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痕累累的路上

这几个小时里,Iris一直试着要把手穿过照片里。

那是一张普通的照片。几分钟前她用自己的相机拍下来的,就像另外几个一样。然而,在她把手穿过照片的时候,却很困难。有的时候她的手就是穿不过去。更多的时候,穿过去的是一只幻影一般的手:朦胧,闪烁着的,难以看清。

她把照片扔到桌子上,失望地叫唤着。被指派来监控她训练的不知姓名的研究员扬起了眉头。“歇一歇?”他简洁地说。

Iris摇了摇头。“我想要答案。”

“呃,生理上,你很好,”研究员说,用笔尾端敲着夹纸板。“那么问题是精-”

“我不是问这个。”Iris打断他。“我要答案,实实在在的答案。比如,谁负责这些事?那个新来的将军Bowe是谁?”

“这些…基本都是机密的。”

“大概?”Iris瞪着研究员。他往后退了退。她想把他平淡无奇脸上的笑容一巴掌扇下来。“我想见他。”她说。

“我不觉得这很必要。”无名氏研究员礼貌地笑着说,“我们再试一次吧?从十一月六日最佳练习重复一次?”

Iris摇头。“不了,我今天就这些了。”她站起来走向门,上面有个安保相机:她直直地看着黑暗无光的镜头。“我知道你在那,我们得见见。我要和你谈谈,要不这事就成不了。”


在某处,“新来的Bowe将军”在不明时间醒来,距离她的身体有几百万里之远。真实的世界处于雾蒙蒙的峡谷对面,吵闹喧嚣,却难以理解。Light觉得她的心脏砰砰作响,但是却难以言说。

这次又是谁触发的?可能是个梦吧。她试着回想。但是只能想到模糊不讲常理的事情:血的图片的图片和微弱的的你把一切都TM搞砸了的泛音…

这时机不能是随机的。关于Alpha-9被监察者议会通过的声明昨天发布了。她打电话熬了四个小时的夜,就记不得后面的事情了。所以,是啊,就是这个了。

在未知长度的时间内,她直直地坐在床上,环抱着胳膊,尽管两次闹钟和一次电话铃,但是她仍然麻木没有反应。可笑的是她在危机中却是冷静的化身,但是直到在她睡觉的时候并且世界差不多要完了和她的大脑吐出错误的图像之前就等等吧。

在某时,Vaux,她的助手,敲了敲门确定她还活着,告诉她她还好,现在还没有什么紧急的事情发生,还有他把早上的会议重新安排了,晚点和食物与咖啡一起来。然后他留下她自己克服困难。

她经常想她到底是做了多么无私的事情才得到这个男人。


十二点的时候,Light终于出现在了她的办公室里。虽然迷迷糊糊不在状态,但好歹还是她。

Vaux从他像个冠军一样处理的一堆文件里抬起头来。“您还好吗?”他礼貌地问。

“没有不寻常的症状,”Light说。“基本上。血检—”

“医疗设施时刻为您准备着。”

她点头。“很好,谢谢,谢谢你。”

Vaux笑了,说她有些事情还要解决。Light活动了一下左手,希望在狂暴地分离时没有扭伤。它可不喜欢物理疗法。“什么事?”她问。

“今天您还有两场我推不掉的会议,”Vaux说。“Atkus发给您一些关于他最近报告的文件。我们有O5的更多消息,您明天必须就这些消息与其他主管进行会议。Kain今早早些时候到这里了。”

“C开头还是K开头的?”Light问。

“K开头的Kain。Elliott博士和Moose主管和他一起。他们想要见您,但是我和他们讲您正在和一名O5通话。”

“多谢,还有吗?”

“您和C开头的Cain也见一面。但是Moose主管想要做点什么好让她被指派去让他加入Alpha-9。我让她这么做了。她已经做完了,他也在名单上了。报告总结在您的收件箱里。您第一个会议是和Moose的。她说她有个问题。”

“关于什么的?”

“她不肯说。如果非要我猜的话。一般会是关于Alpha-9的。”

Light点头。“Cain—SCP-073—我会去亲自见他。”

“已经安排到下周了。”

“多谢,我还要和谁见面?”

“呃,”Vaux看了下他的笔记。“Tav-666。”

“操。”


Vaux关于Moose说的是对的,他一般都是对的。

下午一点二分,Light主管穿着她的标准制服:白色牛津纺衬衫,黑色休闲裤,优雅的翼尖鞋。画着黑色眼影,走进了会议室。

Moose已经在那里了,在房间的另一边踱着步。一件不合身的套装就挂在她过高的身形上。眼影和Light的挺相配。这个有着有趣名字的女人并不指望当Site-19的主管多久。没人在这个位子上坐久过,就算是Strelnikov也是,一开始就被认为是暂时任职,而最后还是被要求替换。Moose目前当了一年多,还付出了点代价。

剩下的唯一一件东西就是一个棕色的,包裹好的货物。

“我拿来了你想要的物品。”Moose直截了当地说。“它们,和你的要求…很接近。这东西用起来不简单,但是一定能用,即使是对于你这样不是蓝型的。我本人检查过了。包装里有说明。”

“十分感谢,”Light说。“要是我有什么能为你做—”

Moose摇了摇头。“你已经做了。多谢你能让我接近Cain。”

“你应该就这件事谢谢Vaux。报告说结果不错。”

“你已经得到报告了?”

“这是我另一间要谢Vaux的事。”Light坐下。“你做了什么让Cain加入?”

“我并不需要做任何事。”Moose做了个鬼脸。“他马上就同意了,我承认,我当时很惊讶。基于之前的所有事件,和…和SCP-076-2,和Omega-7…”

Light想了一会。“也许O5一开始就想让他加入呢?我倒是不会抱怨有什么事了一次。”

“它们不会一直那样的。”Moose干巴巴地说。

“也许不会。”Light有点退缩。

“这就是我要和你讲的事情,”Moose说。“关于Alpha-9。”

Light等着。

“他们上周向我递交了报告,”Moose说。“我从头到尾读了一遍。想着什么好理由让我重新建立起什么东西和Omega-7一样危险。我找到的是一堆政治说辞。几年前的,还有Iris在这个Site的袭击中射击不明侵入者。再就没了。表面上什么都没有,然而Alpha-9还是被建立起来了。自昨天起。”

“我也有自己的顾虑,”Light说。“但是我以为你会在用不同的方法利用异常上于基金会一致。”

“因为我本身就是异常吗?这就是我为什么认为这极度危险。”

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但是Moose就是他们叫蓝型的一类。在进入基金会之前是一名魔法师。前蛇之手。

“别误解我,”Moose说。“有人这么说过——冒极大的险,就要有极充足的理由1。我看得见风险,但我却看不到理由。”

Light点了点头。“这是个长期风险,我觉得。这是个中期风险。对吧我们的普通资源已经疲于应对。我们的非正常资源却还是难以控制。而且我们每天还在识别可能的的SCP。也许我们现在还没有充足的理由,但是我们会有的。”她停了一下。“除非O5知道些我们不知道的。”

“你知道我是事业型的,”Moose说,“但是对于某些人,这些还是不够。”

Light点头。“你为何拒绝加入Alpha-9?你本可以的。”

“因为我知道异常怎么运作的,在现实世界里,”Moose说。“你们外勤队伍里没有一个人知道蓝型是什么。我知道你在想着Alekander Foxx——他还为Marshall,Carter&Dark工作。这已经是一项风险了。如果我能阻止灾难发生,至少在某种方式上,我乐意尝试。”她看着Light。“我能想象这就是你也参与其中的原因。”

她没有说错,他们都沉默了一会。

“一名代理人昨天来见我了,”Moose终于说。“在议会投票通过了Alpha-9之后。称自己为忠臣。不怎么精明。”

“他们说什么了?”

“他们告诉我Alpha-9怎么通过的,”Moose说。“他们说通过不是议会最好的决定。这是场政治交锋。存在主义的恐惧,没有人想直接说出来。议会等着这种事情出现,一旦它出现了,他们只需要有人来说,这有个我喜欢的项目。我们要运行它。如果事情出错我们会承担结果,当事情出错的时候。”

Moose又停了一下,盯着桌子,手指点着空椅子背。

“那人是我?”Light问。

Moose摇了摇头。“忠臣告诉我Ta是议会一员,如果Alpha-9最后像Omega-7一样就会承担责任。他们说是O5-10。”

O5-10?Light稍微有点惊讶。她就在这次计划室从O5-7那里听说过。

但是之后,这就让这件事有那么点道理了。O5-7就不像是能把自己放到这种事上的人。这就是她有,像Light,Clef,在她之前,这样的人。

“你为什么请求亲自把Cain带进来?”

“为了把绷带撕下来。”Moose停顿。“这样就不会有人再去动它。”

Light点头。

“这会招致后果的,”Moose说。“没有人会忘记Omega-7。别以为那是好事。”

“我知道,”Light说。“我们有许多要做的准备事项。”

“我要回去工作了。祝好运,Light主管。我会再见你的。”Moose不在手指点着椅子。“别拖了,我们有的时间比想象中可能更短。”

Light也没想拖延。


下一场会议,是和Tav-666的,来得太早。

这次,坐在长会议桌前的是世界上最丑陋,最邋遢的男人,另一边是他的对立面:吸引人,穿着讲究,女性。

Light深知那个男人,那个女人,她认识。

“Alto,”Light说,“抱歉让你一直等着。”

“Sophia,”Clef回复道,那副呲牙咧嘴的笑容就没离开过他的脸。“请允许我介绍我的前秘书和现门徒,Andrea.S.Adams。”

“Adams,”Light说,伸出手以示问候。“我听过关于你相当多的事情。那次从GOC抢夺行动中将Iris撤出完成的真漂亮。”

在两名女性握手的时候Adams的嘴唇动了个一毫米。Clef的表情就…更好懂了。“抱歉让你等着了,”Light继续说。“你听到消息了?”

监察者投票?听了!神保佑我们吧。”Clef笑道。

“你没想到?从…”

“哦-五们只要认为是个好主意他们什么命令都下得来,”Clef说,“或是个坏主意,要是周二的话。不是说最后的希望不会有争议。你问我,我打赌票数几乎擦边。”

Light活动了下左手,想着Moose说的话。“Alpha-9依旧极不得人心。”

“你打赌你个蛋。现在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了。”

她点点头。“既然那样,我们有个正在滋生的问题需要你的意见。”Light打开了她平板上的一个文件转过去给他们看。“Maynard Maddox博士,Site88主管,Richard Gillian特工,Unit 18。还有更多,我们还不知道他们是谁。“

“那他们是什么?”

“鸡窝里的狐狸。”

Clef拿过平板,眯了眯眼睛,浏览着文件。“叛徒们,已知组织?”

“Gillian几年前有过和分裂者有几次可疑接触的卧底任务。Maddox,不确定。他们两个都泄露了安排好的信息,其中一个导致了Site-88被不明敌人攻击

“还有更多?”Adams问。

“是的,大部分都在等候时机。我在Site-77被袭击了SCP-1501前几个月都没有突破过收容,而且调查显示明显的破坏性为。这是冲我来的。”

“没有嫌疑人?”Clef说着把照片递给了Adams。

“Gillespie向我保证现任Site主管,她孙子Ralph Roget正在调查,”Light说。

“很好。”

“他22岁。”Light做了个表情。“我是说-我相信他的判断——大概——重点是,有双重间谍认为Alpha-9是个前所未有的威胁。并且他们正在被唤醒。这对于对于计划整体是个威胁,不只是我。你能看看吗?”

“我们可以从所有对外通信开始调查,和外出人员。”Clef说。

“这可行吗?”

“我们有办法处理,”Clef假笑着说。Adams打了个颤。

“很好,”Light说。“还有吗?”

“没怎么有了,”Adams说,“但是你要是计划多挨几枪。我听说他们最近有什么时髦的款式。”

Light哼了一声。“哦,好,我会想想的。”


Clef和他去了今天的第三场会议,期间他一直在做着简洁的笔记,直到他们到了Site-17核心区的一间安全会议室。安保人员,秘书,任何没有最低4级权限的人在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都必须呆在外面。

Clef当他评论由Site补给提供的自助餐时更不高兴了。

“城里有家不错的IHOP的,”他说。“我们为什么不去那里?”

“吃的哪里不好了?”Light问。在线上菜单里看上去还不错。

“它不能吃,这不好。”Clef往盘子里放了4块饼干。“你要是不能来点鸡肉和松饼的话在哪里开这种会议都不值得,更何况还没有宿醉的女服务员把咖啡洒你身上。”

“你对于在餐厅开会有什么想法吗?你们所有人对于在餐厅开会有什么想法吗?”

“我不喜欢太正式,”Site-77主管 Shirley Gillespie在他们旁边插话说。“餐厅有种舒适感。在包间里就两个人就能进行一场推心置腹的谈话。像在这样的房间里…”

“…你有保安。”Light皱皱眉。“一个。”

“你能确信你们的保安没有一个是分裂者的卧底吗?”Clef带着不悦看着房间——没准是他的盘子。“我们快点完事吧。”

他们三个离开了餐桌加入了其他主管的讨论。他们,被邀请到第一次会议的人,都在这,Site-17昂贵的会议室里。除了Light,Clef,Gillespie,还有Moose,在Light坐在桌子前时对她点头示意——之外,还有Bright,Aktus,和两个Light刚见到的主管:Jonathan Nardieu和Marcia Cortez。

一人因为缺席而显得格外突出:RAISA主管Maria Jones忙于几个秘密指派事项,不只是Alpha-9;在议会通过了投票之后,Jones发给Light一条生硬又充满歉意的信息说她要缺席一阵子。Light没有反对她;Jones毕竟不得不关闭Omega-7的档案。这一切想必都挺伤人的。

Clef绕着桌子走,照着Bright的肩膀锤了一下,收到了目前是三十多岁印度人的(大概是可亲的)还击,在一个远处角落里靠着Gillespie坐下,摆着慵懒的姿势表明他现在对于盘子里的低于标准食物挚爱的其他事物毫无兴趣。

没什么问题,毕竟他严格讲不是Alpha-9一员。他们早就进行过一场真正的会议。

Clef对于安保的看法没有问题,Light觉得,参与到Alpha-9的主管中的一半聚集在一个房间里这件事是安保部门不会推荐的,Light也比较同意。然而,这对于这项计划是必需的。速度至关重要,而对于保护电话会议不被窃听也做不了什么。

Light只能瞪着Gillespie。自从上一次她们在在收容突破中被困在一起没有多久,但是Gillspie并没有表现出任何不同。她的眼睛闭着,还喝着茶。

至于剩下的,他们都从各种角度对着自己的盘子发起攻势,但是每过一会,他们的眼睛都会瞟过去一眼看着她,又是他们的眼神有着敌意。除此之外,他们在同情。大多数情况,他们看上去挺好奇的。

Light花了点时间慢慢地吃下一个土豆,顶着干燥的嘴巴和紧闭着的喉咙。她一直等着知道谈话让她感到自然平静,然后走上讲台,调整这话筒。它放出了一阵反馈音,讨论的声音逐渐消退。

“感谢你们的来访。”她开始说。“如你所知,Alpha-九最近被证实批准成为一支机动特遣队。你们都对这个计划的未来有着许多影响。这会转而影响基金会的未来。我们的第一名人员,Iris,正在现在训练。还会有更多人员加入。”

她等着回应,没有。“所以,呃,有没有人想要讨论什么借以开始的?”

一阵寂静,有一名中年人举起了手。“好的,Nardieu主管,”Light说。

Jonathan Nardieu点了头,站起来,打开了一本磨损的线圈本。“Light主管,”他问候性地说。“我刚刚在回顾SCP-105的训练状况,”他说。“在仅有一个月的训练的情况下和我们的部分MTF干员在同一级别了。看上去她有着过目不忘的记忆,后或者是她异常能力的第二变异…”

“第二变异?”Bright嘲弄,“那你是什么,十二?”

“我没明白你的意思,”Nardieu说,对于被质疑这一点看上去相当惊讶。

“你这就是X战警法则,你还很清楚。”

Marica Cortez说话了。“我同意Jack,”她说。“我们要对于我们的法则注意一下。如果这项试验成功了的话,我峨嵋你要尽可能地保持专业…”

“她要个超级英雄的话,也是伤痕累累的。”Moose打断。“她的能力最近也没有前几天在与联盟的遭遇时那么高。”

“也可能是被吓到了,”Aktus建议说。他是今天早上第一个到会议室的人,但是这是他第一次从他平板中的文件里的文件中抬起头。“那次事件是高度不寻常的。更何况有着之前那次引起这一切混乱的收容突破。”

“没准她又在装了。”Cortez说。

“Glass的心理判定说她没有。”Nardieu说。

Cortez摇了摇头。“Glass总是对人型异常太过同情。”她看上去奇怪地看了Bright一眼表示道歉。Bright看上去并不在意,专注于自己的食物。

“Iris Thompson就是个有特殊能力的小女孩,”Nardieu说。“她对于我们不能太危险。我们每天要应付的比她危险多了。”

“装扮成童子军女生的小核弹们,”Clef嘟囔道。

“抱歉你说什么?”Nardieu问道。

“我说,我们不能就因为她是个小女孩就小看了异常,”Clef突然说,“Iris Thompson很危险。唯一的问题是她是对我们还是对敌人危险。”

“呃,也许如果你不把她当作笼中野兽来对待的话——”

“我们回到任务上。”Light说。“Iris的表现退步了。也许是她很久没有用过能力。也许是月相还是行星排列还是我们永远不知道的什么东西。就目前情况,我们没有足够的数据。所以我们继续。”她转向会议室的另一边。“Gillespie,Akutus,Alpha-9的其他人员情况怎么样了?”

Gillspie放下了她的杯子,用手帕擦了擦嘴。“我在Site-77处理的大部分不问东项目,被否决了。我有几个…灰色样例,我们的研究表明其对于更加暴力举措有的更平缓的转变。除了那些就是一堆驳回意见。”

Aktus点了点头。“我的推荐大部分也都被拒绝了,尽管又你的广播消息。不幸的是我也没有什么要添加的,不过我有一些异常可以评定。”

“对于任何有价值的来说,”Nardieu说。“我不是要抱怨,但是…在我们之中,已经申请了超过200个SCP项目的权限。我们的名单是…有半打吗?除了Iris,我们还有Cain,一个不怎么地的现实扭曲者,一个被砍下来的手…”

“缸中脑和一个末日探索者?”Nardieu问。“挺好,不错,但是我们还是只有两…”

“…然而,”Aktus继续,盯着年轻男人,“这不包括没有被包括在特殊收容措施内的次要异常,所以我们在这方面就需要更少的困难来让我们克服。Andrea Adams和她的战斗装,Crow教授和他的项目。这个Foxx伙计。Alexandra A.I.。Chelsa Elliott。Everett Mann。Kiryu的蝴蝶…”

“严格来讲,还有我。”Moose干巴巴地说。“既然我是一个蓝型。“Nardieu和Cortez看上去不解。“GOC术语。说我以前经常使用魔法。如果你们不知道我是前蛇之手的话。”她喝了一口饮料。“还有你,Bright。”

“不。”Bright说。“我们都不是异常武器,或者是Alpha-9人员。我就继续当我的人事主管。而且我认为最好让这个…特遣队…保持小规模。”

“你不是Omega-7吗?”Nardieu问。

“我不是。”Bright说。“作为人事主管,我是Omega-7新晋人员管理组的一员。”

“尽管Omega-7没有多少异常。”Nardieu皱着眉头。

“是的,”Bright说。“这是有理由的。就像是这支特遣队有太多异常了。他们可能带来更多异常。可我们不需要,一点都不。”

“但是—”

“投票相当大一部分支持把Cain指派进来,”Akuts说,打断了她。“你知道议会对他是怎么想的。”

Gillespie看着她的杯子。“我不能说我们应该重新让异常去掌管异常,在这种有着像是Bright博士的明显例外的情况下。但是Iris?要是好好想想的话,我们会找到更有领导力的人来当队长。”

“我同意。”Bright说。“但是这并不重要。要让Iris当队长的任务是从上面来的。我们做不了什么。”

“她只是一个队的领队,”Aktus说。“不是整个Alpha-9的。我们才是。”

“我真的觉得我们没有必要担心这些,”Nardieu说。“看看这些视频。她简直最合适了。我认为——”

“我么知道你认为什么。”Bright还是没抬起头。“你早就垂涎三尺了。”

“抱歉。你说什么?”Nardieu紧握着他的叉子。“你是在指责我行为不专业?要是这样的话,我想——”

“没有人因为任何事指责任何人,”Light打断他们。“这玩笑不怎么样,对吧,Jack?”

“最差的。”Bright同意。

“好,这件事完成了,还有别的问题吗?”

“我们还有另一个问题,”Narideu说。“Iris…想要见‘新来的Bowe’。”她看着Light。“我认为那是在指你。”

Light低头看着她的平板。有一段视频正在播放。视频里有一个像素化的金发女性把她的手按进了一张拍立得里的照片里,而一只鬼影般的手在几尺外出现。“我知道,”她说,“我该早点的。”

“我不确定我们是否应该这么快地与这些异常拉近距离,”Crtez皱着眉说。

Light有点退缩:“也许不。但是我们要是不信任Iris的话,这个计划就流产了。我会和她谈谈的。”


“Charles Vaux?你是Light的助手。”

Vaux 抬头看着穿着版灰色套装的诱人女性,她刚刚出现在房间的对面。“哦——Adams特工。我不知道你来了。”

“哦,抱歉,老习惯了。”Adams说。“你这只狗叫什么名字?”

“Mango。”

“好可爱的名字。训练的?”

“是的,她被训练成一名嗅探犬,但是…她太友好了。”

“我能看出来。看上去她就像是个小宝贝。我可以吗?”Vaux点头后,Adams蹲下来友好地摸了摸小斗牛犬的头。Mango咧着嘴喘着气,然后翻过来等着揉肚子。

Vaux安静地笑着。“你想要什么,特工?”

“我有点关于你的boss的问题。”Adams跪在小狗边上说。

Vaux皱眉。“关于Light的?”

“让我直截了当点。你知道Tav-666。”

“是的。”Vaux说。

“你知道我们是做什么的。”

“当然。”

“很好。我们发现你以一种半规律的模式在给Light博士安排某种医疗服务,经常在她工作休息后。你一直小心地让这是不在档案上。这引起了一些担心。”

Vaux皱眉。“我不能讨论我上司的医务问题。”

“她在嗑什么?止疼药,还是劲更大的?”没有回应。“Charles…我能叫你Charles吗?”

“不行。”Vaux说。

“那好,Vaux先生,据我们所知,Clef和我是第一批知道这件事的人。如果他要是有什么事情,我们需要知道,因为还会有别人会知道这件事情并以此要挟她。”

“你自己去问他。”

“怀孕了?”

Vaux脸色铁青。

“听着。”Adams说,“你现在告诉我,就咱俩,同事之间,你不会卷进任何问题。你的上司也许不会有问题。我们也许不会把这事报告给监察者,取决于什么事。但是你要是不告诉我们的话,我们就需要发起一次正式调查。然后有人就会有麻烦了。”

Vaux抖了一下。Mango坐直,耳朵趴低,抬起肩膀。她从Adams身边抽出来快步走到Vaux身边,头倚在Vaux膝盖边。Vaux轻轻地伸出手摸着爱犬的头。“Light博士有时不时让她对现实怀有疑问的健康问题,”他慢慢地说。“这在她的医务档案里。”

Adams点头。

“这个效果与基金会部署的意识改变资源相似。所以…一段时间以来,Light一直让我在这种情况之后进行记忆清除测试。最近还包括药品和毒剂。无论如何,你能明白她不想让议会——或是任何人——知道。”

Adams再一次慢慢地点头。“有过积极结果吗?”

“目前没有,但是Alpha-9也才开始一个月。”

Adams又点了点头。“要是再发生的话,让我知道。”

Vaux笑着,手绕着Mango的牵绳,服从的标准体现。“你会是第二个知道的人。”


他们今早把Iris带出了收容房间,带着她穿过了Site来到了一个她从未见过的办公室。办公室看上去被荒废了,但是里面的家具挺不错的,屋子也很大。然后,来了个重要的人。主管。

Iris知道Site-17,就像是Site-19的大型姐妹站点一样。有相当多的主管,甚至比现在在任人数还多的办公室。基金会最大的Site不可能靠一个人管理。她最后一次听说,Site-17甚至不止有一个主管。所以这没准是任何人。

Iris一坐下,一名牵着一只服务犬的黑人走了进来,打开了办公室门。一名白人女性跟在后面,她谁都不认识。

“Iris,”女人说道,“见到你十分高兴。”她个头矮,伤痕累累,不苟言笑。头发梳到后面。她可能是军队来的,但是要Iris猜的话,她不是。

“你是Bowe。”Iris说。

“不完全是。”女人看上去挺惊讶的。几乎要笑了。“我是Sophia Light。Alpha-9的队长。”

她们结实地又快速地握了握手。

“我听说过你,”Iris说。“你是名研究员。”

“我以前是。”Light说。她坐了下来。“我在微生物学和传染病学有背景。至少,呃,有三年,我是在Svalbard的一个小Site当主管。”

挪威北边的那些小岛,Iris还记得。她去过那里。“你那边有北极熊吗?”

“一直都有,Site基本都在地下,所以不是什么问题。”Light停了一下。“我的助手和我说我们应该把它们训练成警卫。根据研究档案里说,‘我们无意如此’。”

“我可能记错了,但是-我不记得那里有个site,当我在Omega-7的时候。”

潘多拉之盒去过那里一次,鉴于那里没有本地site,他们飞去了Longyearbyen。她和其他人类队员去逛街穿过色彩缤纷的房屋和飞驰的电车。还有尖锐平滑的棕色的山峰和海的气味。

Able呆在飞机里,他才不会去旅行。

“没错。”Light说。“Svalbard是最近五年建立起的几个多项目site之一。”

Iris接受了她的说法。“O5-10和我说他们以一定速率在发现异常。”

“我们还得把他们放好。”

Iris点了点头。有那么一刻的沉默。

Light又说:“你,呃,训练怎么样了?”

“我,呃。”Iris停下来了,她对此怎么想?“就是,呃,我又拿到我的相机了。这些新科技可真厉害。数字电视,iPhone。”

Light点头。“你对于你的能力又有什么问题?”

“我不知道。”她有点希望她回到她的收容间里。最近她一直有这想法——她自己并不想,但是哪有她的毯子和书和温度调到正好的暖气。只有她——在房间里——在那个小盒子里——这是个奇怪的想法。

她撇下这个想法,突然感到很累。“有什么关系?我又没在装。我知道我出不去,我已经花了大把时间在这里。我还是记得这些的。我不会试着逃跑,我只想知道。这队伍真的需要我吗?”

“我不想施加太多压力,但是你才是这个队伍存在的原因。你能做到的事情激发出了整个计划。”

“这-这-这不是-”Iris气急败坏地说,又戛然而止,颤抖着说不出话。“这过分了。”

Light举起了手。“抱歉,”她说。“这不太是我的意思。”

“不是吗?你把这一切聚到一起,因为你知道我会做什么-我是说,你觉得我能-”

她不想说完她任何一个想法,现在不想。Iris从椅子里跳出来,跑出办公室。她一半期望外面的警卫冲进来控制住她。Light主管抽动了一下,但是没别的动作。

“Iris,”Light轻声说,“我想说的是是的。Alpha-9的确需要你。”

“为什么?”

Light叹气道:“因为你是Omega-7唯一的幸存异常人员。因为你代表头一次的,我们在这方面做了。因为你以一种别人无法体验的方式知道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因为基金会里没有人和你一样。我们需要一个人,你就是最好的人选。我们-我-想要帮助你。”

“帮助我什么?在战场上表现地更好吗?”

“不仅如此,”Light说。“你需要什么?你想要知道什么?”

“我有的是问题要问呢。”Iris停了下来,做了几个深呼吸。“Adams带我出去那次,上个月,去了那几个酒吧。那是真的,对吧?”

“什么?”

“那不像是演出来的。我是说——不,不,当然不是。”Iris低下头,手捂着脸,紧咬牙关。

“我一会就去剁了Clef,”Light说。“不仅Adams不应该这么做,她还应该告诉我,我还会让她带更多的保安。但是这是的确发生了。你说这个干什么?”

“感觉不像是真的,”她抬起了头,盯着墙上某处。

“你继续说。”Light说。

“像是,呃,”Iris投了下口水。“我过去七年都呆在一个盒子里。是个漂亮的盒子,但那并不是真正的世界。然后突然你需要我帮什么忙,我被拉了出来又看到了真实的世界,然后…看上去就像是书里的一样,像个电影布景,The Moon2

Light点头。“这段时间也没什么变化。”

“我不知道。也许是我太激动了。也许我就是觉得会有不同。”

Light慢慢地点了点头。“有时候当基金会接受新人员的时候,会给他们实施A级记忆清除。把他们清洗干净。他们说这样会更简洁地训练特工,减少行动时抗命几率。这发生在我一朋友上,我从来都不喜欢这办法。”

Iris感觉内脏绞在一起。她听说过。但是从没有人想去讨论它,更不要提一个主管了。“因为这个很可怕?”

“我不认为它很有效。要成为基金会的一部分,你就要保护什么。要擅长的话,你就需要在世界上有既得利益,值得为之奋斗。你要是把这个夺走的话,他们就是跟随命令而已。”

Iris叹气道:“好消息是你的特工并不是你的项目。”

“他们现在是。”Light说。“Iris,我们需要由你将这些做得更好。而我们,掌权的人,要需要让它实行。就算是你明天就没有能力了,你还有在Omega-7的经历和知道哪里出了错。你知道我们处理SCP时哪里不对。所以听我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你怎么确定?”

“我不确定,”Light说。“但是我会尽我所能让它这样。你也一样。”

“我怎么做?”

“你不只是个项目,”Light说。“我们不必须让你当Alpha-9一队的领队。我们选择了这么做部分因为你要是其他特工的话你会担任什么。”她微笑着。“ 或者其他拥有你能力的特工的话。我的意思是——你是基金会的一部分,就像我们。”

Iris不知道她是否相信Light——实际上她还不相信。这就看上去像一种操纵,尽管Light她自己是真诚的。他们也操纵过Able。让他控制Omega-7突击队,让他在Site-17里大摇大摆,纵容他杀戮的爱好,在他有用的时候,直到他们再控制不住他,而她…

不不,别在想那个了,现在不行。

这都还有什么关系吗?她不知道她怎么想这些的,更何况她还很累。

“你要做什么?”Iris问。

“你首先要休息一下。不去进行任何测试相关。就算是你回来之后我们要从头开始,也没有关系。我们都需要歇歇。”

“我认为你们研究员从来不休息。”Iris差点笑了。尽管她知道这是针对她的策略,但是还是挺有用的。她需要个喘息机会。

Light倚回她的椅子,把弄着支笔,盯着它。“至于接下来…我有点主意。”

“什么的?”

“也许你想见见老朋友?”Light问。


“Iris,这是SCP-073。”

“Hi。”她问候道,还有点紧张,她自从…那次之后就没见过他。

“你好,Iris。”Cain说。他温柔地笑着。尽管他的其他地方都那么年轻,他的眼睛看上去如此苍老又悲伤。他就像一样。但是更老,更沧桑,更温暖。

Moose主管近距离看着他们。Iris瞪着她。她耸了耸肩。“我知道你们两个见过了,”她说,“073准备帮助我们。除了别的之外,他在每次任务之后,会问询每一个人。了解事情经过,什么做的好,哪里还能提升。”

“和记忆。”她说。

“我们之前做过这些,”Cain说。“节奏变了,但还是我们的曲子。”

“你最近怎么样?”她问,声音轻微又温柔。她的眼睛略微有些刺痛。

“我很好。不是特别忙,我喜欢安静的气氛。但是我想你。”

突然,眼泪不受控制地落下,她拥抱着老人。“我也想你,“她说,”我一直没能说再见,甚至你也没有。“

他抱着她,最开始动作很尴尬,随之变得温暖,尽他金属双臂所允许的最温暖地抱着她。”没关系,我们现在又见面了。“


“准备好了,”Iris说。

“开始”,研究人员回答。

她单膝跪下,举起相机,并将她的手肘撑在膝盖上,操作着长焦相机。快门咔嚓一声,她躲在墙后,等待像永恒一般的几秒钟,让图像下载到iPad。

下载完成后,她认出了钩子上的钥匙。图像有点模糊,但她仍然能够确定绿色标签上的房间号码。她将手按进屏幕,轻轻地从钉板上取下标有“207”的键。慢慢地,小心翼翼地,把它穿过房间,并将其放入酒店房间门的邮槽。

一名身穿黑色战术装备的男子在他们击中地面之前抓住了钥匙。静静地,队伍进入了射击场的二楼,在每个门口暂停以检查伏击。

最后,他们到了标有“207”的酒店房间。男子将一台摄像机举过窗户,轻声骂了一句。 “阔剑连在门上,”他在通讯中低声说。

“把照片发给我,”Iris说。

“等一下…传输中,”前锋低声说道。

Iris在她的iPad上操作了一下,等了一会儿让图片下载。果然,面对门口确实有一个阔剑,绊线连在门上。 “干,”她低声说。 “我不认为我可以解除绊线。”

“我们强破吗?”这位观众问道。

“等一下,”Iris低声回答。她仔细地查看了照片,露出了微笑。 “给我一个全身镜的变焦镜头,”她说。 “我可以从那里看到阔剑的后面……”


他们站在Nardieu的办公室里。

“它有效?”科尔特斯问道。

“它有效,”Nardieu说。 “非常聪明。”

Light耸了耸肩。 “反正她迟早要见Cain。”

“所以你让它在这样一个时间进行,Iris认为她得到了回报,”Cortez说。 “终于有这么一次,Nardieu和我意见一致——这很聪明。”

Light哼了一声。 “这对我来说太聪明了。我也许怀疑它会有帮助。并加快这一进程。“

“我很高兴它有效,”Nardieu说。他举起双臂。 “我们终于取得了成功基础——最后的希望将会展翅翱翔。我可以向你们提供一杯饮料吗?不要?那么,我要见我的秘书,失陪了。需要我就让我知道。“

当他离开时,他们看着Nardieu护送队伍挥手。

“所有的Site-17主管都不保护他们空间的吗?”Light问道。

“不算是,”Cortez说。 “但是要是合作管理像17这么大的site的话你需要相当的信任。只要他还信任我,他就更信任你。“

“真的吗?”Light说。 “为什么?”

“因为你正在指挥他的梦之特遣队。你还很有名。“

“哦。天哪。 Cortez主管,我只想说我理解你对Alpha-9的保留意见。绝对合理。但我想感谢你的帮助和资源,还有你的专业知识。“

Cortez耸了耸肩,咬着嘴唇。 “如果五们没有在喘气都嗯喷到我脖子的话,情况可能会不同。”

“当然。尽管如此。此外,很抱歉把你的site变成个动物园。“

“你说迟早会搬出去?”

“不管怎样都会的,”Light说。 “我在做工作。晚安,Cortez。“

“你也是,Light博士。”Cortez坐下来查看档案。Light自己出去了。

“请护送人员,”她对外面的警卫说。她有两个警卫,从不同的site征召来的而且还被O5-7个人推荐,遗憾的是现在要睡觉。如果她到的时候Vaux在身边的话,她就会让他记下来的。要是不在,在跑步机上跑半小时是个不错的主意。她的头一直嗡嗡响。

异常的草拟名单已经准备好了。虽然现在还没有定下来,就算这些异常本身定下来了,还有主管和研究院和其他相关方的意见。

“主管,电梯还是楼梯?”警卫问。

“楼梯,”Light说。只走一层,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她要给Clef或Adams——不,就是Adams——看一眼新晋人员。
让名称未输入准备好。天知道他们是否需要这些。

什么东西把她从梦想中拽了回来——警卫在他后面,走得太慢了,或者太快。Light四处看了看。突然发现她是个和一个大得出奇,表现难以捉摸的男人在一块的娇小女性。先不说她们两个,楼梯井完全是空的。

她的步伐一定变了,他知道她知道。

警卫嘟囔道“这是为了Asher”就在把她踢下楼梯之前。

她翻转着,弹起落下她的头骨砸到了混凝土上。她眼中满是金星并在落地时撞在了墙上。差点就盖住了他战术刀的锯齿线。

警卫的脚步十分沉重,沿着楼梯一步一步,越来越近。她嘶哑着咳嗽这。当他接近的时候,她用膝盖顶着把他踢了回去。

重新站了起来,他抓住了她的左腕,然后奋力一拳。哦,不——

Light的大脑充满了肾上腺素。她突然发现自己卑躬屈膝地大声喊着“别别别别别别别——”,虽然极其尴尬——

——奇迹中的奇迹发生了,也许是出于惊讶,警卫竟然放手了——

当她重新站起来的时候,他也做出了动作,抓住了她的膀臂,但这都可以处理。她一脚踩在了他前脚上(他穿着靴子所以不会骨折,但是他分神了),对着裆部一记膝撞(他松开了手),对着头部慢悠悠地挥了一拳,,然后手伸进口袋中。他向上起身准备迎击——

——结果Light胡椒喷的他妈都不认识。

(快跑——警卫受过防胡椒训练所以我也许有十秒钟可以——)

Light又伸进了口袋拿出了一个蓝色羽毛做的手镯,Tilda David Moose主管的一份薄礼。

她戴上它,接着就隐身了。


当地时间6:30,Site安保被警报有一名警卫擅离职守并攻击了一名高级员工。他们在这名高级员工于他们的办公室门前现形时收到了警报。这名叛变干员已被找到并拘押。

Sophia Light被送到了一间安全室,她的私人警卫也被命令过来。一名医生检查了她,她给一心二用的O5-7打了电话,她询问了她的健康状况而且听上午还像同时和两个人打电话一样。Corted也来拜访了,她向Light道歉,Light颇受感动。Site-17安保部门马上就发起了一次调查。

“找Asher,”Light告诉他们。“他提到一个叫Asher的。”

Light在安全室里等了三个小时,竭尽全力不要出神,结果不怎么样。她的警卫会理解的,但是这很尴尬——再说要是她也不相信他们怎么办?那就十分危险了。在她被焦虑症控制的时候,Site安保倾巢而出搜寻信息:关于那个警卫,他的计划,她的潜在盟友和Site内陷阱。

他们带给她他们的所得。

他是Robert Blankenship,二级,在自己的房间里留了一纸遗书。他没指望能活下来。他写道,他的兄弟,Asher Blankenship,在同一时间于华盛顿whidbay岛海军中被收入,1999年。他们大多时间都在不同的基金会设施里,但是无论如何都保持密切联系。Asher是一名极其出色的射手,而Robert就是勉强符合标准而已——二人都忠心耿耿。

Asher被分配到机动特遣队Omega-7。

Able把他撕成了两半。

心理部门认为Robert熬过了创伤期。他们提及在Omega-7被永久解散之后有所缓和。

Light脸色难看,“所以当他听说它要重组之后——”

“他觉得他有必要要去…采取一些措施。”Site-17安保主管亲自到来。这是一名不停地摆弄着自己衬衫领口的矮小,脸上摆着苦恼的男人。

“你们怎么确定这些消息的?要是他不是一个人的话——”

“所有都检查过了他没有,呃,他所有的武器都是标准装备。知道你在哪——那也是他钻了空子。他在叛变后,呃,用了一个清除器去,呃,隐藏自己在相机中的影像。但那是个基金会标准清除器,我们也能简单地在显现出来。他戴着的在四天前从site军火库里消失了,那个就是他有权限的。”

“那他对于我的计划?”

“他要干掉尽量多的Alpha-9基础设施,然后,呃,‘全靠自己’他本人所言。”

Light叹气道:“所以他一直都是单枪匹马的。这…倒是松了口气。感谢你的努力。请在你可以的时候对你现有的警卫进行一次忠诚度测试。我会改变我自己的安全习惯的。他要是个更好的刺客,我现在就死透了。”

“主管?我们现在怎么处理他?”

“谁?”

“Robet Blankenship。我们准备多留他几天看看他还说什么。在那之后,呃,你准备怎么办?”

Light紧闭双眼。“谁还知道?”

“除了这间屋子里的人之外还有我三个最好的部下。言语可能还是会泄露。”

这下确定了。“规章很清楚。处决。”

安保主管看上去很惊讶。“如你所愿,主管。”

也许这太过分了。她本可以更仁慈一点的。但是说实在的,他指望什么呢?七的警卫在她离开安全屋时在她两边。其中一个让门的一直开着。你要是玩火的话…

她停下来。“Asher Blankenship是你们谁兄弟吗?”

“呃…没有。”

“Robert,或者Omega-7的其他成员呢?他们有在世亲属或者爱情关系在基金会吗?”

他拉着脸看着她。“我不知道,主管。我会发个名单给你的。”

这名单会有多长?这些足够吗?朋友呢?同事?Light闭着眼睛。一定在名单上,还是好几次。

“谢谢你,这些就够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