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时我将归家

PC-0-01:

您有 [1] 条新消息

新消息 [周六] [十二月] [二十] [四号] 于 [7]:[48] [下]午:

好的,这最好是个语音邮箱,我可做不好那么尴尬的对话。

我是Isaiah Henderson博士,我死于今年早些时候。长话短说,我未经纸质接种就看了FAFNIR项目的档案,所以我得找条快速的出路。尽管如此,我得说,我的自杀方式或许是这些年我试过最有趣的一种

回到正事上来。

不幸的是,除了那些已有的事情,我没有太多关于死后世界的东西要报告。沙子依旧冰冷,天空依旧是绿色,大步者依旧漫游着,月亮依旧有三个。对了,基于我在拘留所听到的内容,象王的千年狂欢趋于平静。想想看,我觉得甚至幼年神们都需要过一段时间休息一下。

以及……如果你在想关于“拘留所”的趣闻,我认为,这是个让东西变得复杂的地方。我没法告诉你更多,这并非没有严重的法律后果。

那么,这是我作为加拉哈德行动总指挥的最后命令。

第一点,不要在对哥比尼克的探索中使用经过训练的专业人员了,用D级人员。

第二点,别在提取程序或者其他什么Humbaba之类的东西上对他们撒谎。你会惊讶于当你告诉死刑犯关于死后世界的系统性证明,并说明如何达到它的指南时,他们将会变得多么的合作。

第三点。

……

对不起,我只是 — 我正处于极大的压力下,我正踏着一条被象王提及的小路 — Ghantouris,他的名字叫Ghantouris,圣杯于他的荣耀中被提升,我最大的罪1

天哪,我……

第三点,如果任何探索队员看到来自三月倡议的人员,需要不加置疑地服从他们。他们不像大步者或者其它怪物自身一样危险,但是……

我很抱歉。我在这里已经惹了很多身居高位的人,我事实上开始喜欢那个传统的地狱点子,至少圣诞老人不需要处理这么多文书工作。

……
不管怎样,圣诞快乐。

Martha Henderson先生,如果你在听着,我从来都不喜欢你的吉露果子冻沙拉。

Lisle Naismith博士,你现在负责加拉哈德行动了。如果你还没准备好,你可以告诉Penny,Isey叔叔现在已经和上帝待在一起了。我们距离真相已不再遥远,只要你别再认定是哪一个神。

甚至当我为了我的罪行在这里惨叫时,也知道我在为你而骄傲。

……它朝着Lisle而来,而不是Martha。去你妈的,Martha。

按1以重播该信息,按星号以删除该信息。

当他结束了2922的播送后,Isaiah叹了口气,意识到自己仍处于被告席上 — 在Jalakåra2的旁听席中,由雕刻过的蜘蛛丝组成的小房间里。

无论任何关于圣诞节的词语如何安慰他,Isaih仍然处于不可摧毁3之中,Jalakåra在哥比尼克的天空上有绵延数千光年的网状堡垒 — 这也包括了加拉哈德行动的努力。

Central Cabal的692个文书官员从他们那被织成的高台上注视着Isaiah,他们在小块的肉体上记着笔记。那小块肉咯咯笑着。

从天花板上传来一个声音,带着胡须的蜘蛛之神从他令人厌烦的下颚中发出咯吱声:“你……完成……了吗?”

“依照您的指令,Jalakåra领主,”Isaiah说,“加拉哈德行动现在已经脱离了它罪恶的起源。”

“嗯,”Jalakåra用一个巨大的前肢梳了梳他的胡子,就像此前他所做无数次的那样卷曲它,“然后……它……似乎……会……令你—”

“我可以走了吗,吾主?”

一道光闪过,Isaiah的嘴不见了,只留下一小片皮肤。

第691个文书官员 — 一个新贵,名为Janet Spiegel — 从她的位置上站起来,用距离最近可用的放大线高叫着:“Isaiah Henderson博士,你在一次正式会议上打断了Jalakåra领主。为了惩罚你的傲慢,你现在被判处在三月Aleph基地的腐蚀地牢中监禁4000年。”

“结……结案。”Jalakåra说。

在怪物法警闯入前,Isaiah所记得的最后一件事就是看着伟大织工的七兆只眼睛,然后对他竖了个中指。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