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宝可梦

“所以你说我们不能关闭826直到……”

“直到有人打通主线,没错。”

“而且我们仍然不知道scp……在场景的哪里。”

“这也没错。”

“到底发生了什么?以前从来没有弄成这样一团糟。”

“我们目前所知,是物体与书籍和相匹配的电子媒体之间的相互作用造成了异常,我们从未测试过以相匹配的对象的多种格式来测试826。”

“……见鬼。现在怎么办?”

“我建议送进一支探险队回收物体。然而,因为场景的特性,一次只能送进一个特工。我们送进了一个三人小队,然后他们爆炸了。”

“啥。”

“然而已经发现我们能从场景中取得一些无机物品并且在我们的世界中无限期保存。虽然我们相信当场景一关闭它们就会分解并消失,但是我认为这能给我们一个……人们怎么说的,金手指,来赢回SCP-826。”

“……什么样的‘无机物品’”?

“请随我来。我们要做些准备。”


Django Bridge博士曾主动提出要把书架暂时存放在他的站点里。既然Site-66是一个生物学站点,其中总是存放着各种各样的会行动的SCP物体,有机的或无机的。当然,他是带着其他博士会和他井水不犯河水的期待来做这件事的。而且,毫无疑问的,一切都总会一团糟。

“我不是特工。为什么我得-”

“你已经证明了你过去面对像此物现在的这种情况时是一个专家。”姜红色头发的助理研究员说。

Bridge被几个特工和研究助理Steve拉着穿过大厅,向站点的空置区域走去。

“这根本没有意义!你们对我的站点做了什么?!”Bridge发火了。

“听着,我只是从文件上上读到的,是我的文件上写着让你做这个。”他们转过一个角落,来到一个测试间门前。

“我还不知道你们到底在什么。”

“呃,抱歉。拿着这个指令和这个背包就好。”同时,一个特工把一个大背包挂在Bridge的胳膊上,并且把一张纸塞进他手里。

“……好。不管怎样。好。我会去执行你们的操蛋任务。”

当所有人鱼贯而出时,Bridge看着传送门。一扇发着白光的门,通向他妈的未知彼岸。他深呼吸,然后长叹一声。没错,他经常搞砸这个那个。蜥蜴和车票的错误,没错,那可真是棋错一着。给带着搞笑帽子的蠕虫拍照?行,那确实脑残。但是那些怎么至于让他活该摊上这事?

好吧。经过几分钟的担忧和思考,他把背包斜跨在肩上,走进传送门。


“那么,为什么是让弄出车票那档子破事的人来回收这个SCP?”特工Dodridge靠在墙上,通过监视器看着Bridge。

“呃,这不会造成什么损失。最好的情况,每个人每样东西都完好无损地回来;最坏的情况,他死了。”特工Lament耸耸肩。他找到一个舒服的姿势坐在桌子上。

“好吧,但是难道我们中的某人不会做的更好吗?这家伙是个啥……档案管理员?从他的资料来看好像是。”

“给他点鼓励。如果他能生还的话他会感激的。”


Bridge睁开眼看着周围。一间卧室;角落里有张床,有台电脑……地板中央放着一台电视和一台超任游戏机,这可有点稀奇。耸肩。楼梯在卧室的角落。怎么……?无论怎样。

他走下楼梯,看到一张桌前有个女人。好吧,看起来没有敌意。

“……你好?”他拍拍女人的肩膀。她转过身,冲他微笑。

“好吧。每个小伙子都总有一天会离开家。电视里是这么说的。隔壁的大木博士在找你。”

他瞬间呆若木鸡,盯着女人,然后冲出前门,环顾四周。左手边是一个更大的建筑,右手边是空地,面前是一道小篱笆,后面是水。他扔下背包,终于开始读Steve给他的任务简报。

Bridge博士。包中是一套适合此任务的装备,一张SCP-826的照片,和一份便当。请以人力所及的最快速度回收SCP-826,并且不能损坏任何提供的道具。如果我们的理论是正确的,如果你“GAME OVER",你就死啦。

-特工Lament

包里是六个红白相间的球体,按一到六编号。

“我的任务就是带着一个作弊队伍通关宝可梦挑战模式。叼炸天。”1他转向北方,一只脚踏进齐膝深的草丛。

“嘿!等下!不要出去!”他停下脚步,转身看到一个穿着实验室大褂的老人向他走来。“那不安全!”“走开-”“野生的宝可梦生活在高草丛里!你需要你自己的宝可梦来保护你!”“我不要-”“我知道!”“住手-”“来,跟我走!”“不,见鬼-”

大木把Bridge拉到他的实验室里,旁边站着一个闷闷不乐的小孩。“爷爷!我已经等烦了!”“小茂?嗯,让我想想……对,没错,我让你来的!等一会啊!这里,Django……”

Bridge完全忽略了这些话,不耐烦地跺着脚。大木说完时,他立刻转身离开。

“等下Django!我们来检查下我们的宝可梦!来吧,我打赌我会赢!”

亮光一闪,一只小火龙出现在Bridge面前。他从腰带上拿起一号球,然后-

一阵闪光;红色的闪光;一个笨重丑陋的庞然大出现了。它的背上有一排脊刺;嘴里尽是巨大的,鲜红的牙齿;没有眼睛,无法视物的脸;完全不动的嘴,以无数种声音嗤笑着。

“……我滴妈呀。”


“……我操。”Dodridge大喘一口气。

“我想这就是那个被我们把肺打穿的玩意。在游戏世界里它不会杀掉Bridge的。我认为。”

“真的?真的?”


那东西对小火龙狂笑,用四种不同的声音尖叫着。小火龙颤抖着,然后跳上前在它脸上抓了一道。

SCP-939 的 恐吓 降低了对手的 小火龙 的攻击力!
小火龙 的攻击力 下降了!
小火龙 使用 抓挠!

游戏提示通过心电感应传达。是时候开干了。

“使用 咬碎!”


“哇,这个可太暴力了。”Lament评价道。

“你他妈的在期望个啥?他还有别的啥玩意?”


三小时之后,Bridge正漫步穿过华蓝市,走进宝可梦中心。他进入每一座建筑探头探脑,扫视每一个书架,每台电脑,都没有发现826。他已经得到了岩石徽章。Sherman搞定了小刚。

走进道馆,他把一个精灵球扔进池子。三分钟之后,他走出道馆,Bob蹦蹦跳跳地跟在后面。前往金球桥!


“他玩的很爽嘛。”

“诶,就让他玩吧。”

“不能由着他这么做。这是战争罪。那些宝可梦都融化了。"


又过了三个小时,Bridge走出彩虹道馆,Lazerbeak在身边滑翔。

“你太给力了,Laze。你怎么学会钢翼的?金银开始才有这个技能呢。”

“哇呜!”

“这可真是可怕的声音。”


“它们为什么会听他的话?”

“我不知道。”

“不,那玩意在白天甚至都不会动。你到底怎么弄到它们-它们中的任何一个的?零七五是极危Keter级。你搞定了那些博士?”

“我真的不知道。不是我把程式放进去的。Steve掷了几个骰子然后根据R出来的数字申请的测试。”

“Steve,草你大爷。”


Bridge坐在Pazuzu的肩上离开了金黄道馆。被吸干的尸体不断抽搐着,而Bridge和巨型蜘蛛怪兽的剩余部分对其视而不见。

“干的真棒,Pazuzu。最后那个十字剪漂亮地斩杀了胡地。我毫不怀疑你肯定是恶+虫系,见鬼,我都懒得问为什么你能提前进行攻击。继续保持高扬的状态。”

“呵-”尸体咳嗽着。“SH-K!-ssss”蜘蛛尖叫道。

他们骑向19号道路。


“……艹。它吃了那只倒霉人偶。”Dodridge倒在椅子里。

魔墙人偶,完全准确地说。”

“闭嘴。闭上你的嘴。我感觉恶心。”


“我想打听下……”Bridge靠在红莲岛宝可梦中心的柜台上,等待着治疗仪结束工作。夏伯的道馆里全是一群小朋友,已经成了过去式。

“……妈蛋。”他抓起他的精灵球向外走,叫出Lazerbeak载他飞到常磐市。到达宝可梦中心后,他向北走,并且看到了一个秃顶老人躺在地上。

“啊,我刚喝了杯咖啡,现在感觉棒极了!你当然可以通过?你现在着急吗?”

“不。”

“我看到了你的宝可梦图鉴。当你抓到一 ̵́̀͏͝个精 ҉ ̷ ́͢ ͜ ͡灵 时图 ̷͜͟͡ ̡鉴 ̢̢́͡͡会 ̧̨̛́͞自动 ҉̢͠͞更 ̷ ̸̸̵̡͜͝新 ̛҉͠’҉ ͠ ̀。 ̛̀ ̷̶̛͠啥?你 ́͟҉͞҉不 ’̴͢ ͘͢知 ͝ ͏̨͢ ͟道怎 ̶̕͡͡͞么 ̷̢̕҉̧抓 ͘͘͘͘͘͘精 ́̕͢͢灵 ̧̨̛̛҉̢͠͞?我会给 ̕͢͜͞你 ̷̢̕͡͞҉演 ҉示一□̷̧҉̴̶̨̢̕͘̕͢͜͞͡҉下。”

Bridge叹了口气,等着。一丝寒意爬上他的脊背……

等下,天空为什么变得这么暗……?

野生的 独角虫 出现了!
战斗
道具
精灵球X50
OLD MAN使用了精灵球!
好的!抓住了独角虫!

“我擦-”

老人身形闪烁不定,并且转向Bridge。他浑身油腻,尖牙参差恐怖;光滑的头发散发着死亡的腐臭。他飘在半空,稍微离地,黑色的脓水滴在尘土中发出嘶嘶声,如同无数灼烧的梦魇。

“首 ̨̕̕̕͢͜͡͞先 ̸̢͠͠,̴ ̴̡̧, ̶̵̨͜ ̷̸́你 ̴̷͟͡需 ̵͟ ͞要 ҉̶͏̨̕削 ̕҉̛ ͟弱 ̡̛̀́ ̨͢͠目标 ̶̨̡҉̛͞͠ 宝 ̧͘可 ̸̸́͠梦 ͜͢͝͞҉̷͠”̨̡。

“……不。”

Lazerbeak带着Bridge腾空飞起,逃离了这个地方,返回了红莲岛。他走到海边,把Welker扔进水里,爬上它的肩膀。

他们在海岸线反复游上游下。然后……某些事情发生了。没有预兆地,天空暗了下来;一行高高的故障代码浮现在Bridge和Welker面前。

野生的 消失数字 出现了!
Welker的 恐吓 降低了 敌人 消失数字 的攻击力!

“开始重新收容Theta-Prime。”Bridge咧开嘴笑了,一边咕哝着一边跳进了浅水。Welker开始唱童谣,牙齿涨红;乱码宝可梦自己开始闪烁刺眼的光芒。


“那又是什么见鬼的玩意。”Dodridge面色苍白。

“别告诉我你没预料到这个。”Lament叹息道,胳膊肘支在桌上。

“怎么能……不。他在和数学战斗。他恐吓数学。”

“我在检查基金会网络,看看有没有什么突破收容。你就坐稳了,我仔细找找106。”


两小时后,Bridge 离开常磐道馆,牵着Johnny。城市在燃烧,天空中不断形成小碎块,乱码宝可梦的身形在其中闪动。没有看到Old Man。

“燃料。”

“不。”

“燃料。”

“Johnny,回来,别念叨了。我们要赶紧离开这里。”


“……他……”

“就看着。”

“他刚刚……”

“是的。嘘。106没有状况。没有被动过。”


“终于……”Bridge看着面前的巨型建筑。进入游戏之后已经经过了连续的十个小时。他又累,又饿,并且想小便。“宝可梦联盟。谢谢你碾压了胜利之路,Welker。”

“谢谢你碾压了胜利之路,Welker。”

“闭嘴。”

“闭嘴。”

“不,你闭嘴。”

“不,你闭嘴。”

“啊啊啊啊啊哈哈哈”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嗯这可太诡异了。”


“我们得焚毁那玩意。”Dodridge一拳打在桌上,盯着屏幕。

“啥,Welker?”

“你觉得是啥?”


“欢迎来到宝可梦联盟!”Bridge穿过大门和休息中心之后一个戴着眼镜的女人向他打招呼。房间里很冷,只有一个浮动码头在一个深深的水池上。“我是四天王的科拿!”

Bridge叹着气,扔出了一个精灵球。强光一闪,码头在Bob可怕的重量下呻吟着。

“没人能在冰系宝可梦方面打败我!”科拿大笑。“冰系技能十分强大!你的宝可梦被冻得严严实实的时候它们会指望我的仁慈!蛤蛤蛤!你准备好了吗?”

Bob,使用酸液攻击。”

BOB 使用了 酸液攻击!
四天王的科拿 放出了 白海狮!
会心一击! 对手的 白海狮 倒下了!
四天王的科拿 放出了 刺甲贝!
会心一击! 对手的 刺甲贝 倒下了!
四天王的科拿 放出了 呆壳兽!
会心一击! 对手的 呆壳兽 倒下了!
四天王的科拿 放出了 迷唇姐!
会心一击! 这 不是很有效……
对手的 迷唇姐 倒下了!
四天王的科拿 放出了 拉普拉斯!
会心一击! 对手的 拉普拉斯 倒下了!

一只白海狮在闪光中出现,然后潜下了水。Bob紧追其后,从码头上沉下。水开始被搅混;码头开始吱呀作响。很快,白海狮浮上水面,回到精灵球中。另一道闪光,铁甲贝闭紧贝壳在另一边扑通地钻进水中;很快,它也随着一道红光回到了科拿手中。

码头开始沉没。科拿的迷唇姐向水中发射了银色的冰冻光线,并且念动力波反复冲击着池水;无论是冰系攻击还是念力攻击都没能伤害到迅速地不合常理的蜗牛。不一会码头就在迷唇姐身下坍塌,她掉进了水中。另一道红光爆发,然后是白光,然后又是红光,科拿的乘龙从沉没的码头的剩余部分进入水中。

Bridge伸了伸懒腰,开始移动脚步,然后跑向下一扇门。在最后一秒Bridge以一个印第安纳琼斯式动作滑过了正在关闭的大门,走向希巴的房间并且把Bob收回球中。

“很抱歉对你这么冷淡,但是我有地方要去。”


“我要杀了他。”Dodridge的眼睛抽搐着。

Lament一阵狂笑。

“就直接趁他睡觉时要他命。”抽搐得更厉害了。

“我倒是更讨厌攻击技能的选择。零七五是腐蚀性的,不是酸性。”Lament沉思道。

“那他妈有什么区别?”

“嘘……嘘。学术范畴听我的没错,Jason。那样更好。”


“我是四天王的希巴!”坐在满是岩石和尘土的房间中央的不穿上衣的男人大喊。“通过严格的训练,人和宝可梦都可以变得更强大,超越极限。”

Bridge扔出了Sherman的球。白光一闪,随着一阵树叶的沙沙作响,一大堆柴火堆在他自己的半场。

“我与我的格斗系宝可梦一起训练和生活!永远不变!”一条大岩蛇冲出地面。大岩蛇是岩石+地面属性。

“Django!我们会用我们的神力将你压碎!呼哈!”

“Sherman,飞叶快刀!”Bridge下达命令。

SHERMAN 使用了 飞叶快刀! 效果拔群!
对手的 大岩蛇 使用 变硬! 对手的 大岩蛇 的防御力 上升了!
SHERMAN 使用了 飞叶快刀! 效果拔群! 对手的 大岩蛇 倒下了!
四天王的希巴 放出了 快拳郎!
对手的 快拳郎 使用 火焰拳!
效果拔群!
SHERMAN,够了,回来吧!
去吧!JOHNNY!
JOHNNY 使用了 炼狱!
会心一击! 对手的 快拳郎 倒下了!
四天王的希巴 放出了 飞腿郎!
对手的 飞腿郎 倒下了!
四天王的希巴 放出了 大岩蛇!
这 不是很有效……
对手的 大岩蛇 倒下了!
四天王的希巴 放出了 怪力!
够了,回来吧,JOHNNY! 去吧,LAZERBEAK

利叶切开岩石,病态的石蛇回到了它的主人手中。穿着粉色短裤的丑陋拳击手一拳打穿了枯枝堆,留下一个燃烧着的大洞,却又被一道与超新星爆发一般的热浪烧尽。长腿能够伸缩的无头人和第二只石头蛇也步它们的朋友的后尘,落得了在灼热中湮没的下场。燃烧的人形以疯狂的先手反击耿直地焚毁了一切。

金属色的闪光伴随着肌肉与岩石撞击的声音,最后的斗士们出现在场上,使得场地大为增色。铁鹰Lazerbeak投入了战斗;希巴引以为傲的怪力伸屈四肢,做出一个挑衅的动作。

LAZERBEAK 高高飞起!
对手的 怪力 使用 集气! 对手的怪力在积蓄力量!
LAZEBEAK 使用了 飞行!
效果拔群! 对手的 怪力 倒下了!

机器鸟带着一阵与汽车失事别无二致的声音坠向冒牌Goro2,把它撞飞到场地另一边。

“我尽了全力。去面对你的下一个挑战吧。”希巴嘟囔着,转身背对Bridge。

“滚蛋。来吧Laze,我们去殴打老太太。”

“SCRAW!”


“我无语了。”特工Dodridge瘫在椅子里,早就不指望这一切能合情合理。

“是的,整个世界都混乱了。或许和SCPokemon中的很多技能都是从目前新版本宝可梦中提取的技能有关……这就能解释为什么九四零能使用十字剪以及四五七可以使用炼狱这些在这个版本中根本还没有被设计出的技能。”

Dodridge瞪着Lament;Lament茫然地回瞪。


Bridge进入下一个房间,四处打量着;这是一片墓园,霉迹斑斑,雾气弥漫。

“我是四天王的菊子!”坐在Bridge对面的墓碑上的老太太呵呵笑着说。

“大木很关心你,孩子!”“我不是孩子-”“那老东西也曾是个又帅又强的人儿!那是几十年前了!”“呲。”“现在他光顾着瞎捣鼓他的口袋图鉴!他错了!宝可梦是用来战斗的!”

Bridge默默地从腰带上拽下一个精灵球。他讨厌耿鬼。

“Django!我会让你见识到什么叫真正的对战!”

灯光骤暗。一团双眼通红的巨大的紫色阴影从Bridge的影子中钻出。

Pazuzu,就决定是你了!”Bridge大喊,把精灵球扔向半空。Pazuzu在闪光中出现。它尖利多刺的巨型蜘蛛腿上遍布眼睛,承载着一具干枯的,皮包骨的尸体。

对手的 耿鬼 使用 黑夜诅咒!
这 不是很有效……
PAZUZU 使用了 试刀!
会心一击! 效果拔群! 对手的 耿鬼 倒下了!
四天王的菊子 放出了 大嘴蝠!
对手的 大嘴蝠 使用 翅膀攻击!
效果拔群!
PAZUZU 使用了 试刀!
会心一击! 对手的 大嘴蝠 倒下了!
四天王的菊子 放出了 阿柏怪!
PAZUZU 使用了 突袭!
对手的 阿柏怪 倒下了!

黑光笼罩了PAZUZU,但是除了骚扰一下凶恶的半人蜘蛛外没有任何作用。它跳进阴影中,无声地从侧面猛击耿鬼并且愉悦地把它撕成两半;Pazuzu的爪子中迸发着紫色的火花。一只大嘴蝠换下了耿鬼,并且用拍击的翅膀突袭Pazuzu,而蜘蛛怪又是一砍,干净利落地把恐怖的飞天大嘴一刀两断。一瞬之后,一只巨大的眼镜蛇在Pazuzu背后昂起头,却也被尸体蜘蛛反手一击打倒。

四天王的菊子 放出了 鬼斯通!
PAZUZU 使用了 突袭! 但是失败了!
对手的 鬼斯通 使用 催眠术!
PAZUZU 睡着了!
对手的 鬼斯通 使用 食梦!
这对 PAZUZU 没有效果…… PAZUZU 醒来了!
PAZUZU 使用了 试刀!
会心一击! 效果拔群! 对手的 鬼斯通 倒下了!
四天王的菊子 放出了 耿鬼!
PAZUZU 使用 突袭!
效果拔群! 对手的 耿鬼 倒下了!

大嘴蝠回到菊子手中后,场上一阵沉默。Pazuzu绕着场地转圈,巧妙地穿行于墓碑之间,然后突然陷入了沉睡。鬼斯通出现了,并且试图去咬尸体的头;蜘蛛怪醒来并且把它钉到墙上时它惊恐地大叫,窜入了头顶的黑暗。最后一只耿鬼出现时,Pazuzu扑到它身上,用全部八只脚刺穿了耿鬼。

“你赢了!那老家伙的眼光还算不错!除了这些我无话可说!去下个房间吧,孩子!”


“圣母啊。”


“啊!我听说了你的事,DJANGO!”

“嗯,嗯,龙使者渡。BLABLA……”Bridge念叨着。他环视倒数第二间房间;巨大的无可名状的龙形雕塑装饰着墙壁,天花板上吊着黄铜火炬。在他将面前景象尽收眼底时,一条游离不定的片段闪过他的脑海。

……在这个传送过程中,SCP-826和其中的书籍会在书中设置的其他部分重新出现,主要倾向于出现在通常能够发现书籍的地方(图书馆,研究室,等等)……

“倾向。倾向代表这不是一条颠扑不破的真理,而只是一个富有创造力的物体在测试中的特定情况下显示出的一种普遍的行为趋势。”Bridge对自己轻声说;那一瞬间他瞥到了一片银灰色靠在渡身后的青铜墙上。书架。

“你知道吗,龙是传说中的神圣生物!虽然很难收服和培养,但是他们的力量是天下无双的!他们是不灭的!那么你准备好失败了吗?你的联盟挑战之路将会被我终结,DJANGO!”

战斗开始。

四天王的渡 放出了 暴鲤龙!
去吧! WELKER
对手的 暴鲤龙 的 恐吓 降低了 WELKER 的攻击力!
WELKER 的 恐吓 降低了对手的 暴鲤龙 的攻击力!
对手的 暴鲤龙 使用 破坏光线!
没有命中!
WELKER 使用了 咬碎!会心一击!
对手的 暴鲤龙 使用 瞪眼!
但是失败了!
WELKER 使用了 雷之牙!
效果拔群! 对手的 暴鲤龙 倒下了!

939爬向暴鲤龙,双方怪物都用他们可怕的下颚恐吓了对方。一道猛烈的破坏光线打穿了天花板,Welker咬住暴鲤龙的喉咙,向这条巨蛇的身体里注入一道闪电;随后一道更强的闪电击倒了暴鲤龙。

四天王的渡 放出了 哈克龙 和 哈克龙!
做得好,WELKER!回来吧!去吧!PAZUZU和SHERMAN!
对手的 哈克龙 使用 龙之怒! 对手的 哈克龙 使用 龙之怒!
PAZUZU 使用了 飞跳! SHERMAN 使用了 飞叶快刀! 会心一击!
对手的 哈克龙 使用 高速移动! 对手的 哈克龙 使用 高速移动!
PAZUZU 使用了 飞跳! 会心一击! SHERMAN 使用了 青草搅拌器!
对手的 哈克龙 使用 叩打! 对手的 哈克龙 使用 叩打!
PAZUZU 使用了 十字剪! SHERMAN 使用了 硬化植物! 会心一击!
对手的 哈克龙 倒下了! 对手的 哈克龙 倒下了!

双胞胎哈克龙从光芒中蜿蜒爬出,放射着蓝色的火焰。Welker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恐怖的,抽搐着的,令人窒息的尸体蜘蛛怪Pazuzu和柴堆Sherman。瞬间,像木偶般的蜘蛛怪跳出战场,爬上天花板,Sherman则尖叫着,向四面八方射出剃刀般锋利的叶子。被切得很惨的哈克龙们协调地滑行着,移动地越来越快,变成了一道银色的模糊影子……直到Pazuzu把它们一起钉在地上,然后Sherman像乱窜的松针的风暴碾过它们。哈克龙拼命做最后一搏,同时使用尾巴击打蜘蛛和木堆,最终被切碎并压成肉酱。

四天王的渡 放出了 化石翼龙!
做得好,PAZUZU和SHERMAN! 去吧! LAZERBEAK!
对手的 化石翼龙 使用 咬碎! 这 不是很有效……
LAZERBEAK 使用了 钢翼! 效果拔群!
对手的 化石翼龙 倒下了!

岩石身躯的翼龙冲向钢筋铁骨的巨鹰,张嘴狠咬。嗷。巨鹰拍打着翅膀,直接切下了化石翼龙的头颅。真是令人失望。

四天王的渡 放出了 快龙!
做得好,LAZERBEAK! 去吧! BOB!
对手的 快龙 使用 破坏光线! 会心一击!
BOB 使用了 融化!
对手的 快龙 陷入了僵直!
BOB 使用了 终极冲击!
对手的 快龙 倒下了!

一道炫目的,惊人的能量爆炸充斥场地,在地板上切出一道沟壑-蜗牛根本就没有注意,而是忙于……流出汗水。快龙单膝跪地,喘息着,耗尽了力气……而蜗牛将自己像一颗加农炮弹一样射过整个场地,它全部重量的腐蚀性黏液融化了快龙的颅骨,渡的颅骨,然后在对面的门上烧出一个大洞。


特工Dodridge面容呆滞地坐在那里,盯着屏幕看了几秒,然后突然发出一声怨恨的哼声并且站起来用手指弹着桌面。

“我去艹我的漂亮老婆了。记得问讯这个废物。回头见。”3他对Lament喊。

“嘿,别生气啊。这不是他的错喷火龙不是真的龙。”

Dodridge掉头便走,双拳紧握。他从来没这么碾压过渡。每次他都要对他的队伍使用十五到二十个全恢复药。这不公平。这不公平


Bridge博士低头看着书架。书架里夹着一盘宝可梦红的卡带,和宝可梦红/蓝官方攻略本。任务简报上说拿上书架离开……但是他离成为前无古人的至尊就差那么一步……

Welker撬开了最后一道门,Bridge走了进去。这间房间内部空间更大,屋顶向夜空敞开着;一个真正的比赛场,一个竞技场,在他面前矗立着,灯光下唯有一人。

“嘿!我一直在等你,DJANGO!只有真正强大的敌人才能让我保持犀利!”

Bridge默默地思考着通向胜利的最速路线。

“DJANGO!你知道這意味著什么吗?!让我来告诉你!本大爷!世界最强!比任何人都强!”

“非也。”


特工Lament摆了个舒服的姿势,调高监视器音量,打开一罐可乐。好戏上演。


冠军小茂 放出了 大比鸟!
去吧!LAZERBEAK!
对手的 大比鸟 使用 翅膀攻击! 这 不是很有效……
LAZERBEAK 使用了 钢翼!
对手的 大比鸟 使用 翅膀攻击! 这 不是很有效……
LAZERBEAK 使用了 钢翼!
对手的 大比鸟 倒下了!

巨鸟们互相绕着对手打转,不时俯冲并且用翅膀击打对方;Lazerbeak一翅膀直接拍中了大比鸟的脸,打碎了它的喙并且把它打飞到墙上。

冠军小茂 放出了 胡地!
够了!回来吧,LAZERBEAK!去吧!PAZUZU
PAZUZU 使用了 突袭! 效果拔群!
对手的 胡地 倒下了!

PAZUZU在胡地准备好进行精神攻击的瞬间冲到它面前,用三支尖矛一样的腿贯穿了胡地并且把它切碎。

冠军小茂 放出了 尼多后!
回来吧,PAZUZU!去吧!SHERMAN
对手的 尼多后 使用 角钻!
但是失败了……
SHERMAN 使用了 疯狂植物! 效果拔群!
对手的 尼多后 倒下了!

尼多后向前冲刺,死亡之角旋转着切散了Sherman,但是徒劳无功。柴火堆散开了,被角的惯性搅得四处飞射;然后它们瞬间又聚合到一起,把恐龙状的野兽压在整整一吨重的柴堆底下。

冠军小茂 放出了 暴鲤龙!
SHERMAN 陷入了僵直!
对手的 暴鲤龙 使用 水炮! 这 不是很有效……
SHERMAN,够了,回来吧!去吧!BOB
BOB 使用了 终极冲击!
对手的 暴鲤龙 倒下了!

巨型海蛇用惊人的洪流冲刷着整个场地,柴火堆艰难地聚到一块退却了。Bridge低声咒骂,唤回了Sherman并把Bob扔进水中,等着它醒来并且撞进穿暴鲤龙的整个身躯。

冠军小茂 放出了 椰蛋树!
BOB 陷入了僵直!
对手的 椰蛋树 使用 踩踏!
回来吧,BOB!去吧!JOHNNY
JOHNNY 使用了 炼狱! 效果拔群!
对手的 椰蛋树 倒下了!

Bob趴在地上,空门大开任由椰蛋树毫无效果地踩踏。树怪看了一下自己的脚,以为蜗牛死了,然后就迅速无情地被Johnny纯净而饥渴的怒火焚成灰烬。

冠军小茂 放出了 喷火龙!
回来吧,JOHNNY!去吧!WELKER!
WELKER 的 恐吓 降低了对手的 喷火龙 的攻击力!
对手的 喷火龙 使用 大字火! WELKER 被烧伤了!
WELKER 使用了 雷之牙! 效果拔群! WELKER 受到了 烧伤伤害!
对手的 喷火龙 使用 劈斩! 会心一击!
WELKER 使用了 咬碎!
对手的 喷火龙 倒下了!

喷火龙和939互相瞪着对方,火龙想起了它们的第一战,颤抖不已。在喷火龙因为恐惧而无法动弹时,Welker开始唱起童谣。颤抖变成了咆哮,畏缩转化为怒火;小茂的新手宝可梦向Welker发射了一道巨大的五星形状的火焰,像一辆卡车一般崩落在红色怪兽的身上。

Welker浑身带着火焰跃向火龙,带着满嘴闪电咬下。喷火龙回以一劈,从Welker身上切下一块血肉;燃烧着的恶魔则像掠杀者般凶狠地咬碎了对手的颅骨。喷火龙倒下了。

“不!这不可能!你打败了我最好的-”

Bridge收回Welker,回过身,在游戏内文本进行到“The End”画面前抄起826离开。


Bridge博士走出传送门,提着一串精灵球和书架。两个特工冲进房间,一个把精灵球扔进一个高安全级保管容器,另一个小心翼翼地把书架放进一个推车。特工Lament远远地站在一边,瞪着他。

“出色的工作,博士。”特工Lament挥了挥手。“你做的很好。”

“谢谢,Lament。我起的昵称如何?”

“很棒。”

“我会变成一只蜘蛛怪吗?”

“不会!”

他们击掌相庆。


那天深夜,Bridge坐在办公室里休憩。仔细听着,看着他办公桌上的本地安保反馈系统。

他悄悄把手伸进口袋,摸出一个小小的圆形物体放在办公桌上。他一按按钮,圆球膨胀到一个橘子大小。

你看……他曾经,确实有一个作弊队伍。但是没人说过他不能拥有一只新手宝可梦。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