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你读到这里时,我已经不在了
评分: +5+x

和往常一样,我慢慢回到了我那间狭小的房间里。

“呼~”劳累了一天的我,靠在我那张旧木制椅子上,坐下去的一瞬间,我的后背隐隐作痛。欸,这些老毛病看上去是要跟随我一辈子了。

虽然我只是这家公司里一个毫不起眼的清洁工,但我热爱着这份工作,热爱着这家公司。作为一名清洁工,没有比能看到自己所负责的区域一直都能保持一尘不染更愉快的事了,而今天,我也在为此努力工作着。

头顶的白炽灯泡散发出昏暗的黄光,一两只苍蝇一直围绕在灯泡周围嗡嗡嗡吵个不停。看来哪一天应该换一个灯泡了。

我脱下浸满汗渍的马甲,突然发现,马甲内侧隐秘的地方,居然缝着一封信。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被缝到里面去的,但姑且还是用小刀小心翼翼的把信封完整的取了下来。

致亲爱的……呃,我这封信是要写给谁来着?算了,无所谓了,反正,是谁现在正在看这封信,那就是写给谁的了……没错,就是写给你的。致亲爱的你:

我挑起了一边眉毛,这都是什么莫名其妙的开头。

当你读到这里时,我恐怕已经不在了,至少在也不会出现在这个公司里。因为,我想,如果我失败了……这封信也不会到你手上,是吧?话说这封信我不记得到底是要交给谁的……天啊,不管了,反正先写下来在说,之后会想起来的。你可能会奇怪,我为什么会不在了?我,唔,我现在也不太清楚,不过,我等一下就要去辞职了,没错,我不想继续在这里干下去了!

我想我会以一种我认为最安全的方式给你寄这封信,等你拿到这封寄来的信的时候……我想,最好的情况是,我辞职成功了,永远的远离这里了,或者,我想象到了最糟糕的情况……但那是不可能的,对吧?我怎么可能会被人道毁灭?……事实上,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会不会变成一具尸体(在写这句话时,我的手在颤抖),我很害怕,真的很害怕……

总之,当你收到这封信时,不管我处于什么情况,请你在看完后都务必烧毁这封信,然后,找个机会逃跑吧。因为……因为,这间公司,不仅仅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里面,藏有更深层,更恐怖的秘密。

以你我共处了多年的经验(其实你知道我记性一直不是很好,所以我也不记得我们之间作为同事到底共处了多久了,但感觉应该不久了),还有为这间表面上看上去是“海洋食品罐头包装公司”Seafood Can Package的机构工作多年的经验,我想你应该也早就注意到了,那些其他公司里没有的奇奇怪怪的规定,或者那些偶尔从禁止进入的地方传出的奇怪声音……除此之外,还有更多不经意的怪异小事。

在这之前,虽然我早就都注意到了这些,但都因为这里的高收入而选择当做没看见,我也一直遵守着“埋头做事,两耳不闻”这条行业潜规则。但是,现在,我真的忍受不了了。这间公司里潜藏着这么多的秘密和恐怖,我仿佛都能感受到我这间狭小房间或许会有什么看不见的怪物在其中出入……而且,你稍微抬头看看吧(但不要太明显),你难道一直都不觉得奇怪吗?!一个摄像头!为什么一间普通的公司还要把监控装在员工的房间里?!这简直是太可怕了!我们的一举一动,一直都在公司的掌控之中,我们没有一点人身自由!甚至,有可能我们能被公司选进当清洁工这点,都是被设计好的!天啊!你真的不觉得可怕吗!

我稍微环视了一下房间,发现房间的一角有一个摄像头。

而且,而且……我的天啊,我怀疑……他们甚至还动过我的脑子!我一直记得……啊,应该说我根本一直都不记得……我对以前……几年前的记忆非常模糊,仿佛是来自遥远的古代……我不记得我是怎么进入这家公司当清洁工的了……我不记得以前生活的细节,只记得日复一日做着相同的工作……睡觉,吃饭,工作,然后又是睡觉吃饭工作……

这明明不应该是我生活中的全部,我应该还有家人,朋友,妻子……他们,他们都到哪里去了?我,我仿佛记得,他们都死了…怎么会,怎么可能…我是孤身一人…呜……孤身一人……他们,他们的死亡……不对,我真的有家人吗?我,我不记得了……我是一直孤身一人吗?我……朱莉娅……我好想你……

还有就是,你还记得以前的小朱吗?就是那个年轻有朝气,鬼机灵好奇心又很强的小朱。最近不是说他辞职了吗?但事实上,我知道是怎么回事,我知道里面的隐情。

是在小朱消失的前几天,他来找过我,他说他有搞到了一张卡。然后,他潜进了那里,那个我们不允许进入,也无法进入的地方。然后,他说,他在里面看到了地狱……我不知道他具体指的是什么,他也没有详细说明。但是,但是,他那时候的眼神……他浑身冒着冷汗,颤抖着,眼神里充满了恐惧……那一刻,我似乎想起了什么,我仿佛见过无数多向小朱一样的人,他们尖叫,枪声此起彼伏,鲜血喷涌,充满绝望……然后,还有一个手术台,我躺在上面,有人……他们绝对对我做了一些什么!然后,我变成了这副模样。就好像踏脚石,任人玩弄。

基石,我们连这个公司的基石都不算,即使缺少了也不会引起任何损失,所以,小朱才能“被”公司轻而易举的辞职,只是因为知道了他不应该知道的真相。你还记得吗,这家公司惊人的高辞职率,每个月,都有我们的同事辞职……而我们从来都不知道里面真正的原因。

我思考过,也仔细观察过,只是为了揭开这间公司真正的真相和秘密……我相信你每天都能看到,全副武装,打扮的像国家秘密军队的特种部队的人出入那扇禁止进入的门;那些研究人员白大褂上还总是散发着恶臭,上面混杂着猜都猜不出是什么的混合物……有一次靠近那扇门时,我还听到了微弱的爆炸声和瘆人的惨叫。海洋食品罐头包装公司绝对只是他们真实而邪恶的研究目的的掩护,他们真正的研究到底是什么?他们到底有什么目的?他们拿人体来做实验(我或许就是他们的实验结果之一,但他们究竟对我做了什么?我不知道……),或许又是国家的什么秘密研究项目,甚至还有可能和那些神秘的外星人有关……我真的无法在继续想象了,这绝对不是你我能继续工作的地方,我在空气中嗅到了荒诞和黑暗的味道。在这样下去,在这样下去,恐怕,我们都会死的!就像小朱一样!

我害怕,我是真的害怕,我的手在抖,我的全身都在抖,我在犹豫,我不知道我到底要不要辞职。有一阵深入骨髓的恐惧,在我脑海里撕叫着,尖叫着,对我说不要去管,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而另一边,又有低沉的声音,诱惑我一探究竟……我,我……!反正在这么下去,我也只是会“被”辞职掉,何不如,拼一把!

我现在只求,我只求你能相信我的话。这不是什么胡言乱语,也不是危言耸听,你是我最熟悉的人之一,我只希望你能逃走,远离此地……而我,我绝对本不应该来这里当清洁工!是他们!是这家公司,我不知道他们是把我怎么样了,但我真的受够了!受够了这所有的一切了。你赶快离开吧,我绝对要去辞职了,我要去质问他们!不管结局将如何,我都要一试。

本以为这封奇怪的信到此处就结束了,但是,在最末尾,有一段非常潦草的小字,勉强能读懂。

上帝保佑我吧,或许我不应该就这么鲁莽的去辞职,或许我……啊呃……算了,既然决定的话,那还是去试试看吧。等一下,等一下……我为什么会想去辞职?这实在是太危险了,逃跑!对!逃跑,逃跑或许是可行的……啊不,有摄像头,我的一举一动都一直被他们监视着……会被发现的,绝对会被发现的。逃跑是行不通的了……这样的话,那辞职可行吗?额,呃……对了,我有一把枪!我可以拿上那把枪……

我有点郁闷的看完这份奇怪的胡言乱语的信,不管他是寄给谁的,反正不会是寄给我的。我把这封信扔进了垃圾桶里。

看了一眼手表,夜已深,是时候应该上床睡觉了,我一瘸一拐的走到了距离椅子不远的单人床边。欸,没办法,年纪大了毛病就是多。

“你没事吧?”

嗯?有人在叫我吗?我环顾四周,一间狭小的单人宿舍里就我一个人。怎么可能会有其他人在,看来是我听错了。

我躺在床上,突然想起听说早上好像有哪个区域发生了一场骚乱,那场骚乱的主人公,该不会就是写这封信的人吧……无所谓,反正也不关我的事。

没有继续多想,我很快进入了梦乡。

“子弹嵌入的很深,能活下来已经是个奇迹了。”

“恐怕以后是不能继续……”

第二天,我从噩梦中惊醒,满身是汗。看了一眼瘸腿,叹了一口气。

看来是药效……还不够吗……过往的记忆在刺痛神经。

起床后,首先第一件是就是……捡起昨晚扔进垃圾桶的废纸,一把火烧了。

然后,撬开床底的一块瓷砖,底下是一个小块空间,里面刚好可以藏下一个东西。我拿起这个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东西,一次性调到了最大剂量,然后毫不犹豫的对着自己使用。

在最后,我的想法只有一个,“以后真的再也不能写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