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人已逝
评分: +15+x

(始)



她躺在那里,一言不发。

红白玫瑰的花瓣盖在她的身上,她就睡在里面。以前她总是说讨厌闹钟,因为还没睡够就会被它吵醒。
但这一次,不会再有闹钟可以吵醒她了。

他站在旁边,眼睛有些发肿,不相信这是真的。一抹微笑还挂在她的嘴边,好像她下一刻就会挠着头发坐起来。

但不可能。

炉门打开,炽热的空气在一瞬间笼罩了她。

她进去了,没有再出来。

(一)



茶壶微倾,深红色的水流缓缓注入杯中,香气裹着白色的水雾慢慢升起,不多时便填满了整个房间。

罗森塔尔端着杯子坐在窗边,轻呡一口红茶,打开了许久没读的书,享受着这为数不多的悠闲午后。

“叮咚。”手机响了。

嘤呜~


晚上有空吗?我今天出差回来。一起吃个饭?

有空,你定位子吧。


好~

晚上见~

嗯,晚上见。


合上手机,她的嘴角不禁微微向上勾起,思考着今天晚上应该穿什么衣服。但几分钟后的一个电话打断了她的思考。

“喂?”

“姐,下午有空吗?我有事找你。”电话那边的声音有点沙哑。

“有空,什么事?”

“过会再说吧,我快到你那了。”

电话被挂断了。

(二)

Smith现在心里很乱。

六个小时前他从站点值班结束回家,打算好好睡一觉。

两个小时前他被饿醒,简单洗漱之后去买些吃的。

110分钟之前他收到了一条短信,没有号码。

107分钟前他打开门,发现门口放着一个保温桶。上面贴着一个便利贴。

熟悉的字迹。

105分钟前他打开了保温桶,都是他喜欢吃的。而且味道很熟悉。

102分钟前他脸上有点湿,拿毛巾擦了两下。

97分钟前打过来一个电话,听见那边声音的时候他手抖了一下。手机掉在地上,挂断了。

95分钟前他收到了第二条信息,他发了条回信,但是没有回音。

94分钟前有几滴水滴在手机上。

90分钟前他扇了自己一巴掌,去洗手间洗了把脸,又打了一支镇静剂。

87分钟前他打开电脑,试图追寻信息的来源。

50分钟前他放弃了。

45分钟前他打开了保温桶的所有夹层。

40分钟前用仪器检测得出了没有问题的结论。

20分钟前他吃完了里面所有的菜。哭了一场。

15分钟前他上了大巴。

9分钟前给罗森塔尔打了电话。

……

是的,在基金会工作也有差不多小半年了。对各种现象他不应该感到什么奇怪。就算自己不太懂的,有些不太正常的员工也会帮他“解释”:哎呀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啦balabalabala……

但……这次不一样。至少对他来说,不一样。

因为是她。

她回来了。

(三)


12:15

那个……我给你送了点东西……你开门拿一下?

12:25

电话怎么挂了?是有事吗?我过会再给你打好了。顺便说一句,有惊喜给你呀~


……

罗森塔尔把手机还给了Smith。“我还以为你又产生幻觉来着。没想到是真的。”她把杯子捧到嘴边,手指无意识的敲着杯壁。“确定是她吗?”

“我不能肯定,但是……把握比较大……"

“假设就是她吧。你打算怎么办?”她熟悉自己这个弟弟,对于他的答案心里已经有了猜测。

“……我不知道。”

意料之中。

“我知道她肯定和异常有关……但……”Smith放在膝盖上的双手暗暗攥紧。“我实在下不去手…..”

似乎是觉得他有点不成器,罗森塔尔叹了口气。“两年了,你还是没走出来啊。”

Smith嘴角扯了两下:“姐,这事哪那么容易啊?”

“反正,我先和你强调。如果真的是她,那她也不正常,你要做的就是想办法把她收容,明白吗?”

“……我尽量。”虽然答应的有些犹豫,但是罗森威尔已经很满意了。“那就好。”

“对了,药还有吗?”

“还有一点。”

“待会去楼下再拿点。”罗森塔尔打开抽屉写了个条子给Smith。“还有,你要是还沉在里面,我就让你姐夫给你做记忆删除。”她在Smith头上敲了个爆栗。“大男孩了,要学会向前看。”

Smith走了,重新翻开书,但她一个字都看不进去。她还是有点担心。

“喂?斯坦,是我……对……”

(四)


2-13


唉!
明天情人节了喂!

so?


……
你没啥表示啊?!

额……
你慌个啥,明天不还没到吗?


对于你这个木头脑袋,我很怀疑你记不记得。

……
放心,都好了XD


那就好
(抱)

明天我去接你出来玩呀~


好!

那我先睡了,不早了。


恩,晚安。
(摸头)



……

这是他们之间最后的对话。

Smith叹了口气,把手机收回口袋,闭上了眼睛。下午的阳光透过他的眼皮在眼角膜上留下了颜色。

血一样的红色。他最讨厌的颜色。它会让他想到玫瑰,想到情人节,想到……

想到她的离开。

有时候他觉得自己只是在做梦。等到闹钟准时响起,他就会发现自己还在两年前的那个早上。穿戴整齐以后去她家。带她出来,像其他情侣一样很普通的度过一天。只要他醒过来,巧克力,鲜花,笑容,就可以在一瞬间把头孢,白酒,和眼泪取代。

但他醒不过来,永远都出不去。

……

手机在袋子里振动了两下。他拿出来,没有号码。

“喂?”他的声音有些发抖。

“那个……”那边的声音有些微弱,但依旧熟悉。熟悉到可以认出是她。

“咋了?”

“我到你家门口了……”他握着手机的手僵住了。“不过我没带钥匙,你在不在家啊……在家帮我开个门呗……”

“等会,我马上回来。”

“好,我等你啊。”

(五)



“下午好。”

她在那。她就站在门口,双手放在身前,提着一个小包。脑袋歪着看着他,眼中含着笑意。

眼神,动作,语气,表情……一切都和记忆里的一模一样。

Smith走到她的面前,没有哭,没有跑,只是慢慢的走。抚着她的长发,笑着说:“嗯,下午好。”

“你怎么一点都不兴奋啊!?”她有些不满的撅起了嘴。

“谁让你打电话给我来着?而且,我要是在做梦,那又有什么用?”

一只手伸向了腰间。

“艹,姐姐,疼啊!”Smith抓住他要上的那只手在两人眼前。“要证明不是做梦也不至于这么用力吧?”

“我乐意你管我?”

他们看着对方的眼睛,忍不住笑了。再然后,是沉默。

“我想你了。”他抱住了她。

“嗯。”她把头埋在他的怀里,看不到脸上的表情。

这个姿势保持了很久。

“唉,我说……”

“什么?”

“你到底打算抱多久?”

“一直抱下去。”

“那你开了门再抱行不行?”

”哦对对对,先开门。“Smith拿住了钥匙。”我现在老了,容易忘事。”

钥匙插进了锁孔,弹子与钥匙凹槽完美契合,想起了悦耳的机械声。

“咔哒。”门开了。

“欢迎回家。”

(六)



三天后。

“姐,你干嘛不和我说?”Smith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无奈。

“我给了你三天,你和我说了吗?”罗森塔尔看着Smith气就不打一处来。“要不是我让斯坦看着你,你打算什么时候带她过来?”

“今天呗。”

“谁信你?我说你也是的,知道她是异常还和她走那么近,不要命了是不是?”

“也不一定有事吧……”

“万一呢?啊?”

“那不也好的,你们都没事。就当我为了收容一个异常英勇献身呗。说不定还能拿个奖章啥的。”

“你还有空和我磨嘴皮子?”罗森塔尔现在恨不得把他头打爆,但她突然不说话了,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姐你干啥……我脸上有啥玩意啊?”

“你是我弟弟吗?和她有关的事什么时候这么平静了?”

“我什么时候说是她了?”Smith起身给自己和她倒了杯水。“那只是……一个梦。”

“什么意思?”

“那是个异常,但不是她。尽管演的很像。”Smith看着天花板,转椅无意识的旋转着。“她对我来说……过于完美了。似乎用的是我的记忆做的,毕竟我可不会去专门想那些和她吵架的事。”

“你都知道不是她了还?”

“做梦呗。”他起身,拿起带过来的几个袋子,出门了。“不过今天也该醒了。”

(七)



她坐在对面,手里的筷子胡乱扎着碗里的菜。

“干嘛呢你?好好吃饭。”他把最后一道菜放上桌。

“今天做这么多菜……你要干嘛?”她小声咕哝着。“不会是要……”

筷子在她脑袋上敲了一下。“瞎想什么呢?”

“你不告诉我你要干嘛?我自己想想不行啊?”

“那你先告诉我,你装成我女朋友要干嘛?”Smith有些好笑的看着她。

她的脸上浮现尴尬的神色。“额……被你看出来了啊……我觉得我演的挺好的……”

“但是她不喜欢吃香菜。”Smith指着油碟里的绿色叶片。“她说那有股怪味,当时我们还因为这事吵了几次。”

她拍着自己的脑门。“该死,怪我怪我,记错了。喜欢吃香菜的是上一个人。”

“上一个?”

“嗯,那是一个人的妹妹,她喜欢吃。”

“长你现在这样?”

“不是啊。我这个样子是从你记忆里找到的。你不是想她吗?我就变成她的样子安慰安慰你呗,上一个是一个哥哥。”

“为什么要这么做?你又没有好处。”

“你可以理解为……我不喜欢别人因为死去的人流泪吧。我刚好有这种能力,就安慰安慰。”她双手托着下巴看他。“比如你咯。”

“可是那些习惯我又不是全都记得。”

“我说我能招魂你信不信。”她朝Smith那边凑了凑。“简单说就是我能找到你们最想见的那个人的部分灵魂吧。”

“这样啊……谢谢。”

“不谢啦。”

然后他们沉默着吃完了这顿饭。

“我走了啊。”Smith收拾好了东西打算离开。

“不想见我吗?”她突然换了个声音。

“你……”

(八)



Smith看着她,有些不太确定。“你……”

“怎么了?被这个小姑娘演怕了?我都认不出了?”

语气有些陌生,但……是她。

Smith声音染上了一丝哭腔。“好久不见了呗……你又变了好多……我怎么一下就认得出来……”

她走到他的面前,抬手擦去了他眼角的液滴。“是啊,好久不见了。你也变了不少。”

“多久了。”她踮起脚,两人的身高差距似乎变大了。

“两年。”

“你不会还是一个人吧?”

“当然了,除了你谁会要我。”他勉强笑了两下。

“和我说实话。她让我出来和你说会话,我时间不多。”

“这样啊……”Smith沉默了。“我做不到啊。而且你不是让我不要忘了你来着……”

“笨蛋。”

“可是我也确实忘不了啊。你告诉我,为什么,明明…..明天我们就去玩的。晚上不都说好了?为什么你……”

“你在意的是这件事啊?”

“我只是不明白,能告诉我吗?”

“抱歉,那天的事…..我不想说。”

“那你后悔吗?”

“后悔也没有用吧?”她抬头看他。“倒是你,我都走了。还是重新找个吧。听话啦~”她踮着脚,拍了拍他的脑门。“下辈子我在做你女朋友好不好?”

“我要是不记得怎么办?孟婆汤下肚我可就什么都记不得了。”

“那我就给你讲,讲到你想起来为止。”

“那说好了啊。”

“嗯。”

他们微笑着看着彼此,就像一切开始的那天下午。

“我走了。”

“嗯,以后见。”

……

(九)



陈平有些惊讶。“走?去哪?”

Smith耸肩:“四处转转呗,反正哪都有站点。就当散心了。”他笑笑,

“今天太阳西边出来了?你小子居然想通了?脑子里的鼻涕虫终于被你的大脑消化完了?”

“去你的。”他把申请交给了陈平。“你批了吧。”

“早就说你出去走走会好点,早就写好了。”陈平递给他一个有两个名字的信封。“这是我和艾柯帮你写的介绍信。站点都会认的。”

Smith收起介绍信,“那行,谢了瓶子。看看下次能不能给你们带个弟妹回来。”

“行,加油等你好消息了。记得回来看看。”

“好。”他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对了,我没和我姐说,你帮我说一下。她性格你知道,估计要把我唠叨死……怎么越来越像我妈了呢?”

脑袋上突然一阵剧痛。“臭小子,想说我老就直说。”

“谁?谁说你老了?”Smith看向陈平,“瓶子你怎么能说我姐老呢?”

“早点滚。”罗森塔尔又敲了一个爆栗。

“好好好…我走就是了…”Smith走到门口转了回来。“姐,瓶子,走了啊。”

“注意安全。”

“知道啦。瓶子,我等你做我姐夫了啊,等你消息。”他挤了挤眼睛。“还有,注意安全。别出人命。”

“许晓语!给我死回来!”

Smith笑着跑远了。

(十)


是否删除该好友?

你将失去和Ta的一切联系


他选了是。

“咔哒。”微弱的火苗照亮了Smith的脸,也点燃了他嘴角的那支烟。铅灰色的烟雾从嘴中吐出,他靠在椅子上叹了口气。看向茶几。

很简单的几样东西:空了的香烟盒子,基本满了的烟灰缸,半满的麦芽威士忌,没开封的记忆删除药剂,还有……

他们两个的合照。

拿起照片,手指轻抚着照片上她的脸庞。Smith笑了两声,自言自语起来:

“你啊,怎么总是这么自作主张呢?自作主张的离开,自作主张的回来,自作主张的让我记住你,又自作主张的让我重新开始……而我小小自作主张一下不听你的话又被你说……呵,你怎么这么霸道呢?”

“好,你叫我忘了你然后重新开始,那我再听你一次,不过……”他拔开了药剂的瓶塞。“以后我就不会听你的了。因为……我压根就不记得你了……什么都不会记得了。”

他将那瓶药剂倒入了酒中。

“所以,以后见面的时候要记得告诉我,我们两个以前的事。我们怎么认识的,我什么时候和你表白的……”盖上瓶盖,摇匀。“不过,别说为什么分开啊。”

他点燃了那张照片,看着上面的笑容化为灰烬。笑了笑,喝下了那瓶酒。

“再见了。”

(终)



“那个……”

“怎么了?有事吗?”

“就……有个事想和你说来着……”

“啥啊?有话快说,磨磨叽叽的。”

“嗯……我……”

“你什么啊?”

“我……”

“……………”


我喜欢你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