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事件-第四部分

在这发生的时候,在另一个site,一名女性喘息着,倒在地板上。她的四肢快速地凋零到虚无,她的皮肤硬化成了石头。尽管她绝望地哭喊,她的同伴们除了看着她石化之外,什么都做不了……然后,他们,也开始了尖叫……


"Adrian?"

“嗯?”Andrews把他的眼神从在他们前面路上横移着的怪异生物拽开。一部分公羊,一部分蛞蝓,一部分花园的,它把它缠着绷带的的头从一边晃到另一边,带着不自然的优雅从破碎的走廊一边滑到另一边。三名裸女在一个有角的物体边缓慢的绕着圈跳舞,只戴着丝带装饰的铜头盔,丝带随着她们舞动的气流摆动着。

Beatrix叹气。“给我一个诚实的评估,你真觉得我们这次能活下来吗?“

Adrian撇了一眼走在他们二十英尺前面的该隐,就在超现实队列的几尺后。其中一个裸体人接近了高大橄榄色皮肤的人,她的每个动作都在叙述着性感的喜悦。该隐简单地笑了笑,知晓地点了点头。那人后退,低头,将双手拍到自己裸露的胸脯上。“如果我不这么想的话,“他最后说,”那么准备对于我们没有好处,所以,我说我确实认为我们能活下来,可以前进了吗?“

Beatrix慢慢地点头,这就是她期待的。”既然这样,你记得我们昨晚的谈话吗?关于在欧洲呆三个月对比在月球十天?

“是啊。”

“我们在这件事后应该得到不少假期的,”Beatrix说,小心的踩在球根状怪物撒落的玫瑰花瓣上。“欧洲三个月应该不成问题,想和我来吗?”

“当然。”Adrian说。

“在我们的蜜月?”

Adrian狠狠咽了口水,“是啊,“他说。”听上去挺好。“他的手找到了她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在前面,奇怪的队列在十字路口停了一下,右转有继续了舞蹈,没有漏哪怕一拍。Adrian,Beatrix,Cain继续前行,进入黑暗。


在某处,一人蜷缩在一个发光的绿色蛋边,紧紧地将其拥在胸口。Fa la ninna, Fa la ninna,"他低声吟唱,轻柔地抚摸着那绿色冰冷的壳…


他们离那个有枪灰色盘状地,有着三个向内的箭头印在两个圆圈上的标志的大楼很近了。Cain走到了门外的安保主机上,把他的手掌按在了扫描器上。巨大的哐当声响起,带着一系列声音解开了门锁。“这里走,”Cain说,“我会跟着你们进,你们两个先进去是必需的。”

“这是什么预言吗?”Adrian问。

“这是不可避免的。”Cain回复。

一声尖锐的嗖嗖声响起,就像牙医的钻头一样。

两个以钢铁电线制成的手臂从敞开的的门口中伸出,抓住了Beatrix Maddox的头,紧紧抓住。

然后就是令人作呕的骨头断裂声。


某处,一名男子躺在案台上,无言地轻声呜咽着,使他受苦者切开了他的肚子,取出了他的器官,精巧地切下了他的里脊肉,就在男人疯癫地笑着时,屠夫将一小包纸包着的肉递到了他的手里...


Beatrix…

Adrian将他那自切开小猫的肚子时就在哭泣的内心发出的极度痛苦的尖叫咽下,而他的另一部分举起了他的步枪,在钢人偶将Beatrix破碎的尸体扔到地面上时向它射击。

那是朝着重心干净利落的一次点射,子弹在钢女人裸露的腹部上被砸扁,掉在地上。高频率的飕飕声现在频率更高声音更响,像涡轮喷气引擎一样。

Adrian的步枪停止了开火,枪栓向后锁上。他扔下步枪,从枪套中抽出手枪,又开了两枪。他的视野已经模糊,他不知道为什么,他只知道他的手在自己动,就像机器一样,就像Able想让他成为的一样,就像他的上司想让他成为的一样。

钢人偶站住了。它的关节散发着亮蓝色能量的光,复杂的齿轮中的齿轮在圆盘之间旋转,它的头倾向一边,张开了满是齿轮和导线的嘴。

Adrian闪了过去,热和撕裂的金属在他身后爆炸。

疼痛撕裂者穿过了他的左腿,紧接着突然的麻木。他想要站起来,却发现他已经没有了可以站立的双腿。

钢人偶慢慢地站起来,从那个呼啸着穿过整个房间的爆炸中站起来…


某处,一名女性尖叫着,一只强力的喙戳进了她的脸,撕开了她的脸颊和眼睛。她挣扎着想逃走,但是攻击者却是无情的,以残酷而缓慢的速度扯下了她的胳膊...


…Adrian逃了。

他从钢人偶边爬开,朝着房间走廊外面温柔地微笑着的灰暗皮肤男子。他身体里某部分叫喊着,但是没有用,不可能有用,但是他已经别无选择…

他转过身,看到钢人偶加速,关节散发着夺目的强光,它快速地冲向他,准备打碎撕裂任何事物,为了到达她痛恨之物那里…

钢人偶的拳头以高速列车的力量砸在了Cain的脸上。

Cain额头上的符文闪着夺目的蓝光,像闪光灯一样照亮了整个走廊…

一场爆炸。这个机娘变成了满是钢铁和硅的雨,破片像爆炸的炮弹一样向前散去…

他最后看到的是空中一片锋利的金属,他被疼痛几近摧毁的意识一路跟着那小片致命的金属片,知道它穿进他的大脑。


某处,一队,挣扎着要关闭他们房间的门的人在感到从鼻子喉咙出现的搔痒时停住了。短时内,他们在挣扎着呼吸时哽噎出最后一口气。他们的死亡仅被一名朦胧的人形目睹,它以象征着惋惜的某物为死者献上敬意...


…某处,Fredrickson特工尖叫着,一只十四英寸1长的蠕虫咬进了他的眼睛…

…某处,一名穿着橙色连体衣的人在一个充满烟和气体的走廊里蜷缩着,一名戴着兜帽和疫医面具的人在旁边走过,嘟囔着关于解药的什么…

…某处,一名女性在一个无限的楼梯里逃离一个漂浮在空中的黑白面具,但是她逃不掉紧随的死亡…

…某处,一名坐在电脑屏幕前描绘着黑红色的世界地图的男子看到了黄石公园的图标从红变为黑…


…在那时,Cain将Adiran Andrew流着血的尸体放在了他不省人事的爱人的旁边,走过钢制门,进入了花的房间。

祂等着他,闪烁着它无限的颜色,彩虹色的花瓣在维度中伸展着,在祂于空间中缓慢地旋转着时慢慢地淡出又进入视野。这朵宇宙之花处在世界的中心,祂在人类失败的时候允许他们一次又一次的尝试。知识之果,永恒的镜像。

它就在这里,自他上次目睹祂的荣光已经太久了。

Cain听到了他身后兽性的咆哮。他转过身来,早已知晓了他将见到什么。

他的兄弟,被谋杀的杀人者。站在走廊里。手中紧握着一对剑。他的眼睛冰冷,死寂,毫无表情。就像Cain以前的手完成了他们不可诉说的罪恶时一样。

Cain的新手,由火焰和钢铁组成的新手,紧握着。从他义肢关节中爆发出了蓝色的火焰。它们于他兄长恶魔的纹身中爆出的猩红色火焰相称。

Able向前走了一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