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H.Pickman的提案

项目编号:SCP-001

项目等级:Archon

这是Dr. Johnathan West在真正文件的措辞溜掉前能写下的全部内容。为SCP-001编写一份文件,这可不是小工作。他之前也有人这么做过,为其他被认为非常重要的异常。这是一篇001草案的根本要旨:重要性。

“等下,该死。”他咒骂道,“Archon可不标准。应该在这加些东西。”

项目等级:Archon1

“这下好多了。”他看了看手表叹了口气。写作障碍。一个科学家怎么会遇到这种事。

001在Site-87的各位间不是个秘密。它是个大事件,别的好些人和他合作写过草案,给予反馈和部分修正。这和87这边的很多事一样,是团队协作。但这事不成则败;站点的信誉全仰仗于此了。

“该死。”他看到手表指向了5:00。好吧,他还有一个月时间完成提案——此外,今晚可是每周扑克之夜。

他保存了工作,关掉监视器,走向地下3层的公共区。


“到底什么是Archon级?跟注。”Katherine Sinclair,奇术学家,把她的赌注下到池里。“难道不该是Thaumiel?”

“不,你看,多元宇宙穿越阵列是Thaumiel。加注。”Tristan Bailey,多元宇宙外交官,正拿着着一手垃圾牌,但别人都不知道。他自认为有一张完美的扑克脸,特别是当讨论内容转到了收容程序上时。“它被收容着,但可以用于拯救世界,如有需要。而统领(Archon)级则是你收容了它就真的会毁灭世界。”

Cassandra Pike,超常动物学家,对着Tristan扬起眉毛。她看得出对方在虚张声势;Bailey兄弟都是一个德性。他们会把食指按到拇指上来回搓。Pike傻笑着把她的筹码推到中央。“全押。”

Bailey哀嚎。“封牌。该死的,Pike。”

Cassandra耸耸肩,看着桌上其他人封牌,把她的牌交给庄家。Cassandra Pike情绪并不稳定,直至最近。但她可是超级扑克好手——她刚刚押下去的码足以让其他人破产。

“得承认,我很嫉妒。”Jason Hendricks是Pike的前任上级,最近刚从俄勒冈回来。“我被调任,然后不到两年,你就发现了新的001。”他洗着牌堆回头张望,期待West能从门里随时现身。

“这里没你真是太无聊了,Jay。”Bailey坦白道,又添了一句,“没了你这的昆虫幻觉远远不够啊。”

“一如既往的滑稽,Bailey。”Hendricks摇了摇头。“你和Dr. Hennessy用什么姿势?传教士还是牛仔反坐?”

从房间另一边,Montgomery Reynolds咳嗽了一声,他正在喝的根汁汽水撒的到处都是。Sinclair抬高眉毛瞪着他。“啥?”Reynolds问道。“好个俏皮话。”

“如果你已满十三岁!”Sinclair发出了一声“哈”。“从没想过你的幽默感这么不成熟,Monty。”她看向牌,尽力不对手中的一对王露出表情。“你确定不来参加吗?”

“我是法师,不是赌博师。我对你们有不公平的优势——一句洞察,我就能看到你们全部的手牌。”Reynolds在他背后坦言道——他赌博真是超烂。正当他又喝了一口,手机震动起来。他看了看,歪着头,走到桌边。“Katherine,我觉得这是发给你的?West错发到我这了。”

“那么第一稿收容程序。”Sinclair调整了下她的眼镜,接过电话,用拇指划过屏幕。

特殊收容措施:SCP-001根植于威斯康星州懒人坑(Sloth's Pit)(枢纽-18)和Site-87的叙事结构中,令其可在区域内更容易被观察。若有必要SCP-001的部分可被记叙性收容以隔离重大连续性错误和恶性推动情节。

“这真是太模糊了。”Sinclair摇了摇头,“发回去告诉他说清楚‘记叙性收容’是个什么意思。还有这个‘恶性推动情节’?”

“直接对我本人反馈不行么?”Johnathan West边收手机边走进休息厅,“说实话,我是在来的路上才写的程序。”

“有点难以想象,你们到底收容了什么。”Hendricks说着给West发了牌。“叙事因果性的概念?真是沉重。”

“我们在给它找各种名字。”Pike承认道。“也许可以叫做I.H.P.的提案。以Isaiah Pickman之名。”

上个万圣节死掉的那个档案员?”Hendricks皱眉。“他和这有啥关系?”

“他对档案归类着魔。”Sinclair解释道。“感谢他,我们得以找出一种没人注意过的异常发生模式。这让我、Bailey、West和Pike提出了一个集中性异常理论…”

“然后引出了SCP-001。很‘充分’。”Hendricks也在底池里下了他的注,“你们听说Phil Verhoten要来这讲话了吗?”

“你在开什么玩笑,”Bailey瞪着他。“Philip Verhoten?那个真的在给枢纽写书的人?”

“几本书,复数。”Sinclair开始列出书名。“有《十字路口》,《魔法之死:枢纽的消解》、《微枢纽》…他还有第四本也要出了。还没公布标题。”

Cassandra Pike看起来不在意。“好,但,这人到底是谁?我跟注。”

West对着Pike摇了摇头。“你得复习历史了。Philip Verhoten就是发现懒人坑的人。”


特殊收容措施:SCP-001根植于威斯康星州懒人坑(枢纽-18)和Site-87的叙事结构中,令其可在区域内更容易被观察。若有必要,SCP-001的部分可被记叙性收容使用记叙性探索机术收容以隔离重大连续性错误和恶性推动情节。

“听着还是不对,”Johnathan叹口气,看向他兄弟,“我不懂,Harry。你怎么看?”

“我觉得你把‘技术’拼错了。”Harold West看着提案,“写完描述再来写收容措施吧。以前我这么做挺顺的。”

“但对这篇文件不顶用。呃。”他看着电脑里的文件叹气起来。“叙事探索技术真是个胡话。”

“好吧,但如果我们叫它‘冒险’或者‘挂灯罩’,这就太不冷静客观了。”Harold喝了口咖啡,“也许你该等Verhoten来镇上的时候问问他?天知道你见到你的基金会名人的时候会不会礼拜他走过的地面。”

“是他发现了懒人坑,但从90年代起他就没来过这。”Johnathan嘀咕着敲起了键盘,写下了描述的第一句话。

描述:SCP-001是一异常性宇宙常量,由Sinclair、West、Pike、Bailey等人命名为“叙事因果性法则”。SCP-001确凿无疑地证明了基准宇宙是一存在于一个或多个独立叙事中的虚构结构。

“这就引入有点太早了,你说呢?”Johnathan皱皱眉。“我感觉应该要,不知道,更有冲击性。”

“冲击性?”Harold蔑笑,“我们可不是写小说。”

“不是,但我们可能完全就是在小说里。”Johnathan搅拌着咖啡。“Julie的小联盟比赛是不是这周六?我还是没被邀请吗?”

“教练还是觉得你把球扔回投手打中他脑袋是一种反应过度。”Harold予以确认。

“那是他丢的第十五个犯规球!”

“他是你侄女一边的!”


Johnathan越是想,就越觉得他兄弟是对的。他应该和Verhoten聊聊。但“礼拜他走过的地面”有点过了——Verhoten只是告诉了他异常可以不只是他们所知的那样,仅仅是可以终结时空的可怕事物。他所做的是带他到了这里。

他看着桌上的画,上面是年轻时的他和Verhoten,站在灰湖边,看着唯一一头不是电影胡编的湖怪。一段对话浮现他的心中。

“Johnny,”Verhoten开口了,“你经历的也是很多基金会新人经历过的。你为这些死亡毁灭和虚无感到恶心,你想知道是不是有什么值得拯救。”

“别替我发话,”West厉声说道,“世界不会终结于核火,老大。某些腐尸会冲破牢房吃小孩,或者一条大蛞蝓要从海里爬出,或者我们要被吸进一台超大机器——”

“Johnny。如果宇宙里只有死亡和毁灭,我们就不会有这些。”Verhoten转身向湖,如果可以这么叫的话:比起苏必利尔湖它太过逊色,不过一小时的航程。它不过是个大池塘而已。“看看,百万年地质过程创造了它。生态过程让它宜居。还有异常的过程…”Verhoten卷起手喊出低沉的嚎声。

这种行为的原因很快就揭晓了。从水中,一条长长的脖子钻了出来。末端有个小脑袋咆哮着回应。West倒抽一口气,后退了几步。“这什么鬼?!”

Elasmosaurus jacksonslothii,”Verhoten解释道。“懒人坑自己的湖怪。你知道,我们拍不到清晰图像是因为它们的皮肤会放出电磁辐射并搞烂胶片。”他把相机递给West。“我们就叫她‘灰女士’好了。”

“你…命名了一个异常?但——”

“Johnathan。对每个Keter级异常来说,都至少有20个Euclid级异常和她一样。它们只是各行其是,过自己的生活,不会打扰任何人。异常没有天生的善恶。”

灰女士向他们游来。Verhoten继续说道:“异常有两面性:一面神奇,一面恐怖。在基金会工作,你见到的后者占大多数。但我要给你看看神奇一面。现在,能把我包里的三脚架拿出来吗?”

West回到现实叹了口气,揉了揉脑袋。“神奇与恐怖,嗯,Phil?”

他捏了捏关节,继续打字。

描述:SCP-001是一异常性宇宙常量,由Sinclair、West、Pike、Bailey等人命名为“叙事因果性法则”。SCP-001确凿无疑地证明了基准宇宙是一存在于一个或多个独立叙事中的虚构结构。

SCP-001可以通过运用叙事探索技术被观测到。示例包括使用以下语句:“能出什么问题?”、“至少现在没下雨”、或者指出特定情境中的矛盾点(被称作“挂灯罩”的行为),如此做将引发SCP-001的改动,编为SCP-001-A。

SCP-001-A个例形式多样,在性质上一般对外部视角而言有助于令叙事讲述引人入胜。SCP-001-A个例不一定具有异常性,但确实符合过去20年中观测到的‘非现实’集合。通常观测到的SCP-001-A个例包括:

  • 在返乡时遇到前任恋人并恢复关系
  • 天气变化为能够引起幸灾乐祸的模式
  • Keter级SCP在突破后突然变得易于收容
  • 引起墨菲定律,造成灾难性、但略带喜剧性的事件。

“略带喜剧性…”West摇摇头删掉了最后几个字,然后意识到他也没有更好的想法。他叹了口气,决定留着不动。


“你确定这是明智的吗,Katherine?”Montgomery Reynolds皱起眉来。两人在正在情人路中央,夜里,拿着Pickman-Sinclair叙事波动侦测器。“我不确定他会不会和蔼可亲。”

“他去年愿意和我们共事,”Sinclair说,手握侦测棒。她承认道,“退一步说,我们一起阻止过一次现实重构事件和枢纽的崩溃危机…”

“还是不敢相信你为此写了份剧本,”Reynolds皱起眉,“这可能会把他吓跑的。”

“没有哪个坏蛋能抵抗一对色急——好吧,‘horny’——”她突出了打引号内容“——三十四十的事情。没有青年人那么有用,但Bailey家那几个一个都不行。”

“你知道,他们在Site-87有个白版,试图记录他们自己的时间线。从2005年至今,他们有一大坨空白就写着‘古怪的时间影响玩意。’”Reynolds看了看剧本。“如果我不爱你…”

“没有哪个宇宙可能会这样,”Sinclair转了转肩膀,看向剧本。“从头开始。”

Reynolds转了转眼珠。“‘来吧宝贝,你想到死都是处吗?’”

“‘我不会那么快死的…Derrick。”Sinclair突然对她选择的实验用姓名后悔起来,“我要多活几天操够一百万人’天哪太可怕了。”Sinclair忍不住笑起来,靠在Monty身上。“上帝我觉得我高中写的这些东西烂透了!”

Reynolds靠过来亲吻她。“好吧,看来做对了什么。”他指了指叙事波动侦测器——它开始亮绿光了。

阴影中,一个巨大的黑色身影钻出,一把大斧立在两人中间,把脚边的土地劈开。他两跳开,看着这位羊人。

羊人皱起眉头,怒吼一声收回斧子。他看着他们,剧本,然后是侦测器,摇了摇头,狂乱的毛发盖住了他的角。“你们搞这个是不是老了点?”

“我们是在测试,”Sinclair耸耸肩。“给我们点时间。”

羊人喷出鼻息。“本镇最后的大秘密,叙事,你们发现了。”他抬起斧头,侧着脑袋。“你们要做啥?”


Tristan Bailey正在处理他的平板电脑,差点撞到了电梯里的Dr. Sinclair。门在他身后关闭,他嘀咕出了一句抱歉,接着看向电梯后方的屏幕。身后的屏幕上展示着Phillip Verhoten的画像,一位六十多岁的南非人,肤色如成品红木,带着眼镜面露微笑。他叠在自己的书前,一则通知从头顶滚过:“Philip Verhoten,《十字路口》的作者,2号中庭。别错过了!”

Sinclair看向Bailey,稍稍皱起了眉毛。“我检查了你对001文件的贡献。我…发现了个问题。”

“哦?”Tristan也皱眉。

Sinclair拿出自己的平板,高亮有问题的部分,已经被她划掉了。

S. Andrew Swann的SCP-001变体所提出的理论不同,构筑基准叙事的实体或实体们,在大部分情况下,并不具有积极的恶意,但它们是变态狂。

“最后一句真没必要。”Sinclair盯着Bailey。

“人们总是在非终稿草案里加些笑话或者吐槽的。我好像记得某人因为意外在报告里留下性感名号被处罚咯。”

Sinclair怒视Tristan。“你说过你绝对不会再提起Sinclair/Synner事故的。”她嘀咕着。

“不是我的锅,你这角色名选的太可怕了,”Bailey说着电梯门也开了。“你们的林间测试发现什么了?”

“羊人居然很健谈,”Sinclair承认道。“我们给他说是怎么发现叙事的事的,他就给了我们,嗯,有疑问的数据。”

“比如呢?”Bailey走出电梯门,和Sinclair同行。

“所以,Swann提案整个提出的东西,有个元祖宇宙写出了我们所有的生活?他说并不完全是那样。”她揉了揉太阳穴。“很困惑。我们可能不是虚构的,但我们的世界是以虚构小说的法则来运作,差不多就这样。”

“好,就算我们不是虚构的,我们也在它的法则下运作,真是不一样。”Bailey掏出手机靠在墙边。“还有啥?”

“有。他说,”她扭着脑袋发出轻柔的咔哒声。“他说它可能是活的。”

“它?”Bailey扬起眉毛,“叙事?”

“他说它有个‘灵魂’活在懒人坑。它可以…反应,可以对话。”Sinclair发笑,“这就能解释为何我们能操控它。”

“我不懂。”Bailey停下来摸了摸头,“它能反应,但却不像是活的;更像是对某些短语有化学反应,它就会按特定的桥段做回应。真的想和它交流是荒唐的。就跟和盐酸聊天一样。”

“我也怀疑,”Sinclair坦诚道,继续走路。“你得承认,它有时候确实有种幽默感。”

Bailey又开始走路,看着走廊上的显示器展示了主管Weiss的通知,说生物学地下层测试中止直到E-2913被抓回。“对,也许是,但那总是尴尬式幽默、闹剧还有糟糕的双关。从来没有任何讽刺。”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大概也会有的。”

“呸,”Bailey说着走过Sinclair,走向咖啡机——不是那台咖啡机,很抱歉(“可恶的Site19把好东西都霸占了,”Bailey对自己牢骚)“怎么,既然我这么说了,我就突然会中彩票吗?这种可能性——”他眨了眨眼,手还按在键盘上输入指令;他看向机器背后,有一张纸从后面露出角来。“什么鬼?”

“怎么?”

“这后面有张刮刮卡。”


“探索叙事就弄出随便一张刮刮卡,赚了五千块。不赖啊,Bailey。”Pike抬高下注,“现在你有刮刮卡可以输给我啦。但…你知道你不应该为私利这么做的,对吧?”

“我不是故意的!它在搞我。”Tristan跟了Pike的下注,知道她肯定有更好的牌。“West,我又看了Pickman的观测。我想…叙事可能是有选择的。”

“有选择?”West不耐烦道,“这意味着它有感知,就算不是智能。”他直直地盯着房间一面墙。“也许是第四面墙外有人在搞你。”

“对,但-唔唔唔。”Tristan叹了口气。“对随机选择来说这回应性太强了点,但对化学反应之流又太过矛盾。我不知道。”

“想想羊人说的,”Sinclair指出,“‘叙事之魂在这里比他处更鲜活’。”

“你说他指的是真的灵魂。”Hendricks眯着眼。“一个全球…怎么叫的来的?”

场所精神,”Sinclair点点头,跟注Bailey。“不只是全球。也许是宇宙级。”

Tristan看着桌面,然后是他的一手垃圾牌。“你要承认,这里有东西。”

“我看到的是,你们只是让我的工作更复杂了,”West摇了摇头。“记住是我在动笔写。”

“Verhoten三天内到访。”Pike插嘴。“我听说你和他关系不错。给他看看求反馈?”

“Harry说我应该这样。我会试试的。”West用手指敲打着桌面。“也不是坏主意。”

“不过这种……对Swann提出的‘神是一群恐怖写手’的概念进行反解释。”Sinclair摇头,“不确定我对此感觉如何。”

“我读到的时候以为都是一堆胡话,”Tristan坦承道,“Trev告诉我他们有时候会把假的001个案放到数据库里防止泄密。我知道破碎之神基本是真实的,守门人是真的,但这之外的,都是悬而未决。”

“我们还在站点里存着Gears的提案的残骸。”Pike的话让其他人投来怀疑的眼神。“啥?这是常识。不论如何,残骸处于惰性状态。”

“所以那就是E-0005?”Tristan抬起头,“我想知道一大堆恶魔骨头能在低价值收容中派什么用。”

“有点古怪不是么?”Hendricks发问,“我是说,我知道我是虚构出来的。我们都知道我们是虚构的,但…没什么真正的变化。”他又一次抬高下注。“我们知道我们身处模拟中,却没有虚无主义危机,没有对抗天国的怒火,没有。”他对着自己的牌皱眉:一对二。“想知道为什么。”

“作者质量让我们一直没疯掉?又或者…我们不是虚构的?”Sinclair把牌放到桌上抽出记事本,画上两个粗糙的地球,中间是一扇窗户。“像是,也许他们可以看到我们的宇宙,只是记录事件。”

“元虚构让我头疼。我感觉对不起超形上学的同志们。跟注。”Bailey看了自己的牌,又看了看桌上的牌:一对二和一对三。他手上都是垃圾。“天杀的。”

West也拿出自己的记事板,说他已经封牌了。他写了几个字。

描述:SCP-001:活的?叙事的意识?世界之窗?需要更多测试。

“有什么办法测试下它是不是活的吗?”Pike对着自己的牌皱眉,王和A在这时候也帮不上大忙。“比如 - 恶性叙事不总是罕见。从我们的测试里看,这其实很容易搞出来。”

“测试要怎么进行?”West一边问一边随手又写了些。

对恶性叙事移除的反应?

“好吧…”Sinclair看了看手臂上的疤,然后在记事本上翻了一页,卷起袖子,开始涂写。“如果它是活着的,那它就可能创造出咒语让它的痛苦具现,或者变得可侦测。我今晚就能准备;我们只需要恶性叙事。”

“怎么才能做到?”Pike封了牌专心于讨论,Hendricks很是懊丧。Bailey刚刚在河牌里翻了个A。“最简单的一个办法就是我们搞出些反气氛的事,但又不那么容易达成的事——不刻意去做。”

Bailey自己也封了牌加入进来。“好,我们可以——”

Hendricks把他的一对二扔到桌上站了起来。“就是你们要的他妈的反气氛!四个炸,你们全都封牌啦!”

房间里的空气好像稠密了些。所有人都安静了,而Sinclair抽出一根便携式叙事波动侦测棒。它闪动着危险的亮红色光芒。

“Hendricks,”Sinclair笑了,“我想吻你。”


“你知道的,我才想到叙事可能是让它自己变得恶性。”West皱起眉,Sinclair正在地板上画出粉笔法阵。“它创造了反气氛让我们可以去侦测,前提是Bailey说它是活的这一理论为真。”

“呃。幸好我从来没去过超形上部。”Hendricks按了按额头,“我知道怎么阉掉一个霍达格2,但这让我毫无头绪。”他看向屋里的奇术学家,问道:“能帮上忙吗,Sinclair?”

“我笔记本背后一个咒文,我完成咒语导向后你得念出来。”

“不是什么狗拉丁,是吧?”Hendricks越过被丢弃的扑克桌,捡起笔记本,试图无视屋外传来的切切低语。整个站点的人都来凑热闹,看看这个叙事(也许就是他们所住宇宙的构造本身)是不是活的。他肯定Site-19那边也在看直播。

Cassandra Pike止不住感到满足:在Pickman身故六个月后,他终于得以平反。她对这位老档案员一直怀有同情;当她的药没有能送到镇上任何药房时,他会帮她整理档案。他死了几个月,但现在他正帮助基金会迈出一次重大飞跃。

Tristan在19站那边盯着这坨破事,这些人让他兄弟因为尽忠职守和消灭了一个Keter级异常而降级,他们终于要认错了。自从Trevor做了他做的事之后,这姓氏便饱受恶名;他想洗雪。

“搞我呢你,这是苏美尔文?”Hendricks皱眉。“Sinclair,你知道我的楔形文字早退步了。有个古法兰西仪式也有一样效果的。”

Sinclair、West、Bailey、Pike还有其他观众一起对着Hendricks抬起眉毛。他也抬了一个以作回敬。“咋地?我参加过跨学科培训班好么。”

“嗯,那个,法兰西仪式在2015年就和深成魔典一起烧了。”Sinclair在仪式符文旁边跪下,皱眉。“你就尽量把它读对吧。”

“行吧…希望发音含混不会有太多问题。”他抬头把视线从笔记本朝向Bailey、Pike和West。“不过,到底要怎么…摆脱恶性叙事来着?”

Johnathan West看向人群;Harold上前一步,拿出一块大灯罩。

“你不会是来真的吧…”Hendricks哀嚎。

“别叫我倪卜慧。”Johnathan对自己这个玩笑笑了出来,然后接过灯罩。“完全是认真的,我们要摆脱一个反气氛,基本上就是,要对着它非常、非常严厉地点评并指出为何它很糟糕。”

“那这个灯罩又有啥用呢?”Hendricks叉着手皱起眉。

Tristan拿起灯罩,把窄的一端对上嘴,像是扩音器。“你指出的越大声,就越有用!”他把灯罩放下。“这是测试开始时手边最接近的东西而已。大概会变成某种传统。”

Hendricks转转眼珠,开始念出咒文。Sinclair跪在结印边,确保仪式保持稳定,而Pike、West及Bailey开始了十分显眼的讨论。

“朋友,这写的什么鬼玩意儿啊!”Bailey用灯罩大喊道,“可悲的Hendricks连休息下都不行。你为啥老要选他呢,叙事哥?”

“对!他值得更好的对待。”Pike表示赞同,“自从吃了那个傻逼迷幻剂他就成了全站的笑柄!不公平呀!”

“不要再拿Jason Hendricks挑起冲突了!太老套了!”West透过灯罩大喊着点评道,“你把他的生活变成了烂梗啦!”

“而且反气氛一点不有趣!他应该在扑克游戏里搅合我们才对!”Pike插嘴。

Hendricks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一方面,他们是在支持他,但另一方面,他们只是为了嘲讽一个宇宙常量才这么做。他只好继续诵读。

亮红色的光芒从法阵中传出。Sinclair站起,惊讶,但还是集中注意看着以太红字在法阵的空气中成形。

malnarrative1

Sinclair看着文字旋转擦起了脑袋。“一般而言,痛苦的显现会以…不同的形式出现。更人形化。而这是文本。”

“不是随便什么文本,”Hendricks皱起眉。“是我说过的话。你可以分辨出‘封牌’、‘反气氛’还有其他。但…这什么意思?”

“好吧,咒语要生效,咒语目标必须得感觉到痛苦。而它要感觉到痛苦,就需要能理解痛苦这种感觉。它要做到这些就得…”

“它…就必须是有感知的。”West看着漂浮的文字渐渐消失。“天哪。你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着我们宇宙的某个基础部分是某种活性实体,能记录痛苦乃至其他感知。”Pike睁大眼睛。“天,太疯狂了。”

West闭上眼轻声一叹。这意味着,我他妈得把整篇文件重写了。


Phillip Verhoten在群众欢呼中走上讲台,身穿一件花呢制服。基本上全体Site-87都凑过来听他演讲,培训班也向全球上百个基金会站点同步直播。七位翻译坐在角落,准备把他的演讲转录给各国站点。

“你们好,你们好,你们好Site-87!”他挥了挥手,刚好触动了投影仪的动作感应器,把幻灯片向前翻了三页。他回头看了看屏幕,问道,“我-我能重置下吗?不太熟悉这些新技术。给我个鼠标和激光笔吧。”

差错解决后,Verhoten开始了讲演。“威斯康星州懒人坑。中西部异常首都,懒人岔口,全美最佳海绵糖之乡,枢纽-18,而对你们很多人而言,还是家。”他一拍手叹了口气。“我在这里,为发现它受赞。”他摇头。“这是个愚蠢、愚蠢的头衔。”

“没有人能发现一座已经住了人的城镇:它是被本镇本县的居民和市政工人发现的,早在我涉足此地的很久之前,早在Krakkow营地的悲剧事件之前。从那时起,我们成了懒人坑历史的主体部分,以及它的历史。”他切换幻灯片,秀出了新书封面:

S & C塑料公司:你一生的故事

一系列发生于威斯康星州懒人坑的异常事件,由Site-87的人们讲述

“我得承认,我来这里的目的有部分是自私的。”Verhoten把手放在一起。“这本新书聚焦懒人坑和这里的怪事,由你们讲述。”他对着听众们回手,把幻灯片切换成了观众的实时镜头。“你们全体。你们的故事组成了这本书的内容——至少,是第一版的内容。”

Verhoten把手放到一起。“这座城镇是特别的。世界上少数几个叙事全然展现的地方,我想象,或者至少,我希望,这能造就一些好故事。”

“说到叙事!Johnny West在这吗?”

Johnathan West讨厌被丢到聚光灯下,但他还是站起来,举起手并看着地面。

“恭喜Dr. West、Pike、Bailey与Sinclair,还有前档案员Pickman,做出了真正的发现:发现叙事是一种真实的、物理性的力量。你们的故事必然是我想讲述的。”


“Dr. Verhoten?”

培训班结束后,Johnathan West走向讲台。Philip Verhoten对他微笑,从讲台上伸出手。“Johnny West,杰出的人才。恭喜。”他拉过Johnathan一个拥抱。

West回应,微笑,拿出一叠纸页。“Dr. Verhoten -”

“我们都认识几十年了,叫我Phil。”

“好,Phil,我已经…基本完成了SCP-001的文件。我还是不确定,所以想让你来看一眼。”

Verhoten戴上眼镜,开始扫过给他递上的纸页。


项目编号:SCP-001

项目等级:Archon1

特殊收容措施:SCP-001当前在枢纽-18 (威斯康星州懒人坑)接受Site-87新成立的超形上学部研究员监控。

若有一重大SCP-001-X显现,程序001-Pickman-β将被执行,详情见下。允许使用全部SCP-001-A技术来对抗SCP-001-X的散播。

对SCP-001的测试只可在Dr. Johnathan West允许下进行。

描述:SCP-001是一具知性、可能具有智能的宇宙常量,为基金会档案员Isaiah Howard Pickman (1979-2017)首次发现,在2018年被Pike、West、Bailey、Sinclair等人首次描述。SCP-001显现为一种被称为“叙事因果性”的力量,使自然、历史、技术、异常现象及项目中观测到的规律符合虚构叙事中的规律。这与S. Andrew Swann的SCP-001提案所报告现象相结合,已确定性地证明了基准宇宙至少部分为虚构。

SCP-001-A是可用以操控SCP-001的叙事探索技术,也相信其可运作于其他任何叙事结构中。SCP-001-A技术包括:

  • 说出“能出什么问题?”等语句来引发讽刺性回应
  • 为某个问题创造解决办法,可以使用如“我们漏掉了一些东西,但是是什么?”等语句,或是由多人看向一个被认为能够解决问题的人。
  • 防止灾难事件,通过留意对话中的特定语句(如“最近好无聊”或“这里什么事都没有”)或者叙事规律实现
  • 使用集体鼓励或信念来进行微型概率操控。

SCP-001-A技术并非绝对可靠;SCP-001似乎会选择在特定时间里哪些技术可以生效。

SCP-001-X是叙事因果中的恶性部分,可能作为不满意叙事事件的后果自然显现,或者是因过分使用SCP-001-A而被引发。SCP-001-X个例对其周围的叙事有害,可能创造出大型现实缺陷,造成大规模困惑、强力且荒谬性实体及能力显现,甚至周边共认现实的整体劣化。

SCP-001-X可通过使用特定的SCP-001-A技术SCP-001-Pickman-β来加以反制,SCP-001-Pickman-β程序包含下列步骤:

  • 定位:使用Pickman-Sinclair叙事波动侦测器定位到SCP-001-X集合。
  • 隔离:使用叙事操控技术在SCP-001-X个例周边创立SCP-001稳定区,如聚集大量人群观测发生过程。
  • 嘲弄:对SCP-001-X集合进行嘲弄,发声念出对其显现方式荒唐性的观察,以及SCP-001在无SCP-001-X个例下本应当如何发生。以观察到高音量嘲弄SCP-001-X更为有效。
  • 无效化:约5分钟后,较小的SCP-001-X会被无效化;较大的SCP-001-X可能需要半个到一个小时以上时间来彻底消解。

无效化SCP-001-X个例会引起SCP-001的疼痛反应;这一发现表明SCP-001具有某种程度的感知性。

发现:SCP-001首次观察于威斯康星州懒人坑镇(基金会内称为枢纽-18),作为异常枢纽被Site-87所监控。Site-87档案员Isaiah Howard Pickman观察到懒人坑内的叙事因果具有某些规律,在十五年时间里对其加以了归类整理。

在他死后,其工作成果于2017年12月被Dr. Cassandra Pike发现。她随即开始尝试验证此发现,主要围绕镇内此前及遵照叙事对话事件后触发的半虚构实体显现来进行。

多元宇宙事务部成员Dr. Tristan Bailey以三十年间所汇编的当地现实波动记录证实了Pickman与Pike的发现。在奇术学家Dr. Katherine Sinclair与异常项目研究员Dr. Johnathan West协助下,他们得以重现了Pickman所记录的情景,并开发出用以侦测SCP-001变化的设备,暂命名为Pickman-Sinclair叙事波动侦测器。

[未完成]


“好吧,你确实说是基本完成了,”Verhoten摇了摇头。“我们好几年前就知道上帝是一帮可怕写手这种理论了。这个的不同之处在于?”

“很简单,”West说道。“我们控制不了他们,”他指着天花板,“但我们能控制这个。”他对着周围挥了挥手。“叙事与叙事者是不同的。写下我们的人是叙事者,但我们也是。”他对着空气转了转手。“Sinclair其实已经发现了叙事关注点变更的个例,如果要简单说的话。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吗?”

“什么?”Verhoten问道。

“什么也没有。我们继续存在着,过着我们的生活,聊着天,就这么…发展着。继续着。这意味着上帝并非总是在意,但我们还是在这里。”他张开手。“我们是真的,Phil。我们只是活在一个虚构定律强过引力定律的世界而已。”

“这就意味着…”Verhoten皱眉,“我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我想你的书能有助于你理解。”West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份手稿。“给你我在书里的章节。我想我得亲自给你。我几小时内打出来的,所以如果它需要编辑下…”

“我相信会没问题。”Philip Verhoten看向纸上第一行字。

10月24日

“我讨厌这个节日。”Johnathan West博士清理掉读卡器上的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