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朽之梦”
评分: +13+x

  沉入,沉入,所有的他。
  卷入寒冷黑暗的漩涡中。他的思绪顺着水流飘散开,在一连串由嘴角渗出的细小气泡破散开来后逐渐模糊。忽然又开始在干燥的空气中下落,身上的水珠挥荡在空中,逐渐被风干的躯体上方渐离渐远的是悬挂在空中的一望无际的奇异的反常海洋,耳边呼啸的是如灵魂悲吟的呜咽风声。四周是无望的黑色,除了上空的毫无生机的大海,这黑色便是唯一的景色——那让人忘却了空间观念的黑色。
  上空的海开始荡开一个个水纹,其他的他也落了下来,加入了这令人愉快的下落旅程。……不知过了多久,总之他麻木的大脑也不曾思考——他和他们一并摔在了下方的镜子上。镜面因他的到来而笑吟地开始碎裂,以他为中心开始像岩浆滚动般陷落下去——
  ——如星屑一般涂着银的玻璃碎片,在一片安静的崩裂声后,跟着全部的他洒落到了黑色的地面上。所有的人都紧闭着嘴,享受着血从伤口中漏出的宁静与放松,渐渐地,直到尸体层层叠叠的容纳了最后一个他,他露出了笑容。


   ……血液流淌到了办公桌上,在凌乱红棕色头发覆盖着的脑侧晕开一片。充满幸福意味的且存余温的尸体面前,除了还扣着扳机的僵硬的手,便是已经被子弹已割脆裂的宝石,只剩有悲伤的银铅色底座的红宝石挂坠。
  
  而这也会是不朽的男人的最终永恒。


  
  
    
  
  
  
  
  
  
  
  
  
  
  
  
  
  
  
  
  
  
  
  
  
  


……
……
  ……怎么可能。
……
……
  




  

   他尖啸着,奋力捶打着红色的墙壁,男男女女的尖叫与呜咽声吞没了他——随即而来的是从脑侧传来的撕裂灵魂的剧痛,他倒下了——然后他捶打墙壁,子弹穿过他的头颅,他倒下了,然后他捶打墙壁,然后子弹穿过他的头颅,他倒下了,接着他捶打墙壁……
“放了我吧!放了我吧!我就是我!我应是我!”他们一同撕心裂肺地叫着。


……红色沉默着……



  
  
  


  “不要再浪费身体了。”Glass用指关节敲打着桌面,严肃地说道,“这没有意义。”
  Bright沉默着。
  “没有人会无故自杀。起码心理正常的人不会。鉴于您最近的反常表现,这一次心理评估您的评价将会很低。是最近的工作压力太大压垮了您的神经吗?如果有什么事情想不开的话请来找我调节心理。”年轻的心理医生显得有些担忧。
  “没什么……那是个好梦……虽然后续我不喜欢。但那真的是非常非常好的梦……”Bright说着没有条理的话,摇摇晃晃地起身,不去看医生那充满疑惑的双眼,然后离开了心理评估室。

  他来到了卫生间,他很高兴他可以洗个令自己舒适且清醒的冷水脸。他将排水塞闭合,拧开了水龙头,在水注满水池时一头栽入——

多么美好的梦啊。真希望能一直做下去——不去计较结尾如何,不去计较结尾如何……

  他清醒了。并满意地吐出一串气泡——然后沉入,沉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