,雨水黏糊糊地挂在他脸上。



飞机昂首挺胸,直至穿过云层。


-40:00


人们无言地蜷缩着。

青年沉默不语,在桌底摸索。

女医生盯着电梯口,那里躺着几具尸体,尚有余温。“那是什么?”

“武器。”细不可闻的电子音传来,青年取下挡板。

她开始回忆瞄准动作,以及保险的触感。远处穿着黑色衬衫的研究员警觉地看着士兵。

要干净利落。要避开大多数士兵的视野,要找一条到紧急出口最近的路,要……

青年转过身,手里只有一只旧手机。

她愣住了。“这算什么?”

“武器。”青年输入一串号码,递给女医生,她发现手机的背面贴了加密模块。

“绕过Site自毁协议需要时间,那之后还要手动输入指令。”青年望向黑衬衫,后者亦回以目光。

她想起那些承重墙下的球状物,似乎是爆破装置,但她从未见过启爆系统。

士兵开始点名,研究员们被抓起,拥挤在角落。

她意识到这是最后的机会。全身肌肉紧绷,几欲起身,却被青年拦住。

“手机在录音,你要交给主管。”

黑暗中仅有啜泣声,被凌厉的叫喝淹没。

“为什么?”

这是武器。”士兵举起枪口,啜泣变成缄默。


青年面对着她,挡在她与枪口间。

黑衬衫挥了挥戴着石膏的小臂,“多谢炮塔。”

戴着红色围巾的年轻人走向士兵,额头抵住冰冷的枪口。

一个接一个,男研究员聚拢起来,将女性护在身后。

女医生的心像是被攫住,血液滞涩胸口。

耳畔传来上膛声,红外线的光点刺入瞳孔。

青年面向士兵,歇斯底里地狂笑着。

灼眼的火光闪现,毫不犹豫。

研究员们芦苇般倒下,鲜血迸溅墙壁,肢体抽搐不止。

她倒在白大褂的海洋中,殷红蚕食着她。

她本以为血腥味会格外浓重,如田间祭祀牲畜,可她只闻得到科室的气味,

旧沙发的气味,

衣物的气味,

愈来愈重,愈来愈浓,甚至盖过了女医生身上的消毒水味。

这令她倍感疑惑。


子夜,大厦隐晦地亮起光芒,随后匿入阴影。


-00:00


女人踩下刹车,他险些扑倒。

尽管暂时性命无忧,却仅剩他和女人逃出生天。

女人披散着短发,从布包中抽出手枪,胡乱地将枪管塞进嘴中,打开保险。

他想起女人曾经说过的话。

她痛苦地浑身颤抖,牙齿间挤出不成音节的呻吟,几乎要扣动扳机。

良久,她放下枪,目光从浸满紫红色血污的布包中回转,空洞地望着后视镜。

雨幕后渗入未名的灯光,让他不经意间瞥到她的面庞——


女人正泪流满面。

——:——


建设日报

有关部门成功捣毁某大型非法武装集团

文新社6月14日电,近日我国有关部门成功实施了对某大型非法武装集团的联合取缔行动。

据悉,本次联合取缔共有数十个国家,跨地区同时采取了行动,一举摧毁数十个非法运营站点,并逮捕了包括总头目在内的数百名涉案人员。

在逮捕中,办案人员巧妙地打入集团内部,并伪装成集团高层,邀请了本地的十几名代理头目参加宴会。在出示逮捕证明后,罪犯竟用随身携带的武器,向我办案人员及无辜平民发起疯狂反扑,手段令人发指。在我有关部门的冷静指挥下,当场击毙代理头目数名,武装歹徒数名,截止发稿日期,仍有两名罪犯在逃,特此通告。

另一方面,我有关部门对涉案下层人员采取了循循善诱,劝其改邪归正的办法,令受到蒙蔽的下层人员逐渐醒悟。其中一名青年,竟在知晓真相后失声痛哭。

在各族人民的共同努力下,一切又回到了正轨。

为此,有热心的市民送上祝诗:

愿死者不再枉逝

愿生者不再缄默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