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未忘记过
评分: +19+x




我从未忘记过。

桌角的碰撞,

啤酒瓶的撞击,

血液氤氲在空气中的鲜甜的味道,

汗液划过脸颊的粗暴感,

和身体内兽欲被激发的颤抖,

当最后清醒过来,

那个男人就这么坐在那了,

“签了它吧,你会自由的。”

他的话仿佛有着魔力,

让我的手写下了那串要命的字符。

同行的呐喊,

枪口燎燎的白烟,

如同空气变成了某种粘稠的液体,

不要抓我,

不要抓我,

它抓到我了!

我会死

我会死

我会死

我会死啊啊啊啊

又是这个房间,

男人面对着我,

“我需要你弄混一些事……”

她说

他说?

它说?

我从未忘记过。

即使是那个在我墙角的黑影,

他说的每一句话我都记得,

曾经墓园边的那棵梧桐树,

如今已枝繁叶茂,

圣洁的白鸦在枝头歌唱,

我就吊在那棵树上,

凝望着远方的太阳。

我从未忘记过。

即使我死亡了一次又一次,

即使我的躯体被一次又一次的肢解,

即使我无时不在想起我的血液浸出了躯体,

我从未忘记过。

又是那头怪物坐在了阳光底下,

他在劝我喝下那恶魔的邀请。

为什么不呢?

我从未忘记过。

我叫D-4253

我叫D-7522

我叫D-5274

我是两个女儿的父亲,

对不起Erica,Tercy

我可能回不去了,

但我从未忘记,

我从未忘记过。

那些站立在我房间中的人们,

他们张开双臂,

好像那些渴望天堂的罪人,

好像那些在吟唱着的信徒。

寒鸦飞在了高高的山冈,

墓园依旧,

黑色的梧桐树唱着欢快的歌,

不是我杀了知更鸟,

我只是听见那黎明报。

我看见了他在向我哀嚎

他也是

他也是

我从未忘记过。

我看见他坐在我的面前,

他还是那副模样,

一身黑色的西装,

我看见窗外的阳光穿透了我身体上血污,

我看见暗夜里的那些魅影躲在了墙角,

我是谁,

我不知道,

也许那些影子都是我,

也许都不是我。

我闻到了清风送来一阵馨香。

我看见了那些怪物在大树底下唱着欢快的歌。

他只是轻轻开口,

这座枯坟早已埋下,

离别的钟声已经敲响,

你也许曾来到,

也许仍未到,

此时,

只余鸦啸。

我试图回忆,

可是我唯一知道的是:

我从未忘记过。

但也未曾记住过。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