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心之形:第三部分

1998年11月1日

Lament特工几乎是不经意间发现诸圣节已经到来,他将撕下的旧日历扔在一边,盯着新的一张暗自发笑。“科学家无处不在,”他自语,“瓦特提及了功率,欧姆发现了电阻,帕斯卡算出了压强。”他微笑起来。

“各自领域中最为显著的贡献。”Gears冷淡回答。

Lament点点头。过去的一年里他从未在办公室中见到Gears的笑容,从来没有。人们似乎大都认为Gears是一个人形机械装置,受控机体或者某种计算机。Lament则倾向于他不过是外表冷漠,并因需要保持着他的外壳。

这该死的厚重面具,不过……

Lament敲打着自己的脖子,查看收件箱。里面的东西并不太多,关于一些安全问题的备忘录,他匆匆扫过……不太重要。他轻叹一声,粉碎掉几个标记文件,将另一些归档,然后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思考着什么。

“特工?”

Lament睁开眼睛,看到Gears正站在他的办公桌前,这令人惊讶,通常来说,现在应该进行一个由档案、评估、撰写建议、概要拼凑起来的流程,而不是他们两个人面对面的交谈。“是,Gears博士?”他应道。

“你早先的任务委派是什么?”

Lament对此有些措手不及,模棱两可地回答:“您应该知道的,长官,您收到了我的人事档案。”

“是的,请继续。”

Lament微微点头,“我曾在Site-29工作,长官,”他说,“位于圣马特奥郊外,”他补充,“我从事一些……呃……不同的项目。”他结束了自述,看向叠放于桌角的文件,避免直视Gears的眼睛,并在脑海中组织言辞。

“诸如?”

“机密,长官,”他回答,企望以此得到些许保护,他不想谈及919,他的脸在镜中冲他尖叫。“我无法自由讨论它们。”

“我们的工作也正如此,”Gears点头断然道:“心灵遮断合金箱是个相当巧妙的建议。”

就这样,Lament的胃再度开始抽痛。他抬头看了Gears一眼,很快又垂下头去。“是的,长官,抱歉,但……我们的谈话范围从未超出二级许可。”他快速解释道,“我从来没有……”

“无论怎样,特工。”

Lament叹了口气,自己这次彻底……学乖了吗?这种无名感觉就仿佛令你的父母亲失望一般难耐。“是,长官。”

然后,他与Gears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内一言不发,直至Lament离开他的岗位前往餐厅,“需要我为您带点什么吗,长官?”

“不必。”

Lament再一次叹息,点头,然后走出了办公室。他意识到……自己一定令他失望,尽管Gears从未表现出这一点来。他想,如果未来有调任的机会……他会欣然接受吗?现在这个研究助理的职位并不是他想要的,也无法完全胜任,他感到力不从心,茫然而不知其所,现在,这种感觉更加糟糕。

不久之后,像往常一样,他又遇到了Sandlemyer,他们与其他助理坐在一起,Lament是唯一一个不穿白色研究服的。Sandy已在由南查亚内重点大学毕业后从研究助理的职位晋升,正面带微笑地与他人谈论当前的研究项目,Lament肯定自己唯一被“允许”的不过是和他们坐在一起,因为他在Gears手下工作,不过那位面无表情的博士似乎很是令他人好奇。他们轮番讲述,提供所有能够说出的细节,略去无法谈及的部分。轮到Lament时,他轻轻摇了摇头。

“我目前不被允许讨论自己负责的项目。”他直截了当地回答,掂起一根薯条,试图对此表现地漠不关心。

Sandy不以为然地笑起来,但他身旁那位名叫Chubert的研究员却放下刀叉,严肃地看向Lament,“你要知道,Lament……你需要尽快离开那个职位,尽快……”他建议。

Lament凝视着他:“为什么?”

桌旁的另一人随即附议,“嗯,我想你一定不希望成为第二个Iceberg,”他认真说道,“禁言令也是在那时开始的。”

“什么?”Lament追问,Icegerg……Djoric曾在只言片语中提及Iceberg……

“Iceberg博士,”Chubert的目光仍紧盯着Lament,“Gears的旧助理,与他共事……天哪……有十年之久?至少八年,”他坚定地说,“炸药专家,Gears将他招至身边,他喜欢他或是怎么样的,将他一直留在那个位置上。”

Lament扬起眉毛:“所以呢?”

“他日复一日地同他工作了数年,”Chubert回答:“数年。你觉得自己能做到他那样吗?”他停顿了片刻,问道:“你和他共事多久了,Lament?”

“一年。”他回答。

“很好,下一步,跟他们说你想调职。”

“这需要理由。”

“然后告诉他们你不想用子弹打飞自己的脑浆。”


发送至:O5-██

1997年8月1日

未收到Iceberg博士的工作报告,我前往他的宿舍检查,发现他于自己的办公桌前逝世,死因为头部枪击伤。现场发现的笔记已没收封锁,与SCP-███的收容措施相符。他的尸体在次日早晨火化,其非个人财产按基金会标准程序重新分配。

-Gears

In%20His%20Own%20Image%20-%20Part%203.jpg

文件有两页。

Lament将文件放回桌面,Iceberg曾与Gears共事十年,现在……

他盯着那份文件,它有两页,一页是他的简历,另一页黄色复写纸则是Gears的备忘录副本,已跟随他十年。

他靠在椅背上闭目沉思,他为什么从没看过这个?他不合格,他几乎无法胜任先前被给予过的特工任务。

他打开抽屉将文件夹塞了进去,不想思索关于这的任何事情。Iceberg与这颗子弹之间到底埋藏了什么秘密?Lament轻叹,然后拿出那天从人力资源部门得到的文书查看。

很快,他开始填写自己的调职申请,折叠并塞进部门信封,投入发件箱中,然后返身回到宿舍。他的双手在颤抖。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