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心之形:第四部分

1998年11月8日

In%20His%20Own%20Image%20-%20Part%204.jpg

“拒绝,特工。”

“拒绝,特工。”

Lament抬头望着三名博士组成的评估小组,艰难地咽了一下口水,舔舔嘴唇:“女士?”

“拒绝。”她重复了一遍。桌后的三位博士他只认识其中两人:Sorts与Vang。坐在中间与他对话的女人则专业而冷漠。

“可以告诉我原因吗?”

“否。”她简短答复,关闭文件,目光稍稍偏离他的脸颊,那一刻她的周身仿佛散发着慈母般的光辉,安慰她的孩子说他心爱的小狗已经去往了天堂,会好的,一切会好起来的,别哭了。

这不公平,他以正确的方式填写申请,并通过正确的渠道送出,一切都应如预料般顺利。

“那么能告诉我是谁拒绝的吗?”他又问。

她没有答话,Sorts倾身向前:“你不知道调任需要现在的上级批准吗?”

Lament确实忽略了这个问题。“我不是个合格的研究助理,”他反驳道,“我……”他小心的选择词汇,“很遗憾,你应该知道的,我没有博士学位,没有资历。”

“基督啊,孩子,”Sorts喃喃自语,“你能否集中注意?”

Lament的声音终于被愤怒激起,由平稳转向坚定:“我到底为什么还在这里?”

“这……特殊情况,例外,”女人回答,“使我们忽视了你的资历和培训程度。如果你想要拿到一个博士学位,可以到南查亚内重点大学进修,还有一些团体能让你满足入职资格。”

挫败,怨恨。“谁说的?”

她叹了口气,看着Lament,叹了口气,圣母的光环再度回归了。“显而易见,不是吗?”一锤定音。

“评估小组解散。”


当他回到办公室时仍未能平静下来,因此他在外消磨了很长时间才踏出最后一步。就在他盯着Gears良久,感觉怒火即将再度爆发时,他终于开口,勉强控制着声音,从唇缝里挤出几个字来:“为什么?”

博士开口回答,脸上的表情仍平静沉着:“你的能力足以胜任我们当前的工作,特工。”

“我不是那个意思,该死的!”他转过身去不想看他,不想看他的脸,他知道他绝不可能看到想象中的失望和悔悟,绝不,“你知道我想说什么。”

Gears沉默了片刻,“你填补了当前的空缺,”他的声音毫无起伏,“在Iceberg博士意外——”

“自杀。”

“——意外离世之后,我需要一位助理接替他的工作,即收容SCP-106,这在当前及可预见的未来中将是我的关注重点,而你是收容专家。一旦我们得到解决方案,如果你仍希望调职,我不会拒绝。”

Lament坐在那里,深呼吸,他不知道他应期待什么,正期待着什么。这种情况下他并不想接受Gears的逻辑与坦率。

“好吧。”Lament回答,胸口的沉闷仍未缓解。

“你是否与研究员Sandlemyer工作愉快?”Gears问道。

这……这问题出乎意料,“他是我最好的朋友,长官。”Lament承认道,并没有说谎。

“你是否与他工作愉快?”Gears又问了一遍。

“是的,”Lament叹了口气,明白接下来将发生什么,“在您的禁言令下达之前,我曾与他谈论过几个小项目。”

“很好,”Gears回答,“我将通知Djoric博士,接下来的两周内研究员Sandlemyer将协助我们进行106的研究,请在方便时尽早向他说明。”

“我……是,长官。”Lament含糊道,喜悦逐渐扩大。

“下班,特工。享受你的业余时间。”


“我不知道……”Lament端着一杯咖啡站在Sandlemyer的办公室中,“我想他是为了让我开心或者怎么样的……”他猜测。

“我不觉得他会照顾别人的感受。”Sandy轻声笑道。

Lament抬头看向他:“的确。但他不是……机械或机器人或……他只是……”他停顿了很长时间才最终下定了结论:“不近人情。”

Sandy耸了耸肩:“你说了算。不过我在收容方面一无所长,伙计。我可不知道他为啥拖我下水或者指望我能干些什么。”

“我也不知道……”

他环顾四周,书架上随意摆放着文件,书籍和报告,低瓦白炽灯泡,舒适的办公室,安逸,自然,这真的……很棒。

“明早见,Sandy。”他将杯子放回桌上。

“回见,Lament,嘿!这将非常有趣,对吗?就像你在我这里工作的那几个星期。”

“嗯,”他回答,“当然。”不过,他仅能如此希望。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