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你读到这里时,我已经陷入了无止尽的轮回
评分: +11+x

走向员工食堂的路上,我突然想起刚写完的文件还没保存,于是转身回去。

“哒哒哒——”空旷的走廊中只有我的脚步声,头顶的灯散发着昏黄的灯光,走廊里满是暧昧不清的雾气。“早该让技术部修一下空气净化器了,这灯最好也换一下。”我抱怨着。

转过弯就是我的办公室,我加快了脚步。转弯时,似乎有条黑影一闪而逝,我眨了下眼睛,以为是自己眼花了。推开门走进去,电脑还亮着,冰冷的蓝光照耀着杂乱的桌子,一封信笺安静的躺在桌子上。我似乎在一种不可名状的魔力的驱使下,走向我的桌子,如果有人在一旁的话,他也许能看到我僵硬的步伐,呆滞的眼神,也许他能够阻止我,可惜这里没有其他人。我拿起了信笺,正欲打开,眼前一黑……

第一场梦

嘶,头好疼。

我……我怎么了?

我是谁?

隐约间,感觉脑子里被注入了一些东西。

“啊!!!”我惊呼着直起身来,差点压塌了身下的草床。母亲听见我的惊呼,从屋外冲进来,身上挂着的贝壳哗啦啦作响。我摆摆手,示意我没事。母亲走上前来,抱住我,对我说:“孩子,快准备一下吧,伟大的祭祀就要开始了。”我和她的眼中都闪烁着虔诚的光辉。

走出屋外,远处的海浪起起伏伏,拍打着礁石,像一只凶猛的野兽冲撞猎人的包围圈,但我们不用担心海浪会冲上岸来,卷走部落里的人们。因为这里是Sukhavati岛,是神赐之地。

我出神地想着,一声极不虔诚的呼喊打断了我的思绪。“阿姆,祭祀快开始了!”我听了,急忙向仪式场地赶去。

赶到时,人已到了大半,但巫官还没来。我看了看四周,发现了被围在人群中央的Sally,她是这次祭祀中最早能接触到神的人,因此大家都很推崇她。

她被叫走了,祭祀要开始了吗?

太阳无情地宣泄自己的光辉,晃得人们的眼里满是神秘的光晕。很快,骚动的人群安静下来,巫官走上了祭祀的高台,他身强体壮,穿着华贵的服饰,脸上戴着面具。这面具承载了神的意志,是神降临人间的媒介,是神圣之物!

Sally缓缓走上高台,她赤身裸体,以最纯洁,最自然的酮体去迎接神,这是无上的荣耀!巫官拾起一把黑曜石匕首,走到Sally面前,二人点了点头,巫官将匕首刺入Sally的心脏,将她送往神的面前。淋漓的鲜血洒了下来,匕首又划开了Sally的腹部。巫官擎着匕首高呼:“为了伟大的神,欢呼吧!”

现场的气氛瞬间达到顶峰,人们欢呼地涌上高台,开始分食Sally的身体。我拿到了一块血淋淋的肾脏,刚送到嘴边。

突然一声巨响,好像天上的惊雷一般,是神发怒了吗?我惊恐地抬起头,巫官的面具裂成两半,装饰的羽毛纷纷扬扬地飘落,巫官的的头上有一个大洞,潺潺的流着鲜血。我看到一个人,身上披着奇怪的服装,手里握着黑色的金属物体,冒着袅袅的轻烟。他嘴里吼着听不懂的语言,这时我看到了他身上的一个由两个同心圆和三个向内的箭头组成的标志。

我的思维一瞬间有些卡顿。

我…我不是我,我不是阿姆!

去他妈的!什么祭祀!什么神!都是狗屎!

我是Dr.Darktruth,基金会特工,才不是阿姆!该死的,一定是那封信,是它在搞鬼!

我看向了那个持枪的人,他怒吼着:“愚昧!混账!野兽……”他也是基金会人员,也许他能告诉我些什么。于是,我向他呼喊:“嘿,你是基金会的吗?”他诧异地扭过头,我看见一根长矛在空中飞过,穿透了他的身体。我转过头,部落里的人们嚷嚷着,我凭借阿姆尚在的记忆理解了这些话:“恶魔破坏了这次祭祀,不可饶恕!阿姆会说恶魔的语言,也是恶魔的同伙,不能放过他!”我最后的印象是:我的“母亲”掷出的长矛,随着我瞳孔的急剧收缩,渐渐放大……

第二场梦

我在剧院醒来,看见演员吊死在舞台上

第三场梦

燃烧的乌鸦飞过我的头顶

第四场梦

街道上,罪人在火焰中被焚烧殆尽

第五场梦

我看见一个男人重复着他33秒的人生,重复着死亡

第六场梦

墓园里,一个人把鲜花放在了墓碑前

第七场梦

在双月的照耀下,我溺死于弱水海洋

第八场梦

我雕刻了一只苹果,并吃下它

第九场梦

我接受了一名黑死病医医生的治疗

第十场梦

我的脖子被一座混凝土雕像扭断

第十一场梦

我的身体被大蜥蜴撕碎

够了!

停下!

求你了……

别再折磨我了

谁来救救我!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