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你读到这里时,我已经踏上路途
评分: +18+x

至你,
很抱歉我现在才给你写信。因为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情,让我根本没有空停下手中的活抽出时间写信。你或许会抱怨写信并不需要花费多少时间,但是对我来说,向你倾诉的每一个字都是需要经过仔细思考的,因为你是我最重要的东西。
你是我的最高的学术成就。研究你、分析你是我的必须工作,也是你——身为我的造物所要遵守的。这是我必须再次对你强调的。至于为什么我会突然提起,因为我在那里见到你了。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会在那里?

这个世界并不太平,如同你离开后飘忽不定的行踪一样。根据最近的几次定位,我暂时绘制出了你的移动路线。我不清楚你为什么会选择那里,或许是你血脉中的起源所致。希望你可以听从我的劝告,远离那片土地,因为那里深不可测,甚至连学者与探险家都不敢望去。噢,不对,你现在是无法看到我的讯息的。

你过去是一名教师,准确说在你的生命中你最享受的是你的执教时光。我曾想你会不会为了重温旧时光而去再当一名老师。有几次的资料证明了我的猜测。说实话,你如果选择成为老师确实会让我很头疼。毕竟老师是传播知识之职,将你带走打断知识的传授无异于违背我们学者的准则,虽然我认为你不会这么刻意让我难受。当然,你如果能够开心是最好的。你是我所珍视的存在。不论你给我惹了多少麻烦,只要你快乐我一样会很欣慰。

我不知道为什么,你总是会卷入这场真实与伪装的纷争之中,有时候你是自愿加入的,又有时候你只是一个无意间的牺牲品。是因为少了什么塑形成分让你很容易被修改、被吸引?还是说过于稳定使得你与这场动荡之间建立了不可切断的因果线?
无法分析。残存的原始数据与不完整的后续资料是不能解开这一谜底的。

图书馆曾经与中华异学会还有岿阳派有过一段蜜月时期。前者是因为我们对中国本土特有的“灵异”好奇无比;后者是因为有助于我们理解不同于“超化学综合体”(我再次对你强调,不要用“法术”这种不专业的词汇)的“气”的运用。后来我们闹翻了,因此联络中断。我之所以向你提起,是因为我觉得阻止你的旅程是不可能的了。所以,请远离异学会与岿阳派。我不敢保证他们已经消失,亦或是被某些存在完全吸收。

我承认,过去有一段时间我对你的情感可以用“情侣之爱”来描述,并且可能的未来里我会再次爱上你。说真的,我也好奇我对你的执着到底是源于我对学术领袖位置的渴望,还是源于人类最原本的情感。可能我需要对自己进行一次分析,但是离开了你我什么也完不成。毕竟我习惯了你的帮助、你的打理……也许下一次,我们再成为伴侣也是不错的,我发誓那次会是永远的。

全面战争再度打响,迷雾之中巨龙之地在三十年秘密战争中带来的和平并不是永远的。联邦、05、书院、OB、岿阳派、异学会,以及其它在这片土地上还未被基金会确认的组织或个人深陷其中。不论你苏醒于何处,我依然会将你找回。不论是以什么身份,制造者、同事、导师、路人、恋人……我都会将你找到。你是我的唯一、我的全部。
这一次,我坚信,图书馆会将这份内容收录并传达给那些足够可以接触世界真实面貌的存在,而你就是这其中之一。或许你并不知道你就是我所要的,但是相信我,我的计算不会出错。
你知道吗?
在你读到这里时,我已经在通往你的路途上。

不曾放弃的
李灿、罗采、罗茨、洛、L.C.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