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林中
评分: +11+x

往后,我永远不会让我的好奇心控制住我如今无比脆弱的头脑。而现在我迫切的希望我所遭遇的一切都是因为疲惫、精神紧张而导致的谵妄所产生的极度愚蠢但又无比真实的幻觉。那天,我本以为能够寻找到迷失数百年的宝藏,却将自己引入了至今依旧无法摆脱的噩梦之中。

不见天日的密林内,树根裸露,地面潮湿难行,即便如此,我对被远古之人遗弃之宝藏的好奇心仍然驱使着我向前行进。但因我错误的估计了森林的大小,以致我并没有携带指南针,迷路便如预期般发生了。在大约三个小时后,对那宝藏已然失去兴致的我已经超过二十次经过同一处地点时,才意识到自己根本无法走出这片疯狂密林。我不知道要去哪,但依然勉力前行。这时,我开始仔细地观察着周围的景象,并发现了在刚涉足之时未曾注意到的此地可怕之处。

身旁的高大树木的树皮极其怪异,在扭曲的图案中,我仿佛看到了无数惊悚的人脸在向我低声呼唤。忽然我意识到,我所听到的低沉呼唤并不是想象,而是确切地从密林深处传来。那声音如同未开化的土人在深夜的呓语,又似某个痴傻的疯子口中吐出的诡异语段。低语声越来越大,恐惧袭击了我因长时间跋涉而不支的心脏。我瘫倒软下去,被恐惧压得几乎无法动弹,惊恐地望向呼唤传来的丛林深处。当我能在这魔鬼之地镇定下来之后,我做出了让我后悔毕生的决定——寻找呼唤的来源。

我浑身颤栗着从湿粘的地面爬起,因那令人憎恶的低语声给我心灵造成的影响还未彻底恢复,扶着长有怪异树皮的乔木缓慢挪动成为我的前行方式。愈往前走,耳边低沉的呼唤愈加沉重地冲击我本就因其刺痛的耳膜,对那低语的兴趣让我忘记了时间的存在。当终于到达心中所谓的目的地时,眼前的景象让我此生都不愿再次提及。

那是如此巨大的一块类似于动物组织的绿色类球状物质,覆盖着一层厚厚的粘液,类似于眼睛的圆形物体在其上不断产生又不断消亡。它的整个躯体都在随着我所听到的低语——不,在它附近听到的声音早已无法描述成“低语”,现在这声音成为了几乎能够钻入任何灵魂的薄弱部分并从里面将其撕裂开的巨声嘶吼——所不停抽搐。在它的上面无规则分布着的根本无法数清如同藤蔓般的灵活触手正在空中不停的挥舞。并且,周围那些长有更加扭曲的树皮和同样可憎树冠的树木仿佛是那不可描述之物的奴仆一般,卑躬屈膝地等待差遣。我不敢也不能猜测是怎样的造物主才能让如此渎神之物现身于世,因为我的灵魂早已被眼前的荒诞景象和由此渎神之物所发出的嘶吼声死死攫住。在我绝望地盯着那可憎之物时,它的触手突然冲向瘫软在地上的我。而此时的我,再也无法守住最后一丝镇定,迅速起身逃走,如同陷入谵妄地胡言乱语。我磕磕碰碰地穿过这片绿色地狱,屡次跌倒,摔得遍体鳞伤。身后的嘶吼声疯狂地追赶着我,那些恶心的触手一个接一个地伸向我极度虚弱却因求生欲而拼死向前逃走的躯体……

之后,他们找到了衣衫褴褛,浑身青紫,气喘吁吁,近乎癫狂的我。在我清醒后,每至深夜,那绿色地狱里低沉的呼唤依旧在我耳畔回响。白天靠大麻来缓和自己,黑夜靠安眠药才能进入睡眠。没过多久,我的精神变得极度敏感,性格也愈发癫狂,但这都是我自找的。并且,最近初始剂量的药物已经无法使我安定,我觉得,我应该加大用药量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