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件370-A

█████博士的个人日志
日期:[数据缺失]2009年

理查德的团队—好吧,是团队剩下的人—昨天回来了。他们绝大多数都被某种模因感染夺去了性命。他们发掘出一件物品,是一把钥匙什么的。理查德有点不对劲,他失去了那么多同伴,应该会很伤心才对,可是他只是保持着微笑

现在,SCP-███的研究遇到了瓶颈。下一组实验将包括[无关数据删除]

█████博士的个人日志
日期:[数据缺失]2009年

哈!我是对的。我就知道那种微笑背后有什么不对。

他们今天在公开场合拿出了那件物品,半数的人一看见那该死的东西就开始攻击眼前的所有人,不得不将他们击毙。死者的尸体已被焚化而幸存者仍在隔离中。这件物品被编号为SCP-370。顺便说一句,我视觉模因危机。我他█的都不能看它一眼,到底要怎么去研究它?

█████博士的个人日志
日期:[数据缺失]2009年

我█。它不是视觉模因,比那还要糟。可能是我们遇见过的最糟糕的模因危机。阅读关于它的笔记好像和直接看着它的效果是一样—我真是走了狗屎运才没有被感染。通过对话谈论它的信息也会有一样的效果。我们的研究人员中的足足三分之一已经被隔离起来了。(至少是这么多,因为他们中的一些人突然消失了。)

我快疯了。昨天我进行了一次怜悯仪式,这让我感觉好了一点。[仪式细节删除]。看见理查德变成这个样子真让我心烦意乱。他已经不像他自己了—他异常地欢欣鼓舞,简直有点疯狂,而且他已经三次试图冲破隔离了。他通过大声喊出某些我认为可能是SCP-370外形的信息,造成了数起感染。我█,我都不知道到底是哪一部分的信息能传播这东西。今天早些时候,我不经查看地销毁了一堆文件,反对的人都被我隔离了起来。C██████博士说我这是草木皆兵,于是我也隔离了他。

█████博士的个人日志
日期:[数据缺失]2009年

很好。我终于揭开了人员失踪之谜。有一些被感染者自杀了,当他们这样做的时候他们伴随着一道强光消失不见了。我好像不小心瞥见了一点点光线。恐怕我也已经被感染了—我能感觉到那把钥匙漂浮在我意识的边缘,只要我愿意,我想我应该也能在脑海中看见它的形象。哦不。

我开始撰写收容措施,说不定哪一天我们能收容这███的玩意儿。写这个让我暂时不会去想到……它。共有三种不同类型的感染—杀人的、自杀的,还有特别开心的。自杀的和杀人的都不会主动地去传播这种疾病,可是370造成的死者会发出那种有传染性的光线。开心的那些看上去精神上并没有受到影响,但其实他们唯一的愿望就是不择手段地传播这东西。而且他们非常聪明,他们会装成没有被感染的样子。唯一泄露他们本来面目的就是那异乎寻常的欢快感。就算你折磨他们,他们虽然应该感到了痛苦但却完全不在乎—痛苦并不能让他们不开心。

也有好的一面。我通过一个D级中间人和C██████博士讲过话了,他叫我滚去███。所以我释放了他。

█████博士的个人日志
日期:[数据缺失]2009年

我们已经完全失控了。理查德和他的团队仍然被隔离着,但是基地中已经有面带笑容的人四处游荡了。我不得不带上一把手枪,射杀每一个看上去很快乐的人。考虑到我们大多数人的处境是如此艰难困苦,我想应该没有错杀什么人。

我破坏了所有的通信设施。我们要把这东西阻止在这里

我体内的感染似乎正在扩散。我开始刻意地不去想……那个。神是不存在的。我就是神。

█████博士的个人日志
日期:[数据缺失]2009年

神是不存在的。

隔离已经被打破,恐怕C██████博士和我就是现在这里剩下的最后两个未受影响的人了。他之所以没事是因为他一直被关在单人隔间。

我脑中开始流入知识。我知道了……一些东西。[模因抹消]不知道370是什么样的,但是我知道[模因抹消]。

门并不存在。我只相信我自己。

█████博士的个人日志
日期:[数据缺失]2009年

笔记:从这里开始字迹颤抖得越来越厉害了。有些部分过于潦草,无法辨认,还有大段文字因模因传染性而被删除。

过去,撒旦对我来说不过是个符号,是我自身不受压抑的欲望的象征,是自由的象征。

现在我改变了想法。我发誓[模因抹消]。我进行了另外一个仪式,不是书上说的那些,只是我突然想到的。为此我不得不把C██████博士[删除]一开始我觉得有点难过,但是这都是为了基金会。

我现在有了个计划。

[模因抹消]直到所有被感染者[模因抹消]这将会为我打开大门,让我接触[模因抹消]。如果我用从SCP-███的实验得到的熔化的铅包住钥匙的实体,那么[模因抹消]直到基金会其他人发现我们为止。

我想我也得呆在那个███的大铁箱子里。你知道,为了以防万一。

█████博士的个人日志
日期:[数据缺失]2009年

笔记:这里的最后一条是用血写的,从描述一个复杂而残酷的宗教仪式开始。除了其他仪式物品之外,这个仪式需要用掉施法者80%的血液。仪式的目的已无从知晓。我们进行的一切重现此仪式的努力都因为参与者在仪式完成前就死于失血过多而失败了。

[仪式细节删除]

以魔鬼之名我将大门封印。[模因抹消]回归你的王座吧。

[模因抹消]

█████博士的个人日志
日期:[数据缺失]2009年
笔记:仍然是用血写的。据化验血液属于█████博士。

我都干了什么?我的记忆十分模糊—考虑到这几天我对自己的精神世界做的事,这倒是一点也不奇怪。收容一定是成功了,因为我发现自己和370以及这个本子一起被关在这里。很好。

仪式的效力开始减退了。我觉得头晕眼花,意识模糊。我都干了什么?终极的利己主义还是终极的自我牺牲?还是终极的卑鄙和恶意?

我对不起理查ㄔ

[日记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