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事件-第二部分

“Adrian?Adrian!”

Adrian Andrews的眼睛一下子睁开了。Beatrix正弯着腰,脸上满是担忧。他的下巴很疼,他的牙齿尝起来有硬币的味道。他慢慢坐起来,随着眼里的世界天旋地转,叫了起来,直升机转子低沉的震动声配合着他头部的阵痛。“发生什么了?”

“我们遇到了湍流,”Beats说,“你撞到了头,我觉得你还好,但我想让你好好躺一会。”

“不,发生了什么?”Adrian重复。

Beats点头。“火山爆发,”她说。外面的世界到处都是火焰,向直升机内部投射着鲜红的光。“黄石国家公园的超级火山一定是喷发了。”

“要是火山的话,我们早死了,”Adrian坚持道,“这事件是发生在站点里的。”他挣扎着起来,倾向驾驶员的肩膀,“驾驶员,转接到Theta-Prime频道。”

“长官?这没有Theta…”驾驶员看了眼通讯主机,突然间那频道就出现了。在十个已标记频道里的第十一个。”…切换到Theta-Prime频道,“他说,打开了开关。

一阵电流音过去,通讯系统里出现一名男子的声音。“有人吗?有人吗?有人回应吗?这是_}¡§¤þ1!有人听见吗?”

”_}¡§¤þ!谢天谢地!“Adrian松了口气。”我们在路上, iµ²¬® 还好吗?“

” iµ²¬® 已经没了,”_}¡§¤þ说,“我是唯一剩下的。看zài上帝白勺份上,À¼riÀ£,bíe让我消夨2…”

声音消失了。那男人说的最后一句话也在Adrian的记忆里消失了。一整个基金会的site没了,他确信是一名自己亲密朋友的人不再存在了,从未存在。

他甚至都记不得他的名字…

在一阵可怕的反馈下信号消失了。随着短促的一声咔哒声,仪表自己设置到了现实里存在的号码。

“长官?”驾驶员问,“我们现在怎么办?”

我们唯一能做的事。Adrian想。“通知O5我们刚经历了一场CK级现实重构事件,”他说,“尽快把我们带到地面上安全的地方。可能还有一线机会拯救什么…”


整个房间陷入了混乱,这是所有人都意识到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发生时的显然十分离奇的混乱,但没人记得那是什么。

然而,有一个人,知道怎么回事,他沉默地坐在自己的椅子上检查者他的笔记,等待着混乱消去。直到一个毫无特点的人在桌子一端拿着镀金钢笔敲打着桃花木桌面,的确安静了下来。

”十,报告。“在噪音消去后一说。

十是一名身材修长,有着书生气息的顶着檀黑色编成与肩同宽的头发的橄榄色皮肤的人。他因在监察者议会中最为沉默被人熟知,一个出席每场会议,做笔记,什么都不说。他的一些同事怀疑他到底是干什么的。

他们今天就会知道的。

“让我从头开始,”十说,“我们已经建立了可能的事件模型,原因是站点中一名研究员在做关于异常之间混合性的研究……”

“说人话,行不行啊?”十一请求道。

“……他在结合SCP并汇报结果,“十继续,“他在做关于SCP-2000的提升……”

“等一下。刚才那句,”九打断道,“没有SCP-2000。特殊收容措施名录只到SCP-999。”

“现在有了,”十狞笑着说,“三个小时前还没有。我们失去了三分之二的收容中SCP……”

“这不可能!“O5中一名喊了出来,”怎么可能有如此数量的收容突破在…”

“…这是胡扯!”另一人抗议道,“你在和我说一个站点中单独的事件,就造成了……”

“肃静!!”一咆哮着。

沉默。

“三十年来,这个人的工作就是观察,等待这样的事情发生,”一严肃地说,“现在它发生了,我要求你们所有人坐下,闭嘴,然后他妈的让他做完工作。也许,就是也许,你们能像听一个你们他妈什么都不懂的方面的专家一样听他讲话!”

还是沉默。

“十,”一说,“继续。”

十点了点头,用无名指把自己的眼镜推回去。在整场叫喊竞赛中,他保持着冷静和沉默。他在他的手中的文件中寻找着,直到找到他要的那张,深呼吸,继续讲话。“SCP-2000是…曾是…Thaumiel级…”他举起手阻止了明显即将到来的争吵,“Thaumiel是一个显然已不存在的收容等级,”十解释,“它表示这些异常,曾经用来收容异常,在它们内部。”

“谢谢你,十,继续。”一说。

“SCP-2000…是…被称作‘机械降神’的系统。”十说,又随便选了一句,“这个系统被设计为在检测到改变世界层次的事件时被触发。它工作的方式有点复杂,但它会放下一系列克隆设备和心智控制系统以保证能用克隆人和植入假的记忆来保证在K级事件后地球上的人口数量。”

“你是说CK级重建事件是一个人类克隆设备引起的?”九问道。

“当然不是。但是SCP-2000是人类灭绝最终的保险,以防暂时的或是改变现实的事件。整个系统被放在地球上现存最安全的地点:在黄石山内,花3正上方。”

十举起手来阻止又一场问题和抱怨的合奏。“花是一个SCP黑匣子,”他继续,“它直到现在,只被四名监察者所知:我,一,二,十三。这是整个宇宙的重启键。”

“十将这些过度简化了,当然。”一草率地说。

“限于时间,我不认为我有时间讲述整个‘世界转换花4’和‘多重宇宙观察者’给这帮老古董听,”十冷静地说,”“其他人现在只需要知道花是多种不同可能性的分界点。它本身是地球上最稳定的点。这也就是我们为什么把最终措施,人种恢复系统放在它上面。”

“不幸的是,”十继续,“黄石山恰好是不稳定,早该喷发的超级火山,这也就是为什么…Null博士…被分配在它处寻找复制花效果的方法,希望能把它移到或复制到一个更稳定的地方。不幸的是,出了什么差错。现在这花不仅没有保持平行宇宙分离,还把它们拉到一起。”

“不是还有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在那东西附近吗?”九问。

“那东西周围的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是我们的宇宙还没消失的唯一原因,”十解释道,“如果允许我…?”

他在他的键盘上打了一条指令,他身后的屏幕上显示了一张图像。“这是一张目前数学现实的伪彩照片。”他说,“蓝色球代表着附属时间线和薛定谔型不确定性。黄色漩涡代表分离的时间线和宇宙。这张图片去年在我们一个现存研究设施里被作为一个项目接管。“他点了一条指令,图像开始动了。“这是实时画面。”

那张图像,之前基本是静止的,现在是打着旋,冒着泡泡,像黄色的花漂浮在泡沫的海洋中。慢慢地但不可逆地,花朵们开始聚到一起,“时间线就像光子和反光子。”十解释说,“当两个互相分离且不相兼容的时间线交错的时候,结果就是互相湮灭,当这些花朵带着附近的现实向我们靠近时,结果不想而知。”

十点了条命令,然后一行字“事件计划顺序”显示在屏幕上。“最先的宇宙交错会使包围我们现实的时空膜崩塌,因果关系不会再存在。事件在时间里并不再独特存在。当薛定谔著名的猫同时活着和死亡时,就会有两只猫,一只活着,一只死了,两个共存。这当然不可能,所以两只猫就会一起湮灭。”

十面露苦涩。“湮灭反应会释放难以想象数量的能量。这些能量会加速收束过程,将更多的平行宇宙更快地聚集在一起。”在屏幕上,花朵折叠在一起,打着旋,消失变成了灰色的泡沫,直到什么都不再存在。“那,”十说,“就是结果。”

“ZK级现实失效场景。”一说。

“我不认为对于要发生的有什么对应的术语,但是它快要到了。”十承认,“除非接下来的几个小时我们做些什么,否则,我们就会失去一切。我们有个最后的应急方案计划,但成功几率渺茫。另一个办法就是处理花本身,就必须要进入黄石山设施。”

“我们在那有什么能及时回应的人员吗?”一问。

“只有一队,”十承认,“机动特遣队Omega-7:潘多拉之盒 。Able队目前失联,但我们成功连上了Iris队的武装领队,原先就被这个警报召进的特工。他们将在一小时内进入设施。”

“有人还想要补充什么吗?”一问。没有人说话。“那就部署他们。”他继续说,“随时通知我。”O5议会的领导转向10,他的眼睛专注地闪烁着。“处理好这件事情,”他说,“做你需要的任何事。在这次危机结束前你有权调用任何基金会财产。”

十点头回应。


黄石山已经基本稳定下来。与其说看起来像是渣画质VHS录像带,不如说它现在看上去就像失焦照片一样模糊且半透明。每过一会儿,它就闪烁变换,就像是它自己的其他可能性存在于这个现实一样。

三辆运输车接近了山脚着陆的直升机,十二名士兵(六名男性,五名女性还有Effy)下车了,其中一名士兵,有着黑色皮肤和电蓝色眼影的健硕男人从车前站起,背着两个装备包。他把包扔到Adrian和Beats脚下的地面上。

“很高兴你能加入我们,”William Abrams说,假笑着,“虽然我打赌你现在更想要和Beats在床上独处吧。”

“嘿,那我呢?”Beats嘟囔着说,她从她的装备包里找她的BDU5。她粗心地脱掉了她的风衣和睡衣,换上了作战装备,“你保证让我在床上就能吃到早餐,”她说,把深灰色的运动胸罩拉过头顶。

“真的?干,你真的把他玩的滴溜转啊,”Billy说,呲着牙。

“我就喜欢这样,”Adrian说。他也脱了衣服,正把黑白6内裤换了个更低调的深灰色的。“Able队怎么回事?”

“不知道,”Bill承认,“我们还在尝试通讯。在事件发生时他们就在设施里了。”

“日啊,”Adrian抱怨,穿上了灰色数码迷彩的裤子。“好了,伙计们,准备近距离交火。我要你和Effie使用步枪,剩下的拿着微冲和卡宾。中等护甲:在修复异常的时候被另一个次元的怪物杀了可没——”

“那我呢?”

十一双眼睛看着SCP-105。金发的少女站在直升机门口,抓着银色手枪盒。“我没有装备,但我能帮——”

“非Omega-7人员不可参加这次行动,”Adrian简略地说道。

“Adrian,他们是我的朋友…”

“非Omega-7人员不可参加这次行动!”Adrian重复道,“驾驶员,将此SCP尽快带回收容,若它7造成任何麻烦,你有权利对其进行电击并在其无意识时带回。”

“干,”Billy说,“这真TM无情。”

“现在她是不利因素,而非有利。”Adrian打断他,“她越早离开行动区域越好。”

“你就这么说吧。要我说,你就是不想把她带到那里。”Billy说,指着还在闪烁的山。

Adrian的答复被一个身材修长,雌雄同体8,拿着笔电跑着追上他们的人打断了。“连接上Able队了,”Fatima Workwise特工说,“他想和你讲话!”

“操,”Adrian嘟囔着说,“这事真是越来越好了。”他从Effy手里拿过笔电,“这是Iris队—天啊!”

那声惊叫是对于电脑里景象的描述。整条走廊都溅满了血,屋顶的日光灯疯狂地摇晃着,惊吓的叫喊声和枪声从屏幕外传来,但是那个代表着亵渎的人躺在实验室桌子上:高,冷酷,绿皮肤,黑头发,深红纹身覆盖着整个身体,腰以下的部位都是刺伤的痕迹。

“Andrews,”Able粗声粗气地说,“报告。”

Adrian深呼吸,反胃感升到了喉咙。他用了三次深呼吸来恢复。“Iris队准备突破进入,”Adrian说。“除Iris本人外均已到齐。”

“很好。”Able闭了一会眼睛,“我杀得有点腻了,”他最后说,“你指挥这场任务。”

Adrian感到一丝寒冷。“长官?Squire是指挥链下一个啊…”

“Squire是个战士,像我一样。我要是不成功,他怎么会成功?这问题需要一名学者解决。是头脑,而不是肌肉能解决这事。”高挑而黑暗的人瘫了下来,长出一口气。再没动一下。

镜头动了,显示着一张熏黑的年纪更大的人脸,头发姜黄色而花白。“你听到命令了,长官。”Squire特工说,“命令?”

“干,”Adrian深呼吸。“好吧,你们卡在哪了?”

“安保区域九。我们在这挺安全的,但是大厅里有敌人在游荡,我们有一些人员伤亡且难以作战,“Squire呲牙笑了,“这也就是潘多拉之盒的平常一天吧,大概。”

“好的,”Adrian手举过肩膀,做了个手势,感到一本地图被按到了他的手上。“多谢,”他说,把地图在车棚上展开,“好的,”他重复。“安保区域九。我们进去…”Adrian皱起了眉摇了摇头。他的视野一直在模糊,每次他眨眼,走廊的形状都会变化,“干,这个地图一直在变。”

“你应该试试在这走廊里走一走,”Squire的笑更加舒展开来,“真他妈难受,那些墙就像要吃了你一样。”

Adrian又看了地图一会儿,他放弃了。“好吧,等五分钟,”他对着笔记本电脑说。他把地图捡起来拿开电脑的视野,手摆着一个小圈来集结士兵。“Iris队!”他喊道,“集合!我需要点主意…”


零点事件
« 第一部分 | 第二部分 | 第三部分 | 第四部分 | 第五部分 »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