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仍旧在你身旁
评分: +5+x

办公间里,博士对着一扇半开着的窗户,拿着听筒,正在通话。

对方的声音听起来挺急切,与博士的慢条斯理形成鲜明对比。

“博士,您······您就不能通融通融······”电话那头的声音颤抖起来。

“很抱歉,您现在对于基金会的意义,我想您也明白。您现在要求休假,我无法······”博士心平气和地说。

“博士博士,”他打断道,“我只要请假一天,真的,就一天罢了,不会影响什么的······”

“您领导的这个项目有多么重要与紧急,我想,您比我清楚。如果您在休假期间,发生了什么,那······”

“博士啊,”他又打断了博士的话,带着哭腔说,“有什么事情发生了我全权承担,可以吗?您······您······”

“再一次重复,先生:对于基金会,这个项目实在太重要了,十分抱歉······”

“······”对方沉默了。

博士也沉默着,听着他稍许杂乱的呼吸声。

“博士······您明白吗······”过了许久,电话那头的声音突然平静地响起。

“什么?”

电话那边的声音比起之前柔和了许多:“我亲爱的玛丽亚,生下了一个在我心目中最可爱的小天使。但是,我这个当爸爸的,在她4岁时,就离开了她,参加了基金会这个伟大的项目。因此,爸爸陪她讲故事,陪她唱歌的日子就离她而去了······”

“······”博士又沉默了。

“博士,您······您还在听吗?”

“······我在。”

“博士,您是不知道她的眼睛有多么澄清灵动,”他深情地讲述着,“我依然清晰的记得,她在听我唱歌时,那双亮晶晶的眼睛的样子:晶莹得想一颗空灵的水晶,清澈得像一汪寂清的秋水,闪亮得像柔美的月光······真的,博士,那双眼睛会让你联想起世上一切闪烁着的可爱东西······”

“······”

“她现在11岁多了,正在生一场大病,她妈妈告诉我,她想见爸爸,她想听我为她唱歌了······”

“······”

“真的,博士,真的······我受不了————她妈妈发给我了她现在的照片,那一双眼睛,那原本清澈见底的漂亮双眼,已经随着她的双颊深深凹陷了下去,瞳孔浑浊,眼神里面满是死气沉沉,忧伤,悲苦,恐惧,还有······还有缺乏着什么光,您明白吗······————我非常清楚的明白这个有关现实稳定锚的项目,对于基金会,对于千千万万的普通的其他人来说有多么重要。但是,博士,在小我和大我之间,在自身任务还有个人情感之间,到底应该······如何取舍······才是最优的答案啊?!啊······博士······您那么智慧······请您告诉我······”

电话那头已经是轻微的号哭。残殇的哭号在听筒里被无限放大,刺激着博士的心

他静了下来,好像在调整自己的情绪。啜泣声一声紧着一声。

“······”博士仍在沉默着。

“博······博士?”

“······我在。”

“博士······我真的做不到······我真的,我真的受不了了······算我求您,求求您帮帮我······”

电话那头的他又开始抽泣,他开始哽咽地带着哭腔乞求。

博士仿佛听见了清泪滚动的滴答声,混杂在令人心碎的哀求里,听得不太真切。

“······出于基金会的一名博士的立场,”博士一如既往的深沉而又缓慢地说,“我绝对不能通过您的申请。”

电话那头发出轻轻的叹息声。声音抽搐着迷离着在听筒里回响。

博士心一紧。

“······但是,”博士顿了顿,声音有些颤抖,“出于个人角度,我决定,特例通过您的申请。请您尽快准备好,并且准时返回······”

电话那头传来沉闷的砰咚一声,随即就是他惊喜的尖叫。博士耳膜一震,下意识的把听筒挪离耳朵几厘米。

“谢谢您博士,真的非常谢谢您·····”

听筒里很快静了下来,传出嘟嘟响的忙音。

博士握着听筒良久,轻轻叹了口气,把听筒轻轻放回电话机上。

他扭头看向窗外。窗帘被黄昏里的暖风吹开,呼啦啦地响动着。夕阳的璀璨浸染了博士一脸,博士的眼睛里满是金黄的色彩,但在一刹那,金色就被博士瞳眸中的灰色吞噬。

博士缓缓摇了摇头,站起身,把窗帘拉上了。

博士最后看到的,是太阳在天际处沉了下去。

深紫色的流云漫天荡漾流苏。


6个小时过去了。

博士的手机响了起来。他稍显迫切地停下笔,打开手机。一则信息提醒在屏幕上跃动。

“博士。您能看到照片吧。那个小姑娘就是我的小天使了。”

照片里有一个男人和一个小女孩。男人手里提着一把看样子至少是95年代制造的吉他,吉他上有许多灰。男人浓眉大眼,胡子拉碴,张着大嘴好像在笑。小女孩有一双晶莹剔透的闪烁着令人心碎的温柔的眼睛,深深嵌在苍白而瘦削的脸庞里。她张着鲜艳欲滴的红艳艳的樱桃小嘴,露出两排洁白的小乳牙。

博士嘴角轻微上扬,喉结滚动了一下。

“博士,这张照片是她妈妈抓拍的,额,我不太上镜。”

“给她唱歌了么?”博士打字。

“唱了唱了。”他很快回复,随即是一份文件传输了过来。

“这是歌词,博士。”

“那么,我不打扰你了,假期愉快。”

“好的博士。我一回来就会亲自登门感谢您。”

博士随即打开了文件。

这首歌我起名《身旁》,博士。
在我女儿三岁生日那天我弹着吉他即兴唱的。
原创的真的。
 
泉水叮叮咚咚地逆流而上,
溪流潺潺泠泠地流错方向;
西方的光明在天边流淌,
却在东方悄悄隐匿光亮;
滔滔的漫天巨浪,
回到天际处轰响。
洁白的雾凇沆砀,
变为花儿又开放。
泪水请流回眼眶。
哦哦哦,倒流的时光。
哦哦哦,倒流的时光。
 
不管你经历了多少风霜,
不管你身前深渊几万丈,
不管你感受了多少悲伤,
不管你身后影子几多长,
我仍旧会在你的身旁。
 
圆月停靠在了树梢之上,
却又悄悄在天际处依傍。
萎缩着的无际广阔海沧,
却又慢慢变为广袤田桑。
天空中钟声在余音荡漾,
又溜回静静钟铃里回响。
蒲公英又聚成伞的模样,
流星在渐渐消失着光芒。
小鸟窝回蛋壳不飞翔。
哦哦哦,倒流的时光,
回到我陪伴在你身边的时晌。
 
不管你多么怨恨来事和过往,
不管你多么厌恶所谓的善良,
不管你多么期许痛苦被遗忘,
请你铭记着,
我仍旧会在你的身旁。
我仍旧会在你的身旁。
 
你是天使在人间的歌唱,
你是清灵在空气里舞荡;
你是黄昏会弥留的真相,
你是野花在飘洒的芬芳;
你是美丽在世间的成长,
你是灿烂在夜空的苍茫。
而我,仍旧会在你的身旁。
而我,仍旧会在你的身旁。

博士嘴角轻微抽了抽,但又淡定地叹了一口气。

“回家,”博士自言自语着,“谁不想回家呢······”

如果有谁在博士旁边,一定会感觉他眼中满是苦笑的味道,但他仍旧面无表情。

这位位高权重的博士,在基金会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他有很多外号:天才,怪胎,雕塑,齿轮······

但大多数基金会里的人都称呼他为Charles Gears博士。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