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事去参加节目成为偶像了,怎么办?(上)
评分: +50+x

温馨提示:本篇目涉及大量内娱及粉丝团体组成的社交群体(即饭圈)名词,如您对上述相关内容感到不适,则可跳过这一部分的其余内容,本篇目不含歧视任何主流/亚文化群体的意图,如有不便之处望谅解。


9:10,2020/0█/07,Mobile-Site-CN员工办公室内

知梓感到一阵眩晕,这种眩晕感并非来自连夜加班之后从办公椅上忽地一下站起来导致的大脑供血不足而引发的。不不不,哪怕是加班加到脑溢血都比目前的情况要好上些,现在,这位可怜的研究员兼职特工姑娘只得抱头绝望地看着电子屏幕上一串串冷冰冰的字符,那是站点人工智能自律子计算最后得出的结论——

“E-0876的异常效应已转移至站点研究员Elena体内,据悉,Elena已于数日前离开流动者站点,目前并未在任职岗位上。”

知梓深知E-0876,那枚蓝宝石胸针的异常之处,E-0876的携带者对其他人类个体的影响力将被放大数倍,且这种影响是正向的,甚至包括了其携带者的音像制品。简单概括就是谁带着那东西就会成为万人迷,哪怕是那人出镜的照片,录像都有相同的效果。所幸E-0876的效果还没到不可控制的地步,就被她从某位小有名气的艺人手里带回了基金会。收容很顺利,知梓回到站点那天还觉得那个站点奇术师冯依对她颇有关照……咳,问题就出在上周Elena协助实验的过程中被E-0876尖端的刺划伤,知梓寻思着也不是什么大失误,只叮嘱她去医务室包扎就放人走了。直到昨天,知梓抽空继续上周未完成的实验时才发现E-0876的异常效应消失了,她将前几天的异常状况一一汇报给自律子之后,人工智能便无情地告诉了她答案:你醒啦,现在的异常效应转移到人类个体身上啦,该个体还是你同事呢。

好嘛,知梓盘算着,现在的情况可能不是最糟糕的,她在大脑中回忆了一下这几天的所见立刻总结出两个消息,一个好一个坏。好消息是Elena不是下落不明了,知梓知道她的去向;坏消息是Elena被前阵子来站点遛弯的前台艺人经纪公司人员给借走了,说是替补某位练习生参加一档选秀综艺节目。前台艺人经纪公司?对,就是那家石菖蒲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专门培养艺人捞点经费的。这就意味着Elena现在已经作为石菖蒲娱乐的练习生参与了节目录制,异常效应这会要是发生了什么变化也不在基金会的可控范围内。

完蛋,知梓算是明白自己闯了大祸。那时候她也纳闷,Elena平时也不怎么打扮,存在感也不高。来站点的那个经纪人小伙子看着衣着审美应该是在线的,却直接绕开了少女感爆棚的知梓向站点主管Boom指名道姓借走了Elena。Boom凭着自己对Elena刻板的女强人印象觉着她应该不出几个回合就得在第一轮评选淘汰,站点该做的项目也大概不会落下多少,就给答应了。

事情发展到这种程度,知梓也不大敢想下去,当务之急得想个办法跟Boom解释清楚。她取下披在椅背上的半旧实验袍,急匆匆地推开办公室门,一路冲着主管办公室疾驰过去,差点撞在自动门上。


9:00,2020/0█/01,创造营██节目录制地

南方早晨的空气总是那么清新,阿律伸了个懒腰,练习生初舞台评级前的访谈亦接近尾声,不过眼下还有一位姑娘。结束工作之后他打算去附近的茶餐厅解决下早餐的问题。早收工早完事,阿律招呼摄影开拍。

“Elena小姐,现在你的手机已经上交了,暂时是没办法和外界通讯的,你现在最担心的状况是什么?”

彼时Elena被化妆师硬拉着上了个淡妆,美其名曰“你底子这么好素颜上镜也太可惜了”。一套程序折腾下来也只敢在椅子上定定地坐着。阿律对上她视线的时候不由得吃了一惊,明明是个参加选秀节目的姑娘,却只穿件白衬衫搭长裙,没半点前卫的气息,脸上甚至还戴着副眼镜,这样的姑娘——

真是好单纯好不做作,多好的姑娘啊,阿律自觉心跳快了几分。

Elena不知是出于紧张还是害羞,撩拨了一下耳边的鬃发,阿律的心跳又快了几分。

“嗯……其实我和家里人的关系不太好,最放心不下的是我班上的学生。”Elnea顿了顿,好像在回想什么美妙的事情,“然后我就拜托我工作单位上的同事,给学生留了二十九天的作业。”


18:00,2020/0█/07,Mobile-Site-CN食堂

活着真好,知梓满怀感慨地放下餐盘,她很庆幸Boom在得知流动站目前面临的危机之后没有暴揍她一顿。但Boom的确被气得脸色不大好,给她的处理结果也没好到哪里去。

Boom那时这样询问她:“Elena参加这次节目,你知道我们面临什么问题吗?”

“您,您说,我记着。”知梓战战兢兢地点点头。

“一方面是,Elena,她平日里跟进的项目怎么办,你也知道她的办事效率,我说她一个人顶流动站三分之一的劳动力,你没什么异议吧?”

“没有的……项目的话……我觉着您可以让Wuddy接手一整子,她异常生物学这块比我好。”

“那她带的那帮实习生呢?”

得,加大工作量这遭是没得跑了,知梓根本没得选,只能满口答应下来。

“另一方面是,追回Elena,需要耗费流动站很大一部分的人力物力……”

“我懂您的意思……后续的处理我会全部包揽。”知梓停顿了一下,话锋一转,“不是,我们不能直接让她退赛吗。”

“你看看日期,节目今天就会播出了。这会去叫停节目组根本来不及,你知道这个节目背后出资的公司有多少吗?真要我们把节目全部叫停封口要花多少钱吗?你知道我们流动站今年的财政赤字到了什么程度吗?”年轻的站点主管仿佛被触碰到了某片逆鳞,喋喋不休个没停。

“道理我都懂,可是您也关注这种美少女选秀节目啊?”

“……”

而后Boom不那么友好地请她离开了办公室,顺带着给了知梓在站点各公共设施播放《创造营██》的权限。至于Elena的女儿,那个叫Sadira的小姑娘就得麻烦Cherese这几天全程照看了。知梓下班前还抽空打电话联系了她,这位收容专家得知消息语气平淡的不行。没办法,知梓想,这帮真正搞科研的还没自律子感性。

回到现在,流动站的实习生结束了一天的课程,像疯狗一样拥挤进食堂。知梓瞥了那群小孩一眼,心思又回到食堂正中悬挂的液晶电视上,毕竟追踪异常和吃饭才是要事,正式带班还是明天的事。

这期节目前半部分没什么值得特别注意的地方,无非是先展示一下拍摄地的美景,节目“逐梦”的理念,掺杂点偶像练习生们初来乍到看见大舞台的反应,还有部分姑娘们初舞台的表现与评级。知梓餐盘上的油都快给她刮干净了,Elena还没被节目组给到一个镜头。实习生们倒是看得津津有味,Elena这几天不在,这群小孩都默认是放假了,放点综艺节目也是助兴。

可能是因为石菖蒲娱乐是小公司吧,知梓准备下定论,所以他们派的练习生都没什么镜头,搞不好Elena初舞台的表演也会被后期剪掉。所以说E-0876的异常效应再强大,终究是敌不过资本的力量……

就在她完全放松警惕的时候,所有在饭堂就餐的人都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嗯……其实我和家里人的关系不太好,最放心不下的是我班上的学生。然后我就拜托我工作单位上的同事,给学生留了二十九天的作业。”

若干年之后,实习生蛾子夏迟昀回忆起那天的Elena与以往大不相同。她脸上施了些许粉黛,面色较之前红润了许多,嘴角带着笑意。真是好单纯好不做作的老师,他当时是这么想的,但她说的话着实可怕。不对劲,为什么我对她会有这种想法,那是Elena老师啊?蛾子先是迷惑,不知为何,脑袋也开始昏沉起来。

喧闹的食堂陷入了寂静,他看见知梓刮了油已送到嘴边的勺子却因这声音迟缓了下来,她眼中的神情和旁人的不大一样,除了爱慕之意以外还掺杂着浅浅的恨意。电视上画面一转,Elena拿着手机:“自律,帮我记一下给蛾子的留言。他未来二十九天的作业我已经准备好了,都在我电脑里,你定个时每天传给他吧。”

这节目组有毛病吧?知梓先是质疑自己看见的东西,不错,Elena的确迷人很多。但这是哪一出,给她营造个“负责好老师”的人设?电视上,衣着朴素的Elena走到讲台上,那几个顶流的导师一见如故,变着法子地赞美她的外貌。

“哇哦,造型很不错诶。很久没有见过这种简约风格的装扮了,Elena你能稍后把你造型师的联系方式给我下吗?”

Elena杵在舞台中央,面无表情地回答:“衣服我自己搭的。”

“哦哦,我看你的资料上说,你以前的职业是老师,那为什么萌生了来当偶像的想法呢?”

“其实我是不想来的,我一天不批改学生作业就不大放心。是公司说缺人叫我来的。”

“那你之前在Vocal,Dance,Rap这类的才艺有什么特长吗,我感觉你好像很擅长这方面的表演。”

“啊,没错,就只是你的感觉。”

……

这种尴尬的谈话竟然一点都没被剪掉,更要命的是,食堂里其他同僚无一幸免地都专注于屏幕上,拖沓了半天,Elena的初舞台终于要开始了——“██牛奶提醒您,下节更精彩!”

节目唐突结束了。好家伙,她的表演成了个看头,还得放在下期。

食堂里的寂静是被重物倒地的声音打破的,蛾子终于撑不住了,他想起这几天自己并没有查看邮箱,至少落下了一个星期的作业。坐他身边的其他实习生正还没缓过神来,就这么任由蛾子四仰八叉地倒在地上了。

知梓一个箭步冲上去,特工姑娘臂力惊人,打横抱起蛾子朝着医务室跑去。


15:00,2020/0█/01,创造营██节目录制地

Elena坐在观众席上,有点心不在焉地看着舞台上表演的姑娘们。年轻人嘛,喜欢蹦蹦跳跳再唱上两句,是好事,可她看了快一天,有点审美疲劳了。坐在她旁边的是石菖蒲娱乐的另外一个练习生,艺名有点花里胡哨的,叫“meowait酱”,打扮也挺奇特,猫耳搭配异色瞳还有一件造型有点夸张的蓬蓬裙,更像是在角色扮演。不过这姑娘还挺热心的,跟她聊了好一阵子。

“石菖蒲娱乐说我们两个是分开表演的,因为咱俩风格不大一样。”meowait说这话时嘟囔着嘴,看上去是不太满意公司的安排,“别的练习生初舞台对阵的都是其他公司的练习生。到咱们这就要同公司的练习生内斗了。这不是让人看笑话吗?”

“没事,这种节目又不是比赛性质的,乐在参与。”

“那Elena,你选的什么歌啊。”

“实话实说,我没选。”Elena瞥见舞台上那个组合的练习生跳舞时滑了一跤,不由得有些怅然,“我是公司临时顶包的,太仓促的,安排得一塌糊涂。”

“啊?那一会……”

“没事,上午那给我们录素材的小哥人挺好,他听说我还没选歌就给我挑了一首,还帮忙改了改词。”

“能行吗……?”

“随便吧,反正我就是来凑数的。”

导师的评级结束了,评级标准还是比较严格的,这组练习生因为失误得到的评级不大好看,摔跤的姑娘用纱裙角偷偷地抹眼泪,防止妆面被弄花。

而后,荧屏上,石菖蒲娱乐的黑白logo闪烁着。

Elena深吸一口气,她喃喃道:“轮到我们了。”


18:30,2020/0█/07,Mobile-Site-CN D区医务室

约莫三十分钟前,雪溢看见知梓打横抱着个比她还高的人冲进医务室。待雪溢看清她怀里抱着的是蛾子后,便心领神会地走向医疗室仓库,不一会她推着那堆半人高的银型专用医疗器材走到蛾子躺着的那张临时病床前时,知梓才喘着气摆摆手告诉她:“他……他没事……就是,可能被作业……吓,吓到了,得休息下……”

雪溢看看累得趴在病床上的知梓,又看看脸色苍白还未恢复神智的蛾子,意识到可能发生了什么麻烦事,不过这就不在她的管辖范围内了,她好心将办公桌上还剩半瓶的矿泉水递给知梓。特工姑娘拧开瓶盖咕咚咕咚就把小半瓶水一饮而尽了,雪溢在一旁看的有点心惊胆战,做特工的,平时作风如何讲究,在关键时刻举止该粗犷的还是得粗犷起来。

过了好一会,蛾子神智才恢复,他一醒来,眼角闪着泪光,死死地攥住知梓的手。

知梓有点难为情,又有些莫名的兴奋:“啊,小伙子,你虽然很好看,但这,不合适,真不……”

蛾子呜咽着恳求她:“请您务必把Elena老师带回来。”

知梓冰冷地甩开蛾子的手,义正言辞,一字一句道:“我把她带回来,你的作业也得一字不落地交上去,我现在是你的代班老师。”

“不是,您误会我的意思了。”蛾子擦干眼角的泪水,努力让自己恢复平静,“作业,是一回事。最主要还是,老师突然扔下我们去参加这种节目,肯定是有原因。”

“那你说说看。”知梓坐在床沿边上饶有兴趣地盯着蛾子。

“我觉得,她平时看起来很严肃,甚至有点古板,只是因为工作原因。其实她真正在想什么,我从来没有搞懂过,课余的时间,研究员的休息时间,那些娱乐活动,我们好像从来没有见她参加过……”

“确实,她的存在感不高。”

“我在节目上看见她笑的时候,我就在想,她是不是其实很想被人关注的,是不是因为我们给她的关注不够,所以她才换了个地方展示自己……

所以我想拜托您,把她找回来,我想问问她是怎么想的。”

蛾子的想法很单纯,但知梓心里着实愧疚起来。Elena是她,或者说整个流动站一直以来工作上最信任的同僚,人人都愿意在工作方面与她共事,她很可靠,认真,高效。

但是除了工作之外呢?他们没有想到过她,也没考虑过她的感受,Elena好像只是工作的代名词。

人是自私的,Boom想要急切地寻回Elena是因为流动站的项目诸多,知梓想要找回Elena是因为这件事影响到她的工作,他们都没想过Eelna参加这次节目是否存在些什么益处。知梓掏出手机,不出所料看见微博热搜榜头条便是Elena相关的信息,节目反响剧烈,她收获了很大一批粉丝。他们夸赞她的穿搭,她说话语气的有趣,以及对她接下来的表演感到期待。

Elena现在备受关注,知梓有些犹豫了,会不会成名是对她最好的安排。

知梓决心告诉蛾子Elena出走的真正原因,但蛾子没有动摇自己的想法,他仍然说:

“如果这是她身不由己,我们更应该把她带回来。知梓姐,这件事我一定会尽我所能帮助您。”

知梓有点感动,她赞许地点了点头:“记得把作业写完。”


舞台的灯光聚焦在Elena身上,她感受到胸膛内的心脏在跳动,带着炙热的期许。

她突然发自内心地想要把早上练习的那首歌好好唱一遍。

知梓搀扶着蛾子走出医务室,雪溢看见这对临时的师生对视时眼神无比坚定。

他们想要把Elena带回来,问她真正想要什么,任凭她的意志作出抉择。

战争打响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