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感

我已经病了好些天了,那种充溢的恶心感充满了你的喉咙,让你感觉好像只要一打嗝甚至连呼吸都会马上呕吐。我呆在厕所里,把头靠在那冰凉、冰凉的瓷马桶上休息。我真想问我自己为什么不吐出来,让这一切了结。这不是我能做出的事……光是想想就非常恶心……啊,我现在感觉差不多比刚才好一些了,好一些了。

突然我觉得一股冲劲,这就是了,这就是了。我感到那滑腻的,酸臭的液体覆盖着我的喉咙。我的腹部紧缩着,头对着马桶干呕。在我感到要爆炸前的一霎那,我意识到这些东西短时间内是吐不干净的。然后,我吐了,猛烈地呕吐起来。富有粘性的酸液,它们猛烈地倾泻而出,从我的口中,鼻中急速喷射出来,我的鼻道有一股灼烧感,像着了火似的。呕吐是如此强烈,简直感觉它快要从眼睛里喷出来了。

我又吐了一次,又吐了一次。第三次,吐出了一些稀薄的散发着臭气的黏液。我喘了口气,试图在下一阵呕吐前把自己的呼吸调整好。我又一次向前倾倒,当我紧紧闭上眼时它们像是要撕裂了一样,我感到又一股灼热的污秽物喷射倾泻而出。好了,睁开眼,它看起来……不大一样,是焦油般的黑色,而且有……有什么东西在里面跳动着。接下来两次更加猛烈的反胃令我二度趴在马桶上,时间间隔得太短了,我没有功夫去看,这太困难了。这些看起来有点带浅红色,而且我可以清楚地看到里面有一些肉样的东西。也许,是汉堡吧……

吐得越多,吐的越怪。唔……我不记得我什么时候吃了果冻,还是这种粉红的樱桃味的。现在开始有点疼了,感觉有什么尖锐的东西在不断地深深地刺进我的肚子。上帝啊,一个人能吐出多少东西?我什么时候吃的面条?像这么长,这么大的.……吐出来的粘性物也越来越浓稠,还是粉色的……唔,至少现在感觉好些了。啊……我什么时候吃了个气球。我的肚子现在好受一些了,感觉轻快了不少。上帝啊……依旧在里面漂动的那是什么.……看起来它几乎是在跳动,或者说,搏动……它漂到水槽那里去了,厕所几乎满了。现在感觉好多了.……我饿了,实际上。非常饿。我快饿死了。我很饥渴。

我感到如此空虚。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