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心之形:第七部分

1998年12月22日

Lament靠在椅子上,啜饮杯中的咖啡,咬下一口三明治。当他得知其他人纷纷选择了药片之后,便开始独自午餐。他有一张Sandlemyer尸体的照片——已面目全非——藏在办公桌角落那一大叠关于106的文件之中。

他暂时将注意力转向了884,视线扫过并叹了口气,想起Sandy曾说过‘从混沌分裂者的角度来考虑’,为什么不呢?这值得一试。

他叹息着拿起电话,拨打号码,用手指按摩鼻梁。

“您好?特工Strelnikov吗?”他问,“我不确定您是否记得我,Lament,在我刚来时与您见过面,”停顿,“是的,Gears,我可能需要人手替我执行一个任务,卧底,”电话的另一端传来恼怒的俄语,“我知道,但您是我所知的唯一一人了,我想您应该知道是谁在忧心于此……”


2007年8月10日

Lament的唇边洋溢着笑意,他合上了文件,靠在椅背上安静地微笑,不过终归无人分享他的喜悦。他看向Gears,期待他问他因何事如此高兴,等待并希望,等待并希望。接下来他前倾身体,继续凝视着他,直至博士抬头回望过来。

“怎么,特工?”

“884……解决了。”

他向后一仰,双臂垫在脑后。

“恭喜。”Gears说。

“谢谢。”Lament回答。

没有表扬或报酬,你在基金会中能够得到最高的奖赏不过如此,做好你的工作,意味着两件事之一:你或者他人能够安全的活着。那就够了。

完美的结果。

“您想要一半三明治吗,长官?”Lament问。

“不,谢谢,特工。”

In%20His%20Own%20Image%20-%20Part%207.jpg

午餐?

Lament点点头,从桌上拿起塑料装、夹着干烤牛肉的三明治包,“如果您不介意,我要把它带到餐厅去了,快到Sophie的午休时间了……”

“请转告Light博士,尽快完成SCP-371的报告。”

“我会的,长官。”

Lament因Gears的再度开口在门前停下了脚步,“特工?”

“是,长官?”

Gears看着他,气氛略有些尴尬,Lamet认为自己有必要咳嗽一声然后重复道:“长官?”

“干的不错。”

尴尬愈发明显。

“谢谢,长官。”

Gears点头示意,Lament——怀着某种难以言表的情感——走出办公室,他来到餐厅,偷吻Light的脸颊,接着挨了她一拳,然后他们共享了那份平凡的三明治。

无论如何,这真是美好的一天。


« 插曲 6 | 中心 | 尾声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