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事件-第三部分

Bowe将军的曾爷爷在Gettysburg时在Armstead将军的命令下死于著名的哨戒自杀冲锋。他是在Bloody Angle那里越过石墙的勇猛的邦联士兵之一,他被下贱的北方佬打中了内脏,在他战友撤退时坚守阵地,还在最后时刻刺穿了一个肮脏的爱尔兰人的心脏。这故事从他父亲那里传来用来做Bowe家族勇气体现的例子。

Bowe将军的曾姥爷也死在Gettysburg。他是宾夕法尼亚六十九军1,是在Bloody Angle那里守卫石墙的勇敢的士兵之一。他打中了一个肮脏的奴隶主渣滓的内脏,坚守在联邦高水位线交战最激烈处,但当敌人撤退时,他没发现有个傻逼犹太人没死透。那个南方懦夫在他翻越围栏时刺中了他的心脏,两人就抱在一起死了。

不可能知道Robert Ulysses Abraham Jefferson Bowe将军的曾祖父们是不是在Gettysburg战役中互相杀死了对方,但这对他是说得通的。Bowe将军是对所有事情宣战的人,包括自己。他是名选择了军旅生涯的学者,一名研究非科学的科学家,一位没仗打的士兵。他的内部矛盾是他存在的理由

911对许多人是美国历史中最难过的一天了。对Bowe可不是。对于将军来说,在美国本土最严重的一次恐怖袭击对于他来说是一次他能将多年计划付诸实践的一次机会。一个让他对和被称为基金会的组织的见不得人的谈判走上台面(差不多)的机会。对于Bowe将军来说过去几年还算是不错的。多次海外行动的成功已经给Bowe的委托计划加了不少资金。

现在,就在最近的十二小时,一切都砸了。

“首先,”他说,那个自称监察者议会领导的人坐在了他对面,“你需要确保我黄石那发生的事情不是恐怖袭击而且会被处理掉。”

监察者说,“黄石没有遭受恐怖袭击。更像是一次武器研发测试时的一次意外。在接下来的24小时内事件将会被解决。

”很好,“Bowe说。”我记着了。“他在便签本上记下了笔记。”我需要情况报告。“

监察者说,”黄石山目前在既存与现存之间变化。除去那个,我们还在评估损害。因为CK级重建事件我们所有特殊收容数据库都失去同步了。中国,韩国,日本,俄罗斯各分部都显示了不同数量的不同项目。我们在用美国数据库作为准线进行分类,并在各分支不同步的项目加上后缀,但这可能是一个永远不可能完成的流程。“

”我不赞成你们在外国建造前哨的办法,“Bowe将军对监察者说,”我担心这种事情会发生。“

监察者说,”你担心我们外国办公设施的安全,这可不是同一件事情。“

”不论如何,委员会认为现在基金会在外国的设施是难以接受的安全风险。”Bowe将军翻到了他便签本的下一页,记下了另一条笔记,“在现前危机结束后,你需要上交一个关于在五年内停用它们并将其异常送回美国的收容场所的计划。”

监察者说:“你们保证我们监视自己的行动。重定位我们的库存会相当麻烦。更不用提那些因为大小和性质的原因不能被转移的异常了。”

“那是在你们这群蠢货没炸掉黄石的时候,”Bowe将军说,“和在你们对我关于你们武器研发部门的状态说谎之前。”

监察者说:“我们没有……”

“我知道Olympia计划,”Bowed将军打断道,”你的科学家们创造了一条改造超级士兵的生产线原型并不知为何没有报告委员会。我知道关于Olympia生产线的能耐。你知道多少美国士兵在战时前期就牺牲了吗?你知道有多少生命本能被拯救吗?”

监察者什么都没说。

“你的基金会早就该玩够了。该把你大男孩的裤子穿上成为政府的一部分了。”Bowe将军说。他把便签本收起来,站了起来。“我明天下午会就把你的基金会和超自然战争部的合并事宜与你联系。”

监察者说:“没有超自然战争部。”

“明天就有了,我和总统会确保的。”

将军没要求敬礼,也没说再见就走了。

他走后监察者还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这主意差爆了。”Adrian说。

“我们尽力了,”Bill说,“准备好。”

Adrian深呼吸,重新启动了发动机,紧紧握住方向盘。

结果,很简单。从前门进是别想了:大厅里太多敌人在游荡,距离太远,不能从各种形状大小的敌人之中找到掩护。另一方面,那里的现实太不稳定了…也就是,黄石山每三十分钟中有三十秒就会被空旷的温泉间歇泉地带所替换。

Beatrix做过计算了。一辆时速49千米的2载具应该正好能在山重新出现时穿过坚硬的花岗岩到达主停车场的位置。就像在摇摆的钟摆之间穿梭,如果这钟摆是宇宙的话这隐喻就不那么牵强。

Adrian瞟了一眼悍马上其他乘客,Bill腿间夹着把霰弹,大腿上一把班机3。Beats,Effie和Vincent在后座,Effie跳到了机枪座上,要是出问题,就用这.50解决。

要是出问题…宇宙又疯了。这TM有座山在他眼前闪着出现,又闪着消失。而他正担心一旦事情变坏…

“十秒,”Bill说,Adrian把方向盘握得更紧了。“七,六,五…”

Bill说“五”的时候Adrian才开动车,说“三”的时候开始加速,有那么一个吓人的瞬间他以为要装上花岗岩墙的时候整座山消失了,他们行驶在平坦的火山平原上。Adrian无视了身后的车,无视了除前面破烂的路和Bill的倒数以外的一切。“八,拐,六,无,四,三…”然后平坦的平原消失了,他们在一个闪烁的荧光灯照着满是血的地面的停车场里,墙离得越来越近,太TM近了,Adrian一脚踩下刹车,悍马轮胎发出尖锐的声音,突然滑向左边,甩向了混凝土墙然后轰的一声撞在墙上。

“右方遇敌!”Bill喊。他的机枪射出了三发短点射。Vincent在喊着什么。Adrain听见了Beatrix的微冲发出的无节奏地声音。再就是低沉稳定的.50机枪开火,再就什么都声音都没有了。

Adrian瞟了一眼车外右边:一个又大又灰的人性物体躺在地上,身上满是子弹,奄奄一息。他的头上,正常脸的地方,是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的灰色。

一声血腥,湿润的咯咯声从后背传来。Adrian转过身去看。他马上就希望自己没看。Vince摔在了地上,抽搐着挣扎着呼吸,他整个头的前端,从耳朵往前,就…没了。Effie掏出手枪,对着他的太阳穴,开了一枪。那个曾是Vince的东西不动了。

Adrian狠狠吞了口水,转了过去“回…回答!”他对着黑暗中喊。

“这是二号车!”从他们后面传来声喊叫,“Frederickson!所有人都没事,但车后端卡在墙里了!”

日,Adrian小声说。时间间隔一定是变了。他在问没人想要答案的问题前做了个深呼吸。“三号车?”

一阵长的暂停。“我能看到他们的保险杠在我后面的墙伸出来。“Frederickson喊。”就这些。“又是沉默。”你们呢?“

Adrian看着车后边。Beatrix甩着手擦去脸上的血。Effie和Bill正把Vince的尸体搬出去。”一名伤亡,“他说,”是Vince,牺牲了。”

又一个心跳的沉默。“日,”Frederickson说。“好吧,什么计划?”

“你能看见我们吗?”Adrian问。

“能,我能看到车尾灯。”

“那你们下车,能拿什么拿什么。让你小队动起来,我们步行前进。”

”了解,前进中。“Frederickson说。

Adrian抹了下上唇,绝望渗了进来。行动开始一分钟,他们Iris队十四名成员就有五个伤亡。就算对潘多拉之盒而言,这也不是小数。

他检查了自己的卡宾枪,挎在肩膀上,爬出驾驶侧门。在他下车时有什么从他脚下挤过去了。他打开手电看那是什么。

那是张脸,Vince的脸。Adrian在他闭眼做呼吸练习时忍了一刻的反胃。他的手握的很紧,抓着把不存在的手术刀。


对在现实交错时于满是怪物的设施里潜行有很多不同的想法。一是“恶梦”一是“死亡陷阱。”

Omega-7称此为“穿越敌领域“。一排单纵,武器架好,在交叉处和拐角确认再确认。仅用手势交流,和拍拍肩膀,捏捏腿。就是一系列需要检查,清除,穿越的门。

他们再没遇到敌人。尽管偶尔可以,听到设施深处传来的嚎叫,呼噜,尖叫声。在逐渐接近设施中心的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时闪烁和模糊渐渐褪去了。总而言之,他们行动迅速,专业,系统。

在安保区域九前躺着的东西:十一个极度肥胖的人,虽然两米七四4高还被冒着脓的疮和肿瘤覆盖着,一大群腐烂,分解着的尸体都躺在他周围。大部分穿着机动特遣队的制服。

分解最差的一个是有着姜黄花白头发的上了年纪的人。
Squire在与它近距离交战时牺牲了。他手中还握着把生锈的刀,另一把在那东西的脖子周围成块的脂肪插入了手腕深。

“你们进入设施不久他们就被袭击了,”一个低沉的声音用不熟悉的口音说。“不幸的是,我到达时他们就都殉职了。”

九名幸存的机动特遣队Omega-7成员转而面对走出阴影的人。他很高很英俊,而胳膊是钢铁制成的。

“Cain,”Beatrix松了口气。她放下了武器。一会后,Adrian一个手势,其余的Omega-7跟上了。

“我要是你,就不会离尸体那么近。”高挑的闪族模样人说,“就算它死了,这些有毒气体还是致命的。”

”队伍,后退,”Adrian命令道。“带上面具。在会议室六集合。Frederickson,你带头。”

他在队伍撤退时看了Squire最后一眼。老人的身体已经溶解成了粘液,就留下了被粘液覆盖的骨架。刀锈蚀成了一块锈,一会后就连那都变成了一堆锈红色的灰。


“好的,”Adrian跟他领队讲,这时其他队员在会议室里找各自的休息位置。“让我们回顾一下状况,好吗?”

“一切正常,”Beatrix说,“未受损,还有不少剩余。”

“弹药呢?”

“我队伍弹药充足。”Frederickson说。

“Effie和我都就剩下一个弹夹了,从Vince那里补给,捡了他剩下的,现在弹药充足。”Bill说。

“好的,无伤员,牺牲者都已安置。至于任务关键装备……”Adrian自嘲地笑了,摇了摇头.“现在这个情况,弟兄们,我已经不确定我们的任务是什么了。Able队已被击溃,推测全员阵亡。我们九个不能再深入这个site了。要是还有什么任务的话,我就称无力作战把活推了。”

“但是这不是什么别的任务,“”Beatrix指出。“就这样了,我们是唯一剩下的了。”

“是啊,”Adrian呲牙笑了。“所以我在征求我们接下来该做什么的意见。”

“就没人提议……你懂,问问古老的苏美尔叫啥来着?”Frederickson问。

他们三个都转过去看SCP-073。就他一人没有进入会议室,站在外面的走廊,冷静地看着前面的长廊,他的钢手以一种奇怪的庄重姿势握着。

Adrian和Beatrix互相看了一眼,“值得一试。”Beatrix承认。


“好的,”Cain说。“我是有一些如何改善你们处境的建议。”

“好的,”Adrian说。“你之前怎么不说?”

“你没问啊,”Cain回答。“如果没有问题的话答案就没有意义。”

“那好吧,”Adrian回答,“我现在问了,我们该怎么办?”

“那就取决于你对于’我们‘的定义了。”Cain说,“要是‘我们’是说你,女人,我……这个答案我就不想给你们了。要是指整体队伍的话……他们大部分都没什么用,除了你和你的恋人,其他人都无关紧要。”

“……我不太确定明白了没有,”Frederickson再一次长的停顿后说,“但我认为Cain就是想说让我们滚蛋然后你和Beats解决剩下的事情。”

“看起来是这样。”Adrian叹气。“Beats?”

“我认为,”Beatrix说,“Cain是唯一有主意的人,意味着他已经先我们一步了。我认为我们该按他说的做。”她给了高个子男人一个冰冷的眼神。

“好吧,”Adrian说,“那就这么决定了。我和Beatrix和Cain走,至于剩下的…Frederickson,你来领导。我建议你带着剩下的队伍退回起始点,那里接下来……十五分后……有个出口。”

“请确认一遍,长官,我们三辆悍马都砸了。我们不可能快到能再它重新固化之前到达外面,”Frederickson指出。“我们唯一的出路就是前出口。”

“那会穿过敌人最密集的区域,”Adrian指出,“情况不妙。”

“那这个情况,我们跟你走可能会更好,对吗?”Frederickson说,“我们要是想逃离的话也会死,我还不如加入这次自杀任务。”

“听着,Frederickson……”

“抱歉,Adrian,”Frederickson说,“你让我下命令,是吧?这就由不得你决定,我们跟上。”

“好吧,”Adrian说,“向我集中队形,我们开始吧。。”


设施里另一处,被死者和将死者包围着的,一个石方块打开了,一个高且裸体的,橄榄色皮肤上满是深红纹身的男人再一次回到了世界。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