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终获安宁
评分: +53+x


在事件爆发后的第21秒,你睁开了眼睛。

你察觉四周漆黑,头脑混沌。

渐渐的,困惑和思索驱散了麻木,你的意识和视觉恢复清晰。

就在此时,我站在了你的面前。

你向后退步,死盯着我的双眼中,充斥着质疑和戒备。

"你是谁,我在哪?"

一个标准的基金会式发问,利落果断,用坚决的语气掩盖迷茫。

然而,尚未待我回答,你已得到答案。

"我······死了?"


你的表情变得惊恐,双腿颤抖,伫立在原地,眼神片刻的呆滞。

这是理所当然的反应。

"我怎么死的?"你的语气仍旧强硬,但下巴已在不住抖动。

"这重要吗?"

"这他妈当然重要!"你向我吼叫,而后双手捂脸,陷入沉默。

我向你走近,将手轻轻放在你的头上。



你想起了你的死亡。

"我,我被那只爬虫撕成了两半······"

"不,不对,是173,那个该死的D级眨了眼,我的脖子被······"

"也不对啊,应该是那个失控的绿型,他抹去了整个站点······"

"是那颗来自混沌分裂者的子弹······"

"是GOC,那群混账撕毁了合作协议······"

"噢不,不不不,是K级情景,我们失败了······"

你跪在地上,手指插入发丝,一遍遍回顾着自己的死亡。

突然,你向我扑来,试图抓住我的衣领。

"所以我到底是怎么死的?!"



"你所看到的,都是你真正的死因。"

你仍握着我的衣领,愤怒使你的双手攥得更紧。

"或者说,这是'每一个你'的死因。也许这个世界的你遭遇了一场车祸,而在另一个世界,你死于疾病。"

"但无论如何,最终你都会来到这里,与我相见。"

"所以我说,这不重要。"

"那······什么重要?"你的声音颤抖,惶恐和不安已表露无遗。

"唯一重要的是,你现在已经来到了这里。"

"这里?"

"这里是所有人的终点,你可以把这看作死后的世界。"

"······死后的世界,真是俗套的剧情发展啊。"你发出阵阵苦笑,强迫自己接受这样的事实。

"那你又是什么?一个神性实体?上帝,安拉,地藏王菩萨?或者我该分给你一个SCP编号?"

"我不属于任何宗教体系,也不是你们所谓的'异常',我只是一个引路人。"

"但如果你愿意,我能够接受一切称呼。"

"好吧,牛头马面,我明白了。"

你再一次陷入沉默,环顾四周的混沌。

直到你看到那道光,从远方传来,温柔而炽热。

"所以,那道光又是什么?"

"你能猜到的,穿过那道光,你的一生便彻底结束了。"

"仍然很俗套。"

"走吧,至少在最后一刻,你会获得真正的安宁。"

我轻轻拉起你的手,向光的那一端缓缓走去。



你没有挣扎,也没有反抗,只是跟随着我的步伐。

"这里好黑啊。"

"每个人看到的死后世界都不尽相同,这取决于你们的宗教观,也取决于你们怎样看待这个世界。"

"就是说基督徒会看到天堂或火狱,中国人会看到忘川和奈何桥?"

"大致如此。"

"那为什么我的死后世界是这么个乌漆抹黑的地方?"

"我很难回答你这个问题,因为如我刚才所说,你的死后世界取决于你自己的内心。"

"但我可以告诉你的是,几乎所有如你这般,寓居于常态世界之暗面的人,你们的死后世界,都是这样的一片黑暗。"

"生于黑暗,死后也归于黑暗吗?"你发出不悦的咂舌声。

"那你呢?为什么所谓的'引路人'会穿得像个死板的人事主管?"

"我没有确切的形态,人们总会将我的样貌带入为他们最后想见到的那个人。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会是死者的父母或爱人。"

"······"

你的表情变得复杂。



不知何时,你注意到数十个人影自混沌中走出,其中有人坐着轮椅,有人捂着断臂,有人满脸血污。

他们都露出同样的笑容,与你我一同向光芒走去。

"在临死之际看到死去的朋友们,真是标准的濒死体验流程啊。"

"那个家伙,"你指向一个男人,身材魁梧,血肉模糊,脑浆从眼眶流出。

"他死的那天是他的生日,本来说好了晚上喝个痛快,却好死不死遇上了收容突破。"

"我送他走的时候,他很快乐,他说他终于可以和妻子团聚了。"

"那她呢?"你指向一旁的年轻女性。"这小姑娘最怕死了,却还是坚持要做一线人员。"

"她没有哭,因为我告诉她,她的牺牲拯救了整个城市,她笑得很开心。"

"是吗······"

在这之后,是一段漫长的沉默,你没再开口,黑暗中唯有你我的脚步回响。

光芒越来越耀眼,你抬起头,缓缓站定。

"喂,如果,我不穿过那道光,会怎样?"

你终究是说出了这句话。



"你会回去,回到现实世界。"我如是回答,不加掩饰。

"那,为什么他们不回去?"

"我不知道,也许是不堪其苦,也许是对自己此生的贡献感到满足,总之他们没有留恋。"

逝者们随你一同站在原地,脸上的笑意越发澄澈,他们在等待你的安息。

而你也很清楚,那道光将带给你最幸福也是最后的安宁,这是你一生的嘉奖。

但你仍然说出了那句话。

"我要回去。"

我为你的决定感到疑惑。

"你不需要回去,你已经出色地度过此生,你的事业将会有一代又一代的后人传承。"

"你已经足够辛苦了。现在,你可以得到你一生的奖励。"

"不,不。"

"我还有很多能做的事,我还能救很多的人。就此回归平静,放下整个世界,我做不到。"

你的语气平和而坚定。

"但你总有一天会再次面临终将到来的死亡,而你的死因,你已经尽数知晓。"

听到这句话,你浅浅地笑了。

"我早已放弃'安详地老死在洒满阳光的床上'的资格。"

"我是基金会的一员,死在异常的手里,或是死于一次敌对组织的袭击,于我而言死得其所。"

"但是你不知道下一次死亡将何时到来,也许是50年后,也许是明天。"

"如果是50年后,那么我将有足够多的时间完成更多事情。如果是明天,我至少能跟这个世界握手言和,好好告别。"

"总之,现在领取这份奖励,我会问心有愧。"你向光芒的尽头努努嘴。

"所以,让我走吧。"



我没有再说什么,松开了那只紧握住你的手。

"谢谢。"你向我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

"下次再见面的时候,我会好好跟你打招呼的,就像久别的老友。"

"下次见面,你仍不会记得这一切。"

话音尚未传入你的耳朵,你已跑向此世的尽头。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