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件239-B - Clef-Kondraki

回复:"Alto" Clef博士和 ████████ Kondraki博士之间的内部事务事故,██-██-████。


该报告被封存。任何进一步的修改都必须经O-5级的许可,除了基本的语法和拼写更正。任何有关这一事件的进一步信息应被放置在补充报告中。

本报告编者:
01:12 - Clef博士/SL█
01:15 - Kondraki博士/SL3
04:37 - Kain Pathos Crow/SL4
04:38 - Gears博士/SL█
1:19 - Far2/SL█
1:20 - Bijhan/SL█
1:21 - Bright博士/SL█
[数据损坏]


简介
A.Clef博士于██-██-████对记录re:SCP-239提出以下建议

我对形势的分析使我得出这样的结论:SCP-239的遏制和安全风险是不可接受的。虽然数项建议已对用她控制其它SCP作出回复,SCP-953和其他例子已经对基金会控制拥有改变现实能力的SCP的风险低估作出一个很好的提醒。

因此,我想提出以下建议:一把用SCP-148铸造的匕首,能够刺穿SCP-239的几乎无敌的皮肤。这把武器将用于在SCP-239睡着时终止她并瓦解她的力量。由于SCP-239觉醒和抗拒终止的危险,我个人建议选定的执行者携带SCP-668以减少阻碍。

此过程中的危险之一是SCP-239会醒来并将执行者看作朋友或“好人”,从而改变相应的现实。出于这个原因,我个人志愿去执行这个操作。回顾我的人事档案能表明我[数据擦除],应该由我来执行操作,即使出现这种性质的现实移位。

——Clef

//不幸的是,Clef博士犯了个错误,他在沒有以加密频道傳送他的建议,而是以明文傳送。他行动计划的信息被几个Site-17的工作人员接收到。根据事故报告239-A的记录,SCP-239与Site-17的一些工作人员建立了联系。无论是出于普遍的同情还是Clef的推测,由于SCP-239改变现实的能力使得站点的那些人被视为朋友,几位工作人员因此采取行动以防止Clef博士提议的行动计划的开展:特别是████████ Kondraki博士

不幸的是,造成事故的有关证据不完整且不清楚。目前正努力通过个人记录,官方记录和事后采访拼凑发生的事故。


监控记录x92███,日期█-██-████

23:02 - Kondrak博士离开宿舍

█-██-████

00:03 - Kondraki博士授权访问SCP-408的收容区域单位

00:05 - Kondraki博士进入收容区域

05:13 - Kondraki博士进入收容区域


A. Clef博士的个人记录,SL█

我,A█████ H████ C███,身心健全,特此声明,我将采取的行动仅以我个人的名义并只有我一人参与,我没有得到任何外界机构或基金会官方代表的命令。我也声明我是个骗子。我事先声明我将离开历史学家的那一部分是骗人的,你们为事后调查伤透了脑筋。或许我对于“我是个骗子”在撒谎。这是一个让你大脑崩溃的无限的循环。

我相信我已经太久没出手了,现在是行动的时候了。如果我的怀疑得到证实,Site-17的人员已经泄露,有人将我的行动计划通知SCP-239只是时间问题。之后,谁也不知道会造成什么后果。我独特的性格缺陷会使我在任何现实移位中受到保护,但CK级的转型仍是CK级的转型。考虑到所有因素,我喜欢这样的世界。

我已经在短时间里制造出了一些武器,除了telekill合金,作为准备:它们会在不同范围内为我提供各种杀伤选择。顺便说一句,我对基金会的其他成员缺乏主动性感到很失望:在已知一个高度危险的keter级SCP的漏洞的情况下,他们拒绝消灭它。或许这是SCP的现实移位能力产生的结果,或许这是一个小孩子的感情造就的武器。更有可能是后者。我的“同事们”出现了令人不安的趋势,他们对极具破坏性的人形Keter基SCP显示出了不必要的宽容。

假设:如果敌人想摧毁基金会,他们需要十个伪装成女童子军的千吨范围的核武器。

不幸的是,我在离开19区前没能成功得到热那亚之刃,这意味着我将无法用它来绕过基本安保。不过,我的外界联系为我提供了各项技术的代理人,这也许足够了。此外,我个人的数字代理已连接到我眼部和耳部的植入物。任务事件一旦终止或失败,有关这一任务的所有数据都将传送到GOC,所有的O5级基金会人员,FBI的非正常事件调查组,和███。在个人生命迹象消失的情况下,GOC(高音)的Clef单元将执行拨弦程序(行星灭绝)。

对了,我想提醒一下在事后调查中阅读这份记录的每个人(嗨,Mel!),我是一个骗子并且在GOC没有Clef单元,没有拨弦程序,而且而且我的死亡时间没有数据传输进行。大概没有。也许吧。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将在十分钟内到达。任务开始。


监控记录x92███,日期█-██-█████-██-████

4:45 VTOL 505到达7号停机坪。

4:46 六名Site-17安保人员到达现场。

4:47 Clef博士被命令退出VTOL 505,躺在地上双手抱头。Clef博士遵从了。

4:48 未知事件。4名安保人员被某种影响惊呆了。其余两名呈昏迷状态。据观察Clef博士的实验服中携带了一支手枪并发射了12支镇静飞镖,给每个代理注射了双倍剂量的[数据擦除]。

4:52 Site-17安保人员进一步防御。

5:02 防御被瓦解。

5:10 Clef博士进入Site-17。


监控记录x92███,日期 █-██-████

05:11 若干1级安保人员到达Site-17正门。

05:13 安保人员被[数据擦除]突破。

05:17 环境出现很大的改变,一些标志被更改,B-7通道的交叉口变成死胡同。

06:02 B-7通道有大型爆发性闪光。


A. Clef博士的个人记录,SL█

它比我想象中的还要糟糕。

现实移位已经开始发生。墙壁已经移位,所有东西都不在它们应该在的位置。我的Site-17地图已经竟完全没用了。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跟随标志,希望它们能把我带到正确的地方。

见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敢发誓刚才门口就在这…

等一下。

[用手拍打金属的声音]

蝴蝶?[狂躁的笑声] Konny,你这伟大的混蛋!我读过你的…

[听起来像另一个男性声音在说,“你这狗娘养的笑声!”]

[数据损坏]


监控记录x92███,日期 █-██-████

06:04 在重新配置前似乎发现SCP-408。确认Clef博士,Site-17安全警报。

06:06 发现Kondraki博士,被其他3个Kondraki博士陪同着。对象似乎持有高度改装的相机。

获取失败

06:10 安全小组被派到SCP-239的收容单位。

获取成功

06:20 Kondraki博士被突破,Clef博士离开B-7通道。


A. Clef博士的个人记录,SL█

Konny,你很聪明,聪明的混帐!你与408交谈了吧?说服它们帮你…还是这些该死的臭虫们自己志愿这么做的?没关系,这一局你赢了。打到我相当不错,是吧?好吧,现在你死定了…至少,是其中一个你,我想。两枪心脏,一枪头部,你认为这就足够了,不,你不得不继续,不是么?你让我站起来然后接近并用刀去解决,不是么?

你为什么这样做,Konny?你现在为她工作么?她是不是给你打电话然后依偎着蜷缩成一小团,然后把你变成她的宠物?还是你这样做只因为她看上去像一个小女孩,而你那应该被焚上一万次的该死的基因告诉你儿童应该被爱护和保护?这不是一个孩子,Konny,这是一个怪物,最坏的一种怪物,隐藏在众目睽睽之下,让你爱它,在它把你活生生的屠宰之前。

随你把那该死的镁光灯照我的眼睛。我想我的脸部和前臂受到二度烧伤,我的视网膜被炸到地狱。这很好,它们会重新生长。在那之前,我不能看到任何该死的东西,但我的眼部植入物将继续工作。我仍然能完成任务。

我只需要一些帮助。而且我想我知道在哪能找到它。


6:25 Site-17 Bravo警卫队消失。

6:30 Site-17 Bravo警卫队重新出现,穿着全身板甲,携带加热器和佩剑。

6:35 在B-9通道Site-17 Bravo警卫队遭遇Clef博士。

6:36 Site-17 Bravo警卫队被突破。

6:37 Clef博士停止移动。

6:38 Clef博士進入SCP-091-ARC的收容设施。

6:45 收容突破。4级生化危机警报。Site-17进入生化危机锁定状态。自动警报响所有其他SCP基金会基地发出,请求援助。Kain Pathos Crow和Gears博士作出回应。


7:01 B7大厅安全,没有运动物体被检测到。

7:12 有运动物体被检测到,SCP-408丧失伪装。Kondraki博士受伤。

7:25 SCP-408撤离。

7:26 Kondraki博士正在操作監控攝影機。

.
..

获取失败


A. Clef博士的个人记录,SL █

我曾和Siddhartha Gautama谈过一次。他告诉我世界是一种假象。没有东西是真实存在的。您为我找到了回家的路。

所有地方都有那该死的蝴蝶。没有什么是真实的,没有什么是存在的。一切都是幻觉。我顺着通道走一直走到尽头,那里有一阵光爆发出来。没有任何标志在它们应该指引的位置。没有任何一面墙角在它们应该转向的位置。就我所知,你已经使小怪物离开了设施。

除了一个非常有趣的事实。

你是否曾经想过为什么女性会对我作出本能的畏缩,Konny?你是否曾经想过为什么我能进入91的笔下并让她出来,或者为什么166和我相处得这么好?你是否曾经想过为什么我从不谈及105?

如果你知道我是谁,你就会明白。

但是,如果你这杂种知道了我是谁,我就会是你收藏品中的另一个标本。另一个目录和贮存和遏制的编号。

因为那就是你要做的,对吧?你编录,贮藏,并遏制,并观察和观察和观察。从不行动。从不移动。从不主动。

即便当死亡盯着你的脸看得时候。

但是我可以行动,Konny。我能随时行动。这就是为什么你那愚蠢的小游戏无法阻止我。为什么你那愚蠢的蝴蝶和幻觉和会客技巧永远不够。因为Gautama是错的。并非一切都是幻觉,并非所有幻觉都无法与现实区分。

例如,当我释放遏制的木元素精神时?哦,当然,整个工厂将进入生物危害锁定状态。没人会出来。所以小怪物将会和我一起被困在这里。没办法让你已叛国的代价把她带到外部世界去摧毁我们的所有。也许你认为这将是我要去做的。

这里有个小提示,伙计。事实不是这样。

从没有人见过091开花或结果时她看起来像什么。

我见过。


7:30 Kondraki博士集中注意F-19通道的影像,Clef博士的当先位置。

7:35 看到Clef博士拥抱SCP-091-ARC。立即发生感染。

7:36 感染现在蔓延Clef博士身体的90%。

7:38 看到花从Clef博士的四肢长出。

7:39 花开始散发出一种未知的费洛蒙。

7:43 SCP-408局部群体开始失去凝聚力。

获取失败


音频记录s17███-████ 日期:█-██-████

〈未知〉:[静电噪声]…需要援…P-091-ARC收容突…

〈操纵员 ██████〉:Kondraki,是你吗?下面到底他妈的发生了什么,他们在谈论完整锁定状态!

〈Kondraki博士〉:博…非常侵略性…警告Cog…传送帮助…

〈操纵员 ██████〉:Gears博士?我刚得到一份报告说他和Kain正在来这里的路上,不要担心。

〈Kondraki博士〉:[痛苦的]….一切都…不對勁…

〈操纵员 ██████〉:博士?博士?[模糊,喊后台的某人]

[数据损坏]


采访记录x████,日期:██-█-████

〈O5-█〉:作为这一事件中所涉及到的第一人,让我们从你介入的当晚开始。

〈Kondraki博士〉:那一晚我一直在看护SCP-408,确保维护使供料器填补妥善。这是408提醒我的。

〈O5-█〉:SCP-408是怎么知道外部情况的?

〈Kondraki博士〉:我怎么知道,而且它当时并没有告诉我。然而这与Clef博士造成的大破坏有什么关系。

〈O5-█〉:如果我记得不错,你并不非常成功。

〈Kondraki博士〉:是,但话说回来我又能做什么?我有一台相机和一群蝴蝶。而这又不是拍照片。

〈O5-█〉:关于SCP-239呢?

〈Kondraki博士〉:关于她的什么?

〈O5-█〉:Clef博士的假设是你被操纵着去保护她。

〈Kondraki博士〉:这当然是我行动的重点,当我想通了他那白痴到透露给任何细心的人都能看到的计划后。

〈O5-█〉:这是真的?

〈Kondraki博士〉:我作了一切可能去保护SCP-239。

〈O5-█〉:你这样做是因为她想让你这么做。

〈Kondraki博士〉:说实话,关于女孩做事的方法,我真的连我自己的意图都确定不了么?是她使我变成这样的想法真让我害怕。

〈O5-█〉:你害怕是因为她能控制你?

〈Kondraki博士〉:不,这使我害怕是因为如果她这样做了,我会亲手杀了她。

〈O5-█〉:还有一件事,你知道关于[数据擦除]

〈Kondraki博士〉:[笑]我不认为任何怀疑她的人会因此被抓。


7:46 整个SCP-408虫群目前处在混乱之中。

7:50 SCP-091-ARC突破收容,看到Clef博士离开收容。

7:52 看到人形图案摆脱混乱的408形成的云中。

7:57 SCP-408恢复基本状态,撤离。确认SCP-336

8:01 看到Clef博士和SCP-336交谈。

8:03 SCP-336摘掉语音调制器。

获取失败


音频记录s17███-████ 日期:█-██-████

〈Clef〉:…你。

〈SCP-336〉:…我。

〈Clef〉:…你为什么在这?

〈SCP-336〉:为了阻止你。

〈Clef〉:[这时。Clsf博士开始使用一种未知的语言。SCP的语言学家们分析了这个音频文件的内容,并相信这是古代苏美尔语的一个变种。]

〈SCP-336〉:[用类似的方言回应。]

〈Clef〉:…所以这没有别的办法,对吧?

〈SCP-336〉:没有。你的动机可能是纯洁的,但你的办法太极端了。

〈Clef〉:我从未停止过爱你,你知道的。

〈SCP-336〉:我知道。

[数据擦除][此时SCP-336摘掉了她的语音调制器并开始说话。为了听众的安全,这部分录音自动删节。]

〈Clef〉:[痛苦的呼喊。]

〈SCP-336〉:你的献身精神是伟大的,但你…

[开火]


获取成功

8:05 重新获得对目标的跟踪。看到Clef博士正给一把手枪重新装弹,靠在墙上并明显的发抖。看到血从双耳中流出,显然是自残耳膜所致。附近的一面镜子似乎已被三发9毫米口径的子弹击碎。无法看到SCP-336

8:06 Clef博士从墙上滑塌并倒在一边的地上,开始哭泣。在他身体上开放的花枯萎并死亡。

8:08 SCP-408恢复了凝聚力,虫群开始围绕Clef博士。失去视觉联系。


A. Clef博士的个人记录,SL█

这是[数据擦除]作为Clef博士以前得知。我得出这一说法并非出于我的自由意志,而是在我第一任妻子的强迫下。尽管我努力,我还是不能去除SCP-336说出那些命令前我自己的声音。我不确定她对我的命令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我所有能记起的听到的字眼是,“告诉我真相”。

这就是真相。

…真相…

[低的,狂躁的笑声,被沙哑的轰鸣声打断]

真相!

[电子设备破碎的声音。确定Clef博士的PDA在这个时候毁坏。]


采访记录x████,日期:██-█-████
〈O5-█〉:你是在什么时候参与到这一事件的?

〈Gears博士〉:我和Kain教授正在进行SCP-244的研究。我们需要确定由几个部分可以改装成模块化。当站点给我们发出回应的命令时我们正在一个新的晶体供电的加农炮模块中工作。

〈O5-█〉:你是否事先了解到发生了什么么?

〈Gears博士〉:有点。我们听到警报熄灭,但没有触犯警告的“黑色警戒”。所以我们不得不继续工作。还有,Kain教授发送反馈信息时我还在工作。P.A.系统在实验室中运行,而站点命令说Clef博士在未经批准的情况下试图處決SCP-239,并导致数起收容突破,此外还伤害到其他人员,特别是Kondraki博士。我们试图遏制Clef博士直到站点发出安全性回应。

〈O5-█〉:你觉得奇怪吗?

〈Gears博士〉:什么?

〈O5-█〉:你被要求去阻止敌对行动。

〈Gears博士〉:不,Clef博士的行动是…意外。自从加入基金会后我一直被要求做许多超出我专业领域以外的事。

〈O5-█〉:当你们收到命令后你们做了什么?

〈Gears博士〉:Kain教授进入SCP-244并表示他要协助Kondraki博士。新的模块仍然连接着,并写教授表示期待使用加农炮阻止Clef博士。我建议慎重使用;但Kain教授已经离开,并可能没有听到我说的。

〈O5-█〉:你没有跟他一起走?

〈Gears博士〉:我怀疑我是否能提供更多帮助。Kain教授是一个杰出的人,在一只狗的身体里,在来自一些SCP的衍生出的大型机械作战装置中。我是一个没经过实战训练的普通人,并受到情绪反应的严重限制。我用我觉得最合适的方式回答。

〈O5-█〉:这又怎样?

〈Gears博士〉:我和SCP-239谈了谈。


注意:音频重新编码系统已被损坏,无音频提供

8:12 Kain离开后不久Gears博士离开测试区域。

8:20 Gears博士进入SCP-239的收容区域。

8:21 SCP-239和蹲下与其面对面的Gears博士拥抱。Gears博士和SCP-239似乎交谈了几分钟,SCP-239点了几次头。

8:25 Gears博士说话时站起来并对着门口做手势。SCP-239把她的“魔法书”收集起来交到他的手上。虽然SCP-239非常沉默寡言,但当他们离开收容区域时仍在交谈。

8:27 Gears博士停下并从办公室取走了一本书。这似乎是一本汉语字典。在与SCP-239交谈时Gears博士对着字典和“魔法书”做手势。SCP-239微笑并说话,拉着Gears博士的手,把他朝Clef博士的事发区域带去。

获取失败


8:21 Kain Pathos Crow进入事发区域。

8:25 Crow发现Kondraki博士。

8:26 两人交谈了一段时间。

8:29 SCP-244的一侧出现一只大型注射器并将未知物质注入Kondraki博士的左臂。

8:32 SCP-244的一支手臂伸入它的驾驶舱并取出一大罐乙醇,把它了交给Kondraki博士,尽管他明显的表示拒绝。

8:35 Crow与Kondraki交谈,然后离开了区域。


Kain Pathos Crow的个人记录

嗯…机器运行得很好,虽然这应该是对它作战能力很好的测试,因为我从未有机会在实际的红色警戒状况下测试它。(第24小队事故不计,因为没有人记得实际发生了什么,而且剩下的不足以进行适当的检查

不过,这是一个不能有伤亡的情况。我喜欢Clef。我只需要警惕。不想措手不及。不想重复。不像上一次。


8:40 Crow进入锁定区域,在这过程中用未知的爆炸性弹药破坏了12号门的遏制。

8:41 SCP-122-D挡住Crow的路并开始吠叫和咆哮,并露出它的獠牙。

8:42 Crow经过SCP-122-D继续前进,完全忽视了它。

8:43 SCP-122-D对此作出糟糕的反应,试图攻击Crow和SCP-244。SCP-244作出防守反应,将SCP-122-D从道路上挡开。

8:44 SCP-122-D继续试图袭击Crow,并不断被SCP-244毫不费力的阻挡。

8:47 SCP-244突然作出反应,用似乎是新安装的“晶体模块”轰击SCP-122-D并将其转化为固体结晶。

8:48 Crow检查SCP-122-D的残骸,然后继续前进。


Kain Pathos Crow的个人记录

呵呵…

杂种有了它的归宿。反正没人喜欢杂种狗。做了一个漂亮的草坪装饰,用…


摘自事件后报告

…直到事件发生后才意识到SCP-547的文件被SCP-732以一种其他方面的高温动能被转化成对五元素明显的憎恶的形式损坏。尽管这样的概念很流行,l337-speek的存在对SCP-732而言不是一个积极的迹象,我@#$在各个方面都很棒而且非常喜欢Highlande@$%那个wh@#$穿着黑色风衣并带着武士刀,但sudd@#$ Mary-Sue的存在形势使元素成为不必要的转换对象,我@#$onna和SCP-105约会因为她@#$太爱我了

PIR-01补充:见鬼,有人让我这里的防病毒程序@#$为什么你不能告诉我没有@#$@电子…


8:49 紧急收容措施失效,SCP-547离开收容,向G-7通道前进。

8:40 被大量SCP-408围绕的Clef博士向G-7通道前进。

8:41 SCP-547遭遇Clef博士。

8:42 SCP-547攻击Clef博士。G-7通道的温度上升到华氏500度,区域内所有纸张和布料开始燃烧。

8:43 通道中充满了烟雾。由于烟雾浓度,Clef博士从视野中消失。

8:44 SCP-547從视野中消失。

8:45 开火。

8:57 Clef博士从烟雾中出现,他似乎有50%的身体受到二度和三度烧伤。

9:20 烟雾清除。SCP-547-D然靠在墙上,头部和上身躯干有三四处枪伤。随后的尸检表明他胸部的特殊器官在最后一轮打击中被震碎,从而杀死了他。(在11:27pm证实死亡,事件后得出结论)


3:15 Bright博士,目前处于SCP-963-D143的身体中,以一个老年美国黑人女性的形态到达站点,携带一个普通的挎包。

3:20 Bright博士被拘押。Bright博士因到达一个根据他的限制他无法与其中SCP进行交互作用的站点而受到质疑。博士出现困惑,似乎不明白他为什么来到这里。

3:25 经审查,确定挎包中装有一些SCP,包括SCP-018SCP-776。进一步询问发现博士不记得聚集了这些SCP,也不是旅行到Site-17。Bright博士仍被拘押直到收到进一步命令。

9:15 Bright博士在他的囚室中站起,简单地说“这就是我为什么被带到这里”。不知什么原因,他囚室的警卫不仅让他离开,还把挎包还给了他。

9:25 Bright博士面对Clef博士,挎包在他面前打开。两人在讨论,Bright博士把手伸进挎包。

9:32 Clef博士朝Bright博士的头开了一枪,即时杀死他宿主的身体。Bright博士死时脸上带着意义不明的微笑。


采访记录x████,日期:██-█-████

〈O5-█〉:Bright博士,你是否对你为什么停在Site-17有进一步的想法?

Bright博士否定的摇着头。

〈O5-█〉:你知道你是如何带着你收集的SCP设法绕过设施的么?

Bright博士表示否定。

〈O5-█〉:能否请你解释一下你与Clef博士之间的谈话?

〈Bright博士〉:Oook. Ook eek, ok ook。

〈O5-█〉:这太荒谬了。我深知你们科学家之间会互相搞恶作剧,但这次是在一个不佳的时间中进行的。对Bright博士的审问将继续,在他回到人类的身体后。


9:33 Clef博士重新装填他的手抢,“看”着Bright博士死去的身体。镜头收集到他脸上困惑的表情。

9:34 Clef博士把手伸进挎包,拿出SCP-776。

9:35 Clef博士朝墙丢出SCP-776。776显示出3。水开始流出。

9:36 Clef博士再次滚动SCP-776。776再次显示出3。水大量的流出。

9:37 Clef博士取回SCP-776,似乎再嘟哝,“工作,该死的”。第三次滚动。SCP-776显示出2。G—8通道迅速被冻结,将第7区(Sector 7)同Site-17的其它部分切除。在之后的五分钟里SCP-776放出的冰以每分钟1000立方厘米的速度蔓延。

9:38 Clef博士离开G-8通道,朝Gears博士和SCP-239当前所在的位置移动。

9:39 SCP-018违反临时收容系统。


9:31 因被SCP-224注射不明液体而失去知觉的Kondraki博士醒来。

9:33 站起,腿部伤口似乎愈合了,退出B-7通道。

9:36 Kondraki进入宿舍。看到SCP-408在外面等候。

9:39 Kondraki仍在房间中。进行热信号检测然后离开区域。

9:43 Kondraki博士被SCP-239和Gears博士发现,正携带着未知品牌和型号的三脚架。

9:44 两位博士交谈,其间Kondraki博士多次指着SCP-239。

9:48 Clef博士出现。

9:50 Kondraki博士攻击Clef博士。


调查记录x77█,日期██-█-████

Kondraki博士的两件个人违禁物品的第二件正是在发生的事件中包括的一个超长的三脚架。当拧开并从主设备分离,设备的独脚架便充当了直叶军刀的品质优越的剑鞘。军刀的制造和构成尚在调查中,但不像SCP-515-ARC这个不需要SCP的分级。起初由于Kondraki博士挥刀的技巧而假定与SCP-108有关联,但进一步调查表明,他拥有的剑术技能已远超过一个简单的兴趣传递。详情信息记录在人事记录cV████。


部分记录,从档案-d████中恢复。

〈Kondraki博士〉:都结束了Clef,我现在要惩罚你。

〈Clef博士〉:[枪声]为什么…你坚持保护那个怪物?!

〈Kondraki博士〉:因为Clef博士,事物是无法分出绝对的黑和白的。

〈听起来像金属碰撞的声音。这应该是Clef博士用光弹药比替换为他的备用武器SCP-1023-ARC

〈Clef博士〉:[刀锋碰撞]你这个色盲,Konny!

〈Kondraki博士〉:整个这段时间里你都是在哪个该死的地方放那个东西的?

[数据损坏]


附录:给那个将17号地点Clef博士和Kondraki博士斗剑的调查录像配上“高地人”(Highlander)的背景音乐然后给它起了个标题叫“一山不容二虎”并传到公司内部网站上的匿名员工:我们一定会找出你是谁的,而且当我们找出来的时候一定会好好地跟你算账。

P.S.哪个天才TMD想出让SCP-076观看这录像的主意的?

-O5-█


采访记录x████,日期:██-█-████
(前进到00:42:18)
〈O5-██〉:Gears,该死,你都对她说什么了?

〈Gears博士〉:先生,我不能理解您当前的焦虑。视频录像是良好的条件,音频在问题中也有88%的完整性。您已经知道了谈话的内容和效果。我不…

〈O5-██〉:不。你难道敢试着用那个来影响我。我知道你Gears,和你用来影响其他人的逻辑废话不会对我起效。我看过你的档案,我也回顾了事件,所以不要把我看成一个该死的白痴。

〈Gears博士〉:(沉默)

〈O5-██〉:Gears,你所做的可能会搞垮整个基金会。更重要的是,你破坏了该死的SCP!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她可以做任何事Gears。我们想从试验中保留她,而你做了这个!你这无情的怪胎,我发誓,如果…

〈Gears博士〉:我理解你的无奈,但我不认为它有什么必要。我造成了239对SCP的违反;然而我这么做是为了使SCP以这种方式允许我复职。我不仅让她按我的要求去做,进而对当前的“女巫-孩子”的控制策略提出质疑。我使用任何能让我扩展控制策略的资源,并影响到Clef博士发起的敌对行动的结果。SCP-239仍不知道她能力的完整程度,只有这样它们才能通过“Over Counsel Wizards”(巫师顾问)和它们的“emergency spell books”(紧急魔法书)增强。

〈O5-██〉:…你到底在说什么?

〈Gears博士〉:Clef博士已经被巨大的黑暗袭击,无形的邪惡力量已经到达了我们的世界。它已经接管了Clef博士,并只留下了极少的巫师和女巫以及少量的魔法。我,作为一名委员会巫师,被调度,伴同剑士Kondraki,来制服Clef并驱散他的邪惡。一起努力,SCP-239和我将能够使用紧急魔法书,只有当巨大的黑暗在周围的时候两个巫师同时施法才能使用它。

〈O5-██〉:…然后她相信你了?

〈Gears博士〉:先生,以全部应有的尊重,她八岁了。她仅有的问题是她是否能被允许学习击剑。

〈O5-██〉:真是疯了…你会使所有人丧命!你是不是也让她用过“紧急法术”?

〈Gears博士〉:我们以最小的,每个人都要首先学会的最基本的开始。

〈O5-██〉:…这是?

〈Gears博士〉:魔法飞弹。


部分记录,从档案-d████中恢复。

〈Kondraki博士〉:该死,Clef,停下!我真的不想杀你!

〈Clef博士〉:我…也不想杀你…不想杀死任何人…

〈Kondraki博士〉:你到底在说什么!你刚杀了两个人!看看你自己!

〈Clef博士〉:别无选择…不得不这样…她能改变现实,Konny,她能像这样改变世界…

〈Kondraki博士〉:她已经被收容了!这正是我们在做的工作!

〈Clef博士〉:不,它没有。他已经失败了…由于我…

〈Kondraki博士〉:…Clef,你到底在说什么?

突然的喊叫。可以听到一个女声在喊像是,“我施展魔法飞弹!”突然出现金属破裂和尖叫声,然后是巨大的轰鸣声。

[数据损坏]


9:51 开始在Site-17中庭斗剑。

9:52 言辞改变。参见音频记录。

9:55 观察到Clef博士和Kondraki博士交锋。Kondraki博士出现混乱。

9:56 从东面入口进入的Gears博士和SCP-239到达。SCP-239举起她的手,似乎发出一种高能量的等离子闪光。SCP-1023被破坏。Clef博士撤退。

9:57 Kain Pathos Crow破坏冰障。SCP-239和Gears博士举起书。Gears博士用一根短棒指向Clef博士,SCP-239用她的“女巫魔杖”做了同样的动作。

9:58 Clef博士显得很痛苦。

9:59 Clef博士突然弓起背并尖叫。从他的嘴和眼睛中发出黑光。Gears博士显得很震惊。SCP-239似乎未受影响。从西面入口进入的Kain Pathos Crow到达。

10:00 Clef博士跌倒。黑光变成五十英尺的巨龙,冲破中庭的屋顶并对周边设施造成了严重的附带损害。


部分记录,从档案-d████中恢复。

〈无法辨认的男性声音〉HOLY F—KING SH-T!!!!!!!!!!!!


10:01 Kondraki博士似乎被发生的事情惊呆了。看到Kain从SCP-244对对象发射结晶。

10:03 SCP-244没有对龙造成影响。Gears博士抓住SCP-239的手,开始朝C-12通道跑去。

10:05 Kondraki博士恢复知觉,并在逃跑前带上了动弹不得的Clef博士。SCP-408掩护着他逃离。

10:07 龙对周围组织造成进一步破坏,并对通道发出[数据擦除]的吐息。

10:10 Kain吸引了龙的注意,开始与巨獸對战。

获取失败


从SCP-244的主板录音中提取的部分音频记录

随着砖石坠落的声音可以听到震耳欲聋的咆哮声

〈Kain Pathos Crow〉:WELL F—K ME!

高速炮火的声音

〈Kain Pathos Crow〉:好吧!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大的胆量!

几起爆炸声被一声响亮的咆哮迅速淹没

〈Kain Pathos Crow〉:…Bugger。这似乎只是把它弄脏o-

另一声咆哮打断了Kain Pathos Crow,紧接着是爆炸声,枪声,和吠叫


10:08 Gears博士和SCP-239跑进站点的保险库中。Gears博士关闭了外门,但没关防爆门。SCP-239看上去喘着粗气,弯着腰双手支在膝盖上。

10:09 Gears博士指着“魔法书”和SCP-239交谈。SCP-239微笑并打开书,快速地翻阅着书页。

10:11 SCP-239拿起书跑向Gears博士指着一页并快速的说话。Gears博士点头,同时说话时用手指着墙上的应急物资。

10:12 SCP-239似乎查找着用品,说话并指着那些东西。Gears博士移动到SCP-239背后并从他的实验大衣中拿出一支注射器。Gears博士将注射器注入SCp-239颈部附近。SCP-239似乎在喊,然后倒在地上。Gears博士抱起SCP-239,把她裹在急救毯里,然后退出了保险库。


摘自SCP-239-B事件后对Gears博士的心理测评

████████醫生:这很难做到么?

Gears博士:什么?

████████醫生:向一个孩子注射化学物质,已知它会引起昏迷。

Gears博士:事情本身相对比较简单。我过去进行过很多次注射,并发展出一种对这种能力上的倾向。

████████醫生:你知道这不是我想表达的意思。

Gears博士:如果其它选项能够自己出来,我会采用它们。一个也没有。这一事件已经失控,SCP-239可能意外造成额外的危险,如果她继续使用她的力量的话。

████████醫生:你说得听起来像是你要为你自己证明它。

Gears博士:如果有其它选择这不是我希望重复的事情。

████████醫生:当你抱起她时你对她说了什么?视频显示你在她耳旁说了什么。

Gears博士:我不认为这也包括在这些诉讼里。

████████醫生:我认为它包括。

Gears博士:…我告诉她晚安,做个好梦


摘自音频记录,SCP-239观察室
██-██-████, ████:██:██,发生事件3周前。

[返回]

〈█████博士〉:嘿,Cleffie,怎么了?

〈Clef博士〉:没什么,只是顺便检查一下Coldplay(酷玩)。

〈█████博士〉:Coldplay?

〈Clef博士〉:547。他加入Omega 7的申请被允许了。好孩子,但太年轻了。我来说服他等几年,因为我似乎和他相处得不错。我们的小H███████ G██████怎么样了?

〈█████博士〉:她的名字是Sigurrós。

〈Clef博士〉:我知道,只是个玩笑。

〈█████博士〉:她做得很好。我们已经非常成功地在她的心理植入了女巫的建议。失控事件数量相对原来下降了5%。她也很喜欢她的女巫帽和魔杖。花了大量的时间个它们排序,命名,试验哪个能更好的使用那些“法术”。都是欺骗,但我们鼓励这样做,省得惹是生非。不过…

〈Clef博士〉:…但是?

〈█████博士〉:好吧,她一直在试着使用“禁术”。我们严厉的告诉她不要这样做,但她仍要尝试,当她认为我们看不到的时候。我们还没告诉她有关摄像头的事,所以我们尽量不说,但我们担心她可能会引起另外的事故。

〈Clef博士〉:嗯。也许我可以帮忙。

〈█████博士〉:怎么做?

〈Clef博士〉:好吧,如果她不听亲爱的老教授█████和巫师学校的老师的话,也许她会听从大仲裁者Clef,非常可怕非常严厉来自伟大的高级巫师协会的巫师裁判官,给非常顽皮的打破规则的小女巫发送记录处分。

〈█████博士〉:这会有用吗?

〈Clef博士〉:好吧,你们无法做到这一点。你们太喜欢她了。而且,她恨我的话也没关系,我从不在Site-17。我会是黑脸,没问题。

〈█████博士〉:我仍不确定。

〈Clef博士〉:难道你宁愿等到一个重大事故的发生和O5下达一个處決命令?

〈█████博士〉:好吧。如果你认为你能,那就去吧。

〈Clef博士〉:相信我,就吓唬女性来讲,我是专家。

〈█████博士〉:[笑]完全同意。

〈Clef博士〉:要我现在就去做么?

〈█████博士〉:算了。她现在正和Iris看“睡美人”。让我们等她们先做完。

〈Clef博士〉:“睡美人”?我是不是告诉过你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曾经深深爱上过那个邪惡女巫?

〈█████博士〉:你在开我的玩笑。

〈Clef博士〉:你想想,一个热辣无比的巫女可以变身为一条巨龙,这多么让人欲火焚身啊。

〈█████博士〉:我开始明白你为什么会吓到女孩子了。

[更多]


自对象SCP-239的日记,239-B事件发生后不久发现

日期:[事件发生前三天]

亲爱的日记:

我今天做了件坏事。我在花园里看到一只死鸟,它周围有一个鸟窝和几只雏鸟,它们都在为它们的妈妈哭泣,所以我用了生命咒语让那只鸟活了过来。

我不是故意打破规则的,但伟大的高级巫师Clef告诉我如果我再次打破规则,他将把我放逐到阴间一百年。我害怕伟大的高级巫师Clef。他太吓人了。

我希望他不会发现。我不想死:(


事故发生48小时前在“已删除文件”的文件夹中发现A. Clef博士的电子邮件帐户:

TO:所有SCP人员

FROM:A. Clef博士,Site-19

SUBJECT:阻止我

至所有人员:马上确保SCP-239的安全。让Site-17进入高度警戒状态。你们必须阻止我,否则有人会死。

大约二十四小时之前,我突然产生了强迫杀死SCP-239的欲望。开始只是一个简单的想法,但这种强迫日益强烈。我有理由相信我的计划失败了。该死…我应该知道她会曲解我所说的“严厉的惩罚”。孩子们很聪明,但也很笨…该死!我太傻了!我怎么这么盲目?

等等,我在做什么?为什么我试着让你们来阻止我?那个小怪物她活着太危险了。她破坏了规则,现在她必须死。

不能随便,首先需要制定出一个计划,这是关键。Telekill合金武器,这应该能行。

[邮件结束]


10:10 H8通道循环摄像。

10:12 整个通道被植物性生命体侵占。发现SCP-091-ARC。

10:14 看到SCP-336从附近的房间出现,给她自己除尘。

10:17 SCP-336接触SCP-091-ARC,二者交流了几分钟。

10:23 SCP-091-ARC返回其收容区域,SCP-336重新密封了门。

10:24 H8通道的植物生长开始快速消退并退入SCP-091-ARC的收容。

10:26 透过门SCP-336和SCP-091-ARC进行了更多的交流。

10:28 SCP-336退出H8通道,返回她自己的收容。


音频记录c█████-█,日期 █-██-████

〈SCP-336〉:我看到那个问题博士把你卷了进来。可怜的宝贝。

〈SCP-091-ARC〉:[似乎很恼火,对SCP-336的出现感到愤怒。]

〈SCP-336〉:你仍不能因此责备我。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你知道他对我意味着什么。

〈SCP-091-ARC〉:〈莫名其妙的声音〉

〈SCP-336〉:多莫羞耻呀,一直把你锁在这里…

〈SCP-091-ARC〉:〈莫名其妙的声音〉

〈SCP-336〉:这还没有结束。这些男人总是存在于一个很小的范围里,而我们总是很有耐心,不是么,亲爱的?

〈SCP-091-ARC〉:[似乎在笑]〈莫名其妙的声音〉

〈SCP-336〉:我相信他还惦记着你。


从SCP-244的主板录音中提取的部分音频记录

〈Kain Pathos Crow〉:该死的该死的该死的该死的!什么都没有作用!所有我扔过去的…东西,它只是耸耸肩。

不明的背景噪音

〈Kain Pathos Crow〉:[Kain吼叫着]我意识到这该死的东西是一些孩子的想象力的产物,但英雄不是总会战胜这些东西吗?我的意思是,总会有一个穿着闪闪发光的盔甲的骑士拿着…一把剑!?一把剑!


10:20 在多次攻击生物无效后,Kain Pathos Crow激活了SCP-244的一个先前未知的附件,其左上臂的一把发光长剑,然后再次对龙进行攻击。

10:24 尽管生物最初抵抗了它,Crow仍成功地对其造成伤害,切断了它尾巴的大部分。

10:30 Crow设法直接刺穿了生物的中段躯干,然后斩首。生命体征终止。


从SCP-244的主板录音中提取的部分音频记录

〈Kain Pathos Crow〉:我想知道是否有人介意我吃它…


事件后报告SCP-239-B:长期问题(选择性摘录)

第17项:在此次事件中产生的附带损害已造成Site-17 45%的设施除非进行大修否则无法使用。
建议:将所有安放在Site-17的Safe级人形SCP转移到其他基金会设施的临时居所。将所有安放在Site-17的Keter级SCP转移到更稳定的站点的遏制设施。Euclid级SCP在经过具体分析的基础上可能被转移或终止。
优先级:Gamma

第22项:在此次事件中Site-17 80%的安保人员丧失工作能力。30%的丧失工作能力需长期住院治疗。
建议:在临时基础上将其他基金会设施的安排报人员临时调入Site-17。Site-17暂时缩编直到能够收纳更多的安保人员。
优先级:Eta

第97项:SCP-239已被证实拥有无法控制的Keter级能力,间接导致若干SCP和基金会工作人员的死亡,并对Site-17的大部分造成破坏。
建议:SCP-239将暂时仍维持在医疗昏迷状态。由Erica Valdason博士负责对病人进行监督。
优先级:Beta

第102项:在此次事件中几位基金会工作人员超出职责要求,以自己的健康和幸福为代价,冒着极大的个人风险挺身而出。
建议:对于他们的智慧,勇敢和个人牺牲精神,基金会将为Bright,博士,Gears博士和Kondraki博士和Kain Pathos Crow行政主管颁发荣誉证书。
优先级:Epsilon

第138项:在此次事件中A. Clef博士的行为导致若干SCP和基金会工作人员的死亡,并对Site-17的大部分造成破坏。此外,Clef博士已被证明与若干女性SCP有非标准交流(分别是091,166和336)。
建议:鉴于这些事实和此次事件中Clef博士自己说的话,Alto Clef博士将被归类为Euclid级人形SCP并关押到Site-17。SCP编号和遏制程序将晚些进行分配。
优先级:Alpha


补充报告

补充报告书239-B-77,事件和ORIA之间可能存在的联系
补充报告书239-B-192,事件后采访,A. Clef博士


文件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