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王经理
评分: +13+x

“你们几个,不要玩了,滚回去工作!今天的主要新闻有…”

这是进入滚回去工作纪元的第四十二年。王经理的话语在耳边萦绕整整四十二年。

“你们到底要不要饭碗?国家总经理今日举行向王总的祈福请示,祈求提高今年的全国薪金…”

基金会早就预料过各种K级情景。GOC,他们为拨奏曲准备了好几道工序。MCD早已准备过末日保险,艺术家们无数次畅想末日,破碎之神的教徒早已期盼重整之日多时。在隐秘世界里谁都知道末日并非想象中的遥远。

图书馆,对,图书馆也许沾到了边,见多识广的异界客们。

但谁都没有料到过王经理会主宰一切。

-42年前,滚工纪前1个月-

“我很失望。这个季度你们到底在干什么?”我们在控制收容保护。傻子。

被我称作傻子的男人环视房间内的诸位。“你们到底要不要饭碗?还想不想回家过年了?”我们的饭碗不是回家过年填满的,是每年收容年兽才能保证的,不然我们-还有你-就都得是它的菜。

“行,这事我有责任,我来这里不够勤,所以你们这帮饭桶就只知道偷懒。好,明天开始我得多到公司来转转。”随便。要我们是饭桶,你大概就是…经理。

“总之,这个小王明天来你们这当经理。”主管是这么给我说的。

“我不明白。”

“O5级命令。我也不明白。”主管拿出了证明,任命上有全体O5的签名。那签名是货真价实的。

我思索了各种可能性。但主管一一否决了。他说O5对此人的背景有过清楚的交代,说是没有隐瞒(当然就算有所隐瞒我们也不知道):

王经理,有若干年从商经验,创过业也打过工,是个平民。不是别的意义上的平民,是基金会意义上的“civilian”,那种与隐秘世界没有任何关系的平民。

SCP基金会当然有自己的前台组织-各种有限责任公司,还有真正的基金会。命名上强凑SCP的怪癖也是有的;但是绝对没有安排一个毫无背景的平民管理“公司”的怪癖。可是,O5就是最有怪癖的一帮人,而且是自己有怪癖还能让别人服从的那种。

主管交代,这座Site-1979(对外是某某文化公司)继续正常运作和研究,只是多了这个王经理而已;他不会接触到任何不该知道的事,他只会当自己是个小公司经理,我们是他的员工。我们所要做的就是配合他演好戏,对他的指示做做样子就好,其他一切照旧。

我偷偷地用过康德计数器等等一切侦测设备,没有发现。我真的不知道O5到底在干什么。

王经理,就这么叫他吧,是个不讨喜而看似较真的人,毫不奇怪他看来我们这些“老员工”都太懒了。基金会的一万种挣钱妙法里从来没有1979文化有限公司。我们处置各种信息危害、模因或者沾边的东西,是不盈利的。但王经理不这么认为。

在工作纪元前1个月的集体会议上(也即后世所称的1979宝训),他总爆发了。在此之前他大抵遵照主管-前任“总经理”-的指导,来公司的次数并不多,而我们也做了准备,用了点无害的基金会障眼法。我们成功地在新上司面前塑造了“偷懒员工和半吊子公司”的形象。

他开始按照自己的理解鞭策我们这些懒员工们。频频突然袭击,周周全体例会,日日加班加点。大部分时候我们在他眼中都是偷懒状态,无可救药。但并没有人在意。他谁都不是,也什么都不知道,他只是“王经理”,一个自以为是的假领导,一个对真相一无所知的傻子。他看我们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其实我们是在怜悯他,宽容他。如果我们塑造的是勤勉员工的形象,也许就不会有后面这些事了。

-42年前,滚工纪前1个月,1979宝训-

我的同事—宗教项目专家“主教”,那时接手了银河联邦的一个小项目。一个磁带什么的。

“里面是什么?”

“经文,银河神教那些方便成佛、赞颂大总统之类的。问题是听过内容的人马上就能背诵下来。此外大概是没有其他效应的。”

“真是简单的宣教法。所以上头要我们干嘛?”

“例行分析而已。”主教把磁带放进分析用录音设备里,拿出一叠文件准备继续梳理。

“你们几个,不要玩了,滚回去工作!”

王经理的骂声突然传来。我和主教抬起头,他正红着脸站在研究室-对他宣称是科幻风格的员工创意室-的门口环视在场的诸位。

全体员工趁着老板不在一起躲到休息室偷懒,结果被老板逮个正着,多么经典。以前都还有人支开他,但今天大家都忙,也没有人在意他来不来-虽然他有警告过“突然袭击”一事。

“现在开会!”例行的大呼小叫。

“我很失望。这个季度你们到底在干什么?

“你们到底要不要饭碗?还想不想回家过年了?

“行,这事我有责任,我来这里不够勤,所以你们这帮饭桶就只知道偷懒。

“抱歉,今晚各位都要加班。

“奖金一概免谈!”

当然,事后我们给他下了药。这事,连同整个宝训,他一个字都不记得。这就是最吊诡的地方。


这便是宝训七言(第一句“你们几个”是至圣箴言,每日功课必念),这是而今的破碎之王(王经理的王)教会的唯一经典。无法完美背诵者是破碎的,将受开除之刑,也就是字面意义上的被炒掉。

这便是1979宝训,亚伯拉罕宗教已经全面整合并改宗为新王教/集团,教宗/董事长在30年前宣布将教廷/总公司从梵蒂冈搬到上海,新的宗教首府。

而我的同事—主教,第一个发现录音分析机在王经理训话时没有关机,后来也就成了新王集团的首任董事长-增员一世,他的灵柩替代了圣彼得遗骨,被安放在上海1979大礼拜堂。

-42年前,滚工纪元年-

我们没有预料到一些事。

主教意外毁损了一个异常项目,为此受了些处分,但它的异常性似乎没影响,研究因而继续;王经理则继续我行我素,我们也一样。

作为主教的朋友,我帮着他做些工作,比如给这个听过录音的D级人员做采访。
“你的编号是?”

“我很…啊呸,我的编号是D-7889。”他的话似乎有些别扭。也许是紧张。

“你能不能复述录音里的内容?”

他复述了王经理的几句话。和我记忆里的一字不差,流利,语气也惟妙惟肖。

“OK,能不能配合我做些其他实验?”

“行,这事我有…嗯?”

他察觉到了自己的不对。我也是。

“抱歉,今晚各位都要…嘿?咋回事我有责任,我来这里不够勤,所以你们这帮饭桶就只知道偷懒?!”

D-7889捂住了嘴。我感到事态有点严重,打电话通知主教。

“你赶快来一趟,那卷磁带有问题,那个D级开始口齿不清了。”

“好,”他答应道,“明天开始我得多到公司来…转…转?”


有史可考的第一位受训者其实是D-7889,而今他的雕像作为新十二门徒/秘书立在大礼拜堂里。如果不是我们月末处决了他,也许就轮不到主教来担任增员一世了。

他的遗体被扔进焚化炉后撒入大海。当年撒他入海的地方现在有家教堂/公司,每年有无数教众/员工到此朝圣。

-37年前,滚工纪5年-

巴别塔事件(基金会对滚工纪元年的称呼)过去了五年。人类文明陷入狂境。

任何人,任何时候,任何地点,只要他/她/它胆敢说出王经理的宝训里有过的字,就必须把整句话全部背诵一遍,直到下一个句号处。我们多么期望王经理当初能吊吊书袋,抖些康熙字典里才有的东西;可惜他似乎没那么高的文化水平。

我们原本以为主教和D-7889听过录音才会被感染,但主教这样的认知危害专家不会没常识到自己去暴露,他没有任何接触,仍然被感染了。

我们又以为只有中文才会受影响,于是中国分部开始全面推行英文,总部甚至开始推行开始全面封禁汉语的行动。可想而知这会是多么轰动的事。但一年不到,所有语言都沦陷了。“I'm sorry, tonight everyone shall work overtime.”王经理会不会说拉丁语我们不知道,只是宝训会自己把自己翻译成任何表达语言-手语,旗语都有,而且会更累。

不需要有人去听过。这不是听觉触媒的模因,不是认知危害。只需提及就好。我们像对待被神化的领袖那样对待王经理—我们背诵他的语录。而当我们开始背诵他的话,我们也开始把他当做神。

“这不是模因或认知危害。这和…那该死的东西一样,是概念危害。”Sorts博士如是说。

他是全基金会,乃至全宇宙唯一可以不用第一人称称呼我的人。


MC&D是第一个屈膝的,三位合伙人公开地向全世界表示公司股份全数赠与王经理——王董事长,他们从此担任董事长秘书,把他的画像摆到每个显眼位置。后来他们干脆改名王氏有限公司,并入了新王集团。

而破碎神教是第二个,他们抛弃了发条,wifi,机工等等一切,如我之前所说的改名了——现在是破碎之王公司。

所有的公司都是王经理的教堂;所有的CEO都是王经理的牧师;所有的董事都是王经理的红衣主教;当大家情不自禁,说出口的现在是“我的经理啊。”

基金会没有幸免。1979的叛乱者组成人桥,把作为零号病人收容隔离的主教抬出了收容间,主管亲自为他吻脚。
第二天,六名O5打飞的来朝,他们已经辞去职务,现在自封为主教的秘书。
第三天,地平线倡议的三派领导人到访向他跪拜。
第四天,增员一世加冕。

在滚工纪12年,增员一世在上海众人的一致欢呼中宣布了新王集团成立,D-7889被追封第一董事,王经理的十二秘书之一(其实他们根本没见过)。王经理做出宝训的那一年便是元年。先知神子都被遗忘,没有人再为耶路撒冷争斗,梵蒂冈人去楼空。

这时候,人们有了新发现:现在只要完整背诵任意一句宝训,接下来竟然可以顺畅的接一句话。时隔这么多年,人们终于可以继续口头交流了。增员一世把这奇迹归功于集团的成立,很多员工也都如此看待。

-20年前,滚工纪22年-

当年任命王经理的13名O5已经全部疯了,所以我们永远也不知道王经理到底有什么秘密。而Sorts博士自己证明了自己:虽然说话费劲,但他始终是完全清醒的那一位,现在SCP基金会只能由他领导了。他把对付我的办法用到了对付王经理上,也传授给了我们,行之有效。之前这被视作异常,现在?

现在的我们时刻抵抗着工作的诱惑。现在的我们很能理解Sorts过的是如何艰难。他可以不用第一人称称呼我,我们却连王经理的话都无法抗拒。回去工作的冲动一波一波袭来,失去奖金的担忧从不间断。

“这,和…那该死的东西一样,是概念危害。它们不是通过感官传播的文化病毒,它们就是概念本身,从不需要传播,就如圆的概念和方的概念。无论我们身处何时何地,对于概念,我们只能知晓或不知晓,但它始终存在,始终在等待,模因和信息危害只消屏蔽就好,但它们你无从屏蔽,让某个概念从世间消失,做不到。比如,那特定的一个面包机,”Sorts博士给我们如此讲解道,“只要思维指向它们,它们就会把魔爪伸向我们。它们…几乎是无敌的。

“他们的目的?他们是吞噬世界的魔鬼,那些如强迫症般重复出现的意象是它们的触须,缠绕我们,直到除了触须外再无他物。我们都成了我。曾经的图书馆都曾经是图书馆,所有人都要接受王经理的训斥。最终,整个宇宙里剩下的概念就只有它们,它们同化一切,也就吞噬了一切。”

王经理,曾经的图书馆,我。概念危害。一开始只是称呼,很快就是自我和人格的同化。它们是吞噬者。

一切的根源,那个录音带(短暂地编为SCP-7889),Sorts把它定义为我的同族。我把所有人都变成我,这个录音带则强迫所有人复颂它的指示。银河联邦的闹剧演员们得到了它,要用它制造更大的闹剧;然而,最后却是王经理主演闹剧。我不禁去回想,如果不是王经理的横插一脚,今日的我们也许就在沐浴着银河联邦的佛光。但这帮邪教早就被淹没在新王集团的商业大潮里了,录音带的来历无从获知,就和我一样。

它们是什么?异界的魔物?诸界征服者?是不是它把我们打入加班的地狱?亦或是它给我们发来奖金?他是不是我们饭碗的保证?过年的希望?

我们是不是该回去工作了?


增员一世英年早逝。在生命的最后时光里他为宝训做了类似注解的东西,也即刊行最广的《员工守则》。每一句宝训都有其对应的吉凶、宗教意象和情绪色彩。

“滚回去工作!”这是王经理的告诫,新王集团的核心主旨。这是宝训之宝训。

“抱歉,今晚各位都要加班。”王经理对懒惰者的警告-堕入加班地狱。这是惩戒、威严、愤怒的宝训。

“奖金一概免谈!”象征天国不对懒惰者开放,罪人的惩罚已不可避免。这是警醒、恐惧、悲伤的宝训。

诸如此类。“你好”、“日安”之类无谓的客套已是过去,现在大家见面的第一句话已经是“滚回去工作”了。毕竟,不这样开头根本无法对话。

-3年前-

Sorts死了。放逐者图书馆的护卫们临阵倒戈,站到了诸界征服者-我,和它的同族-王经理的那一边,现在它们是放逐者文化有限公司。他们击杀了要与我做对的威胁,离散之物,也就是能不用我称呼我、能不背诵宝训的唯一存在。

SCP基金会的历史结束了。

我仿佛又看到了王经理面红耳赤地瞪着我,要我滚回去工作。也许,我们不能再玩了。

-而今-

我和最后的基金会人放弃了抵抗。让王经理的训导钻入脑中,集团宽容地没把我们炒掉。

“奖金一概免谈!今日的祈福结果似不乐观,涨薪申请遭到了王总的驳回。国家总经理表示将继续努力为广大员工争取利益。”

我很失望。这个季度我们到底在干什么?

我们的饭碗能保住吗?我们的年能好好过吗?

我们必将面对加班的报偿。奖金的天国不对我们发放。我们是懒惰的罪人。

滚回去工作。


你可能好奇王经理本人怎样了。

巴别塔事件一开始,尚有理智的基金会几乎活剥了他做研究。但他只是个毫无特色的凡人,一周之后趁守卫不备自尽身亡。到死他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研究没有任何结果。

从来没有谁关注过王经理本人。没人吹嘘自己曾与他共处,也没有人把他的尸体奉为圣物。等到疯狂来袭,再也没人知道或关心他葬身何处,我们最终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成为1979文化有限公司的经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