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你的唯一
评分: +25+x

1975/01/02 收容室

负责收容物:Item#CN-12911

这是新的一批收容物,倒不如说是一个——资料上描述的是复数的蠕动肉块,但到我手上的时候就只有一块。不过我马上就释怀了,因为资料还说对象会分离和融合。
说实话,它还是挺畸形的,不停地蠕动着自己可怖的身躯,还会不时地、毫无征兆地在表面上睁开一个个,抑或是几十双眼睛盯着我看。要不是听从转接员的建议,说不定我已经把晚上吃的饭全吐出来了。

说是除了分离、融合和改变构造形态外没有其它异常和危害,意味着直接接触也是无害的?但为了以防万一,我已经去过了精神卫生部。
危害级别的话,暂定待观察吧。

1975/01/03 收容室

负责收容物:Item#CN-12911

诊察结果出来了,说是没有异常。或许是我心理作用吧,至少这张诊察单子还能给我一丝心理慰藉。
这是第二次来观察它了,还是老样子——缓慢地在地上蠕动爬行、肉块表面时不时地睁开双眼盯着我——资料说是对象需要进食,但没说它应该吃什么和不能吃什么,琢磨了一会,我把我身上随身携带的三包饼干当着它的面打开后放在地上。

它的一只眼睛盯着我看,而另一只眼则看着地上的饼干。

由于没法沟通,我无法理解它的这个举动是什么意思。过了许久,它依然没有任何接近饼干的举动,而唯有一只眼死死地盯着我。无可奈何之下,我把其中一块捡起来咬了一口吞了下去,然后指了指剩下的饼干。
它这才把注意放到饼干上,然后伸出触手把饼干塞到自己肉与肉的缝隙中。那会是嘴吗?

一时的反胃再次涌上我的口腔,可想而知我的表情变化,或许我会习惯的。

- P 1283 -


“不行,卢卡,你也知道我们站点的异常物品部因为并不高危,所以经费和人手稀缺,我不能允许这么任性的要求。”

“看在心灵遮盖合金的分上,组长,你也知道我的胃有点问题……”

“哈,进这该死的基金会工作的人哪个没点疾病和异常?别想用这方法来逃避工作,卢卡,你也在这里工作了七年了,从母胎单身至今,你难道不想趁这个机会一举登上幸福阶梯?”

“可……”

“这次我还为了照顾你,让部长给你安排的这个项目,简简单单的收容工作,做好了说不定就能离开这无趣的部门了呢?”

“哎……好吧,你赢了。”


1975/01/04 多云 收容室

负责收容物:Item#CN-12911

今天是第三天,不过我早就习惯了,异常物品的结局要么是被转移,要么就是被升格为项目。

部长发布了新的任务,说是谁能发现异常物品的新性质就能被提拔,要是能成项目更能加薪。虽然,虽然!我对这方面不是很感兴趣,但……

为了测试它对外界的应激反应,我在饼干上加了不少调料,辣的、甜的、咸的、苦的、酸的,但我也不敢加过头,因为只有我吃了之后它才会吃,对此我提出了几点想法:
· 它对外界有所感知。
· 它不具备味觉。
· 它或许识别不了料理。
· 它或许有着模仿的性质。

虽然没有其它证据能证明后两点,但至少它是一直有在观察我的动作。而且……
或许是我的心理作用,它昨天是不是就只用了两只眼睛,今天还弄出了嘴来?

1975/01/05 收容室

负责收容物:Item#CN-12911

他妈的,傻逼部长说感知力和变形很普遍,所以不能升格成项目!我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但是该工作还是得继续工作的,我也得好好控制一下自己的面部表情,既然它向着人类的形态变形,那我也得关注它是否有危害。以及,它是不是变大了一点?

我变着法子亲自下厨给它做了一些一般料理——也就几大盘吧——虽然我的手艺不是很行,但勉强还是能下咽的。它依旧在我吃了之后才开始动嘴,这一次依然和之前一样没有任何犹豫就把食物吃了下去(说实话,看见它全部吃下去的时候我还挺开心的),还装模做样地做出了咀嚼动作——我是不知道为什么这玩意光吃不拉,这完全不符合生物学啊。

哦它是异常,那没事了。
哦不对,我说为什么不拉,它变大了啊。

没事了,我是傻逼。

- P 1284 -


在一次观察中,我看着进食结束的它,破天荒地蹲在它的旁边伸出手摸着它的……头?大抵是许久没有接触生物异常的缘故,它给我一种“我在养宠物”的错觉。持续了约三四秒后,我重新站回,而它依旧用眼睛看着我。

我决定给它起名叫“安妮”,是我以前养的一只猫的名字。

有时候,我也会蹲坐在安妮的旁边,拿着一些关于寓言故事和爱情故事的书向它念着,试图向它表明自己并不具有敌意,而它也会很识趣地在我念书时保持不动,直到结束时才睁开眼睛。

我不知道这些故事对安妮来说意味着什么,也无法保证它能理解这些故事,但我希望可以通过这些来与它建立联系,至少能让它明白,我,我们,人类并非只会造成战争和压迫。

哈,多少有点理想化了,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愁善感了?


1975/01/06 收容室

负责收容物:Item#CN-12911

我日,安妮变成人了?不是,啊?明明昨天还只是一张嘴两只眼睛一个鼻子和一双耳朵来着,咋今天就变成了一个小孩了?这手这脚怎么出来的?还有这指甲和头发?这要不是变形完全说不过去啊,这总得是项目了吧。

不过为什么没生殖器?

1975/01/07 收容室

负责收容物:Item#CN-12911

寄吧部长说异常性还是不够,区区模仿者他们已经收容很多了,什么逆天言论,基金会不是有啥异常就收容啥异常的吗?咋还收容很多了,搁这玩游戏收集角色呢?
行,有种。

我用经费买了点人体构造书给安妮看,但它拿着书看之后就不动了,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直到太阳从远处落下,同事招呼我去吃晚饭也没有什么动静。

或许一切都得等明日见分晓。

- P 1285 -


“卢卡,你的报告我看了。”

好吧好吧,又是这个开头,我无奈地叹了口气,拿着部长递回我的文件,踱步离开办公室。是因为我的文字不够严谨,不适合作为项目?还是因为这该死的唯一收容制度?看着同时期的同事一个个都开始升职到其它部门,享受着更高的福利待遇时,我那丑陋的嫉妒就开始作祟。

但我能干啥呢?顾及着往日交情,抬头不见低头见,我能说出什么话来满足我的嫉妒呢?领着只能支持着我一个人日常生活开销的薪水,看着其他人人手一个高科技手枪,我却只能笑着恭维。

能咋样呢,乐吧。

我再一次来到收容室前,看着里面站在地上、双手撑在玻璃上、双眼直视着我的“面瘫小孩”,不由得苦笑了一下,或许只有现在,仅有此时,才会有记得我的存在。

安妮会期盼着我的到来吗?


1975/01/08 收容室

负责收容物:Item#CN-12911

安妮似乎感知到了我的存在,早早地就站在玻璃旁看着我来的方向。这很奇妙,头一次感觉被人依赖是如此的令我感到欣慰和开心。

这一次接触,让我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它的身体毫无疑问地在向“人”靠近,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它越发的像一名女性,亮白的皮肤取代了原本暗红色的肉块,头发也变得修长。
原本平滑的胸部也变得鼓鼓的,说是小女孩的乳房也不为过,甚至还有着阴道口。

一瞬间的刺激冲击着我的理智,幸好伦理和道德约束着我的感性,与其说是像人,倒不如说是已经进入恐怖谷阶段了。我尝试着继续与安妮沟通,但它依然只是盯着我看。

无论怎样,至少安妮确实理解了人体的构造。我把我的白大褂给它披上,多少能让我好受点。

1975/01/09 收容室

负责收容物:Item#CN-12911

今天的变化愈加大了,乳头、手指、脚趾,如果不是它眼睛里的一堆眼球、长着指甲的触手和蛇信子一般的舌头,或许我会真的把它错认为不小心跑到收容室里的小女孩。

我尝试着与安妮沟通,虽然它和我一样用嘴一张一合,但它的声带却一直没有振动,这倒真的触及了我的知识盲区——如何在无法沟通的情况下向它描述声音通过振动发声?

在我记录的时候,安妮一直坐在地上盯着我看,大抵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有什么东西拉了拉我的衣角。
下次接触时,我应该可以给它带一颗糖。

顺便,我还得去买一套衣服,和

- P 1286 -


我一点也不觉得尴尬和意外,为什么我一定要觉得?难道是我刚刚看见我以前的暧昧对象和我上一届同事一起逛街?还是说看见他们手牵着手幸福地走进了那些奢侈品商店?我不知道。

当我拿出钱包里仅剩的几百块钱买了女性的内衣内裤与衣物时,我没有感觉难受。当我看着街上一对对情侣如胶似漆般相拥时,我没有感觉难受。当我坐着几乎只有老年人的公交车时,我没有感觉难受。

当我打开我的终端,看着一封又一封的申请驳回时,我没有感觉难受。生活让我的心变得麻木不仁,在基金会里从事了七年有余,除了工作,依然只有工作,无亲无故,面对着各式各样的异常,不断地自我安慰着。

一切都是为了人类的常态,为了社会的常态,为了常态的常态。

我再次回到了收容室前,而它依旧站在那里,搁着玻璃仰望着我。我再一次踏入收容室内,拿出购物袋里的衣物,套在安妮的身上。至少在这一刻,它有了点人样。

摸出自己身上的一颗糖果——那是我用仅剩的零钱买的最后的奢侈品,从明天起我就得领基金会的贫困员工生活保障餐过日子了——小心翼翼地将糖纸拨开,把糖果放在它的手心里,然后当着它的面将糖纸含在嘴里。

看着安妮学着我的样子把糖果含到嘴里,虽然不知道它是否具备味觉,但这么一个动作依然满足了我。一瞬间的难受占据着我的心,眼睛被泪水朦胧,水蒸气攀上我的眼镜。

果然糖纸也是甜的。


1975/01/22 多云 收容室

负责收容物:Item#CN-12911

经过多日的观察,安妮似乎已经理解了英文与中文,并且确实地对“安妮”这个名字有了反应,至少这说明它的智力应当不低,再不济也有了14、15岁的智力,而且也能熟练使用刀叉来切割食物了。尽管如此,安妮依然无法让自己的声带产生振动,这意味着言语沟通依然无法构建。

此外,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在我外出工作时,我曾让其他同事来拜托观察安妮,它却以消极的态度予以反应,而且还躲着他们,也不愿意吃他们给的食物。
直到我回来,安妮才开始恢复正常。

虽然不是很清楚这种现象是否正常,但这意味着安妮确实有着感知力和智力,也意味着它具备独立思考的能力。毫无疑问,它对我抱有绝对的善意,但是为什么?

新一轮的升格申请开始了,但我决定自己一个人照顾研究它。

1975/01/23 收容室

负责收容物:Item#CN-12911

今天在我照常记录时,安妮趁我的注意力不在它身上,双手上的触手环着我的腰,紧紧地贴着我。感受着它胸前的柔软的同时,不可名状的恐惧占据了我的思维,双脚不由得一滑,仰面跌倒在地上,而它依然抬着头,眼眶中无数只眼睛凝视着我。

我闭着双眼不断地向上帝祈祷不要被安妮吃掉,颤巍巍地睁开眼睛,却只见到它的头依偎在我的肚子上,被动感受着来自它的体温、心跳和呼吸。
恐惧被另一种情感压制,在那时,我只觉得自己的体温在不断升高,不禁用右手捂住自己的嘴巴,使自己的身体慢下来,担心自己的一个举动惹恼了身上这个存在。

或是两分钟,也可能是三分钟?安妮才慢慢地离开我的身体,然后重新坐在地上看着我。
为什么?

- P 1293 -


我的大脑回放着两三分钟前记忆,我端着食物走进收容室,看着它吃食物的同时拿出纸笔记录着今天的报告,然后呢?我的后脑勺和地面来了一场跨时代的会晤,随后眼前出现了数十只眼睛……

等等,眼睛?我的意识再次回到那具瘫倒在地上的躯壳上,面部传来猛烈的热气,呼吸被遏制,唯有被动地感受着来自身上的、安妮的体温以及蛇信子般的舌头在我的口腔中扫荡着我的唾液,温柔地从舌尖抚摸至舌根,然后再将它的唾液交换到我的嘴里。

当我意识到自己正在和一个异常接吻时,我的手下意识地放在安妮的肩上,然后猛地将它推开。它歪着头,精致的人类面容、彼此嘴唇上唾液连成的丝线、修长的睫毛、丰满的乳房、秀丽的长发,无不让我不禁把面前这个存在认作“异性”。

陷于安妮的美丽,我的身体再一次停住,意识寻找着能解决眼前这一事态的方法。而它困惑地看着我,见我没有反应,随后重新贴上我的身体,彼此的嘴唇又一次重叠。三四秒后,我的双手重新放在肩上,却怎么也使不出力量,身体变得燥热。

数只触手解开了我的腰带,随后伸进我的衣服中,攀上腰间和胸膛,不断来回地抚摸和轻敲着我的躯体。一种黏滑冰凉的分泌物从触手的顶端渗出,覆盖在我的皮肤上。

我的意识逐渐朦胧,但我的理性仍有一根弦控制着我的身体——我试着从裤子口袋中掏出警报器,却发现我的衣服和裤子与它的衣物混在一起,早已被它扔到了原处——全身上下的仅剩下了一副眼镜和最后的底线——一条我在清仓大甩卖时购买的廉价内裤。

口腔的侵扰不断持续冲击着我的意识,安妮不停地变换着呼吸的方式和接吻的动作。大抵是五分钟后,它停下了接吻,丝线将彼此连结,而我在它那猛烈的刺激下早已失去了反抗的力气。

安妮一直面瘫的脸上露出了我从未见过的笑容,配上它那唾液和异样的冰凉体液,在我眼中异样的淫荡。性欲促使着生物的繁殖本能,我的阴茎从内裤中勃起,隔着一层薄布抵着它的小腹。

随着不知是从何处传来的笑声,一根根触手穿过“最后防线”,缠绕着我的双腿,游离着我的脚趾。最后,我亲眼看着它将我的内裤丢到远方的衣物堆积处,而我的那根阴茎伫立在那里,渴求着释放。

一根触手缠绕着阴茎——一瞬间的冰凉刺激让我不禁呼吸加重——摆弄着对准它的阴道口,随后猛地坐下,强烈的挤压感、适人的温度和子宫口的接触,彻底把理性剥离我的意识。似是在调整方位和力度,安妮扭动着自己的身体,随后一遍遍地重复着往返运动,身体与身体的碰撞声、触手在我耳朵里摆动的声音,让我彻底沦陷于安妮。


1975/01/24 收容室

负责收容物:Item#CN-12911














- P 1294 -





































“所以……故事至此结束了?”同事猛喝一口美式,随后不置信地问道,“这编的故事还挺有意思,真实感还挺足的,主要是我没想到你的性癖这么奇怪。”

“你不信我?”

“你这要我怎么信你?一个异常和研究员的爱情故事?而且还是女性主导加逆推?我要信了你的鬼话的话我就把我的名字倒过来写。”他将杯中的咖啡一饮而尽,“我一会还有工作,你就享受你的假期吧,那次站点收容失效事件发生时你也确实经历了不少,从那一堆异常中逃出来也算你牛逼。”

他正要起身,似是又想到什么,接着问:“那个和你一起逃出来的女孩呢?你不是说她是你……外甥女来着,今天咋没跟着你来?”

“啊,我一会正要去接她。”

“行,那我走了。别忘结账啊!”

卢卡目送着他的同事离开,喝了口手边的咖啡,随后来到前台结账。四五分钟后,微笑着踱步走到玻璃门前,与一个带着手套、戴着美瞳的十八岁女孩,搀扶着手臂走离咖啡厅。

一根触手伸进卢卡的衬衣里,攀上他的手臂,不断摩擦着皮肤。

“欢迎来到世界,安妮。”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