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 朽
评分: +92+x

最后一个人类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Bright的世界陷入黑暗,尔后又突然明亮起来。他静静地躺在Site-19的地上,通过红色宝石观察着这个空无一物的房间。

很快,水泥承重柱风化,玻璃也破碎了,原来坚固的墙壁轰然倒塌。阳光照在不朽的饰品上,接着是黑夜,接着是白天,接着又是黑夜。

疯狂生长的杂草盖过他,但又迅速地因为野火被焚烧殆尽。下暴雨的时候,他被冲到很远很远的地方,被变异的不知名生物吞下。这个幸运的家伙很快迎来了死亡,海水冲刷着它的尸体,连羽毛也迅速腐烂。

潮水带走了鸟类的骨骼,Bright又沉到海里。

他看见珊瑚礁,看见无数细碎的阳光从海面上洒下来。他看见很大的鱼。

温度上升又下降,海水结冰又融化。可能是因为核废料泄漏,或是因为火山喷发之类的自然灾害,Bright眼前会动的东西越来越少。有一天,他感到生命灭绝了。他被流沙掩盖,过了很久又被洋流翻出来,到了不知道哪个大陆的海岸上。

又过了很久,海也消失了。太阳从主序星变成红巨星,地表的温度急剧升高,晚年的恒星不断膨胀,挤到了水星和金星的轨道上,并最终吞噬了地球。太阳的燃料燃烧殆尽,开始向内坍缩,而镶有红宝石的护身符被超新星爆发抛射出去,开始了在宇宙中的漂流。

那是Bright漫长的一生中见过的最明亮的景象。之后,他又被某颗小行星的引力捕获,带到了不知名的星系中。那个星系很快也毁灭了。他又继续漂流。

周围很冷。

恒星和星系不再产生,而现存的恒星在耗尽燃料之后一个接一个地熄灭。由于引力的变化,残骸逐渐脱离了它们应有的运行轨道,最后灰飞烟灭。

光消失了。热源消失了。

宇宙开始凉下来,变成到处都一样的黑暗。最后剩下的,宇宙中唯一低熵的,曾是人类的某位研究员,静静地漂浮在黑暗中,羡慕着他所在的世界的死亡。

在某个瞬间,他突然想起他曾经生活过的地球。

他想起短暂得不值得一提的关于人类文明的记忆,想起他曾经努力阻止的世界末日,想起某个长了三只眼睛的骗子。

温柔的心理医生,庞大而又脆弱的家族,没能抓住的爱人。

他想起内布拉斯加的麦田。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