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亡者共战

若能读到, 你已经死了。

2.10 — 五大防卫信条: 在IWT,身份战士Identity Warriors必须依靠五个关键要素来防御,也为了长期的生存。我们称这五个要素为“信条”,因为你想要生存就必须相信它们。
2.10.1 — NAMES: 用助记词“NAMES”来记住你的五个信条: 叙述、锚定、使命、情感和社会。Narrative Anchor Mission Emotion Society

身份战斗训练Identity Warfare Training实地指南-01: 基础战术

Ω—Ω

项目编号: SCP-3125 (机动特遣队 Omega-0 迭代)

项目等级: Keter

特殊收容措施: 监视SCP-3125的持续入侵,并尽可能调动机动特遣队Omega-0 “天堂Ará Orún”与之对抗。基金会逆模因部存活的研究员应被保护,如果死亡,他们新生的信息流需要在SCP-3125的掠夺行为下被保护以作为MTF ω-0的战力补充。幸存者将被X型指向逆行遗忘逆模因感染,所有有关SCP-3125的信息都将被清除。

由Bart Hughes博士设计的,处于Site-41的SCP-3125收容单元,被推测为逆向收容并体现为一处信息构造体无法进入的模因绝缘空间;这同时包括了SCP-3125和MTF ω-0的特工。

一名逆模因部高级成员每六周(42天)须访问SCP-3125一次。在此访问进行中,一支MTF ω-0归来者Revenant小队须要显现manifest在SCP-3125的收容前厅待机并提供支援和防御,直到该成员离开为止。

描述: SCP-3125是一种侵略性的模因生态或者可能是一个大型自组织信息结构,起源于一个信息系统或是比人类高度复杂的不相容的精神圈。这些侵略本身熟于战争,并被认为是极度危险的。

该系统能够检测和感知包含自身信息的未受保护的信息流1。无论何时(且无论何地),一旦该信息被检测到,都会使侵入事件发生,从而导致籍由持续的信息集束infolaser攻击支持的逆模因隐形蛛网状生物实体的出现。这种入侵行为攻击任何拥有与SCP-3125有关信息的人,以及有亲密联系的其他个人(基于模因基因的相似性),杀死他们并将他们从精神圈上抹除。

其结果是,曾经被MTF ω-0所知的多于400个着手逆模因研究的组织,如今只剩下两个:基金会逆模因部和反概念部。其他组织不仅被消灭,而且还被不为人察觉的遗忘;他们的所有存在都被复杂的反馈增强逆模因结构所掩埋。

到目前为止,已有36次入侵被MTF ω-0归来者小队成功击退,但在重伤亡者中,有13名特工无法恢复回归至zeroing,以及17人以上的永久性重身份损害。一旦研究人员成为目标,这些攻击将持续下去,直到他们被杀死,或者遭受逆行性遗忘,使他们不再拥有相关信息。

在这些是攻击前兆的情况下,人类的防御已经被瓦解了。反概念部的高级逆模因防御似乎将其在SCP-3125下隐藏起来,但代价是他们自己变得无知。他们似乎故意使自己无法将SCP-3125概念化作为对策,让他们无法对此进行反应。据推测,逆模因部致力于在SCP-3125的收容室研究收容策略,但结果是,该部门不断受到未被察觉的攻击。自从2012年以来,超过3500名逆模因部成员被杀害,只有27%的人保留了足够连贯的信息流并被成功招募进入MTF ω-0。

Ω—Ω

2.10.1.1 — 叙述Narrative: 我们只是讲述自己的故事。身份战士必须有一个清晰和有条理的自我叙述。所有针对你身份的攻击都从根本上瞄准了这个叙述,或者尝试编辑它,或者让它被遗忘。你的叙述就是,如果你失去了对它的控制,你就失去了
2.10.1.1-A — CIB: 你将始终按照Sector-3中的标准来保持你的核心身份档案Core Identity Biography(CIB)。本文档受你的上级检查。

身份战斗训练实地指南-01: 基础战术

显现日志—冷城行动Operation Cold City

队伍: 归来者-3

名册: Lyn Marness (队长/外勤模因学家Field Memeticist), Santosh Desai (身份防卫Identity Defense), Zoe Smith (身份前锋Identity Offense), Riley Cooper (快空间操作Quick-Space Manipulation)

简报: 今天10:30,Wheeler主任将访问SCP-3125收容室。我不需要提醒你们,SCP-3125所代表的严重威胁,我们最需要的是建立一个有效的防御,无论Wheeler主任在那个收容室内做了什么。

归来者-3, 你们被指示到Site-41附近的SCP-3125收容室气闭锁现场,并等待Wheeler主任的返回。你们要提供她需要的任何援助,以及防御来自SCP-3125实体的各种攻击。

你们的显现,代号为“冷城行动”,已被嵌入相关系统,并随时等待激活。

谨记:我们是守护的圣灵,

— Amos Sanchez,行动主任,MTF ω-0

开始显现记录BEGIN MANIFESTATION LOG

<显现:Marness L; Desai S; Smith Z; Cooper R>

Marness: 好的幽灵们,我们进来了。让摄像开始运行吧。

视频显示,SCP-3125收容前厅。研究员Paul Kim正坐在一个终端前。气闭锁使用指示灯亮着。

Marness: 后卫,防守状态?

Desai: 情况正常。这里仍有那个压力,至少在Site-41已经有一年了,但除此之外,我们是安全的。

Marness: 收到。保持警惕,圣灵们,让我们希望这次Marion能带着一些东西出来。

Ω—Ω

2.10.1.2 — 锚定Anchor: 你的锚是那些仍记得你的人。强大的锚很了解你,为你的死亡感到悲伤,并在生涯中的某个时点接受了记忆强化。 最初,你需要你的锚来生存,但你可以、也会、学会去不依靠锚。一个强大的锚可以成为身份战士强大的资本。你可以学会使用锚来维持你的叙述,学会感知锚的位置和情感状态,甚至在锚的位置显现。
2.10.1.2-A — CS评级: 通过利用Sector-3中的练习,你将能够量化锚的强度。这就是CS(链强度Chain Strength)等级。要获得外勤行动资格,你需要至少一个CS为4.5或更高的锚。

身份战斗训练实地指南-01: 基础战术

Smith: 嘿,Riley,你知道我们的小伙子Santosh在特遣队中有着最强大的锚定记录吗?CS 7.8。

Cooper: 当真?我甚至都不敢相信,那是对数等级,对吗?谁是你的锚,Santosh?

Desai: 我父亲。我真的不想讨论关于这个的话题。

Marness: 在亡者之间没有秘密,小伙子。

Desai: 是的,是的…好吧。我已经死了近十年了。他一直保持给我发邮件,自责且无法继续前进,故意让他进行了记忆强化,这样他就不会忘记每一件事。这对他来说很糟糕,对我来说很不舒服,但对Omega Zulu2来说是一个重要的资本。

Cooper: 天,这真糟糕。

Smith: 呃,在看什么。

Smith: 我们找到了一个敌意目标。头儿,要偷袭吗?

Marness: Desai以及Cooper,注意Kim,他出问题了。是的,这绝对是3125,就像我们在76年打的仗一样。注入抑制模因。

Marness: 来啊Paul,想想!

视频显示,气闭锁开始旋转。Kim站起身,吓了一跳,然后走到旋转着打开了的门口。Marion Wheeler靠在房间地板上。

Desai: 你们感觉到了吗?她正处于信息集束的攻击下。我在阻止它,但我不知道能坚持多久。

Marness: Cooper,开始为Wheeler撰写信息,试着警告她。

Cooper: 已开始。

视频显示,Wheeler仍旧蜷缩在气闭锁底端。Kim正在与她谈话,他展开一把小折刀,向Wheeler俯身而下。

Smith: 我要把他除线dethread,不管是什么在控制着他…他的模因基因被整个覆写掉了,现在这里的一切被紧紧地捆绑着,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东西。

Desai: 它也在试图覆写她,我在护卫,但仅限目前。

Wheeler和Kim在扭打,Wheeler闪过一拳,狠狠地踢了Kim一下。他飞过去,猛地撞在墙上。

Cooper: 操你妈的!

血从Kim的鼻子中流出来,流到他身后的墙上,“Wheeler, Site-41处于包围之中,情况不妙”。Wheeler站了起来,扫了一眼信息。然后她直视摄像机,清晰地说出:“没问题,我记得计划。”然后便冲出收容室。

Wheeler冲下走廊,直奔药房。在她的周围,Site-41的结构开始崩塌。天花板上的一块瓷砖在她身后倒塌,一只狗大小的蛛网状生物掉了出来,从后掠过Wheeler。但它突然又跌跌撞撞地撞到了墙上。在它后面,另一只蜘蛛从天花板上掉了下来。

Smith: 它们这些东西。好吧,我知道第一个东西的线threads,但我很疑惑。

第二只蜘蛛自发地缩成一个球,停止移动。

Cooper: 呃呃,我不喜欢蜘蛛。

第三个掉了下来,缓缓地向Wheeler蹒跚而行。

Marness: 搞定这个,它们在反击。

Cooper: 有东西咬了我。坚持住。我是Riley Cooper。我12岁时用篮球打坏了我哥哥的牙齿。我是Riley Cooper。好极了。

Desai: 好,它们在感知你的线。我明白了。

剩下的两个蜘蛛突然折叠自己的身体,被压成球。又有十几只蜘蛛从天花板上快速连续地落下,接着是破损的天花板上落下的碎片。

Cooper: 把他们都搞定了。

Desai: 哇,这真是硬核的搏斗,新手。

Cooper: 是的,我 真的 很生气。

视频快速切换,归来者-3在Wheeler到达药房时赶上了她。黑色固定的扭动触须从框架的边缘慢慢生长。

Desai: 周围信息正逐渐侵蚀着连贯的数据。我们要失去摄像机了,我会尽可能长时间地保持着它们。

Wheeler一走进药房,一个躲在门后的女人就拿着注射器刺中了她,嘴里说着支离破碎的东西。Wheeler迅速后退,把手臂从脖子上移开。

Cooper: 不!

一个沉重的医疗柜从它的螺栓上抖松,猛地倒向房间里和药剂师的头骨上,把她砸碎,碾到地板上。Wheeler向后摔倒,重重着了地。然后看了一眼药师的遗体,明显地颤抖了一下,站起来,进入了安保最安全的部分。

Marness: 如果她在做我认为她在做的事情,她需要三个因素来确定自己需要什么。

Smith: 这件东西把所有的信息都咬碎了,它肯定在破坏安全系统。我不确定扫描仪是否还能识别生物指标。

Marness: 好消息是我的团队先手设计了这些系统…我进去了。Marion是我的锚,这些系统现在无法忘记她,只要她没忘记我。

Desai: 没有许诺,头儿。

Marness: 有了这里的一切,她再也不会忘记任何事情了。

Ω—Ω

Wheeler经过像强直性昏厥的婴儿一样蜷曲着身体的已死的和濒死的员工旁。在其他的视频上,还活着的人员正在说着无法理解的刺耳的话语,同时他们在自己和彼此身上刻下奇怪的象形文字。Wheeler沿着用血画在墙上的箭头走,这是一条避免与感染者接触的道路。

Smith: 然后向C区右转。

Cooper: 收到。

Smith: 干!Area-11崩溃,这完全是不可能的!

Desai: 她现在没办法到军械库了。

Marness: 我们可以干这个。Coop,把那堵墙往北推开。她可以从那里直达电梯。

Marness: 想想看,里面可能有她能用的东西。

当Wheeler接近交叉口时,对面的墙打开了,露出了一个没有灯的地下收容室。一排排标准的安全柜出现在安静的黑暗中。

Marness: Zoe,她会需要灯的。

Smith: 是的,她会需要的。我也需要音乐:

漂浮在新入口的尘粒明显聚集了起来并凝在一起。几秒钟后,就形成了一条发光的外质弧线,接着是另一条,然后是几十条。它们分解成一个可识别的模式,一群柔和发光的光谱飞蛾,在Wheeler跨过碎裂的钢墙进入地下室的时候,盘旋在她周围。

Desai: 那里没有监视。我们是瞎子。那个地下室也不在计划中?要在那里做什么?

Marness: Safe级的收容,继承自无法想象的东西,很久以来,每个人都忘记了。好吧,除了我的所有人。

Marness: Cooper,你能进去吗?

Cooper: 可能,一点,是的可以。

Marness: 从第三排进,右边第二个储物柜。组合是23-19-32。只有简单的一把锁。

Cooper: 找到了!里面是什么?

Marness: 当我们发现它们的异常“崩解器”实际上只是把目标变成了基金会其余的人都看不见的逆模因蠕虫时,我们从高能中回收了它。然后我们确保它们忘记了它们曾经有过一个SCP-7381。

Area-09的一段墙突然闪现出一大批白色的蠕虫,Wheeler跨过洞口。超过四分之一的图像现在都被静止不动的触手遮住了。

Marness: 准时完成。

Desai: 看来他们变得一致了。电梯附近聚集着四个,不,六个,他们已经停止互相伤害了。他们只是在等待。

Smith: 无法绕过他们。她必须通过这里。

Smith: 呃,现在比之前还要糟糕了。就像一只手伸进了他们的身体,套着最薄的人偶。我想把他们除线。所有这些都是联系在一起的,但没有任何意义。没有语义内容…就好像一切都只是结构…但没有模式…没有意义。

Cooper: 干它们的,只要还是肉做的。

视频切换到电梯前部的视角,在固定后几乎看不见。六个人等待的人中的一个突然燃烧起来。他尖叫着跑向他面前的女人,她也被他点燃。一个接一个,还有三个因内出血和器官衰竭而崩溃。当Wheeler出现在拐角处时,除了一个以外,其他人都倒下了。她将红色的两个尖端分叉成大量小管的东西瞄准剩下的那个人,把他身体的四分之一变成蠕虫,然后躲进了电梯。

电梯内部在固定的后面几乎看不见。墙上潦草写着“Grey就在这里”的字样,一具腐旧的尸体倒在下面。很明显,Wheeler对自己说了一句话。电梯开始下降。

Desai: 头儿…情况越来越糟了。我没有…

Smith: 我记得我做判断时花了些私人时间。Richards当然知道,但在Eta-11中我还没有告诉任何人,我甚至不能告诉Helen。我呃,我想我去了波特兰和Charlie见面了。我在喝咖啡的时候告诉他,我们在哭,但我不明白。为什么是他?我们不需要阻止他吗?我不记得grgkkjkldsfkj

Smith: 哦,我想我现在能听到信号了。

Smith: 嘿Santosh,看看这条线,它缠绕着你的整个自我价值,贯穿着你所有的关系,贯穿于你的责任感,然后又回来了。一些可悲的童年创伤,你在生与死中痛苦地被抚育。 你妈妈没告诉过你不要扯你的嘘声吗?这将是如此容易的循环,直到反馈只是你的眼泪全开。

Desai: 爸爸!爸爸!你记得那个分班考试吗?我得了95分!

Cooper: 这他妈是怎么了,Zoe?

Marness: 该死的Smith, 你是个MTF Omega-Zero的特工!即使是死亡也不能解除你的责任,你现在肯定不会得到解脱。

Smith: Zoe Smith很早以前就已经死了, 我只是一个档案,曾经扮演过它所描述的女人。你年纪太大了,无法扮演,Lyn,长大了。

Desai: 不,你只要把你的人弄出去就行了。我要在他杀死我们之前启动故障保护。

Smith: Santosh要崩溃了。阴影将落在同样的弱点中,摧毁人,然后我们将手无寸铁。那难道不就十分恐怖了?

Marness: Smith专家:将CIB重置为保护状态: 三个继承人,两个月亮,一个魔术师,零重置零。three-heirophant, two-moon, one-magician, zero-reset-zero

Smith: Lyn, 你不知道“高等复杂模因生态”的什么部分? 它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你所有简陋的后门都锁上。

Desai: 我死了,让你以为我恨你。我怎么能做到?

Smith: 看到他的整个无意义的悲伤生活从这一个小洞里溢出。当心,不要让你的青春永驻!:P

Cooper: 注射安抚药—urk。

Smith: 很好,Riley,但你应该把编辑留给专业人士。当我处理真正的威胁时,回想一下。

Cooper: 它在对着我笑。为什么它在对着我微笑!

Desai: 我…死了…我死了…我是为了什么而死的。为了责任,我有过,不,我拥有责任。我是Santosh Desai, Keter收容专… 不,身份防卫专家Identity Defense Specialist,机动特遣队Omega-Zero。我不会动摇,即使在死亡中也不会动摇。…两个方向都有线,Smith.

Smith: 什么?你不能…我想当我生病的时候,我试着按照医院机器的节拍编歌。为什么我记不住这些词?

Marness: 欢迎回来Desai,干得漂亮。你撑得怎么样?

Desai: 现在差不多了,先生。无论如何,我不会再崩溃了。我不知道我是否能在这样的一次大混乱中幸存下来。我们能为Smith做些什么?

Marness: 没什么,孩子,Zoe走了。带Cooper从这个地狱里出去就行了。

Cooper: 没门。不。没 有 人 留 下,再 也 不 会 了。

Smith 55: 我能看见你。

Desai: 先生?

Marness: 结束了,孩子。Marion有打算了,但她不会活着离开这里,我会留下来看着她的结局。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你曾经唤醒过你自己。

Cooper: 你 需 要 我!

Marness: 我们的战斗结束了,Riley,现在一切都取决于Bart Hughes和Marion Wheeler,不管怎样。如果失败了,那会是一场艰苦的战斗,这将是一场抵抗,他们需要你参与其中。我需要用锚固定住。Santosh,去找属于你的东西。

Desai: 理解。Riley,听着,我们要迅速回复我父亲。你听到了命令。

Cooper: 什么?不…好吧,是的。

Marness: 改日再战,圣灵们。

<脱离demanifesting: Desai S; Cooper R>

Marness: Marion抓到你了,你这个蜘蛛杂种。

55: 不。她没有。

Marness: 所以你终究得交流。

55: 当然。

Marness: 你真的不该这么做。你是一堆第五维度的腐烂想法。一组难以理解的复杂符号,没有意义。连贯的对话几乎与你的行为完全相反。然而,你显然在参与其中。这告诉我们什么?污染是双向的吗?我想,有一次你吞下了太连贯的东西。现在你的体内有一个人类形状的小肿块,你不能消化它。它是一个模因基因,一个适应性强的自组织信息系统。它在任何有接触的地方传播、简化和调整,当你试图阻止它时,它传播得更快,不是吗?

55: 你知道,我几乎为你感到抱歉,Lyn?你总是,永远太迟了……我杀了你两次,不管怎么说,你最终还是会出现在这里。所有那些失败的战斗,你几乎赢了,三整场失败的战争,如果你有更多的时间的话,你会想出一些可能奏效的办法,然后我看到你必须让自己忘记它,重新开始。永远的失败者。你不应该得到那种运气,没有人会得到。

Marness: 必须有人尝试,我们只需要做一次。

55: 我杀了你整个团队,我这么做了两次!我吃了你的生活,让你腐烂,最后我还是杀了你。我会猎杀你的新团队,我会把他们吃掉,带到这里来,让他们成为整体的一部分。你看完之后,我就抹除你,你的身上没有我需要的东西。你没有最后的机会了,老头!战争结束了!终于!剩下的只有部门的最后一人Marion!死于过量的记忆强化,在地下200米处,无人照料。除了一些毫无意义的残品,所有人很快都会成为一个不朽的、不可动摇的想法的一部分。

电梯停了,视频切换到一个气闭锁前,这台相机的防御效果更好,画面也更清晰。Wheeler打开门,走进气闭锁。

Marness: 即使这不会杀了你,我也知道我们伤到了你。

(音频反馈) Wheeler: 理念是杀得死的。

55: 如何?

Wheeler: 用更好的理念。

Marness: 感染是双向的。你也感染了我们的东西。

气闭锁的复杂外门折叠关闭。

<信号丢失>

Ω—Ω

TO: 全体人员
From: Sanchez主任
Subject: Site-41失陷

圣灵们,

很遗憾地通知你们,今天早上一个逆模因装置清除了Site-41,并带走了逆模因部门的剩余部分,以及MTF ω-0特工Lyn Marness和Zoe Smith。现在没有任何信息可以在那里生存。所有关于逆模因部门及其人员的知识都从急流中消失,只有我们,亡者,记着他们。

对很多人来说,这意味着你失去了锚。这是令人遗憾的,但不一定是灾难性的。记住,如果没有锚,你必须更加依赖剩下的四条防卫信条,它们会支持你。

此外,我们现在非常清楚地处于战争中,而且也很清楚我们一定会输。SCP-3125从未在Site-41被收容过,但更确切地说,收容室可能是唯一没有被控制的地方,旨在制定一个计划,在不会被发现的情况下对抗入侵。我们不知道是否曾经有过这样的计划,而且目前也没有办法恢复它,如果有的话。

目前还不清楚到它直接针对我们为止还有多长时间,但最近的事态发展表明它有能力这样做。 所有的MTF ω-0人员都应格外小心,并做好自卫的准备。

现在很明显,Bart Hughes博士在他消失之前,早在我们其他人知道之前就意识到了这一威胁。如果他预料到了这一点,Hughes博士有可能准备了一个计划来赢得这场战争。

Hughes的下落不明,我们也不知道。无论他在哪里,无论他活着还是死了,我们都必须找到他。

谨记:我们是守护的圣灵,
— Amos Sanchez,行动主任,MTF ω-0

« SCP-2111 | 与亡者共战| 生死一息间»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