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希冀的一切;我所应得的一切

在这个世界上,花朵开放时的色彩温柔到无法在别处生存。草坪是流淌着一切宽恕的圣所。居民们不必向任何人屈服,只需追随自己的信仰。可是有时候后果又是如此严重,以致于让人不堪重负。



在Sophia Light博士加入基金会的那天,她不再哭泣了。她已经失去了她的未婚妻,Mars——不仅仅是她的生命,还包括她的记忆——在那场她同样记不起来的可怕事故之后。Sophia所剩的只有对她此生挚爱毫无记忆的感觉,就好像从未和Nobody谈过恋爱一样。然而,她连哀悼都做不到。

可是那位死去的Nobody却是Sophia的Nobody,在她还拥有Mars这个名字的时候。从她没有生机的身体上,另一场轮回开始——从此便剥夺了她属于爱人的可能性。这是Nobody必须背负的宿命;Nobody不能属于任何人。

可她依然把自己当作Sophia的Nobody,尽管她的身份已经从她的爱人的认知里死去。她觉得这还好——这是一个可以承受的损失。Sophia依然活着,而Nobody依然可以陪伴在她的身边。

基金会总是坚持让Light博士在她们原定的婚礼那天放假;她永远都不会知道为什么。她漫步而行,完全感知不到那挽着她左臂的胳膊,那紧握着她的手的手指,和那倚靠在她肩膀上的脑袋。她聆听着夏日甜蜜的微风声,却听不见在她耳边呓语的更加甜蜜的空幻。

Nobody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可以在婚礼纪念日那天和她的爱人一起漫步在森林里。

就好像突然进入一场白日梦一般,她们迈进了一片空地,空地上开满了梦幻的蓝色花朵,如同天空秘密的日记。

就Sophia所知,她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美不胜收的景致。可是她抑制不住自己的激动,快速地跑过这片哺育了糠百合的沼泽,水花飞溅。

Mars曾把她带到这里,那天她们向彼此坦露了心迹。她们在这片潮湿的空地上跳舞,直到满天繁星变成她们的观众。在这里,她们精心安排了这一段关系,并相信它能够永恒。

现在,Sophia把她带到了这里,在她们没有到来的婚礼的纪念日。她不由自主地旋转舞蹈,看起来独身一人。太阳落下,在地平线后沉睡。星星洒满天空,像一整罐掉落的亮片一般。

Nobody在她身边舞蹈。她感觉自己无比快乐,看着她的爱人沉浸于幸福之中,尽管对她无知无觉。Sophia的笑容足以让世界上所有的光芒尽数黯淡。

已经是深夜了,Sophia才停下她狂喜的旋转,转而凝视着黑暗。这片空地突然间变得空空荡荡;而她深陷入一种无法溯源、不可言喻的痛苦。失落和悲哀涌上来,哽住了她的喉咙。尽管如此,她却没有流泪。

是Nobody伸出手来擦去了Sophia的眼泪。而她自己也啜泣不已。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