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ill be here
评分: +15+x

“这里是SCP基金会外勤特工Eddy,收到请回复,完毕。”

“收到请回复,谁都行。”

“……”

特工Eddy在车水马龙的天桥下对着通讯电台呼喊着,他的声音被车流所吞没,繁华的街道上没人注意到一个影子正瑟缩在桥墩的角落,颤抖着调试电台,机械的重复他已经说过千遍万遍的话语。

“这里是SCP基金会外勤特工Eddy,收到请回复,完毕。”

“……”

电台传来的只有嘈杂的噪音,没有人回复

“无论发生什么,我会回来的。”

Eddy往自己的防弹背心夹层塞进几张废报纸,拍拍胸口上的灰尘,开始把通讯电台重新拆分放回包里,等下一次闲暇时,他或许还会重新组装,再一次试图听到电台的丝毫回音,长时间的呼叫和调试,让他十分口渴。

“水…哪里有水来着…”黄浊的双眼扫视着街道,透露出一丝呆滞的感觉,最终,这充满血丝的双眼聚焦在了一家麦当劳的门面上。

穿上早已脱色的皮夹克,拍净尘土,背上挎包,快速翻越道路的护栏,冲进麦当劳的卫生间,打开水龙头,大口大口吞咽着流下的清水,丝毫不在意附近食客鄙视的目光。

他满足地咂了咂嘴,从挎包里取出水壶装满水后,狠狠的洗了把脸,用衣服擦干后,盯着卫生间镜子里自己惨黄的脸和粘结的头发,眼神中透露着些许迷茫。

他是一名基金会的外勤特工,但他已经和基金会失去联系足有一年了,这一切的发生都毫无征兆。

他本从事着一项为期半年的犯罪组织潜伏,帮助基金会获得情报以协助警方取缔该组织,回收被犯罪分子利用的异常物品,因为保密原则,这半年来他都没有和基金会有所联系,只有一名中间人在潜伏的第三个月被发现卧底身份枪杀了。

他本以为基金会马上会派遣新的中间人来为他传递指示,但没有。

他本以为这只是基金会不便于再次进行人员渗透,便继续无声的活动在犯罪分子之间,搜集着异常物品的情报和犯罪分子的种种罪证,为了不落得中间人的下场,他几个月来都没有和基金会有过何种联系,当然,在外勤特工的任务中,这是很普遍的情况。

但当他帮助警方抓获了全部犯罪分子,成功取得了异常物品后,来到银行想要取点钱吃顿大餐犒赏自己时,却发现自己的工资储蓄卡早已被注销了。

他本以为这是基金会为了某些保密工作,没能及时通知他而已。

他骑着自行车沿着熟悉的山路,来到自己所属的站点,却发现,本该是站点的地方,找不到楼房设施,只有一望无垠的土地和杂草。

几百亩地的站点设施,没有一点建筑存在的痕迹,就这样,消失了。

他开始有点害怕,发生了这种情况,这里本应该驻扎满了基金会其他站点前来调查的帐篷和车辆,而这里却只有他一个人,在风中凌乱。一种可能,这里存在着高危异常事物,基金会想要慎重处理,一种可能,基金会还不知道。

他不惧前者,他早已身处在这片地方,曾经经历过的种种训练让他并没有对此感到太多的恐惧,他取出挎包内的通讯电台部件,有条不紊开始组装,以和基金会的通讯频道构建联系。

“这里是特工Eddy!SE-1326地区的站点设施凭空消失了!尽快回复!完毕!”

没有任何人回复,他调试着选用其他的基金会通讯频道,电台传出的,依旧只有嘈杂的白噪。

他翻找出很久没用的通讯SIM卡,插入手机后却发现,上面赫然写着本不存在的“请输入PIN密码”。

他骑上自行车,在月光的照耀下来到了这个地区最近的基金会观测站,却发现这家小小的“蔬果店”写着本店出租的大门死死紧闭着,没有人。

机修店,店面出租,面馆,店面出租,诊所,店面出租,衣装店铺,店面出租,超市,店面出租,就连银行的联络点也贴上了搬迁的纸条。

他发了疯似的照着自己的记忆找寻着观测站和联络点,直到太阳让他的自行车晒爆了轮胎。

他再也没找到基金会的存在,那些熟悉的面孔离他的记忆越来越远。

他的银行卡都被注销了,身上没有一分钱的他不敢去找一份工作,未知的太多了,他不能去冒这个险,他只能流浪,找到下一个观测站和联络点,一次又一次拨打电话簿上的号码。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请查证后再拨。”这是他从通讯设备中听到最多的话语,剩余的便是无尽的白噪。

他流浪着,偶尔能有好心人搭载他一程,给他几瓶水和食物或者些许零钱,这和垃圾分类一样举足轻重的支持他活到了现在,
……
“先生,请你离开我们的餐厅。”麦当劳的主管经理站在他旁边,冷冷的说到。

“对不起,麻烦你们了。”当他开口时他才发现,自己的嘴因为水太过冰冷,早已失去了知觉,他讪讪点头,走出了麦当劳的大门。

他叼着捡来的鸡骨头,拾起垃圾箱旁的一小段胶带,稍微绑了下接近断裂的拖鞋,缩缩脖子,随便选了一条路,大步向前。

很快,天又黑了,他从包里拿出了头盔和面罩,戴在身上兴许能暖和些,“都去哪了呢……”他自言自语着,走进了一个小巷子。

这里有着一个处于收容状态的异常项目,也就是说,这里应该有驻扎人员,即使没有,或许也能找到些许线索,他如此想着,握枪的手无力的垂着,随着他的步伐在小巷里晃荡。

本该是基金会哨站的巷口小卖部也倒闭了,他无言的摇了摇头,径直走进巷子深处。

脚踩积水和老鼠受惊的响声引起了几对“住户”的注意,他们打开了门,随着吱呀的声响,从门缝中透出好奇的目光,而他依旧不为所动,像木偶一样机械地走着,想要走到巷子的尽头。

一名“住户”仔细端详着这位奇怪的来客,走出了房子,手里端着热气腾腾的苹果派,向他缓缓走进。

枪响了,好奇的“住户”们止住了目光,锁紧了房门。

“报告第三支队,已成功消灭目标一余。”

“住户”的尸体消失了,但撒在地上的苹果派依旧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Eddy看着眼前路面上的淡淡血迹,一脸茫然。

“Eddy!你还活着!”

他回头,看到了一副久违的熟悉面孔。

他们紧紧拥抱在一起。

“我们还以为你早随着站点消失不见了,好小子”

“Site-13究竟发生了什么?”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